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灵魂空间,莫语豁然睁开双目,厉芒跃动。

    外界攻击,突然间暴涨无数,恐怖的力量,甚至于影响到了灵魂的世界。

    整片空间,都在震颤着,给人即将崩塌的感觉!

    自这股力量中,莫语感受到了,属于天地的气息……这是,天与地的抹杀!

    嗡——

    一声震鸣,天地烘炉虚影出现,下有四脚,镇压天地四方,其上山河日月之影,闪耀流转!

    莫语心头,突然升起一丝明悟,这是针对于,他成就天地烘炉,而降临的大劫。

    要杀死他,更是要将天地烘炉,彻底毁去!

    不过这一抹杀,却同样激起了,天地烘炉的反抗,莫语无法调动的力量,此刻彻底爆发。

    莫语肉身防御,在这一刻暴涨,瞬息之间,便达到令人瞠目的地步。而且这时,最为重要的是,他体内力量的融合速度,疯狂暴涨。

    他细细感应,几息后嘴角露出冷笑,按照这般情形继续下去,或许他肉身会破碎到极限,但足以支撑到,体内力量完成融合。

    ……

    唐书安笑声震天地!

    突破之际与天地交感,引动意志降临,这般异象,只存在于古老的传说中。

    而上一个做到这点的修士,便是如今,创建第三圣地的无上存在。

    那是第四步!

    而如今,他也做到了这点,足以表明,自己身上有着滔天的气运。

    同样有机会,成为天地间,真正的至尊!

    第三步,又算得了什么?

    面前这雨墨,将会成为,见证他未来至高无上之路上,第一个垫脚石。

    这一刻,唐书安的野心,疯狂膨胀!

    ……

    鑫源神色震撼。

    有关第三步与天地交感的传闻,他也曾听闻。

    此刻惶惶之中,更有着一丝后悔。

    若早知道,唐书安有此大气运,便是硬下心,直接答应了鑫欣一事又如何?

    但如今,终归是晚了。

    想到方才,唐书安的低吼,他心头的愤怒已尽数散去,有的只是一片冰寒。

    脚下动了动,但不等有半点举动,康宇目光已然看来,冰冷中有着深深的警告。

    鑫源神色一僵,脸上露出苦笑。

    余光中,玉升道人脸上阴晴不定,显然心中念头翻滚的激烈。此刻扭头,与他目光略一对碰,随即露出一丝不自然。

    “玉升兄不必如此……我只希望,若有意外的话,你能为我鑫家,保住几分血脉传承。”鑫源压低了嗓音。

    玉升道人点了点头,“此事我会尽力!”

    鑫源一叹,如今便只能够,听天由命了。

    ……

    鑫欣俏脸惨白,眸子之中,充斥着绝望!

    唐书安的表现,等同于断绝了,她所有的希望。

    或许如今,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趁自己还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时,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就在这时,一股浩荡压制,骤然间降临,令她身躯僵直,再难动弹半点。

    ……

    嗡——

    一方国度虚影降临,唐书安突破第三步,他嘴角露出狞笑,目光冰冷充斥着嘲弄,“想死……我不会给你机会!”

    “待我将雨墨轰杀,便在他的尸体前,好好的玩弄你,让他即便死去,也不能够闭上眼。”

    他一抬手,更为强悍的气息,自体内爆发,抬手拍落。

    轰——

    莫语如同石质化的身体,在这一击之下,被生生轰入地底,向内蔓延的裂纹,几乎贯穿了他的身躯!

    ……

    不远处,两道身影凌空而立,周边空间微微扭曲,便将他们的存在悉数遮掩。

    如此近的距离,竟没有被察觉,不得不承认,两人修为之强大。

    若莫语在此,便可以认出,这两人中,有一人正是所遇的寻道子。

    “寻道子,你确定自己说的,就是此人?”另外一人手持羽扇,一脸淡漠之色。

    寻道子皱眉,却还是点了点头。

    羽扇男子摇头,“区区第三步体修,便能够败你,莫非这些年,你都活到了狗身上去?还是说,你在骗我?”

    他眼中,冷芒一闪。

    寻道子神色冷淡,“灵霄,信与不信在你,老夫没有骗你的必要。”

    灵霄略一思索,随即点了点头,“也罢。此人命不久矣,待他殒落,本座出手搜寻一番储物戒,自然就能知晓你所言真假。”

    他目光落到唐书安身上,眼底露出一丝异色,“引动天地意志降临,没想到此行还能有此发现……或许,可以借此子,炼成我第三具分身。”

    ……

    唐书安眼眸虚眯,露出几分戏谑,“居然还不死,雨墨,你体魄之强,确实是出人意料啊。”

    他缓缓抬手,周身激荡开恐怖气息,“但我今日,不会给你半点,继续存活的机会。死吧!”

