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

    地底深处一声巨响,穿过厚重的土层,传递到耳中时,仍旧震的众人头脑嗡鸣,意识陷入短暂停顿。

    下一瞬,大地崩裂!

    无数尖锐石柱破土而出,通体呈现深沉的金属光泽,像是一只只獠牙,轻易撕开血肉之躯。

    体修战阵,瞬间被打破,几乎一半的修士,遭受到毁灭性的伤害!

    遭到压制的巨兽,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强横的力量,将捆缚住它的魁梧虚影,直接撑爆。

    吼——

    一声咆哮,百余根插在它身上的黑色长矛,被直接反震回来,带起一连串的残影,横扫周边。

    噗——

    闷响中,一名惊慌逃退的体修,胸膛被直接洞穿,强大的力量,甚至于将他上半身撕裂。震飞的头颅,在半空中瞪大了眼,尚未落到地上,便“轰”的一声,爆裂成漫天的血雾。

    莫语突然抬手,一把扯住齐厚江,下一瞬一根黑色长矛,贴着他的鼻尖呼啸而过。

    虽未触及身体,但长矛上的凌厉气劲,仍在他鼻尖上,撕裂开一条狭长的裂缝。

    温热的鲜血流淌而下,落到嘴中微微发咸,齐厚江打了一个寒颤,转身道:“谢谢……”

    莫语摆了摆手,“快走,这里已经没有咱们的事了。”

    齐厚江咬牙点头,刚才接连两番杀戮,跟随在他身边的兄弟,也是死伤惨重。

    两人与残留下的体修一起,急速向外退去。

    突然间,莫语眉头微皱,余光一扫,便见李岩身影,就在不远处。

    此刻,他虽然也跟随着众人,快速向外逃窜,却有意无意间,不断靠近过来。

    莫语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般时候,还想着对他下手,真是找死!

    啪——

    脚下一踏,踩碎一块石头,李岩豁然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狰狞。

    嗡——

    一抹隐晦至极的神念冲击,自他体内爆发,诡异的没有半点扩散,仅仅锁定了莫语的身影。

    虽无法将他直接杀死,但眼下局势,一旦受伤,便几乎是必死之局!

    神不知,鬼不觉。

    李岩嘴角,掠过一丝得意。

    但下一瞬,他嘴角这丝得意蓦地僵住,眼珠瞪大,露出无尽的恐惧。

    噗——

    他口鼻蹊跷喷血,身体软软倒了下去……之前轰出的神念冲击,竟是加倍的返还回来。

    李岩满心惊恐,看着莫语头也不回远去的身影,努力的想要张开口,喊破他隐藏修为心怀不轨之事,可张开嘴,有的只是狂喷而出的鲜血。

    突然间,头顶被一片阴影覆盖……巨兽轰然踏落,毫不在意脚底下多了一块猩红的血污。

    李岩的死,在凶险逼临众人逃窜的情况下,像是长河中的一朵小浪花,根本没有吸引来任何关注。

    咻——

    凄厉破空声中,一块巨石携带着恐怖的力量,呼啸而来。其目标,直指人群中,那道纤细的身影!

    显然,被诸多体修联手打伤的巨兽,对她这名头领,无比的愤恨。

    鑫欣身体瞬间绷紧,脚下一踏,柔软的少女身躯,在这一刻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一拳轰出!

    咚——

    巨石破碎。

    她脸上浮现一丝苍白,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地面坠去。

    轰——

    大地突然破碎,一根尖锐石柱冲天而起。

    鑫欣俏脸瞬间惨白,再没有半点血色。

    便在她身体,与石柱尖端接触的瞬间,“咔嚓”一声,石柱毫无预兆碎成一地。

    一个灵活的原地滚动,将身体承受的力量,尽数导入大地,鑫欣翻身而起,转身便见一道略有熟悉的背影,呼啸远去。她很快想起了这背影是谁,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转身快速离去。

    ……

    一个时辰后,厮杀落下帷幕。

    两只神灵岛生灵虽然受创,但在四名第三步联手追杀下,最终仍旧全身而退。

    营地中,气氛压抑的可怕。

    少数受到波及,却未殒落的体修,正紧咬着牙关,接收着同行修士的治疗。

    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莫语盘膝在帐篷一角,神色平静,并没有因为眼前一幕,而流露出太多的感慨。

    既然进入神灵岛,参与猎杀神灵岛生灵,自然也要做好,被它们反杀的准备。

    齐厚江出现面前,沉声道:“谢谢!”

