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生死间,有大恐怖。

    但这恐怖,并未让莫语恐惧,反而让他心神,在一瞬间归于冷静。

    如幽泉,不起波澜。

    修行至今,濒死之局何止千百次,他却能迎难而上,越来越强。

    至于今日,已是这天地间,有数的强者!

    哥斯拉临死算计又如何?闯入体内力量再多再恐怖又如何?只要吸收就好!

    莫语豁然抬头。

    轰——

    他体内修为,如同觉醒的巨兽,疯狂吞噬着体内肆虐的力量,使得他的气息,以惊人的速度提升。

    不行,吸收速度还是太慢……那就,更快一些!

    轰隆隆——

    轰隆隆——

    力量的疯狂流转,渐渐在莫语体内,发出江河奔腾般的巨响,布满裂纹的身躯上,每一条血脉,都高高的鼓起,如同隐藏在皮肉下的暗青色长虫,狰狞诡异之余,却又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壮烈生猛!

    周身每一块血肉,每一根骨头,都在颤抖呻吟,如撕裂般的痛苦,冲击着心神。

    莫语身躯本能中瑟瑟颤抖,但那一双漆黑眼眸,却仍旧如最初一般,冷静无比,甚至于做着缜密的计算。

    以如今的吸收速度,支撑不到压制体内肆虐的力量,他的肉身就会先行崩溃。

    到时,力量的反噬,会将他的灵魂,在瞬间碾碎。

    虽然那般痛苦,在想象中,应该不会太过痛苦,但莫语也没有想要接受的心思。

    既是肉身支撑不住,那便让它变得更强!

    嗡——

    混沌法则的气息,自莫语体内爆发,在它的影响下,肆意撕裂血肉,碾碎筋骨的狂暴力量,被强行融入到肉身中,修补着肉身的损伤,并且一点点,让它变得强大。

    便像是一块矿石,不断破碎与重组,如同在炉火中千锤百炼,渐渐变为精钢!

    莫语距离肉身为烘炉的目标,越来越近,此消彼长下体内肆虐的力量虽然恐怖,却只能带给他剧烈的痛苦,已无法再威胁到,他的生命。

    修为在提升,肉身在壮大,莫语心头隐隐有一丝预感,或许这一次他将迎来,一次重要的蜕变。

    不过越是如此,他心神越是平静,眼眸微微闭合着,承受无尽痛苦的过程中,周身竟散发出一丝宁静的气息。

    时间的流逝,在这一刻,似是失去了意义。或许只是一瞬,又或者是万年,莫语眼眸突然睁开,清明透亮,温润无尽!

    便像是这世界,最为纯粹的宝玉,悉心打磨而成,深邃不可探测。

    轰——

    浩瀚的气息,自他体内爆发,一方国度虚影,骤然间出现。

    在这国度中,巨兽石雕苏醒,仰天咆哮。

    此刻,莫语入第三步,成就造物之物!

    近乎同一个瞬间,他肉身一震,胸膛之中,竟传来一声,低沉厚重的嗡鸣。

    一只大炉虚影,出现在他周身,下有四角,寓意镇压四方,表面齐聚日月山河之影,象征天地伟力,万物无不可容!

    此为天地烘炉。

    莫语体内所有力量,有形或无形,法力或神通,刹那间交汇到一起,变成了一种近乎于混沌的状态,并且在这一状态中,开始缓慢的融合。

    这是一种极难表述的状态,却能够真实的,感应到它的存在。

    以最简单的例子而言,莫语是独立的个体,他的修为是有形之力,神通、秘法是无形之力,但有形与无形,在天地烘炉中,似乎打破了中间的那条分割线。

    不过,这份融合,速度极其缓慢,以如今的速度,至少需要半年甚至于更久。

    在这之前,所有力量,都不能动用。但莫语神色仍旧平静,他手掌握拳,表面看去没有太多变化,但有擅长观运察气的修士,便可以看到,他周身每寸血肉,散发出的滔天宝气。

    这是肉身成就天地烘炉后的异兆!

    仅凭借着肉身之力,第三步修士,亦无法将他奈何!

