0

    莫语神色大变,因为此刻,他明显的发现,自己周身的时间流速,突然间变得极其缓慢。

    所有一切,都像是被慢放了无数倍,大殿深处的神葬血蚕王,顿时变得遥不可及。

    它巨大的眼眸中,冰冷之意更重,带着无尽嘲弄。

    生死一线,恐怖的大凶险,将莫语心神笼罩。

    处于时间缓慢之中,面对突破空间的刺杀,根本无力抵挡!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后脑处那丝微微鼓胀,所滋生的微麻。

    在时间减缓的时刻,这份对危险的直觉,竟变得无比清晰!

    如果没有其他干预,下一瞬,死亡便会降临。

    混沌大龟突然咆哮,怒吼声,如惊雷般炸响。

    它龟背上,巨碑虚影出现,其模糊的表面上,竟隐隐然,浮现出一枚古朴的上古先民文字。

    翻译过来,便是一枚“封”字!

    时、空之力,在这“封”字出现瞬间,同时受到压制,虽然只是极其微弱的一丝,却让黑刀速度骤降,封锁莫语所在的时间流速,出现了刹那的停滞。

    莫语低吼,体内所有力量,此刻尽数爆发。

    因为这是他,唯一生机所在!

    轰——

    璀璨神光,在他头顶爆发,一头饕餮之影,从中浮现。

    此兽凝实无比,一眼看去,竟如实体一般。

    此刻张开口,露出其中,黑洞洞的空间。

    远古饕餮,传闻可吞天地,其体内自成空间,万物皆可吞噬!

    莫语身后空间,黑刀刀尖刚刚出来,便被一股大力笼罩,强行拉动着撕裂空间,卷出其中那冷酷修士,直接包裹住他,飞向饕餮之口。

    呼吸之间,冷酷修士几次斩破空间,但身影都是一隐即现……面对饕餮,甚至于连空间,都无法逃出!

    干瘦老者混白色的眼眸,其中的异物,突然间转动起来,强大的时间封锁,将饕餮之影笼罩。

    但这,却不能够改变,操控空间的冷酷修士的下场,他就像是一颗石头,缓慢却坚定的,消失在饕餮口中。

    突然间,饕餮转身,冰冷的眼眸,将干瘦老者锁定。

    口中,一声低沉咆哮!

    作为远古凶兽,可吞天地的强悍存在,即便只是显化之影,也有着不容挑衅的尊严。

    更何况,它此刻的根基,是莫语本身,强大至极的力量。

    恐怖的吞吸,直接作用在干瘦老者身上,几乎在同一时间,莫语抬手向前一点。

    一丝混沌法则的波动,从中爆发。

    哪怕只是初步参悟,但一法通玩法,时间法则虽号称世间最强法则,却仍旧包含于混沌中。

    干瘦老者的时间法则,突然出现一丝停滞,完美无缺中,被生生撕开一道豁口!

    饕餮的吞噬力量,亦在此刻,爆发至最强!

    只是一瞬间,吞噬之力与时间法则的对碰,便落下帷幕,干瘦老者口鼻中鲜血狂喷,干瘪的身躯越发瘦小,直接落入饕餮张开的大口。

    兔起鹘落,疯狂的厮杀,出现了逆转性的结果。

    莫语脚下重重一踏,在周身时间流速恢复的瞬间,便已暴烈无比的突进到大殿深处,在神葬血蚕王错愕恐惧却又难以置信的的目光中,一腿重重轰落到它头颅上!

    就像是一颗熟透的果实,受到了外界的撞击,此刻凌空爆裂,喷溅出无数的猩红。

    一颗拳头大小的结晶飞出,不是普通的圆形,而是精致璀璨的对称多面体,折射着光线,散发出美丽至极的光晕。

    莫语抬手,将这结晶拿到手中,便能够感受到,其中那澎湃到难以想象的力量。似乎,神葬血蚕王根本不能发挥出这结晶中的力量,又或者它还有没彻底爆发,便被轰杀当场。

    否则,今日之战的结果,很难说……

    莫语轻轻吐出口气,这才感受到一丝疲倦,背后黑袍,已被冷汗彻底打湿,此刻黏黏的粘在身上。

    时、空力量的结合,是这世间最为恐怖的存在,猝不及防下,他在那一瞬间,几乎是必死。

    好在有混沌大龟出手,将这时、空之力,强行压制了一瞬,才给了他反击、翻身的机会。

    一念及此,莫语目光多了几分温和,却没有多言。

    有些事情,记住了比说出来,要有用的多!