    莫语看了他一眼,笑笑摇头,“你已经说过了。”

    “不管怎么样,我欠你一条命,以后有用得到齐厚江的地方,绝无二言!”他肃然点头,转身离去。

    莫语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但随即便归于平静,缓缓闭上眼眸。

    之前,他故意承受了一股,来自于巨兽的力量冲击,果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身体受到损伤,内部力量融合的速度,便会随之增加。

    如此,或许用不到半年以上的时间,力量的融合就能完成。

    到时会有怎样的变化……真是令人期待啊!

    ……

    很多人发现了诡异之处,渐渐的,将目光看了过来。

    有不解,有冷漠,有敌意……但更多的,是深深的羡慕。

    这小子,究竟走的什么狗屎运?!

    莫语微微低头,不去理会周边越来越多的目光,眉头却忍不住的,紧紧皱起。

    这几日来,鑫欣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来这处帐篷的次数明显的多。

    而随着某日,她暗中打听有关莫语之事的消息悄然传开,所有人都忍不住的瞪大了眼。

    鑫欣小姐是什么人?

    怎么可能看上他!

    仍旧硬挺着,不愿意相信小道消息的诸多修士,看着此刻突然那挑帐而入,直奔角落而去的美丽身影,呼吸忍不住变得越来越急促。

    终于,她停了下来。

    感受着帐中的气氛,莫语有些无奈的抬起头来,“鑫欣小姐,请问有什么事?”

    看到这一幕的修士,顿时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冷气,随即生出极大的愤怒。

    这是什么态度?

    居然还有一丝的不耐烦!

    莫语你别跑,我们要跟你决斗!

    鑫欣深吸一口气,“那一天,是不是你?”

    “什么?”

    看着他脸上的疑惑,鑫欣忍不住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我事后回想过,石柱不可能无缘无故断去,而当时,靠近在我身边,有可能救下我的,就只有你。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隐藏修为,但你救了我,我会帮你保守秘密,但我希望,你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否则,就算你救了我,我也绝不会放过你!”

    她退后,深深看来一眼,转身离去。

    莫语忍不住摇头,虽然他很快便反应过来,但嘴角那一丝苦笑,却还是被人察觉。

    所有人的眼珠,都亮了起来。

    ……

    “那一天,是不是你?”

    这句话,成为营地中,所有修士目光中,心照不宣的某种确定。

    再加上那一句近身的私语,及之后两位当事人的细微表情,更加令此事,确凿无疑。

    ……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帐篷中,一名年轻男子面容狰狞,疯狂的咆哮着。

第1034章 体修第三步    唐书安从未如此的愤怒!

    作为飘渺座下最受喜爱的弟子,他身后等同于,有两位第三步大能为靠山。

    没人敢招惹他,更遑论给他以羞辱。

    而如今,营地中传播着的消息,像是狠狠一巴掌,在他脸上留下了鲜红的五指印。

    毕竟,他喜欢鑫欣之事,并非是秘密……

    “主子,他现在终归是鑫家的人,您暂时息怒,要收拾他以后有的是机会。”熟悉自家主人脾性的侍从焦急劝阻着。

    唐书安怒极反笑,“不过是一低贱体修,我要动他,难道还有人敢阻拦不成?”

    说着一把将他推开,怒气冲冲挑帐离去。

    侍从咽下涌到喉咙的鲜血,心中暗暗叫苦,这次怕是要出人命了。

    哪里敢有半点耽搁,匆匆跑去禀报。

    飘渺神色平淡,挥挥手,将他打发下去。

    端起面前茶盏,轻轻饮了一口。

    “暮生,你可知道,我为何不加以阻拦?”

    地魂是突破第三步后,世人共奉的称呼,暮生才是他的本命。

    当然,如今敢这么称呼他的,也便只有,面前的飘渺。

    地魂略一沉吟,恭谨道:“公子是想,给鑫源一些警告?”

