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书安从未如此的愤怒!

    作为飘渺座下最受喜爱的弟子,他身后等同于,有两位第三步大能为靠山。

    没人敢招惹他,更遑论给他以羞辱。

    而如今,营地中传播着的消息,像是狠狠一巴掌,在他脸上留下了鲜红的五指印。

    毕竟,他喜欢鑫欣之事,并非是秘密……

    “主子,他现在终归是鑫家的人,您暂时息怒,要收拾他以后有的是机会。”熟悉自家主人脾性的侍从焦急劝阻着。

    唐书安怒极反笑,“不过是一低贱体修,我要动他,难道还有人敢阻拦不成?”

    说着一把将他推开,怒气冲冲挑帐离去。

    侍从咽下涌到喉咙的鲜血,心中暗暗叫苦,这次怕是要出人命了。

    哪里敢有半点耽搁,匆匆跑去禀报。

    飘渺神色平淡,挥挥手,将他打发下去。

    端起面前茶盏,轻轻饮了一口。

    “暮生,你可知道,我为何不加以阻拦?”

    地魂是突破第三步后,世人共奉的称呼,暮生才是他的本命。

    当然,如今敢这么称呼他的,也便只有,面前的飘渺。

    地魂略一沉吟,恭谨道:“公子是想,给鑫源一些警告?”

    飘渺露出笑容,抬手点了点他,“你啊,总是喜欢在我面前藏拙,你我主仆,说话何需半遮半掩。”

    他也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自顾道:“书安这孩子,我亏欠良多,他难得动了真情想要鑫欣,我当然要成全,正好借此事借此表明一下态度,想来日后就不会再有人,再对此事横加插手。另外嘛……呵呵,鑫家的体修战阵折损严重,发挥作用大大降低,之前的约定,也是时候更改一下了。”

    “公子说的是。”地魂笑了笑,“咱们也应该,发出一些自己的声音了。”

    ……

    营地不大,些许风吹草动,马上就能传开。

    唐书安刚刚离帐,鑫欣便得到了消息,但她此刻却无法脱身。

    看着主桌后,一脸平淡的鑫源,她急声道:“父亲,能不能等下,再指点女儿修行。”

    鑫源不动声色,“你有急事?”

    “是。”

    “为了那雨墨?”鑫源眼眸一寒。

    鑫欣对营地中的消息也有听闻,见他此刻的表现,心头顿时大急,“父亲,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女儿怎可能,突然间便喜欢上此人。”

    鑫源心头微安,虽然他对女儿极为了解,但没有得到确定的结果,终究有着一丝忧虑。

    既然是这样的话……

    他突然开口,目光锐利,“你对雨墨的态度变化,是在几日前那场厮杀之后,难道说,你发现了什么?”

    被着目光锁定,鑫欣咬了咬嘴唇,“没有。”

    “你从小便不会撒谎,看来此人,果然有问题。”鑫源眼眸越发冷淡,“留在这,没有我的允许,不能离开半步。”

    他不顾女儿的呼喊,起身离帐,心头生出一丝愠怒。

    好一个飘渺,是想借着此事,给我警告吗?

    鑫源抬头,看向体修驻扎营帐,目光微微闪动。

    不过事情的发展,未必会如你们所想!

    ……

    轰——

    巨响中,整个营帐,被外界的力量,直接撕碎!

    “雨墨,滚出来!”

    唐书安神色冷酷,低吼中,眼中杀意流转。

    营帐中,本是大怒的众人,看清他身影后,脸色顿时大变,纷纷向后退避。

    莫语睁开眼,缓缓起身,“你是谁?”

    唐书安目光如刀,“看来就是你了!”

    他直接大步走来,抬手便是一掌拍落。

    轰——

    巨响中,莫语身上黑袍激扬,眼眸瞬间冰寒。

    “难怪敢落我的脸面,原来有些手段,但今日我要杀你,你就一定要死!”唐书安低吼,强悍至极的气息,自他体内轰然爆发。

    齐厚江脸色发白,但此刻,却突然上前一步,沉声道:“唐道友,雨墨是我鑫家体修战营修士,不知哪里开罪了您?”

