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混沌大龟背上,兴财瞪大布满血丝的眼珠,一副苦大仇深的咬牙切齿模样,抬手向前一指,“就在这个方向!小样,就算你藏的再深,也瞒不过兴财大爷的鼻子!”

    冥圣看了一眼,这个明显受刺激过重的家伙,忍不住摇了摇头。如此的热衷于搜刮宝物,最后却将手中最重要的宝贝,双手奉送了出去……这般境遇,若是异-地相处,他也未必能承受啊!

    真是可怜……

    这已经是,离开山谷的第十五天。明显心灵受伤的兴财,在承受了锥心之痛后,确定事情已没有挽回的可能,便将所有的邪火,都发泄到了这一路的神灵岛生灵身上。

    算上眼前这个,应该已经是第七只了吧,实在难以想象,主人手中那块指节大小的结晶,竟能够吸收这么多的力量,而且还没有触及极限的征兆。

    冥圣暗暗感叹,大人的运道,有时候真的是让人想不嫉妒都难啊!

    突然间,他神色一变,豁然抬头看去。

    轰——

    大地破碎,一条长蛇从中窜出,冰冷的竖形瞳孔中,竟闪动着一丝遮掩不住的惊恐。

    没有任何停留,直奔远方逃去。

    冥圣摇摇头,这个时候,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他眼眸一冷,第三步气息,轰然爆发!

    几乎同一瞬间,混沌大龟的咆哮于空中炸响,巨碑虚影自它身上浮现,强悍力量镇压八方。

    ……

    十数个呼吸后,莫语拂袖一挥,磨盘大小的结晶呼啸而来,悬浮在他面前。翻开手掌,指节大小的结晶出现,此物微微震颤,磨盘大小结晶轰然爆裂,化为力量洪流,呼啸而来,三两呼吸时间,便被吸收一空!

    指节大小结晶更多了一丝璀璨,不过很快便恢复平静,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奇异。

    看着这一幕,莫语神色平静,不过眼眸深处,却闪过一抹异色。

    反手,将它收回储物戒。

    兴财已扑到蛇尸旁,手中飞舞着法诀,封闭了鲜血流失,保持着其中蕴含的力量。

    他低着头,努力不让自己回头,去看那煞星手里的结晶……可无论看或者不看,它都在那里,吸收着其他结晶,不断变强。

    又是一件逆天的宝贝啊!

    兴财突然深深吸气,努力不让眼泪流淌出来,心里却哭嚎一片,这日子真快要没法过了。

    不过还好,手中总算,还有一点点的安慰。

    拂袖中灵光闪过,蛇尸被送入储物戒中,密密麻麻的神葬血蚕卵堆积在这里。

    此刻蚕卵轻轻颤动起来,蛇尸快速消融,变成血水流淌,在无数的吮吸声中,被全部吸收。

    神念扫了扫,兴财哭丧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

    总算快要孵化了,到时候如此这般,就是一件大杀器。

    哼哼!

    兴财大爷雄起的时候,就快要到了,说不定还有机会,能够翻身做主把歌唱!

    抢了这煞星!

    兴财正暗自兴奋,直欲仰天长嚎时,莫语突然转身向他看来,目光深邃无比。

    他面庞顿时僵直,浑身冷汗直冒。

    好在,莫语目光并未停留太久,淡淡道:“离开这,寻一处地方,本座要闭关。”

    ……

    一个时辰后,由混沌大龟出手,在地底深处,开凿了一座简易洞府。莫语布下禁制,封锁此间气息,又命大龟、冥圣、兴财三人在外护法,这才一步迈出,进入闭关密室。

    “轰隆隆”低沉声音中,石门在身后落下,莫语盘膝而坐,神色流露凝重。他闭目静静调息,等到自身状态,达到巅峰之时,手上突然灵光闪过,将指节大小结晶取出。

    融合了九只神灵岛生灵的结晶,它还没有达到极限,但莫语已不准备再等待下去。

    因为事情,似乎发生了某些变化!

