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片雾气被撕碎,一群修士从中走出,为首赫然是凌霄与那天妖王!

    两人目光几乎同时,落到了药园围墙上,微微收缩,变得格外凝重。

    以两人的眼力,几乎同时,发现了这围墙的的可怕。

    硬闯的话,极难!

    天妖王微微侧首,“凌霄,你说的那处入口,可不可信?”

    “我麾下那修士,修为虽然普通,但禁阵一道却是极强。”凌霄胸有成竹,“况且,他之前已通过那入口,顺利进入过药园。”

    说话时,他目光扫过周边,很快便露出笑容。

    抬手一指,“就是这里。”

    天妖王抬头看来,这是一条较大的裂口,勉强可供一名修士进出,墙体断裂面释放出的丝丝灵光,交织着成了一张大网。

    凌霄拂袖一挥,一股大力冲出,将这大网直接撕碎。

    天妖王眼眸一亮,脚下一踏,但不等他冲出,便被凌霄拦住。

    “等一下,这是陷阱!”他微笑着,“你看,这网很快会再度出现,只有将第二次打开后,才能顺利的进入药园。”

    天妖王半信半疑,因为他有着天赋的危机感应,刚才打碎大网的瞬间,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可凌霄,应该没有骗他的必要……

    而且此刻,随着凌霄声音落下,果然那破碎的大网,再度恢复如初。

    天妖王眼眸微微一凝。

    看着好像一样,但这网,给他的感觉,却不是太好。

    “哈哈,天妖王放心,第二次凝聚出的大网,只要多加一些力量,就能够打破!”凌霄抬手,向前一指。

    裂缝间的大网,猛地向内鼓起,一条条禁制之力彼此摩擦,发出“嘣嘣”的声音,似乎下一瞬就会崩溃。

    但它……最终却完好无损,甚至于交织成网的禁制之力,变得更加粗壮了几分。

    天妖王心头,那份不好的预感更加浓重了几分,他脚下不着痕迹退后几步。

    凌霄脸色一沉,不过很快就掩饰的一笑,道:“看来是我太小觑了这禁制,再多加几分力量就好。”

    说着抬手,狠狠一撕。

    轰——

    大网猛地绷紧,甚至带动着墙体,都轻轻的震颤起来。

    天妖王头皮一麻,没有任何犹豫,脚下一踏身影呼啸后退。

    他反应已是极快,但此刻,却仍旧慢了一分。

    轰——

    无穷禁阵力量瞬间爆发,化为一只大手,将他与凌霄身影,尽数覆盖。

    “凌霄,你敢骗我!”天妖王惊怒咆哮。

    紧随在后的,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整个大地,都在剧烈颤抖!

    许久许久,疯狂喷涌的禁阵力量,缓缓沉寂。

    随着“啪”的一声轻响,面前这一截药园围墙,碎裂成了无数齑粉。

    飘飘洒洒。

    天妖王颤抖着身体,俊美的外表,已被熊熊怒火烧的彻底扭曲,眼珠充血变得猩红。

    他抬头,看着同样狼狈不堪的凌霄,声音冰冷的,像是从九幽地狱中发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是凌霄的算计,否则他不会自己动手。

    即便愤怒,天妖王却也没有失去理智。

    凌霄脸上笑容早已不见,也没有了那份,掌控一切的潇洒自如,此刻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咆哮。

    “该死的,是他,是他!”

    “是他做了手脚!”

    “啊啊啊!老夫一定要杀了你!”

    ……

    片刻后,等到凌霄、天妖王杀机腾腾带人冲入了药园,恢复平静的迷雾,再度泛起了波动。

    混沌大龟的身影,悄无声息滑出。

    它看着眼前的围墙,巨大眼眸中,露出一丝惊惧。

    好可怕的威能!

    刚才如果是它,只怕如今,已经被禁制的力量,生生轰杀。

    而刚才的两人,虽然狼狈,却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势,实力之强堪称恐怖!

    冥圣也是一脸严肃,显然心中,与它有些相同的念头。

    兴财目光左右一扫,突然嗤笑一声,“有什么好怕的,就算再强,也不过是两个没头脑的开路货!”

    他搓着双手,一脸兴奋,“现在路已经打开了,我们快进去吧!啧啧,药园啊,居然是一处药园啊,随便有点发现,咱们就要发达了!哇哈哈哈,这一次过来,真是明智的选择啊!”