    就在这时,兴财突然窜了进来,在一切危险都被抹灭后,他重新恢复了活跃。

    此刻目光紧紧盯着莫语手中,那块璀璨的结晶上,忍不住重重的吞咽了一口吐沫。

    这煞星的运气……他真的是无力吐槽了……

    强忍着锥心之痛,把目光一点点硬生生收了回去,兴财看向神葬血蚕王的尸体,几息后突然轻“咦”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迟疑。

    他快速上前几步,围绕着神葬血蚕王的尸体转了几圈,脸上那份迟疑渐渐变成震动,以及一丝足以燃烧天地的炙热!

    兴财突然一挥手,将神葬血蚕王的尸体丢开,这种粗蛮的举动,顿时吸引来混沌大龟惊奇的目光。

    同行虽然不久,但它对这个猥琐老家伙的脾性,可是看得清楚。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视宝物如粪土了?

    要知道,前面几次,他可都是恨不得直接趴到,被斩杀的神灵岛生灵尸体上!

    况且,神葬血蚕王的尸体,比之前几只,明显要高级许多。

    莫语目光微闪,突然道:“兴财,发现了什么?”

    混沌大龟眼珠一亮,暗骂糊涂,怎么忘了这厮眼力之狠毒。

    难道说,他找到了,钥匙所在?

    “主子,我发现神葬血蚕王尸体下面,就是这块地方。”兴财比划了一下,兴奋吐沫横飞,“下面,似乎藏着某个东西。不过想要打开,需要一把钥匙,就是您手里的这块结晶……咳咳,而且一旦使用,就不能再回收了……”

    混沌大龟忍不住缩了缩脑袋,这个老东西,还真是敢开口!

    大人手里的这块结晶,明显是了不得的宝物,冒着殒落凶险才斩获到手,万一动用了,却没有什么收获,岂不赔大了!

    不过莫语的反应,却出乎了他的预料,只是略一沉吟,便将手中结晶抛出,干脆道:“动手,把它给我挖出来!”

第1028章 地底更深处    地底神葬血蚕的宫殿中,不时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地面一片狼藉。

    十几块打磨平整的方石,被掀翻后随意的丢弃在一旁,露出前方黑黝黝的大洞,深不见底,阴风嗖嗖!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不时有桀桀怪笑声,自洞中传出。

    嘭——

    一声巨响,自洞中传出,恐怖的力量,震的整座大殿摇晃起来。

    混沌大龟砸吧砸吧了嘴,这种程度的撞击,即便它也不会好受,可下面那个猥琐的山羊胡,已经承受了多少次……三十八还是三十九,唉,看来岁数真是大了,连这点事都记不住。

    洞中沉默了几息,混沌大龟有些迟疑的抬起头,还没有动静,难道山羊胡那个家伙挂了?

    “咳咳!”一阵狼狈的咳嗽传来,随即是气急败坏的怒吼,“没有能挡住兴财大爷的墙角!只要我想挖,就一定挖的倒!挣扎反抗都是没有用的,等着乖乖的跪下唱征服吧……”

    后面是一阵乱七八糟莫名所以的咒骂。

    混沌大龟眼中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神色,心底却不由生出几分钦佩,这家伙,真是一个打不死的无敌小强!

    低下头,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余光扫了一眼,闭目修行中的大人,大龟脸上露出笑容。

    之前一场厮杀,虽然是凶险,但它的收获,也是极大啊!虽然大人没有开口,但语态间,却多了几分令人欣喜的变化。再接再厉,或许不久的将来,就能得到一颗混沌法则的种子。

    只是想想,都让龟觉得热血沸腾啊!

    突然间,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自黑黝黝的洞口传来,混沌大龟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心头沸腾的热血,刹那间死寂。僵直的身躯,根本无法移动半点,只能徒劳的瞪大眼珠,喉咙里发出“嚯嚯”的吐气声。

    似乎是一瞬,又好像过了许久,当那恐怖气息消散,混沌大龟一下趴到地上,浑身冒出的汗水,“哗啦啦”流淌下来,将地面直接打湿。

    随即,它满脸恼怒的站起来,张口一声愤怒咆哮,“该死的山羊胡!你在搞什么,想死别拉着你龟爷爷!”

