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凌霄豁然抬头,目光锐利,似洞穿了空间。

    “好强的气息!”

    天妖王神色肃穆,缓缓道:“禁忌的力量……看来这片药园,比你我预料中的,更为恐怖。”

    他转身,目光微闪,“这道力量,是不是你口中,那人所有。”

    凌霄看来一眼,“天妖王无需试探,混沌法则、天地烘炉的气息,你比我清楚。若此人真的拥有,两种禁忌力量,我也不会再去招惹他。”

    “哼,本王只是确定一下,我可不愿不明不白,就招惹上大-麻烦!”天妖王神色冷淡,心头上,却微微松了口气。

    本来就是,禁忌力量罕见于世,哪里可能一人独有两种。

    不过小心一些,终归是好的。

    若非如此,当年族中兄弟众多,也不会只有他一个活到今日,成为威名赫赫的天妖王!

    凌霄没有就此多言,他微微皱眉,道:“药园中,居然出现了另外一名禁忌存在,看来此处已不再是秘密。你我还要加快一些速度了,以免横生枝节。”

    说话间,他掐动手指,眼中一阵精芒闪动。

    许久后,凌霄收手,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

    “这药园中,神灵岛的干涉更加强大,我只能隐约推算出,那人在这个方向。不过随着距离越近,推算的结果就会越来越清楚。”

    天妖王面无表情,“最好如此!”

    ……

    混沌大龟抬起头,一脸凝重。

    “好强!”

    它只是隐隐的,感受到了些许波动,但就是如此,便已经让它,心神为之颤栗!

    “禁忌的力量。”作为第三圣地长老,冥圣对此极为清楚,他眼中除了敬畏之外,便是深深的羡慕。

    禁忌的存在,即便是圣地,都要对其保持一定的尊敬。

    毕竟,在圣地自封,第四步不行于世的混沌之域,禁忌修士便是最强的存在。

    没有人可以压制他们!

    两人感叹许久,对这机缘无数的药园,欣喜之余不由心生忌惮,待转过头来却忍不住齐齐一怔。

    平日里最是嚣张,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兴财,此刻竟是一副严肃至极的模样,微微瞪大的眼珠,像是看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一刻,他心思疯狂的转动着,对两者的关注,根本没有半点察觉。

    “这股波动,怎么感到一丝熟悉,就像是……莫语那煞星!”

    “不可能,不可能!当日抓走他的那只大手,就是大爷我落进去,也绝没有逃走的可能。而且那架势,显然来者不善,煞星绝没有逃脱的机会,被蹂躏折磨至死,倒是最大的可能。”

    “更何况,莫语那煞星修为虽然极强,却绝对不可能,拥有这般禁忌力量。哼哼,一定是我太过紧张,感应错了。”

    念头转到这里,兴财长长吐出口气,却又立马生出了一丝尴尬。

    都已经脱离了那煞星的魔掌这么久了,居然还是一点风吹草动就吓得,实在是够丢人啊!

    兴财轻咳一声,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平静,“看神马啊?没看过思考者吗?哼!不知道神马跟思考者是什么,自己想去!”

    他傲娇的一甩头,赳赳昂昂向前走去。

    怕什么!

    怕毛啊!

    现在,就算那煞星回来了又怎样?

    哼哼哼!

    正好把他抢了,再把他拘禁在身边,一天天狠狠的折磨、摧残!

    想到激动之处,兴财脸上一片兴奋,直想要扬天长嚎。

    唉……可惜那煞星再也回不来了……

    实在有些淡淡的忧桑啊。

    ……

    呼吸着鼻端焦糊的空气,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干燥狂风,莫语神色震撼。

    虽然已经感受到了,威能提升后盛世莲华蕴含的强大力量,但真正目睹了它所造成的结果,仍旧心神震动。

    视线中,蔓藤组成的山脉,被生生炸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无数灰烬洒落,使得地面漆黑一片。

    白色的火舌,仍旧沿着豁口,向外不断蔓延着,哪怕因为无数蔓藤爆发出的绿光,而不断减少,但要等到彻底的熄灭,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这种威力……

    “禁忌力量。”莫语缓缓开口,眼眸变得格外明亮。

    没错,能够造成如此恐怖的效果,盛世莲华爆发出的毁灭能力,绝对是禁忌层次。

    与天地烘炉下体内融合的力量比较,它属于瞬间爆发的一种,其伤害无疑会更强。

    即便以天地烘炉级别的肉身,莫语也没有把握,可以在这般程度的轰击下,全身而退。

    至于其他修士,他有十足的把握,只要被卷入其中,哪怕禁忌存在,也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没有想到,吸收七只葫芦之后,盛世莲华的威能,居然晋升到了禁忌的层次。”莫语露出沉吟之色,他想起了,之前葫芦藤的尖叫。

    火神血脉!