    飘渺露出笑容,抬手点了点他,“你啊,总是喜欢在我面前藏拙,你我主仆,说话何需半遮半掩。”

    他也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自顾道:“书安这孩子,我亏欠良多,他难得动了真情想要鑫欣,我当然要成全,正好借此事借此表明一下态度,想来日后就不会再有人,再对此事横加插手。另外嘛……呵呵,鑫家的体修战阵折损严重,发挥作用大大降低,之前的约定,也是时候更改一下了。”

    “公子说的是。”地魂笑了笑,“咱们也应该,发出一些自己的声音了。”

    ……

    营地不大,些许风吹草动,马上就能传开。

    唐书安刚刚离帐,鑫欣便得到了消息,但她此刻却无法脱身。

    看着主桌后,一脸平淡的鑫源,她急声道:“父亲,能不能等下,再指点女儿修行。”

    鑫源不动声色,“你有急事?”

    “是。”

    “为了那雨墨?”鑫源眼眸一寒。

    鑫欣对营地中的消息也有听闻,见他此刻的表现,心头顿时大急,“父亲,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女儿怎可能,突然间便喜欢上此人。”

    鑫源心头微安,虽然他对女儿极为了解,但没有得到确定的结果,终究有着一丝忧虑。

    既然是这样的话……

    他突然开口,目光锐利,“你对雨墨的态度变化,是在几日前那场厮杀之后,难道说,你发现了什么?”

    被着目光锁定,鑫欣咬了咬嘴唇,“没有。”

    “你从小便不会撒谎,看来此人,果然有问题。”鑫源眼眸越发冷淡,“留在这,没有我的允许,不能离开半步。”

    他不顾女儿的呼喊,起身离帐,心头生出一丝愠怒。

    好一个飘渺,是想借着此事,给我警告吗?

    鑫源抬头,看向体修驻扎营帐,目光微微闪动。

    不过事情的发展,未必会如你们所想!

    ……

    轰——

    巨响中,整个营帐,被外界的力量,直接撕碎!

    “雨墨,滚出来!”

    唐书安神色冷酷,低吼中,眼中杀意流转。

    营帐中,本是大怒的众人,看清他身影后,脸色顿时大变,纷纷向后退避。

    莫语睁开眼,缓缓起身,“你是谁?”

    唐书安目光如刀,“看来就是你了!”

    他直接大步走来,抬手便是一掌拍落。

    轰——

    巨响中,莫语身上黑袍激扬,眼眸瞬间冰寒。

    “难怪敢落我的脸面,原来有些手段,但今日我要杀你,你就一定要死!”唐书安低吼,强悍至极的气息,自他体内轰然爆发。

    齐厚江脸色发白,但此刻,却突然上前一步,沉声道:“唐道友,雨墨是我鑫家体修战营修士,不知哪里开罪了您?”

    唐书安眼眸一眯,“主人尚未说话,哪里有你犬吠的地方,给我退下!”

    “齐厚江既然是小队队长,便有责任,照顾麾下的修士。您如果不能给出合适的理由,请恕我不能离开。”

    “滚!”唐书安脚下一踏,地面轰然爆裂,齐厚江倒飞出去,口鼻间鲜血齐喷。

    莫语冰寒眼眸深处,厉芒爆闪,他一抬手,将齐厚江接住。

    “快逃,他要杀你……”齐厚江声音削弱,又有大量鲜血,一股脑的向外涌出。

    “放心,我不会有事,你先休息一下。”莫语声音平静,招了招手,将他交给两名帐中体修。

    站直了身体,莫语转过身来,脸上已没有半点表情。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何而来……但今日,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轰——

    地面炸裂,莫语身体暴掠而出,恐怖的速度,在空中带起一串虚影。

    瞬间,直接逼近到唐书安身边,一拳挥出。

    嘭——

    一声巨响,唐书安眼珠瞪大,露出难以置信。

    他身体,像是断线的风筝,凄然向后飞去。

    横飞出百余米,重重落在地面,一路后滑,犁出一条长长的深沟。

    与齐厚江一样,口鼻间泣血不止,身上精奢长袍破碎成片,无比的凄惨。

    整片营地,刹那陷入死寂。

    ……

    鑫源猛地抬头,眼中露出惊讶。

    第二步巅峰!