    混沌大龟与冥圣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一丝苦笑。

    不过原本心中的一丝敬畏,在这猥琐老头的打诨中,已经彻底消散。

    而且……这个家伙,也不是想象中的一无是处,他隐藏气息的手段,居然精妙到,如此强悍的两人,都没能察觉到半点。

    “走,咱们出发!”

    兴财意气风发的挥手。

    自从摆脱了那个煞星,重获自由之后,他便感觉,自己的人生像是突然间发了光。

    无拘无束,潇洒万千!

    更何况,这种宝物遍地予取予夺的滋味……真是让人迷醉啊。

    ……

    莫语停下脚步,口鼻间轻轻喘息。

    一株葫芦藤,缠绕在几株粗壮古木间,阻拦住了他的去路。

    巨大的藤蔓间,挂着七颗葫芦,依次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每个都有一人大小。

    一旦靠近,这七个葫芦,就会喷涌出火焰,与本身相同,是一样的赤橙七色。

    单独的一种火焰,虽然强大,但以莫语如今的修为,虽然不能说可以无视。

    但想要抵挡,却也绝非难事。

    可这其中火焰,一旦融合后,威力便会以恐怖的方式,疯狂提升。

    此刻,足下的大地,因为恐怖高温,已经变成了一片流淌的岩浆。

    莫语立足于岩浆上,眉头紧皱。

    他继续前行,便不能避开这里,否则偏离出一线,最终抵达之处,便不知会是哪里。

    可要突破……

    难道要在这里,动用禁忌力量?

    莫语心思快速转动。

    就在他犹豫不定时,脑海之中,突然划过一条闪电。

    与火相关的神通,他也会一种,那是觉醒了血脉之力后,得到的盛世莲华(410章)!

    只因血脉力量弱小,这一神通威能,才会渐渐被他遗忘。

    莫语抬头,看着七色葫芦,想到那一朵,灿烂夺目的莲花,眼眸渐渐亮起。

    轰——

    一声低吼,那是他压抑沉寂了无尽岁月的血脉力量,所发出的咆哮。

    下一瞬,陡然传递出,一股炽烈的渴望!

    莫语抬腿,一步踏出。

    七只葫芦,几乎同时,爆发出恐怖火焰。

    一瞬间,将他身影淹没!

第1045章 天地有神名为火    七色火焰在燃烧!

    赤橙黄绿青蓝紫,交相映衬。

    恐怖高温,令空间扭曲,一片模糊不清。

    莫语如今,便在这火焰中!

    他双眼闭合,身体像是一只黑洞,跃动着的七色火焰,一旦碰触到他的身体,便会被直接吸收。

    进入体内,融入他的血脉!

    一股恐怖的气息,缓缓孕育。

    时间悄然流逝,突然间,葫芦藤微微颤抖,七只葫芦表面,各自浮现出一张模糊面孔。

    所有目光,都落到莫语身上,带着迷茫,但更多的是一丝不安。

    便似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某种威胁。

    毫无预兆,七只葫芦喷涌出的火焰,刹那间暴涨,驳杂在一起的七色火焰直接冲入苍穹。

    那可怕的高温,足以将一切焚化,甚至于让地面滚汤的岩浆,如水般开始蒸发减少,只留下一片虚无。

    便是在这高温下,七种火焰,开始了融合。

    不是简单的彼此混合到一起,而是真正的融合,彼此互相吸收填充,转变成另外一种火焰。

    渐渐地,七色消失,有的只是纯净的白。

    如此的纯粹,没有半点杂质。

    在这火焰中,莫语一身黑袍,醒目无比。

    突然间,他双目豁然睁开,在其左目深处,一只古老的符文若隐若现。

    吼——

    这是血脉在咆哮!

    白色的火焰,如滚滚长河之水,向他体内疯狂灌注。

    这已不是吸收,而更像是,赤裸裸的掠夺!

    七只葫芦表面的模糊面孔,同时露出惊恐之意,那瞪大的眼眸中,是一片难以置信。

    “火神一族!”

    凄厉尖叫中,整个葫芦藤剧烈挣扎起来,无数根系自地底抽出,竟是要直接逃离此地。

    但就在这时,一股气息突然自莫语体内散发,葫芦藤顿时一颤,居然无法再动弹半点。

    因为,这是火神的气息,为世间万火之源。

    亦为,万火克星!