    这是流淌在他身体内的血脉之力吗?

    莫语面庞微黯。

    如今,他已不知晓,自己真正的身份。

    火神血脉,或许只是这具身躯,而并非是他的。

    但这,必然会成为帮助他,找到真相的一个线索。

    抬起头,莫语神色已归于平静,流露出坚定。

    “快了。溯魂轮回草就在这里,只要得到它,我就能观察灵魂中,所有隐藏的记忆。到时,所有的谜团,都能够被解开。”

    唰——

    一步迈出,莫语呼啸前行。

    咻——

    咻——

    无数蔓藤射来,向他身体卷去。

    但在遭受盛世莲华的重创后,它们能够爆发出的威能,已经削弱到了极致,无法再对莫语造成麻烦。

    尚未触及到他的身体,便被无形的恐怖气机,直接绞成粉碎!

    一转眼,莫语便飞过了这条蔓藤山脉的阻挡,进入到它后面,一座巨大的谷地。

    在这谷地的中央,不知多少岁月之前,被人堆砌了一只简陋的石台。

    四方形,约七八丈长。

    目光越过这石台,就能看到,其中那只古泉。

    水面清澈,随着一阵微风,掀起了道道微澜。

    莫语神色凝重,目光缓缓扫过,终于在古泉一角,石台的夹缝中,发现了一株墨绿色的青草。

    说是青草,其实外形更像是青苔,紧贴在石头表面,若非细细寻找,只怕就会忽略过去。

    莫语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找到了!

第1047章 第四步的焦木    溯魂轮回草!

    它就在那儿。

    触手可及!

    莫语脚下一动,但很快便深吸口气,将心底迫切压下,目光在周边缓缓扫过。

    当初,兔子首领提及此处时,有着深深的恐惧,再加上这一路行来的遭遇,都足以表明,此处必定不凡!

    这平静下,只怕另有凶险。

    不过此刻,任凭如何感应,莫语都没能,察觉到不妥之处。

    他眉头一皱,略微思索,脚下突然一步迈出。

    第一步落,周边安静如初。

    第二步后,依旧平静无奇。

    第三步。

    呼——

    空中突然起了风。

    这风,并不温和轻柔,反而带着,一股浓烈的灼烧味道。

    焦糊而干燥。

    像是一块,在火焰中,焚烧了无数万年的石头。

    从里到外,每一寸,都散发着浓重的火焰气息。

    莫语豁然停住,抬起头,看向古泉。

    它平静的表面,突然翻涌起来,泉水温度渐渐变高,就像是某个炙热无比的东西,正要从中升起。

    泉水越来越热,最终竟然沸腾!

    咕嘟——

    咕嘟——

    空气中,那份灼烧的味道,越来越重。

    甚至于,让莫语面庞发烫,感觉到一阵疼痛。

    他神色,此刻变得极其凝重。

    过了几息,莫语眼眸突然收缩,只见一截焦木,自泉水中一点点的升起。

    它看着无奇,就像是一根,在火中没有完全烧透的木头,表面焦黑一片,布满了无数条裂纹。

    但这焦木中,却散发着,恐怖至极的温度!

    此刻随着它的出现,便像是凭空多了一只活跃的火山,使得空气炙热的似是要燃烧起来。

    大地直接龟裂,露出无数条裂纹,甚至于那编织成山脉的蔓藤,都在快速变成枯黄,大片大片死去。

    莫语心头惊骇,像是置身于火海,但那份恐怖的炙热,却又给他一份熟悉的感觉。

    心-脏自然加速,推动着血液,在血管中奔腾流淌,发出一声声似敬畏、似欢喜的低吼。

    就在这时,一声低沉的咆哮,陡然在他心中响起,“火神血脉!”

