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座简单的营地中,四名修士聚在一起,随意谈笑着。对他们而言,神灵岛虽然危险,但只要足够小心,便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时,一名女修身影,出现在营帐角落,周边修士纷纷开口与她招呼,敬畏中有着遮掩不住的爱慕。

    “呵呵,鑫源兄,你家的小女儿,可当真是出彩,非你家年长的几个可比啊。”玉升道人笑着开口,一脸的赞赏。

    鑫源摇了摇头,“这丫头好好的女儿家,非得走肉身成圣的路子……唉,我也是头疼的很,若不是见她,在体修一路确实有几分天分,早就严令她转修了。玉升道兄,这番夸赞可不要被这丫头听去,否则不知要骄傲成什么样。”

    虽是这般说着,但他脸上,却是忍不住的,露出了几分笑容。

    鑫欣这丫头啊,的确是他众多子嗣中,最出彩的一个。

    可惜就是性子软了一些,没有继承到他一丝的冷酷,前几日居然还救回来一个受伤的体修。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暗暗摇头。

    “鑫源兄有此爱女,实在羡煞旁人,不知将来谁家的小辈好福气,可以把鑫欣侄女娶回家去。”开口之人鹤发童颜,一身儒袍,气质温纯便似世间的大儒。

    最后一人点头,“公子说的是,能娶到鑫欣小姐,确实是大福气。”

    鑫源眼眸微不可查一缩,闪过一丝忌惮,随即笑着摇头,“飘渺、地魂两位道友过赞了。不过小辈们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去决定吧。”

    飘渺座下三弟子最为受宠,而他喜欢鑫欣之事,也并非是秘密。

    这主仆两人先后开口,显然意有所指……想到这里,鑫源就忍不住的羡慕,这飘渺哪里来的运气,自己踏入第三步不说,身边一名仆从,居然也是造物之主,且对他始终如一的忠心耿耿。

    鑫欣这丫头性子较软,如果能与飘渺弟子结合,将来也有能个依靠。

    如此,倒也未必不是良配。

    鑫源转着念头,眉梢之间,闪过几分思虑。

    飘渺将一切收入眼底,脸上笑容,不由越发温和起来。

    ……

    “雨墨!你小子运气就是好,这几天一直风平浪静,给了你休息的时间,不然你可未必能活到现在。”帐篷里,一名靠在床榻上喝酒的修士,嗤笑着开口。不过他就是这个样子,嘴巴不饶人,却没有什么坏心思。

    对面,闭目休息的黑袍修士睁开眼,笑着点了点头。这几日时间,对他而言确实重要,至少肉身的损伤,已经以惊人的速度,彻底恢复过来。

    毕竟,从那么高的天空中摔落下来,哪怕开启了天地烘炉的肉身,也不可能做到毫发无损。

    想到自己成就肉身后,第一次受伤,居然是生生摔出来的,莫语心头便忍不住的暗暗苦笑。

    “哼!运气只是一时,如果没本事,早晚还是会死!”另外一名修士冷笑着开口,其余还有几人,也都是一脸的冷漠。

    喝酒修士脸色一沉,“好了!”

    他显然极具威信,除了冷笑开口修士,其余人纷纷低下头去。

    莫语是大小姐带回来,虽然从很多方面得到的信息,都能确定他与大小姐之间,没有半点关系……但李岩不能不防备!

    齐厚江调入近卫司一事已成定局,留下的小队长职位,只能是他的。

    李岩脸上冷意更胜,心头掠过一丝狰狞,或许他应该,让这雨墨早日超脱。

    莫语闭上眼,继续观察体内力量的融合,至于李岩……不过蝼蚁尔!

    根本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

    通过对体内力量的细致观察,几日中,莫语渐渐得到了一个结论。

    似乎摔伤之后,随着肉身的恢复,他体内力量的融合速度,变快了一些。

    如果真是这样,或许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要扮演一位自虐倾向严重的人士了……

    想一想,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啊!

    帐内平静下来,所有人都在努力恢复着力量。

    半个时辰后,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在营地中响起。

    齐厚江豁然起身,手中酒瓶已经不见,眼中懒散瞬间褪尽,有的只是冰冷。

    “排列战阵,出发!”

    他转过身,淡淡道:“如果不想死,就距离我近一些。”

    莫语干脆点头,“好。”

    无数帐篷被直接收起,一只只小队以战阵的序列,快速组合到一起。整个过程没有半点慌乱,有的只是冷静、稳重,足以表明这些修士的精锐。

    鑫源等人神色凝重,看向远方天际,一颗黑点,正以惊人的速度,呼啸而来。

    转眼间,便已逼临!

    青黑色独角,带着狰狞的弧度,如同一把弯刀,斜指苍穹!