    方才那股恐怖气息,所代表着的力量,一旦爆发……只是想象一下,都让混沌大龟如坠冰窖。

    黑黝黝的深坑中一片平静,许久后,才传来一阵艰难的喘息声,颤瑟瑟的声音有着难以掩盖的后怕。

    “该死的!该死的!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幸好兴财大爷我机智,不然就要被你得手了!”

    “哇哈哈!没有兴财我挖不倒的墙角,现身吧现身吧我的小乖乖,让兴财大爷好好的看看你!”

    不知他做了什么,短暂的安静后,地面突然一震,随即看到兴财的身体,被猛地轰了出来!

    巨响中,他撞到宫殿顶壁,身体完整的嵌在其中,竟直接昏死过去。

    莫语神色凝重,确定兴财没有性命危险后,将目光落到,他挖出的深坑上。

    此刻,随着地面的震动,一块块的不断坍塌下去,竟露出了一条长长的阶梯。

    一直向下,通往地底更深处。

    混沌大龟嗅了一下鼻子,脸色瞬间大变,“这条通道,至少封锁了数万年以上!”

    莫语心思快速转动,突然拂袖一挥,卷起一块石板,呼啸飞入阶梯通道。

    一阵密集的碰撞声,足足片刻后,石板才发出“咚”的一声闷响,接触到了地面。

    不过在这过程中,并没有发生意外。

    他不再犹豫,脚下一踏,身影进入其中。

    平静表面下,心底里却已是十二分的谨慎,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在瞬间,做出应对。

    混沌大龟抬头瞥了一眼昏死过去的兴财,脚下一踏,低闷响声中宫殿震动,将他震落下来,避免了他被残存的神葬血蚕,撕成粉碎的下场。

    将兴财伏在背壳上,大龟身体快速缩小,紧随莫语之后进入了石阶。

    通往地底的阶梯通道,长的出乎意料,谨慎前行下,足足过了片刻时间,才看到了之前那块,被莫语甩入通道的石板。

    它安静的躺在地面,坚硬的本质,让它没有破碎,只是边角处多了一些,不怎么起眼的豁口。

    莫语目光一扫而过,向前看去,眼眸突然一阵收缩。

    只见宽阔的空间中,因为镶嵌的宝石作用,散发出足以看清一切的光线。

    在这空间中央,修建着一座巨大祭坛,祭坛上趴伏着一具惊人骸骨,哪怕历经无数岁月,骸骨上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却仍旧能够感受到,从中散发出的那一丝滔天凶煞!

    这是一头真正的远古凶兽!

    其实力,难以想象……

    莫语脸色突然一变,因为在这头远古凶兽的头颅中,他突然看到了,一块硕大无比的结晶。似乎因为经历了太久的时间,结晶的表面已开始风化,变成苍白的颜色,没有丝毫润泽。

    心底生出一丝本能的冲动,这块结晶,或许是一大造化!

    莫语深吸口气,强行压抑住情绪波动,目光在周边谨慎扫过。

    封闭至少数万年的石阶通道,作用未知的祭坛,以及祭坛上,远古凶兽的骸骨……这一切,都散发着神秘诡异的气息。

    眼眸一闪,莫语突然抬手,向前一抓。

    轰——

    虚空顿时涌出浩荡力量,向骸骨卷去。但这力量,尚未靠近祭坛,便听得空中“嗡”的一声,沉寂不知多少岁月的祭坛,突然间轻轻抖动,将无数的灰尘,震飞到半空中。

    一道道暗淡的线条,浮现在祭坛表面,莫语眼角一跳,竟陡然生出,一股被锁定的感觉。

    下一瞬,他眼前视界骤然一变,身影居然出现在一片虚无中,四周白茫茫一片,没有半点凭靠。

    头顶上,一座神光璀璨的祭坛,带着镇压八荒的强横气息,轰然降临!外形虽相差悬殊,但细细看去,这镇落的祭坛,正是地底空间中那座。

    莫语心头凛然,顾不得去思索,究竟发生了何事,强悍的气息轰然爆发。因为此刻,他可以确定的是,一旦祭坛落下,他便会被镇压于此!

    绝不能让祭坛落下!