    唐书安眼眸一眯,“主人尚未说话,哪里有你犬吠的地方,给我退下!”

    “齐厚江既然是小队队长,便有责任,照顾麾下的修士。您如果不能给出合适的理由,请恕我不能离开。”

    “滚!”唐书安脚下一踏,地面轰然爆裂,齐厚江倒飞出去,口鼻间鲜血齐喷。

    莫语冰寒眼眸深处,厉芒爆闪,他一抬手,将齐厚江接住。

    “快逃,他要杀你……”齐厚江声音削弱,又有大量鲜血,一股脑的向外涌出。

    “放心,我不会有事,你先休息一下。”莫语声音平静,招了招手,将他交给两名帐中体修。

    站直了身体,莫语转过身来,脸上已没有半点表情。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何而来……但今日,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轰——

    地面炸裂,莫语身体暴掠而出,恐怖的速度,在空中带起一串虚影。

    瞬间,直接逼近到唐书安身边,一拳挥出。

    嘭——

    一声巨响,唐书安眼珠瞪大,露出难以置信。

    他身体,像是断线的风筝,凄然向后飞去。

    横飞出百余米,重重落在地面,一路后滑,犁出一条长长的深沟。

    与齐厚江一样,口鼻间泣血不止,身上精奢长袍破碎成片,无比的凄惨。

    整片营地,刹那陷入死寂。

    ……

    鑫源猛地抬头,眼中露出惊讶。

    第二步巅峰!

    这般实力,在体修中,已算是顶尖的存在。

    或许,可以保他下来,填补进入体修战营,便是一名合适的大统领。

    而且日后,若是机缘巧合,甚至有可能,培养出一名第三步体修大能!

    鑫源抬头,脚下一步迈出。

    ……

    轰——

    恐怖气息瞬间降临,令本就死寂的营地,彻底没有了声息。

    便是喘息声,都消失不见。

    “小公子,你没事吧?”地魂缓缓开口,伸手将他拉了起来,一股力量注入,将仍旧激荡的气血,直接压制下去。

    唐书安大口喘息,面庞却涨的通红,猛地尖叫,“地魂叔,帮我杀了他!”

    地魂微微低头,“是,小公子。”

    他转身,看向莫语,眼眸淡漠,如同在看地面,一只卑微的蝼蚁。

    抬手,第三步气息,轰然爆发。

    “等等!”鑫源迈入场中,此刻微微一笑,道:“地魂道友,不过是一些小辈间的玩闹,你我何必要插手。”

    他转身,扫了一眼莫语,“不开眼的东西,还不赶紧见过地魂大人,并向唐贤侄道歉。”

    “不必了。”地魂声音平淡,却有着,丝毫不可动摇的森然,“此人,必须死。”

    鑫源面庞微僵,眉头忍不住皱起,他已经开口,就表明了某种态度。

    这回答,委实不给他脸面。

    鑫源的脸色,顿时多了一丝冷淡,“地魂道友,难道这也是,飘渺道友的意思?”

    “没错,这就是本座的意思。”飘渺声音远远传来,尚未落下,身影便已到来。

    他对鑫源一拱手,“我这弟子,一直骄纵,本座视之如子,从未舍得受半点苦。连我,都不曾动过他一根手指,又岂能容忍,别人动他。此事,还请鑫源道友勿怪。”

    鑫源阴沉着脸,眉头皱紧,心底忍不住的,涌出一股怒意。

    场中,再度陷入安静。

    无形的压迫,令此处众人,脸色渐渐发白,竟感到一阵的难以喘息。

    咻——

    玉升道人身影出现,他之前虽未到来,却显然已经,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落下身影,便对鑫源,打过一个隐晦的目光,这才笑道:“左右不过是一件小事。既然飘渺、地魂两位道友执意如此,鑫源你便应下吧。”

    鑫源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刚才的时间,已足够他将事情思索一遍,既然不愿意与飘渺、地魂撕破面皮,便只能退一步。

    “呵呵,多谢鑫源道友。此事,确实是我等失礼了,你我神灵岛中的收益,便仍旧按照原来的约定就是,本座不会再提及这些。”飘渺微微一笑开口。

    鑫源脸色稍霁,笑容多了几分,能够以莫语换来这个承诺,倒也算有些收获。

    “父亲!”鑫欣突然焦急开口。

    鑫源眉头一皱,“谁让你出来的,给我回去!”