    这般实力,在体修中,已算是顶尖的存在。

    或许,可以保他下来,填补进入体修战营,便是一名合适的大统领。

    而且日后,若是机缘巧合,甚至有可能,培养出一名第三步体修大能!

    鑫源抬头,脚下一步迈出。

    ……

    轰——

    恐怖气息瞬间降临,令本就死寂的营地,彻底没有了声息。

    便是喘息声,都消失不见。

    “小公子,你没事吧?”地魂缓缓开口,伸手将他拉了起来,一股力量注入,将仍旧激荡的气血,直接压制下去。

    唐书安大口喘息,面庞却涨的通红,猛地尖叫,“地魂叔,帮我杀了他!”

    地魂微微低头,“是,小公子。”

    他转身,看向莫语,眼眸淡漠,如同在看地面,一只卑微的蝼蚁。

    抬手,第三步气息,轰然爆发。

    “等等!”鑫源迈入场中,此刻微微一笑,道:“地魂道友,不过是一些小辈间的玩闹,你我何必要插手。”

    他转身,扫了一眼莫语,“不开眼的东西,还不赶紧见过地魂大人,并向唐贤侄道歉。”

    “不必了。”地魂声音平淡,却有着,丝毫不可动摇的森然,“此人,必须死。”

    鑫源面庞微僵,眉头忍不住皱起,他已经开口,就表明了某种态度。

    这回答,委实不给他脸面。

    鑫源的脸色,顿时多了一丝冷淡,“地魂道友,难道这也是,飘渺道友的意思?”

    “没错,这就是本座的意思。”飘渺声音远远传来,尚未落下,身影便已到来。

    他对鑫源一拱手,“我这弟子,一直骄纵,本座视之如子,从未舍得受半点苦。连我,都不曾动过他一根手指,又岂能容忍,别人动他。此事,还请鑫源道友勿怪。”

    鑫源阴沉着脸,眉头皱紧,心底忍不住的,涌出一股怒意。

    场中,再度陷入安静。

    无形的压迫,令此处众人,脸色渐渐发白,竟感到一阵的难以喘息。

    咻——

    玉升道人身影出现,他之前虽未到来,却显然已经,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落下身影,便对鑫源,打过一个隐晦的目光,这才笑道:“左右不过是一件小事。既然飘渺、地魂两位道友执意如此,鑫源你便应下吧。”

    鑫源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刚才的时间,已足够他将事情思索一遍,既然不愿意与飘渺、地魂撕破面皮,便只能退一步。

    “呵呵,多谢鑫源道友。此事,确实是我等失礼了,你我神灵岛中的收益,便仍旧按照原来的约定就是,本座不会再提及这些。”飘渺微微一笑开口。

    鑫源脸色稍霁,笑容多了几分,能够以莫语换来这个承诺,倒也算有些收获。

    “父亲!”鑫欣突然焦急开口。

    鑫源眉头一皱,“谁让你出来的,给我回去!”

    飘渺淡淡一笑,“地魂。”

    “是,公子。”

    地魂微微低头,再度起身时,脸上所有恭谨、温顺尽数消散,有的只是睥睨八方的强势霸道!

    他虽是仆从,却同样是,第三步造物之主。

    抬手,向前拍落。

    轰——

    空间略微扭动,令眼前景象多了一些模糊,将莫语身影,直接笼罩。

    鑫欣眸子露出痛苦、愧疚,如果不是她,他根本不会有今日的大劫,都是她的错!

    就在这时,冷淡的声音,突然间响起,“杀我,凭这些,还不够!”

    噗——

    扭曲的空间被直接撕裂,激起无尽狂风,在天地间呼啸。

    莫语迈步而出,黑发在身后激扬,平静面庞上,一片森然。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受我一拳。”

    抬手、曲臂、握拳,轰出!

    平平淡淡,没有半点花哨,亦没有任何恐怖气势。

    但就是这一拳,却让地魂眼眸猛地亮起,身上长袍似是受到极大压迫,骤然贴紧身躯。

    他抬起手,似缓实疾向前一斩。

    轰——

    惊天巨响,恐怖力量扩散,将足下大地直接震碎,形成一只数丈深的大坑。

    地魂凌空而出,低头扫了一眼裂开的袖口,声线低沉厚重,“体修……第三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