    无尽的恐惧中,七只葫芦只能被动的承受,来自于莫语的掠夺。

    生长无数万年,方才培育出的本命火焰,疯狂涌入到他体内。

    融入到他的血脉……那恐怖的气息之中。

    使之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一个时辰后,葫芦藤开始干枯,大片大片枯黄中,无数叶子飘落。

    又过了一个时辰,整个葫芦藤生机断绝,就连地底深处的根系,都彻底死去。

    只剩下七只葫芦,还在苦苦支撑,它们表面的面孔,尽皆露出痛苦之意。

    第三个时辰过去。

    随着“啪”的一声,赤色葫芦爆开,化为一团红火,但这火焰却未消散,向内急剧收缩着,变成了一枚符文。

    晶莹剔透,便似精纯的火晶雕刻而成,表面流光溢彩,散发着无尽玄奥气息。

    一闪下,这符文直奔莫语而来,融入到他体内。

    而后,是橙色葫芦,黄色葫芦,绿色葫芦……依次变成符文,被莫语吸收。

    当紫色葫芦变成的符文,进入莫语体内后,他左目深处,那枚模糊的古老符文,瞬间变得清晰。

    那是一个“火”字。

    同样是在这一瞬,莫语右目之中,另外一只暗淡至极的符文,一闪即逝。

    快的甚至于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虽然形体完全不同,但这,同样也是一个“火”字。

    因远古天地间,万物分阴阳,相生相伴。

    火,亦有阳火、阴火之别。

    ……

    莫语身体一颤,灵魂深处,似有某种枷锁被破开。

    一道声音,在他意识中,轰然响起。

    如晨钟暮鼓,让他瞬间,明悟了许多。

    “天地之间,有神名火,其目分阴阳……”

    莫语下意识,抬起手指向前点落,口中喃喃,“盛世莲华。”

    一朵白莲,在他指前绽放,洁白无暇,带着无尽圣洁气息。

    但这份圣洁下,却流淌着近乎为实质的火焰,更隐藏着,那毁灭一切的恐怖!

    莫语意识突然清醒过来,他看着漂浮在空中的白莲,感受着与它之间的密切联系,眉宇间露出一丝震动。

    不过很快,这份震动便化为了笑容,自他嘴角开始,蔓延到整个面庞,最终化为扬天大笑。

    滚滚声浪,在这空中,不断的回响!

    在这笑声中,莫语拂袖一挥,洁白莲花呼啸飞出。

    他脚下一动,身影瞬间跟上。

    ……

    一颗古木伫立大地之上,它不知存活了多少岁月,庞大的树冠,似乎遮掩了整片苍穹。

    突然间,古木猛地一颤,在其树干最为粗壮处,浮现出一张苍老的面孔,此刻睁开眼,惊恐的看向远方。

    没有任何犹豫,地面突然破碎,一条条粗壮无比的根系破土而出,彼此交织到一起,变成七八条大腿,“轰”“轰”地面震颤中,快速向远方逃去。

    便在它离去后不久,一朵白莲,自前方呼啸而来。

    似乎凝聚了太久时间,它已渐渐变得不太稳固,经过此处时突然释放出一丝炙热气息,令空间骤然扭曲,在古木逃走后留下的深坑中,形成了一片大大的岩浆湖。

    ……

    一条小河,在地面逶迤流淌,蔚蓝色的河水向前奔流着,却诡异的没有半点声音。

    不过此刻,在这小河的某处,却出现了一个焦黑的豁口。

    距离近了,便能看得清楚,深深凹陷下去的河道中,落着几条鱼的焦黑骸骨。

    便像是,某个炙热的存在,在一瞬间,将河水蒸发,将河道斩断,将河中之鱼变成焦骨。

    可若有眼界高深之辈在此,便会发现,这河名蓝霜,其水冰寒无尽,超过万古寒冰无数,其中有鱼名寒鱼,百万低温下亦可安然存活。

    不过这一日,它们都被瞬间蒸发……斩断……变成焦骨!

    ……

    莫语停下身影,他已感觉到,越发无法操控前方的白莲。

    其内蕴含的恐怖力量,已经到了极限,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不过好在,他的行程,似乎也到了终点。

    目光的尽头,是一条绵延起伏的巨大山峦,而这山峦,通体为绿色。

    因为这是一条,由无数蔓藤生长交织在一起,形成的山脉!

    浓郁的生命气息,直冲天际。

    莫语眼中露出一丝期待,他抬手,向前一点。

    咻——

    白莲瞬间加速,像是一颗流星,跨过了空间,重重撞到这条蔓藤山脉山脉上!

    轰——

    无尽的火焰,在一瞬间爆发,冲入苍穹之上,带来彻底的绝灭。

    就像是有一颗太阳,于此处,爆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