    飘渺淡淡一笑,“地魂。”

    “是,公子。”

    地魂微微低头,再度起身时,脸上所有恭谨、温顺尽数消散,有的只是睥睨八方的强势霸道!

    他虽是仆从,却同样是,第三步造物之主。

    抬手,向前拍落。

    轰——

    空间略微扭动,令眼前景象多了一些模糊,将莫语身影,直接笼罩。

    鑫欣眸子露出痛苦、愧疚,如果不是她,他根本不会有今日的大劫,都是她的错!

    就在这时,冷淡的声音,突然间响起,“杀我,凭这些,还不够!”

    噗——

    扭曲的空间被直接撕裂,激起无尽狂风,在天地间呼啸。

    莫语迈步而出,黑发在身后激扬,平静面庞上,一片森然。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受我一拳。”

    抬手、曲臂、握拳,轰出!

    平平淡淡,没有半点花哨,亦没有任何恐怖气势。

    但就是这一拳,却让地魂眼眸猛地亮起,身上长袍似是受到极大压迫,骤然贴紧身躯。

    他抬起手,似缓实疾向前一斩。

    轰——

    惊天巨响,恐怖力量扩散,将足下大地直接震碎,形成一只数丈深的大坑。

    地魂凌空而出,低头扫了一眼裂开的袖口,声线低沉厚重,“体修……第三步!”

第1035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飘渺眼眸微缩,随即掠过一丝凌厉。

    但此刻,不等他开口,鑫源已上前一步,沉声道:“地魂道友请住手,我想今日之事,当是误会!”

    “不错!”玉升道人缓缓开口。

    地魂眉头皱紧,回过头来,却未开口。

    沉默几息后,飘渺突然抬头,脸上露出笑容,“此事自然是个误会。但即便如此,第三步的威严,却不容挑衅。”他转身呵斥,“孽徒,还不向雨墨道友请罪!”

    唐书安面庞僵硬,他哪里想到,事情会到这一步。满心的不甘不愿,但察觉到师尊眼中隐藏的阴冷,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低下头,抿了抿嘴唇,“对不起……”

    这道歉虽没有诚意,却也代表着,飘渺一方的退让。

    鑫源心头大畅,笑道:“雨墨道友,还请不要与小辈一般见识,将此事揭过吧。”

    莫语目光微闪,对他心中所想极为清楚,是以略微沉吟,便点了点头,“一切就如鑫源道友所言。”

    鑫源脸上笑容更盛。

    假意寒暄了几句,气氛表面缓和下来,飘渺转身带人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莫语眉头微不可查一皱,随即归于平静。

    鑫源将他的反应收归眼底,不动声色的笑了笑,“飘渺道友对这名弟子,确实太过宠溺。”

    此言看似是抱怨,但略一品味,就能察觉到其中的深意,他聪明的没有继续多言,转而道:“不知雨墨道友可有时间,老夫储物戒中,有一坛窖藏了三千年的美酒。”

    “好你个鑫源!老夫眼馋了这么久,你都没舍得拿出来,今天倒是大方!”玉升道人笑骂一声,“雨墨道友,这坛酒可是世间罕见的佳酿,你万万不可错过啊!”

    两人一唱一和,莫语没有太多犹豫,笑着点头,“如此,雨某便不客气了!”

    ……

    “师尊,弟子不甘!”唐书安恨恨开口。

    飘渺取出茶具,行云流水般,冲泡出澄金色的茶汤,送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

    闻言摇了摇头,淡淡道:“他是第三步,你再不甘,也只能忍受着。”

    唐书安脸色难看,许久后抬头,满眼的狠厉,“师尊,离开神灵岛后,弟子要闭死关,突破第三步!”