    ……

    密室外。

    混沌大龟、冥圣、兴财神色凝重。

    距离莫语进入,已整整一月时间。

    在这期间,他们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其中散发出的,那份狂暴至极的气息。

    但没有莫语的命令,他们却不敢闯入,只能煎熬着等待。

    不过,大龟与冥圣,是真正的担心。

    至于剩下的一个,究竟是什么念头,便只有他自己知道。

    密室中,已经安静了许久,大人他什么时候出来?

    就在混沌大龟,渐渐按捺不住心头惊慌时,眼前紧闭的石门,“轰隆隆”升起。

    ……

    神灵岛极深处,一条深不可测的峡谷,若有人可以在苍穹上俯瞰全岛,就会发现,这里便是神灵岛的中央。

    突然间,起风了,越来越大,渐渐变成漫天的咆哮。隐隐约约,似乎能够从这咆哮的狂风中,辨识出一些简单的音节。

    “天……地……烘……炉……”低沉而飘渺,无法察觉来源,就像是由天地本身,散发出来一样。

    一抹暗淡的烟气,自峡谷深处升起,暗淡稀薄,却不为狂风所动,扶摇直上青天。

    转眼变成一只大手,周边空间猛地扭曲,瞬息间,消失不见。

    狂风仍旧呼啸,便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

    莫语身影,出现在石门后,此刻正要迈出,不过就在这一刻,他神色大变,豁然抬头看去。

    轰——

    头顶上,所有泥石瞬间消失,一只虚幻的大手出现,没有给他半点反抗的机会。

    一把抓住莫语,随即扭曲了空间,消失不见。

    所有一切,都发生在瞬间,留下目瞪口呆的混沌大龟等。

    许久之后,他们回过神来,却仍旧保持着沉默。

    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过震撼,他们都需要时间消化。

    “大人……大人他……”片刻后,冥圣打破了这份平静,声音嘶哑。

    混沌大龟猛地低吼,“我相信大人绝不会有事!”

    冥圣犹豫一下,点了点头,但此刻,心中却没有半点底气。

    因为刚才那大手,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可怕!

    “大人一定还在岛上,我们去找他!”混沌大龟沉声开口,呼啸向头顶飞去。

    它等待了无尽的岁月,终于有了突破帝皇的希望……大人,您可千万不要死啊!

    冥圣神色沉重跟随在后。

    看向两人的背影,兴财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掩盖不住的窃喜!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这煞星,终于吃大亏了,虽然不知道出手的是谁,但兴财大爷都要狠狠地感谢你。

    带走他吧,带走他吧,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虽然那些难以割舍的宝物,随着这煞星的消失,有可能再也寻找不到,但与重新自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只是小小的心疼了一下,兴财脸上,便又重新露出了笑容。不过很快,他就皱了皱眉,为什么感觉有点不安,就像是……莫语还会回来一样?

    呸呸呸!

    胡思乱想个什么,那大手,一把就抓走了他,气息可怕的难以想象!

    莫语这煞星死定了,肯定回不来!

    稳了稳心思,兴财飞了上去,一边转动着眼珠。

    神葬血蚕的培育,还差了一点火候,暂时先跟着这两个家伙,确保自己的安全。

    等到了合适的机会,再摆脱他们不迟。

    嘿嘿,天高任鸟飞,海阔鱼来游,兴财大爷畅快无极限的时候,已经不远了!

    嗯……貌似哪里不对……

    呸!

    你丫才是鸟!

    呸!

    你丫才是鱼!

    ……

    便在降临大手,一把抓走莫语的瞬间,神灵岛上四处,同时爆发出滔天凶煞。

    整个岛屿,有了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更有一声修士无法听闻的痛苦咆哮,自那极深处传来。

    ……

    “我自天上来,屠灭地上仙,采尽大补药,回献我家仙……”插剑之尸迈步前行,伴随着那,似乎永远不会消散的歌谣。

    突然间,他脚下一顿,缓缓抬头,披头散发中,露出了那黑洞洞的眼窝。

    “你……逃……不……掉……”

    断续音节中,插剑之尸突然反手,一把抽出胸膛上左侧的长剑,向前狠狠一斩!

