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凄厉惨嚎中,一白二黑三道烟气,自零碎血肉中飞出,幻化成康宇及金玲、金灵身影,目光充满着怨毒。此刻一闪,三道烟气融合到一起,形成一只圆形磨盘,呼啸冲向远方天际。

    不过很快,圆形磨盘便分裂开来,三道烟气挣扎着显化出三人的身影,每一个脸上都充满着恐惧。

    随即,寸寸崩溃,彻底消失不见。

    莫语一拳,毁去的不仅是肉身,更将三者的灵魂本源,一并碾碎!

    整片天地,此刻死寂无声。

    唯有狂风,卷动着黑色长袍,猎猎作响。

    飘渺突然动了,在一瞬间,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出现在唐书安身旁。

    “师尊!”他眼珠瞬间亮起,露出一丝狂喜。

    对莫语说的,唐书安一句都不信,是他引动的天地意志降临,是他!

    只要活着离开,终有一日,他会踏临力量之巅,将今天承受的一切,都加倍奉还!

    不过,随着“噗”的一声轻响,唐书安面庞猛地僵住,他一脸难以置信,看着插入胸膛的手掌,张嘴想要质问什么,但不等到开口,便有大片血沫涌出。

    飘渺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道:“书安,不要怪爹,因为这是你的命!”

    他插入胸膛中的手掌,像是一只吸盘,陡然爆发出惊人的吞吸力量。

    唐书安的身躯,快速变得干瘪,最终竟似风化般,碎成无数的粉末。

    随着一阵狂风,被全部卷走,彻底消失不见。

    轰——

    飘渺一身儒袍鼓荡起来,苍老的容颜,竟似追溯了流逝的岁月,快速变得年轻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修为,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

    几个呼吸,便达到了,第三步巅峰。

    气势之强悍,比较康宇,更要恐怖!

    飘渺眼神哀伤无比,但在这哀伤之下,却是一片冰冷淡漠,死寂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儒道,教化之力,召天地之间英灵,封难以降服大魔!”

    平淡声音,蕴含着浩瀚坦荡中正之气,如滚滚惊雷,在天地间回响。

    大地之上,苍穹之下,无数道巨大身影出现,儒冠儒袍面容模糊,口中缓缓吟诵。

    每一个音节,都由虚幻凝聚为实体,形成一串串金色的文字,如有灵性般游荡卷动。彼此交织着,竟形成了一只竹卷模样,浩荡之气越发强盛,渐渐转化为,镇压天地万物的封禁气息!

    莫语眼眸虚眯,突然抬手,一拳轰出。

    这一拳,似星河倒转,令日月无光。

    便似所有一切,在这一拳下,都要毁灭。

    这种一种难以言喻的意境!

    嘭——

    一声惊天巨响,无数串金色文字,所形成的竹卷,蓦地一颤,随即轰然崩溃!

    所有镇压之力,尚未能触及到他的身体,便被生生撕碎。

    莫语一步踏出,肉身便似跨越了空间,自众人眼前突兀消失,然后突兀出现。

    抬手,按落!

    飘渺七窍喷血,身体爆退中,轰然粉碎。

    不过此刻,莫语眉头,反倒轻轻皱起。

    “啊!”一声凄厉嚎叫,地魂身躯剧烈颤抖起来,他面孔扭曲狰狞,显然正在承受极其可怕的痛苦。

    不过很快,地魂便恢复了平静,但当他抬起头时,面貌却快速变化,最终竟出现了飘渺的面孔。

    其气息,再度暴涨!

    这一刻,他虽仍未突破,但真实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第三步巅峰。

    “雨墨!老夫不愿与你为敌,只要今日,你罢手不再追究,过去之事便一笔勾销,如何?”

    飘渺缓缓开口,低沉声音中,流露出浓浓的忌惮。

    接连吞噬唐书安、地魂,动用了多年前,精心布置下的伏笔,他修为短时间内急剧暴涨。

    但即便如此,面对莫语,他心神之中,仍旧充斥着深深的不安。

    莫语没有回应,他做的,只是抬腿,一步向前踏落!

    飘渺眼眸一缩,瞬间做出反应,他身体爆退,与此同时抬手,向前狠狠一点。

    一只诡异的印记出现,像是有着强大的腐蚀力量,直接在空间中,腐蚀出一只黑洞。

    并且向外不断蔓延。

    咔嚓——

    脆响中,一只白骨手掌从中伸出,张开森森五指,向前一抓!