    他拱手行礼,转身离去。

    飘渺抬头,目送他身影离去,将茶杯缓缓放下。刚落到桌上,这只他最喜欢的混沌玉髓杯,便“啪”的一声炸碎,杯中茶水,直接震成无数只细微到极点的水雾。

    朦朦胧胧中,他一双眼眸,冰寒死寂。

    “这些年来,我只是一味的宠溺,从未催促过书安修行,旁人都道我是昏庸,浪费了他逆天的资质……但暮生,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

    地魂低下头,表示尊敬中,沉默不语。

    “入第三步,我便留他不得,如此来,便等同于,生生削减了我们骨肉相聚的时间。此大恨,岂能不报。”

    地魂突然开口,“鑫源不会袖手旁观。”

    “这老鬼打的什么主意,我心里清楚。不过,这里是神灵岛,我们有的是机会。”

    飘渺神色恢复平静,盯着桌面上,水雾下沉凝聚成的一颗颗水珠,“我要让他,永远留在这里。”

    ……

    酒宴气氛融洽。

    鑫源取出的三千年窖藏,确实名副其实,只饮一口,便可品味万千。

    便似尝到了,其中流淌的那份岁月。

    莫语喝了很多,直至双眼迷蒙。

    不过,当他回到,加急布置的单独大帐中时,眼神便蓦地恢复清明。

    鑫源的试探与拉拢他都清楚,想必这一番虚以委蛇,他应该能猜到自己的心思。

    不过即便如此,短时间内,他的态度都不会有所变化。

    因为鑫源要借莫语的存在,压制飘渺一行。

    虽然肉身遭受打击,可以加快体内力量的融合,但莫语并不希望,与第三步直接冲突。

    因为这有可能,隐藏着察觉不到的变数……而短时间内,他并不想节外生枝。

    莫语喃喃自语,“接下来,应该能安稳一段时间了。”他转身盘膝落座,闭上眼,静静调息。

    ……

    “滑不溜手啊!”玉升道人苦笑,却带着几分幸灾乐祸,“你这瓶神仙酿,看来是白费了。”

    鑫源微微一笑,“我只要确保,他不会被飘渺拉拢就好。”

    玉升道友神色一肃,随即缓缓点头。

    “雨墨此人,对你我没有不利之心,这般看来他被鑫欣救回来,确实是巧合。”鑫源叹息一声,神色有些感慨。

    “鑫源,你看……有没有可能?”

    “这……此事我自不会反对,但究竟如何,还要鑫欣自己决定,我不会逼迫她。”

    ……

    转眼便是半月。

    莫语坐在一头代步巨兽背后,它扁平的身体,通过腹部的气孔,使得身躯漂浮在地面上,前行中平稳至极,几乎感觉不到任何晃动。

    因为体内力量的融合,没有办法修行,莫语睁着眼,看向远方的景色,恍惚间发现,他已经许久,都没有这种放松的时刻。

    生命中,像是充斥着一个又一个的漩涡,让他总是在挣扎与修炼中度过。

    这样的人生,似乎错过了许多……

    一念及此,莫语心神,蓦地一阵清明,无形中通达了许多。

    他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笑容。

    鑫欣目光一怔。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莫语发自内心的微笑,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一个男人,也可以笑的这么好看。

    她俏脸微红,急忙低下了头,露出一双染晕的小耳朵。

    想着父亲隐约的提点,鑫欣俏脸更加发烫,但不知为什么,心中却又弥漫着一丝让人恼火的欣喜。

    就在这时,莫语突然抬头,轻皱着眉头,看向前方。

    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隐约的,感受到一丝威胁的气息。

    ……

    飘渺蓦地睁开眼,嘴角处,露出一丝笑容。

    “公子?”地魂有些不解。

    “暮生,我们等待的时机,已经到了。”

    飘渺起身,将自身的气息,轰然爆发。

    很快,呼啸破空声中,三道身影疾驰而来。

    “可是飘渺道兄?”人未至,一声长笑便已传来。

    飘渺大笑,“康宇老弟别来无恙!”

    ####

    章节名很贴合我最近的生活……可能是婚后两位大人的各种不适应,让我处于一种夹在中间两面难的状态,但和稀泥杜绝不了最终的爆发,已焦头烂额。影响了更新,我很抱歉,不过更抱歉的是,这一状态还会持续几天。请不要骂我,因为我现在,比任何人都渴望着恢复平静的状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