    ……

    莫语突然睁开了眼,他只感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所有意识,此刻目光所及,是一只布满裂纹的虚幻大手。

    而他,正被抓在掌心。

    虚幻大手微微震颤着,浮现出的裂纹,正不断的修复、崩溃,似乎在与某种力量抗衡。

    莫语眼眸瞬间大亮,他没有半点迟疑,爆发出全部的力量,疯狂挣扎起来!

    他不知大手来自何处,却有着清楚的直觉,如果被它抓走,便再也不可能醒来。

    “啊!”

    随着一声咆哮,莫语爆发出的力量,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虚幻大手轰然崩溃。

    他身体便像一块大石,呼啸坠落。

    这一刻,耳边隐约间,似是听到了,一声不甘的咆哮。

    不知为何,在听到这咆哮的瞬间,莫语身体一僵,自心底深处生出一股寒意,全身血液几欲凝结。

    是谁抓他?

    是谁救他?

    这咆哮声,又来自哪里?

    ……

    心头下意识转动着念头,视界中,地面越来越近。

    下一瞬。

    嘭——

    巨响中,地动山摇!

第1032章 体修战阵    一座简单的营地中,四名修士聚在一起,随意谈笑着。对他们而言,神灵岛虽然危险,但只要足够小心,便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时,一名女修身影,出现在营帐角落,周边修士纷纷开口与她招呼,敬畏中有着遮掩不住的爱慕。

    “呵呵,鑫源兄,你家的小女儿,可当真是出彩,非你家年长的几个可比啊。”玉升道人笑着开口,一脸的赞赏。

    鑫源摇了摇头,“这丫头好好的女儿家,非得走肉身成圣的路子……唉,我也是头疼的很,若不是见她,在体修一路确实有几分天分,早就严令她转修了。玉升道兄,这番夸赞可不要被这丫头听去,否则不知要骄傲成什么样。”

    虽是这般说着,但他脸上,却是忍不住的,露出了几分笑容。

    鑫欣这丫头啊,的确是他众多子嗣中,最出彩的一个。

    可惜就是性子软了一些,没有继承到他一丝的冷酷,前几日居然还救回来一个受伤的体修。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暗暗摇头。

    “鑫源兄有此爱女,实在羡煞旁人,不知将来谁家的小辈好福气,可以把鑫欣侄女娶回家去。”开口之人鹤发童颜,一身儒袍,气质温纯便似世间的大儒。

    最后一人点头,“公子说的是,能娶到鑫欣小姐,确实是大福气。”

    鑫源眼眸微不可查一缩,闪过一丝忌惮,随即笑着摇头,“飘渺、地魂两位道友过赞了。不过小辈们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去决定吧。”

    飘渺座下三弟子最为受宠,而他喜欢鑫欣之事,也并非是秘密。

    这主仆两人先后开口,显然意有所指……想到这里,鑫源就忍不住的羡慕,这飘渺哪里来的运气,自己踏入第三步不说,身边一名仆从,居然也是造物之主,且对他始终如一的忠心耿耿。

    鑫欣这丫头性子较软,如果能与飘渺弟子结合,将来也有能个依靠。

    如此,倒也未必不是良配。

    鑫源转着念头,眉梢之间,闪过几分思虑。

    飘渺将一切收入眼底,脸上笑容,不由越发温和起来。

    ……

    “雨墨!你小子运气就是好,这几天一直风平浪静,给了你休息的时间,不然你可未必能活到现在。”帐篷里,一名靠在床榻上喝酒的修士,嗤笑着开口。不过他就是这个样子,嘴巴不饶人,却没有什么坏心思。

    对面,闭目休息的黑袍修士睁开眼,笑着点了点头。这几日时间,对他而言确实重要,至少肉身的损伤,已经以惊人的速度,彻底恢复过来。

    毕竟,从那么高的天空中摔落下来,哪怕开启了天地烘炉的肉身,也不可能做到毫发无损。

    想到自己成就肉身后,第一次受伤,居然是生生摔出来的,莫语心头便忍不住的暗暗苦笑。

    “哼!运气只是一时,如果没本事,早晚还是会死!”另外一名修士冷笑着开口,其余还有几人,也都是一脸的冷漠。

    喝酒修士脸色一沉,“好了!”