    莫语眉头微皱,生出一丝忌惮,不过他身影,却没有半点闪避。

    抬手,悍然轰出,与这白骨手掌,碰撞到一起。

    接触的瞬间,一股极致阴寒气息,直接钻入体内,欲要将他的身躯直接冻结,抹灭其生机。

    但只是一瞬,这股阴寒气息,便被莫语体内,那股融合到一起的力量,强行震碎。

    轰——

    白骨手掌碎,黑洞深处,隐约传来一声惊怒咆哮。

    “上界之仙……”

    阴寒气息疯狂暴涨,似是其中的某个存在,将要挣扎着强行降临!

    莫语眼眸一缩,没有任何犹豫,抬手在前一抹。

    空间中的黑洞,顿时震颤不稳,呼吸之后,彻底崩塌!

    噗——

    飘渺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煞白,更有无尽恐惧。他抬手一拍自己眉心,竟生生拘出了一团神光。

    璀璨耀眼,更蕴含着,难以浑厚之极的生机与力量波动。

    “以我修为生机献祭,召唤您的降临,救我!”

    嗡——

    苍穹上,一座祭坛虚影浮现,其上石柱林立,锁着或巨兽,或羽人,或佛陀的尸体。

    这是……亘古祭坛!

    莫语眉头蓦地皱紧,眼眸冰寒。

    他这一生,似乎都没能摆脱,与这祭坛之间的纠缠。

    自浴血平原开始,直到今日。

    但如今,他已不是,当初卑微如蝼蚁的小小修士。

    亘古祭坛又如何?

    即便它,也休想在他面前救走飘渺。

    “破!”

    一声咆哮,莫语抬手轰出,恐怖的力量波动,瞬间席卷整片天地。

    飘渺眼珠蓦地瞪大,露出无尽的难以置信。

    这股力量,不是第四步,但给他的感觉,却能够轻易抹杀,任何第四步下的存在。

    直到此时,他才终于明白了,莫语的可怕。

    但这世上,终归没有后悔药。

    嗡——

    亘古祭坛虚影震颤,爆发出亿万璀璨神光,与这一拳之力碰撞。

    转眼间,祭坛表面,无数裂纹快速浮现!

第1039章 禁忌存在    一股浩瀚的意志,毫无预兆,跨越了无尽的时空阻隔,降临在此。

    莫语脸色大变!

    与之相比,他的存在,就像是汪洋中的一只小船,随时都有可能被拍碎。

    但诡异的是,这股意志降临后,并未对他发起攻击,而是在转眼之间,便如潮水般退去。

    便似,它不惜损耗,降临到这里,便是为了,来看莫语一眼。

    亘古祭坛虚影,轰然崩溃。

    反噬的力量,随之爆发!

    飘渺惨叫一声,身躯快速变得苍老,其体内强悍的力量,便像是一只被捅破的气球,快速减少。

    几个呼吸后,“啪”的一声轻响,他失去所有水分的干瘪尸体,坠落到地面摔成粉碎。

    莫语眉头皱紧,看着亘古祭坛消失的地方,想到那道强大到难以想象的恐怖意志,神色越来越凝重。

    跨越时空,降临到混沌之域,更隐藏着入如此可怕的神念……这亘古祭坛,绝非他之前想象中的简单。

    此物,究竟来自于哪里?

    又是谁,建造了这一强大祭坛?

    许久后,莫语吐出口气,将心中翻滚念头压下,

    他转身,看向不远某处,淡淡道:“两位,隐藏到现在,也应该现身了吧。”

    声音落下,一切静寂无息。

    莫语眉头微皱,随即抬手,向前挥落。

    轰——

    空间猛地震颤,恐怖的力量冲击,呼啸而去。

    “哼!”

    冷哼中,两道身影出现。

    灵霄羽扇一扫,逼临的可怕力量,顿时被化解。

    但他神色,却极其凝重。

    这一拳,好强!

    混沌之域,何时又出现了,这样一名,达到禁忌层次的存在。

    禁忌,即恐怖与难以出现,每一名禁忌修士,都是这天地间,除却第四步外,最为可怕的存在。

    因为,他们有着,随意抹杀第三步的力量。

    甚至于,其中逆天的禁忌存在,可以与第四步一战!