    轰——

    一掌按落!

    大地剧烈震颤,一层泥石浪潮翻滚着,向外席卷。

    待一切归于平静,莫语的气息,已消散不见。

    “哈哈哈哈!”唐书安仰天狂笑,声浪激荡回响,滚滚不休。

    不过很快,随着地面深坑中“哗啦”一声响动,他眉头一皱,狂笑戛然而止。

    下一瞬,一道令人惊悚的气息,从中疯狂爆发,就像是一座沉寂了无尽岁月的火山,自沉睡中苏醒。

    在这一刻,使得天地为之颤栗!

    莫语身体缓缓飘起,肉身已恢复如初,所有恐怖伤势,尽数消失不见。他目光冰冷漠然,没有半点温度,自然而然便散发出一中,让人自灵魂中颤栗的气息。

    这是来自于,生命层次上的绝对压制!

    唐书安眼中,闪过一瞬的惊恐,不过很快,便被他压下。

    “杀!”

    一声爆喝,他双手向前一拍,瞬息间风云倒卷,恐怖湮灭之力,如滔滔大潮席卷而来。

    崩灭一切!

    莫语突然一动,没有闪避,而是以暴烈之姿,悍然前进。

    席卷而来的恐怖力量,触及到他的身躯,随即……轰然爆裂!

    甚至于,没能让他身上的黑袍,生出半点褶皱。

    只是一转眼,他身影,便已出现在唐书安面前。

    拂袖一挥!

    噗——

    七窍鲜血狂喷,唐书安身体抛飞,身躯之中,刹那间传来无数道,令人头皮发麻的骨骼碎裂声。

    他瞪大的眼眸,痛苦之中,充斥着难以置信。

    “杀我,你还不够资格。”莫语缓缓开口,冷冽的声线,在空中远远传开。

    唐书安大口大口吐血,声音凄厉尖锐,“不可能!我引动天地意志降临,身上当有大气运,将是未来雄主,怎么可能会败在你手!我不甘心!”

    莫语面无表情,“天地意志降临,是要借助你手将我抹杀……与你自身,没有半点干系。”

    不理唐书安瞬间绝望的眼神,他转身,目光冰冷森厉。

    今日,谁都逃不掉!

    康宇心脏一缩,骤然生出无尽惊悚,没有任何犹豫,转身疯狂逃窜。

    其速惊人,刹那间,便已远去。

    莫语神色平静,所做只是抬手,一拳轰出。

    嘭——

    巨响中,康宇凌空爆裂,身体碎成了千百块……好大一朵红花!

第1038章 亘古祭坛再现    凄厉惨嚎中,一白二黑三道烟气,自零碎血肉中飞出,幻化成康宇及金玲、金灵身影,目光充满着怨毒。此刻一闪,三道烟气融合到一起,形成一只圆形磨盘,呼啸冲向远方天际。

    不过很快,圆形磨盘便分裂开来,三道烟气挣扎着显化出三人的身影,每一个脸上都充满着恐惧。

    随即,寸寸崩溃,彻底消失不见。

    莫语一拳,毁去的不仅是肉身,更将三者的灵魂本源,一并碾碎!

    整片天地,此刻死寂无声。

    唯有狂风,卷动着黑色长袍,猎猎作响。

    飘渺突然动了,在一瞬间,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出现在唐书安身旁。

    “师尊!”他眼珠瞬间亮起,露出一丝狂喜。

    对莫语说的,唐书安一句都不信,是他引动的天地意志降临,是他!

    只要活着离开,终有一日,他会踏临力量之巅,将今天承受的一切,都加倍奉还!

    不过,随着“噗”的一声轻响,唐书安面庞猛地僵住,他一脸难以置信,看着插入胸膛的手掌,张嘴想要质问什么,但不等到开口,便有大片血沫涌出。

    飘渺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道:“书安,不要怪爹,因为这是你的命!”

    他插入胸膛中的手掌,像是一只吸盘,陡然爆发出惊人的吞吸力量。

    唐书安的身躯,快速变得干瘪,最终竟似风化般,碎成无数的粉末。

    随着一阵狂风,被全部卷走,彻底消失不见。

    轰——

    飘渺一身儒袍鼓荡起来,苍老的容颜,竟似追溯了流逝的岁月,快速变得年轻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修为,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

    几个呼吸,便达到了,第三步巅峰。

    气势之强悍,比较康宇,更要恐怖!

    飘渺眼神哀伤无比,但在这哀伤之下,却是一片冰冷淡漠,死寂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儒道,教化之力,召天地之间英灵,封难以降服大魔!”