    他显然极具威信,除了冷笑开口修士,其余人纷纷低下头去。

    莫语是大小姐带回来,虽然从很多方面得到的信息,都能确定他与大小姐之间,没有半点关系……但李岩不能不防备!

    齐厚江调入近卫司一事已成定局,留下的小队长职位,只能是他的。

    李岩脸上冷意更胜,心头掠过一丝狰狞,或许他应该,让这雨墨早日超脱。

    莫语闭上眼,继续观察体内力量的融合,至于李岩……不过蝼蚁尔!

    根本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

    通过对体内力量的细致观察,几日中,莫语渐渐得到了一个结论。

    似乎摔伤之后,随着肉身的恢复,他体内力量的融合速度,变快了一些。

    如果真是这样,或许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要扮演一位自虐倾向严重的人士了……

    想一想,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啊!

    帐内平静下来,所有人都在努力恢复着力量。

    半个时辰后,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在营地中响起。

    齐厚江豁然起身,手中酒瓶已经不见,眼中懒散瞬间褪尽,有的只是冰冷。

    “排列战阵,出发!”

    他转过身,淡淡道:“如果不想死,就距离我近一些。”

    莫语干脆点头,“好。”

    无数帐篷被直接收起,一只只小队以战阵的序列,快速组合到一起。整个过程没有半点慌乱,有的只是冷静、稳重,足以表明这些修士的精锐。

    鑫源等人神色凝重,看向远方天际,一颗黑点,正以惊人的速度,呼啸而来。

    转眼间,便已逼临!

    青黑色独角,带着狰狞的弧度,如同一把弯刀,斜指苍穹!

    游弋的尾巴,轻轻甩动,便发出铺天盖地的呼啸声。

    “杀!”

    一声娇喝。

    整座战阵,超过两百名强悍体修,口中同时咆哮。

    “杀!”

    惊天声浪,轰然直冲云霄,将头顶上云朵撕碎。

    一股恐怖的镇压力量,轰然爆发。

    吼——

    游弋而来的巨兽,怒吼中,庞大如山的身躯,轰然坠落。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战阵出手,对于他们的手段,忍不住的感到惊讶。

    此刻肉眼可以看到,所有战争中体修,都如同置身于大蒸笼之中,全身赤红热气滚滚冲天。

    所有气血之力,经由战阵的组合,发挥出了强大的压制力量,让这只神灵岛生灵,猝不及防下吃了大亏。

    轰——

    惊天巨响中,地动山摇!

    大地破碎成无数块,一条条巨大的裂缝,像是要择人而噬的怪兽大口。聚集在一起的战阵,瞬间分解开来,沿着固定的轨迹,像是一朵绽开的花朵。

    一名名体修,灵巧如猿猴在地面纵跃,避开地面的裂缝,几乎在同一时间取出黑色长矛,然后用力抛出。

    咻——

    咻——

    凄厉的破空声,令人心颤。

    抬头看去,百余长矛竟给人以,遮蔽了整片苍穹之感。

    灌注着强大的力量,与巨兽的鳞甲表皮,悍然碰撞!

    噗——

    噗——

    利刃刺入血肉,鲜血迸溅。

    所有逼近巨兽身边的体修,随着那名纤细人影,再度发出咆哮。

    轰——

    滚滚气血冲天,转眼之间,竟凝聚成一道顶天立地的魁梧虚影。

    此刻张开双臂,将巨兽紧紧缚住!

    鑫源长笑一声,“诸位,该你我动手了。”

    他抬手向前一拍。

    几乎同一个瞬间,玉升道人及飘渺、地魂同时出手。

    四道第三步气息,搅乱了整片天地,虚空之中激荡的力量,便似掀起了一场无尽的海啸!

    莫语心中暗暗感叹,果然人多好办事,鑫家的体修战阵,也的确不俗。

    大局已定。

    不过就在这时,他眉头突然一皱,隐晦的低头,向足下大地看去。

    这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