    游弋的尾巴,轻轻甩动,便发出铺天盖地的呼啸声。

    “杀!”

    一声娇喝。

    整座战阵,超过两百名强悍体修,口中同时咆哮。

    “杀!”

    惊天声浪,轰然直冲云霄,将头顶上云朵撕碎。

    一股恐怖的镇压力量,轰然爆发。

    吼——

    游弋而来的巨兽,怒吼中,庞大如山的身躯,轰然坠落。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战阵出手,对于他们的手段,忍不住的感到惊讶。

    此刻肉眼可以看到,所有战争中体修,都如同置身于大蒸笼之中,全身赤红热气滚滚冲天。

    所有气血之力,经由战阵的组合,发挥出了强大的压制力量,让这只神灵岛生灵,猝不及防下吃了大亏。

    轰——

    惊天巨响中,地动山摇!

    大地破碎成无数块,一条条巨大的裂缝,像是要择人而噬的怪兽大口。聚集在一起的战阵,瞬间分解开来,沿着固定的轨迹,像是一朵绽开的花朵。

    一名名体修,灵巧如猿猴在地面纵跃,避开地面的裂缝,几乎在同一时间取出黑色长矛,然后用力抛出。

    咻——

    咻——

    凄厉的破空声,令人心颤。

    抬头看去,百余长矛竟给人以,遮蔽了整片苍穹之感。

    灌注着强大的力量,与巨兽的鳞甲表皮,悍然碰撞!

    噗——

    噗——

    利刃刺入血肉,鲜血迸溅。

    所有逼近巨兽身边的体修,随着那名纤细人影,再度发出咆哮。

    轰——

    滚滚气血冲天,转眼之间,竟凝聚成一道顶天立地的魁梧虚影。

    此刻张开双臂,将巨兽紧紧缚住!

    鑫源长笑一声,“诸位,该你我动手了。”

    他抬手向前一拍。

    几乎同一个瞬间,玉升道人及飘渺、地魂同时出手。

    四道第三步气息,搅乱了整片天地,虚空之中激荡的力量,便似掀起了一场无尽的海啸!

    莫语心中暗暗感叹,果然人多好办事,鑫家的体修战阵,也的确不俗。

    大局已定。

    不过就在这时,他眉头突然一皱,隐晦的低头,向足下大地看去。

    这是……

第1033章 巨兽攻击    轰——

    地底深处一声巨响,穿过厚重的土层,传递到耳中时,仍旧震的众人头脑嗡鸣,意识陷入短暂停顿。

    下一瞬,大地崩裂!

    无数尖锐石柱破土而出,通体呈现深沉的金属光泽,像是一只只獠牙,轻易撕开血肉之躯。

    体修战阵,瞬间被打破,几乎一半的修士,遭受到毁灭性的伤害!

    遭到压制的巨兽,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强横的力量,将捆缚住它的魁梧虚影,直接撑爆。

    吼——

    一声咆哮,百余根插在它身上的黑色长矛,被直接反震回来,带起一连串的残影,横扫周边。

    噗——

    闷响中,一名惊慌逃退的体修,胸膛被直接洞穿,强大的力量,甚至于将他上半身撕裂。震飞的头颅,在半空中瞪大了眼,尚未落到地上,便“轰”的一声,爆裂成漫天的血雾。

    莫语突然抬手,一把扯住齐厚江,下一瞬一根黑色长矛,贴着他的鼻尖呼啸而过。

    虽未触及身体,但长矛上的凌厉气劲,仍在他鼻尖上,撕裂开一条狭长的裂缝。

    温热的鲜血流淌而下,落到嘴中微微发咸,齐厚江打了一个寒颤,转身道:“谢谢……”

    莫语摆了摆手,“快走,这里已经没有咱们的事了。”

    齐厚江咬牙点头,刚才接连两番杀戮,跟随在他身边的兄弟,也是死伤惨重。

    两人与残留下的体修一起,急速向外退去。

    突然间,莫语眉头微皱,余光一扫,便见李岩身影,就在不远处。

    此刻,他虽然也跟随着众人,快速向外逃窜,却有意无意间,不断靠近过来。

    莫语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般时候,还想着对他下手,真是找死!

    啪——

    脚下一踏,踩碎一块石头,李岩豁然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狰狞。

    嗡——

    一抹隐晦至极的神念冲击,自他体内爆发,诡异的没有半点扩散,仅仅锁定了莫语的身影。

    虽无法将他直接杀死,但眼下局势,一旦受伤,便几乎是必死之局!