    这声音,如无数惊雷平地炸响,带着无尽的暴虐,杀意滔天。

    莫语心-脏猛地收缩,但此刻不等他做出半点反应,一股恐怖力量,直接将他包裹。

    没有任何犹豫,他豁然抬头,体内一声嗡鸣,天地烘炉虚影浮现,所有力量瞬间融合。

    变成唯一的一道禁忌力量!

    不过此刻,不等莫语爆发,震碎压制的恐怖力量,这股力量突然一紧,便让他胸口一闷,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第四步!

    莫语眼中露出惊骇。

    更有着,一丝深深的不甘。

    他哪里能够想到,在此处,竟然隐藏着,一位第四步至尊。

    而且对他,有着如此炽烈的杀意。

    根本无法反抗!

    即便他,拥有着禁忌力量。

    此刻,只需要轻轻一碾,就能够让莫语,粉身碎骨。

    这是第四步无疑,更隐隐给他一种,比较第四步,更为恐怖的感觉。

    “咦?”那杀机无尽的声音,突然发出一声轻咦,似乎发现了,某种让他感到惊讶的事情。

    很快,竟是笑了起来。

    “哈哈!有意思,实在有意思,居然还有这种事。小家伙,看来你体内的火神血脉,有些不太对。”

    虽是笑着,但那股力量却没有算去,似是在考虑着,是否要将他抹杀。

    莫语敏锐的察觉到了,必死之局中的一线生机,不过此刻他非但没有开口,反而闭上了眼。

    因为不知道究竟为何,说得多,便有可能错的多。

    况且,如此恐怖的存在,其心智何其坚定,他也不认为,自己能有将之说服的能力。

    既如此,不如沉默。

    时间一息息过去,莫语闭着眼,体内融合的力量,也已散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到,一道压迫性的视线,落到了脸上。

    戏谑的声音,随即响起,“你个小家伙,倒是有几分胆量,不过胆量并不能保命。”

    略一停顿,声音变得淡漠,“说,你来这里,究竟为了什么?”

    莫语睁开眼,看着空中,漂浮着的那根焦木,心中暗暗感叹。

    果然是它!

    只是一根焦木,居然就有如此威能,若非亲眼目睹,实在难以想象。

    若它是完好时呢?

    莫语吸一口气,恭谨开口,“晚辈来,是想要取这溯源轮回草。”

    焦木声音平淡,“继续。”

    莫语目光微闪,沉吟了许久,眼中露出一抹痛楚,声线缓缓而出。

    “很早之前,晚辈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生灵,与周边所有人一样,只是没有了亲人。后来,晚辈因为机缘,踏上修行之路,越走越远,渐渐解开了心中一些谜团。可当我已渐渐认定了自己的身世后,却因为地狱一界黄泉之行,而彻底的被推翻。”

    他眼中,那份痛楚愈浓,声音却更加平静,像是叙述着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平淡不起波澜。

    “在黄泉倒影中,我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一具尸,一只亡魂,他们与我纠缠在一起,狰狞而诡异。那之后,我沉于黄泉中,数百年后,于极死中获得一缕生机,最终将一切融合,成为全新的我。”

    “但我,仍旧想要知道,我究竟是什么?是一个生灵,还是被不知何处的存在,炼成了这副模样。”

    “所以,我来寻找溯魂轮回草,希望借助它的力量,可以跳出轮回外,静静观看灵魂中,所有的记忆……那些或许并不存在,或许存在而又被人抹去的记忆。因为我想要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平淡的叙述,以一句“自己究竟是谁”而落下。

    莫语心中,突然平静下去,再无恐惧。

    毕竟,已经历了这么多,承受了世人难以想象的迷茫与痛苦。

    与之相比,死亡似乎,也不是如何的恐怖。

    焦木沉默。

    许久后,它发出一声轻笑,越来越重,最终变成了狂笑!

    这笑声莫语听着刺耳,更能感受到,其中隐藏极深的恶意与嘲讽。

    不过他仍旧沉默着。

    “哈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这是老夫我,存活了亿万岁月来,听到的最后趣的事情!”

    “你想知道自己是谁,你想要溯魂轮回草?好,老夫便成全你,我也要看一看,你身上究竟隐藏了什么!”

    唰——

    焦木瞬间逼临,触及到莫语眉心,居然便这样,一点点融入其中。

    下一瞬,紧贴在石头上的溯魂轮回草直接飞来,化为点点光芒,将他身影笼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