    就在这时,他手中结晶突然一颤,晶莹剔透的内部,竟浮现出一头极小的巨兽虚影。其模样,赫然就是地底祭坛上,已化为骸骨的远古凶兽!

    “人族,你我之前可以达成约定,帮助本王恢复力量,我将赐予你无尽的力量。”

    低沉的声音,在莫语脑海响起。

    “对不起,我更习惯,将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莫语淡淡开口,眼眸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轰——

    强大神念瞬间爆发,轰入结晶之中,随着一声不甘咆哮,巨兽虚影直接崩溃。

    莫语没有犹豫,心思一转,强大的力量,顿时如决堤的江河,向他体内疯狂灌注。

    不过下一瞬,他脸色就是一变。

    因为力量灌注的速度,已远远超过了,他允许的范围。

    “卑微的人族,你拒绝了来自哥拉斯大人的善意,那么等待你的,便只有消亡!”

    “这具肉身,将归属于伟大的哥拉斯!”

    轰——

    磅礴凶悍的神念,在此刻,强行闯入莫语体内。

    一瞬间,便进入了,他的灵魂空间。

    莫语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灵魂夺舍吗?

    他闭上眼,嘴角微翘。

    ……

    灵魂空间,哥拉斯看着前方,那一头模糊的巨兽虚影,脸上笑容僵住。

    来自于生命层次的无形压制,让它身体瑟瑟颤抖,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念头。

    兽神……这是兽神的气息……

    突然间,巨兽虚影睁开眼,张口一声咆哮。

    恐怖的威压,排山倒海般,轰然砸落。

    “不!”哥拉斯一声尖叫,身体轰然爆裂,所有意识在瞬间,便被彻底抹杀,变成一团团精纯的灵魂力量。

    灵魂祭坛上,暗红色的漩涡缓缓转动,像是有无数的触角,将这一团团的灵魂力量拉入其中。

    ……

    睁开眼,莫语黑袍无风自动,来自灵魂的强大压迫轰然爆发,在空中不断激荡。

    他脸上露出笑容,不愧是远古凶兽的残魂。

    此次,倒是意外之喜。

    不过下一瞬,他脸色就是一变。

    咔嚓——

    轻响中,莫语掌心结晶上,生出了一条裂纹。

    紧接着,轰然爆裂。

    恐怖到难以想象的浩瀚力量,在这一刻,全部灌注到莫语体内。

    不好……

    莫语心头,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

    轰——

    他身上黑袍直接被震碎,化为齑粉,裸露的身躯上,生出了无数条细小的裂纹。

    似乎下一瞬,便会破碎一地……

第1031章 踏入第三步 开天地烘炉    生死间,有大恐怖。

    但这恐怖,并未让莫语恐惧,反而让他心神,在一瞬间归于冷静。

    如幽泉,不起波澜。

    修行至今,濒死之局何止千百次,他却能迎难而上,越来越强。

    至于今日,已是这天地间,有数的强者!

    哥斯拉临死算计又如何?闯入体内力量再多再恐怖又如何?只要吸收就好!

    莫语豁然抬头。

    轰——

    他体内修为,如同觉醒的巨兽,疯狂吞噬着体内肆虐的力量,使得他的气息,以惊人的速度提升。

    不行,吸收速度还是太慢……那就,更快一些!

    轰隆隆——

    轰隆隆——

    力量的疯狂流转,渐渐在莫语体内,发出江河奔腾般的巨响,布满裂纹的身躯上,每一条血脉,都高高的鼓起,如同隐藏在皮肉下的暗青色长虫,狰狞诡异之余,却又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壮烈生猛!

    周身每一块血肉,每一根骨头,都在颤抖呻吟,如撕裂般的痛苦,冲击着心神。

    莫语身躯本能中瑟瑟颤抖,但那一双漆黑眼眸,却仍旧如最初一般,冷静无比,甚至于做着缜密的计算。

    以如今的吸收速度,支撑不到压制体内肆虐的力量,他的肉身就会先行崩溃。

    到时,力量的反噬,会将他的灵魂,在瞬间碾碎。

    虽然那般痛苦,在想象中,应该不会太过痛苦,但莫语也没有想要接受的心思。

    既是肉身支撑不住,那便让它变得更强!