    神不知,鬼不觉。

    李岩嘴角,掠过一丝得意。

    但下一瞬,他嘴角这丝得意蓦地僵住,眼珠瞪大,露出无尽的恐惧。

    噗——

    他口鼻蹊跷喷血,身体软软倒了下去……之前轰出的神念冲击,竟是加倍的返还回来。

    李岩满心惊恐,看着莫语头也不回远去的身影,努力的想要张开口,喊破他隐藏修为心怀不轨之事,可张开嘴,有的只是狂喷而出的鲜血。

    突然间,头顶被一片阴影覆盖……巨兽轰然踏落,毫不在意脚底下多了一块猩红的血污。

    李岩的死,在凶险逼临众人逃窜的情况下,像是长河中的一朵小浪花,根本没有吸引来任何关注。

    咻——

    凄厉破空声中,一块巨石携带着恐怖的力量,呼啸而来。其目标,直指人群中,那道纤细的身影!

    显然,被诸多体修联手打伤的巨兽,对她这名头领,无比的愤恨。

    鑫欣身体瞬间绷紧,脚下一踏,柔软的少女身躯,在这一刻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一拳轰出!

    咚——

    巨石破碎。

    她脸上浮现一丝苍白,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地面坠去。

    轰——

    大地突然破碎,一根尖锐石柱冲天而起。

    鑫欣俏脸瞬间惨白,再没有半点血色。

    便在她身体,与石柱尖端接触的瞬间,“咔嚓”一声,石柱毫无预兆碎成一地。

    一个灵活的原地滚动,将身体承受的力量,尽数导入大地,鑫欣翻身而起,转身便见一道略有熟悉的背影,呼啸远去。她很快想起了这背影是谁,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转身快速离去。

    ……

    一个时辰后,厮杀落下帷幕。

    两只神灵岛生灵虽然受创,但在四名第三步联手追杀下,最终仍旧全身而退。

    营地中,气氛压抑的可怕。

    少数受到波及,却未殒落的体修,正紧咬着牙关,接收着同行修士的治疗。

    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莫语盘膝在帐篷一角,神色平静,并没有因为眼前一幕,而流露出太多的感慨。

    既然进入神灵岛,参与猎杀神灵岛生灵,自然也要做好,被它们反杀的准备。

    齐厚江出现面前,沉声道:“谢谢!”

    莫语看了他一眼,笑笑摇头,“你已经说过了。”

    “不管怎么样,我欠你一条命,以后有用得到齐厚江的地方,绝无二言!”他肃然点头,转身离去。

    莫语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但随即便归于平静,缓缓闭上眼眸。

    之前,他故意承受了一股,来自于巨兽的力量冲击,果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身体受到损伤,内部力量融合的速度,便会随之增加。

    如此,或许用不到半年以上的时间,力量的融合就能完成。

    到时会有怎样的变化……真是令人期待啊!

    ……

    很多人发现了诡异之处,渐渐的,将目光看了过来。

    有不解,有冷漠,有敌意……但更多的,是深深的羡慕。

    这小子,究竟走的什么狗屎运?!

    莫语微微低头,不去理会周边越来越多的目光,眉头却忍不住的,紧紧皱起。

    这几日来,鑫欣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来这处帐篷的次数明显的多。

    而随着某日,她暗中打听有关莫语之事的消息悄然传开,所有人都忍不住的瞪大了眼。

    鑫欣小姐是什么人?

    怎么可能看上他!

    仍旧硬挺着,不愿意相信小道消息的诸多修士,看着此刻突然那挑帐而入,直奔角落而去的美丽身影,呼吸忍不住变得越来越急促。

    终于,她停了下来。

    感受着帐中的气氛,莫语有些无奈的抬起头来,“鑫欣小姐,请问有什么事?”

    看到这一幕的修士,顿时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冷气,随即生出极大的愤怒。

    这是什么态度?

    居然还有一丝的不耐烦!

    莫语你别跑,我们要跟你决斗!

    鑫欣深吸一口气,“那一天,是不是你?”

    “什么?”

    看着他脸上的疑惑,鑫欣忍不住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我事后回想过,石柱不可能无缘无故断去,而当时,靠近在我身边,有可能救下我的,就只有你。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隐藏修为,但你救了我,我会帮你保守秘密,但我希望,你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否则,就算你救了我,我也绝不会放过你!”

    她退后,深深看来一眼,转身离去。

    莫语忍不住摇头,虽然他很快便反应过来,但嘴角那一丝苦笑,却还是被人察觉。

    所有人的眼珠,都亮了起来。

    ……

    “那一天,是不是你?”

    这句话,成为营地中,所有修士目光中,心照不宣的某种确定。

    再加上那一句近身的私语,及之后两位当事人的细微表情,更加令此事,确凿无疑。

    ……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帐篷中,一名年轻男子面容狰狞,疯狂的咆哮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