    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灵霄本身,便是一名存活了无尽岁月的古老禁忌存在。

    莫语眉头一皱,“是你。”

    他锁定寻道子,眼眸中,杀机闪动。

    寻道子微微苦笑,“看来当日,与我一战时,你还做了极大的保留,否则老夫怕是早就死了。”

    他略一停顿,继续道:“今日之事与我无关,是灵霄道友,想要获取你手中的,那一枚钥匙。”

    莫语神色冰冷,“钥匙确实在我手中,想要,尽管来取就是。”

    声线平缓而出,却流淌着,强悍至极的自信。

    灵霄眼眸一阵收缩。

    莫语如此坦荡的承认,反倒让他忌惮无比,不敢冒然出手。

    沉吟几息,他一拱手,“这位道友,你既是禁忌存在,自然有资格,保管手中的钥匙。”

    灵霄转身,带起寻道子,一步迈出,突兀消失不见。

    这竟是,类似于空间挪移的大神通。

    此术于三界中施展不难,但在混沌之域,尤其是这神灵岛中,可以顺利施展,便足以证明其可怕。

    看向两人离去处,莫语眼眸眯紧,转身在此处扫过,身影一动呼啸远去。

    ……

    鑫欣瞪大了美眸,看向他的背影,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半点声音。

    雨墨大人,居然是这般传说中的存在……

    她明白,自己不可能,留得住他。

    鑫源、玉升道人对视一眼,无尽震撼中,更有着深深的惊惧。

    这一次神灵岛出现,绝对非同寻常,竟是连禁忌中的存在,都已经出现。

    马上离开!

    若是晚了,怕是想走,都走不掉。

    ……

    很快,莫语身影,已经远离了厮杀的区域。

    他突然停下,转过身,淡淡开口,“灵霄道友,你还不离开,难道真的想要,与本座一战?”

    声音在空中传来,没有任何回应。

    莫语眼眸一寒,恐怖的压迫气息,自他体内爆发。

    更伴随着,无尽的杀戮煞气!

    “道友不要误会!”灵霄身影突兀出现,寻道子却已不见,不知被他封印起来,还是丢到了其他地方。

    他双手摊开,示意并无恶意,诚恳道:“本座此来,是想要与道友商议一番,能否联手。毕竟,这一次神灵岛开启,已经吸引来太多强者,即便你我是禁忌中的存在,也未必可保万无一失。”

    莫语摇头,缓缓开口,“离开,或者战过一场。”

    灵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

    禁忌存在,本身便是天地规则允许之外的产物,任何一名拥有禁忌层次力量的修士,都无法长久的,动用这种突破极限的力量。

    所以,灵霄尾随而来,希望可以找到,莫语虚弱的时机。

    但他没有想到,莫语会如此的警觉,竟没有给他,半点拖延时间的机会。

    无法观察到莫语的虚实,灵霄不想冒险,可若是错过,他便再没有可能,得到这一把钥匙。

    眼中一阵隐情不定,灵霄突然开口,“这位道友,在下可以付出大代价,换取你手中那枚钥匙。否则的话,便休怪在下无礼了。”

    他神色一肃,强悍的气息,悍然破体而出。

    属于他的禁忌气息,竟让周边空间,如潮水般,不断律动起来。

    莫语心头冷笑!

    如果答应了这个要求,只怕才会下杀手吧。

    这灵霄,好深的城府!

    既然要战,那就战一场,虽然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但禁忌力量既然是空间的话,那应该足够。

    莫语一步踏出,自他落足之处,天地烘炉虚影出现,笼罩了方圆千里空间,直接将灵霄身影拉入其中!

    绝强的镇压力量,轰然爆发。

    所有的空间波动,在这一刻,彻底消失不见!

    “天地烘炉!”灵霄失声惊呼,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该死的,你参悟了混沌法则!”

    气急败坏低吼中,他双手直接变成银白色,向前狠狠一撕。

    天地烘炉内的空间,剧烈震颤起来,似要崩溃。

    而此刻,莫语已一拳轰出。

    嘭——

    强悍的力量,将灵霄身体,直接轰飞。

    若非一瞬间,他周边虚空略微扭曲,将这一拳力量抵消了大半,他这一具身躯,根本无法承受。

    口鼻间喷吐着鲜血,灵霄面庞狰狞,但面对完全克制他力量的天地烘炉,却根本无力反击。

    他抬手,欲要撕裂空间逃走,但根本不等成功,便会被莫语碾压性的一拳,直接轰飞出去。

    一连数次,他这一具肉身,已濒临崩溃的边缘。

    灵霄眼底涌出狠厉,蓦地咆哮,“是你逼我的!就算舍弃这具分身,本座也要你付出代价!”

    他抬手灵光闪过,一只锈铁钉出现在掌心,滔天凶煞之气,轰然爆发……这是,另外一枚钥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