    嗡——

    混沌法则的气息,自莫语体内爆发,在它的影响下,肆意撕裂血肉,碾碎筋骨的狂暴力量,被强行融入到肉身中,修补着肉身的损伤,并且一点点,让它变得强大。

    便像是一块矿石,不断破碎与重组,如同在炉火中千锤百炼,渐渐变为精钢!

    莫语距离肉身为烘炉的目标,越来越近,此消彼长下体内肆虐的力量虽然恐怖,却只能带给他剧烈的痛苦,已无法再威胁到,他的生命。

    修为在提升,肉身在壮大,莫语心头隐隐有一丝预感,或许这一次他将迎来,一次重要的蜕变。

    不过越是如此,他心神越是平静,眼眸微微闭合着,承受无尽痛苦的过程中,周身竟散发出一丝宁静的气息。

    时间的流逝,在这一刻,似是失去了意义。或许只是一瞬,又或者是万年,莫语眼眸突然睁开,清明透亮,温润无尽!

    便像是这世界,最为纯粹的宝玉,悉心打磨而成,深邃不可探测。

    轰——

    浩瀚的气息,自他体内爆发,一方国度虚影,骤然间出现。

    在这国度中,巨兽石雕苏醒,仰天咆哮。

    此刻,莫语入第三步,成就造物之物!

    近乎同一个瞬间,他肉身一震,胸膛之中,竟传来一声,低沉厚重的嗡鸣。

    一只大炉虚影,出现在他周身,下有四角,寓意镇压四方,表面齐聚日月山河之影,象征天地伟力,万物无不可容!

    此为天地烘炉。

    莫语体内所有力量,有形或无形,法力或神通,刹那间交汇到一起,变成了一种近乎于混沌的状态,并且在这一状态中,开始缓慢的融合。

    这是一种极难表述的状态,却能够真实的,感应到它的存在。

    以最简单的例子而言,莫语是独立的个体,他的修为是有形之力,神通、秘法是无形之力,但有形与无形,在天地烘炉中,似乎打破了中间的那条分割线。

    不过,这份融合,速度极其缓慢,以如今的速度,至少需要半年甚至于更久。

    在这之前,所有力量,都不能动用。但莫语神色仍旧平静,他手掌握拳,表面看去没有太多变化,但有擅长观运察气的修士,便可以看到,他周身每寸血肉,散发出的滔天宝气。

    这是肉身成就天地烘炉后的异兆!

    仅凭借着肉身之力,第三步修士,亦无法将他奈何!

    ……

    密室外。

    混沌大龟、冥圣、兴财神色凝重。

    距离莫语进入,已整整一月时间。

    在这期间,他们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其中散发出的,那份狂暴至极的气息。

    但没有莫语的命令,他们却不敢闯入,只能煎熬着等待。

    不过,大龟与冥圣,是真正的担心。

    至于剩下的一个,究竟是什么念头,便只有他自己知道。

    密室中,已经安静了许久,大人他什么时候出来?