    平淡声音,蕴含着浩瀚坦荡中正之气,如滚滚惊雷,在天地间回响。

    大地之上,苍穹之下,无数道巨大身影出现,儒冠儒袍面容模糊,口中缓缓吟诵。

    每一个音节,都由虚幻凝聚为实体,形成一串串金色的文字,如有灵性般游荡卷动。彼此交织着,竟形成了一只竹卷模样,浩荡之气越发强盛,渐渐转化为,镇压天地万物的封禁气息!

    莫语眼眸虚眯,突然抬手,一拳轰出。

    这一拳,似星河倒转,令日月无光。

    便似所有一切,在这一拳下,都要毁灭。

    这种一种难以言喻的意境!

    嘭——

    一声惊天巨响,无数串金色文字,所形成的竹卷,蓦地一颤,随即轰然崩溃!

    所有镇压之力,尚未能触及到他的身体,便被生生撕碎。

    莫语一步踏出,肉身便似跨越了空间,自众人眼前突兀消失,然后突兀出现。

    抬手,按落!

    飘渺七窍喷血,身体爆退中,轰然粉碎。

    不过此刻,莫语眉头,反倒轻轻皱起。

    “啊!”一声凄厉嚎叫,地魂身躯剧烈颤抖起来,他面孔扭曲狰狞,显然正在承受极其可怕的痛苦。

    不过很快,地魂便恢复了平静,但当他抬起头时,面貌却快速变化,最终竟出现了飘渺的面孔。

    其气息,再度暴涨!

    这一刻,他虽仍未突破,但真实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第三步巅峰。

    “雨墨!老夫不愿与你为敌,只要今日,你罢手不再追究,过去之事便一笔勾销,如何?”

    飘渺缓缓开口,低沉声音中,流露出浓浓的忌惮。

    接连吞噬唐书安、地魂,动用了多年前,精心布置下的伏笔,他修为短时间内急剧暴涨。

    但即便如此,面对莫语,他心神之中,仍旧充斥着深深的不安。

    莫语没有回应,他做的,只是抬腿,一步向前踏落!

    飘渺眼眸一缩,瞬间做出反应,他身体爆退,与此同时抬手,向前狠狠一点。

    一只诡异的印记出现,像是有着强大的腐蚀力量,直接在空间中,腐蚀出一只黑洞。

    并且向外不断蔓延。

    咔嚓——

    脆响中,一只白骨手掌从中伸出,张开森森五指,向前一抓!

    莫语眉头微皱,生出一丝忌惮,不过他身影,却没有半点闪避。

    抬手,悍然轰出,与这白骨手掌,碰撞到一起。

    接触的瞬间,一股极致阴寒气息,直接钻入体内,欲要将他的身躯直接冻结,抹灭其生机。

    但只是一瞬,这股阴寒气息,便被莫语体内,那股融合到一起的力量,强行震碎。

    轰——

    白骨手掌碎,黑洞深处,隐约传来一声惊怒咆哮。

    “上界之仙……”

    阴寒气息疯狂暴涨,似是其中的某个存在,将要挣扎着强行降临!

    莫语眼眸一缩,没有任何犹豫,抬手在前一抹。

    空间中的黑洞,顿时震颤不稳,呼吸之后,彻底崩塌!

    噗——

    飘渺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煞白,更有无尽恐惧。他抬手一拍自己眉心,竟生生拘出了一团神光。

    璀璨耀眼,更蕴含着,难以浑厚之极的生机与力量波动。

    “以我修为生机献祭,召唤您的降临,救我!”

    嗡——

    苍穹上,一座祭坛虚影浮现,其上石柱林立,锁着或巨兽,或羽人,或佛陀的尸体。

    这是……亘古祭坛!

    莫语眉头蓦地皱紧,眼眸冰寒。

    他这一生,似乎都没能摆脱,与这祭坛之间的纠缠。

    自浴血平原开始,直到今日。

    但如今,他已不是,当初卑微如蝼蚁的小小修士。

    亘古祭坛又如何?

    即便它,也休想在他面前救走飘渺。

    “破!”

    一声咆哮,莫语抬手轰出,恐怖的力量波动,瞬间席卷整片天地。

    飘渺眼珠蓦地瞪大,露出无尽的难以置信。

    这股力量,不是第四步,但给他的感觉,却能够轻易抹杀,任何第四步下的存在。

    直到此时,他才终于明白了,莫语的可怕。

    但这世上,终归没有后悔药。

    嗡——

    亘古祭坛虚影震颤,爆发出亿万璀璨神光,与这一拳之力碰撞。

    转眼间,祭坛表面,无数裂纹快速浮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