    一声咆哮,他头顶之上,出现了一头荒兽虚影,双足立地肩膀撑天,此刻双手向上狠狠一拍。

    轰——

    镇落祭坛猛地震颤,恐怖的力量,将荒兽身躯,刹那间压弯。没有任何喘息时间,祭坛散发出神光,如井喷般,疯狂爆发。

    荒兽之影每块肌肉,都在剧烈的颤抖,甚至可以听到,那“嘣”“嘣”的关节挤压声。

    莫语突然间抬手,向上一点,“古道之封!”

    祭坛微不可察的的一颤,其上浓郁神光,随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变得暗淡。

    荒兽之影一声咆哮,狂暴的力量,自四肢百骸每寸血肉筋骨爆发,疯狂汇聚到双手之上。

    呼——

    镇落的祭坛,被它生生推出,向上方升起。

    不等它继续落下,莫语脚下重重一踏,身体呼啸冲天,在半空时便将荒兽虚影融入体内,抬一拳轰出。

    惊天巨响,祭坛震鸣,继续向上升腾。

    紧随在后的,是他强悍霸道的第二拳!

    轰——

    轰——

    巨响声声似怒雷,莫语身躯与祭坛相比,自是极其渺小,却在此刻以一己之力,将整座祭坛不断轰飞,越来越高!

    任凭它如何爆发神光,都不能够,再坠落下半点。

    不知挥出了多少拳,剧烈的力量损耗,让莫语脸色发白,但他一双眼眸,却如深山古井,清冷无波。

    轰——

    又是一声巨响,承受了无数拳的祭坛,突然传来“咔嚓”一声轻响,就像是开启了连锁反应,转眼之间,祭坛表面便爬上了无数条裂缝,随即轰然破碎。

    无数碎块,在空中翻滚着,渐渐变成光点,消失不见。

    莫语收手,口鼻间轻轻喘息,目光落在周边,白茫茫的空间,渐渐变得不稳。

    随着一阵刺目的白光爆发,莫语猛地闭上眼,再度睁开时,他仍旧站在祭坛下,身体没有离开原地半步。

    面前祭坛上,亮起的线条已然熄灭,无数裂缝纵横密布,再没有半点威胁气息。

    混沌大龟守护在旁,见他睁开了眼,心头微微一松,闪身退到一侧。之前到来时,它便已察觉到不对,但莫语与祭坛之间,无形的气机纠葛,却让它不敢轻举妄动。

    好在没有意外!

    混沌大龟暗暗感叹,这一路而来,凶险实在是太多,换做其他修士,怕是不知已死了多少次。

    不过运道之外,更重要的,是大人越来越强的修为啊!

    莫语微微皱眉,感受着体内丝毫无损的力量,却不认为,之前的事情只是一种迷幻。

    这座祭坛,究竟是谁人修建,历经了不知多少岁月,竟还残留了,如此强大的威能。

    如果是在完好的时候……

    莫语心头凛然,即便对自身实力有着强大的自信,却也没有半点把握,可以自它的镇压下逃脱。

    不过此刻,诸多念头只是一转,便被他压入心底,神色归于平静。

    脚下一动,莫语身影瞬间出现在祭坛上,感应中没有不妥,抬手将骸骨头颅中,那块结晶摄起。

    承受了外界施加的力量,本就严重风化的结晶表面,突然间四分五裂,变成无数毫无用处的粉碎,洒落在祭坛上。

    转眼间,便只剩下了,成人指节大小的一块,依旧苍白的颜色上,多了一丝暗淡的光晕。

    莫语眉头突然一皱,因为这块仅剩的结晶中,也只剩下了,一缕极其微弱的力量。就像是秋风中跳跃着的暗淡烛火,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熄灭,到时这指节大小的结晶,便会随之湮灭。

    浪费了神葬血蚕王的强大结晶,兴财受伤昏迷,经历祭坛镇压之凶险……难道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莫语脸色有些难看。

    不过下一瞬,他神色突然一变,因为面前指节大小的结晶中,竟传递出一股渴望。

    而对象,似乎是他储物戒中,某种物品。

    福至心灵,莫语几乎下意识的,自储物戒中,取出了手中剩余的两块神灵岛生灵结晶。

    轰——

    强大的吸力,瞬间自指节大小的结晶中爆发,虚空之中似是响起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咆哮。

    两块磨盘大小的巨型结晶同时一颤,轰然间破碎,变成最为精纯的力量,向它呼啸涌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