    就在混沌大龟,渐渐按捺不住心头惊慌时,眼前紧闭的石门,“轰隆隆”升起。

    ……

    神灵岛极深处,一条深不可测的峡谷,若有人可以在苍穹上俯瞰全岛,就会发现,这里便是神灵岛的中央。

    突然间,起风了,越来越大,渐渐变成漫天的咆哮。隐隐约约,似乎能够从这咆哮的狂风中,辨识出一些简单的音节。

    “天……地……烘……炉……”低沉而飘渺,无法察觉来源,就像是由天地本身,散发出来一样。

    一抹暗淡的烟气,自峡谷深处升起,暗淡稀薄,却不为狂风所动,扶摇直上青天。

    转眼变成一只大手,周边空间猛地扭曲,瞬息间,消失不见。

    狂风仍旧呼啸,便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

    莫语身影,出现在石门后,此刻正要迈出,不过就在这一刻,他神色大变,豁然抬头看去。

    轰——

    头顶上,所有泥石瞬间消失,一只虚幻的大手出现,没有给他半点反抗的机会。

    一把抓住莫语,随即扭曲了空间,消失不见。

    所有一切,都发生在瞬间,留下目瞪口呆的混沌大龟等。

    许久之后,他们回过神来,却仍旧保持着沉默。

    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过震撼,他们都需要时间消化。

    “大人……大人他……”片刻后,冥圣打破了这份平静,声音嘶哑。

    混沌大龟猛地低吼,“我相信大人绝不会有事!”

    冥圣犹豫一下,点了点头,但此刻,心中却没有半点底气。

    因为刚才那大手,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可怕!

    “大人一定还在岛上,我们去找他!”混沌大龟沉声开口,呼啸向头顶飞去。

    它等待了无尽的岁月,终于有了突破帝皇的希望……大人,您可千万不要死啊!

    冥圣神色沉重跟随在后。

    看向两人的背影,兴财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掩盖不住的窃喜!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这煞星,终于吃大亏了,虽然不知道出手的是谁,但兴财大爷都要狠狠地感谢你。

    带走他吧,带走他吧,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虽然那些难以割舍的宝物,随着这煞星的消失,有可能再也寻找不到,但与重新自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只是小小的心疼了一下,兴财脸上,便又重新露出了笑容。不过很快,他就皱了皱眉,为什么感觉有点不安,就像是……莫语还会回来一样?

    呸呸呸!

    胡思乱想个什么,那大手,一把就抓走了他,气息可怕的难以想象!

    莫语这煞星死定了,肯定回不来!

    稳了稳心思,兴财飞了上去,一边转动着眼珠。

    神葬血蚕的培育,还差了一点火候,暂时先跟着这两个家伙,确保自己的安全。

    等到了合适的机会,再摆脱他们不迟。

    嘿嘿,天高任鸟飞,海阔鱼来游,兴财大爷畅快无极限的时候,已经不远了!

    嗯……貌似哪里不对……

    呸!

    你丫才是鸟!

    呸!

    你丫才是鱼!

    ……

    便在降临大手,一把抓走莫语的瞬间,神灵岛上四处,同时爆发出滔天凶煞。

    整个岛屿,有了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更有一声修士无法听闻的痛苦咆哮,自那极深处传来。

    ……

    “我自天上来,屠灭地上仙,采尽大补药,回献我家仙……”插剑之尸迈步前行,伴随着那,似乎永远不会消散的歌谣。

    突然间,他脚下一顿,缓缓抬头,披头散发中,露出了那黑洞洞的眼窝。

    “你……逃……不……掉……”

    断续音节中,插剑之尸突然反手,一把抽出胸膛上左侧的长剑,向前狠狠一斩!

    ……

    莫语突然睁开了眼,他只感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所有意识,此刻目光所及,是一只布满裂纹的虚幻大手。

    而他,正被抓在掌心。

    虚幻大手微微震颤着,浮现出的裂纹,正不断的修复、崩溃,似乎在与某种力量抗衡。

    莫语眼眸瞬间大亮,他没有半点迟疑,爆发出全部的力量,疯狂挣扎起来!

    他不知大手来自何处,却有着清楚的直觉,如果被它抓走,便再也不可能醒来。

    “啊!”

    随着一声咆哮,莫语爆发出的力量,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虚幻大手轰然崩溃。

    他身体便像一块大石,呼啸坠落。

    这一刻,耳边隐约间,似是听到了,一声不甘的咆哮。

    不知为何,在听到这咆哮的瞬间,莫语身体一僵,自心底深处生出一股寒意,全身血液几欲凝结。

    是谁抓他?

    是谁救他?

    这咆哮声,又来自哪里?

    ……

    心头下意识转动着念头,视界中,地面越来越近。

    下一瞬。

    嘭——

    巨响中,地动山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