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溯魂轮回草!

    它就在那儿。

    触手可及!

    莫语脚下一动,但很快便深吸口气,将心底迫切压下,目光在周边缓缓扫过。

    当初,兔子首领提及此处时,有着深深的恐惧,再加上这一路行来的遭遇,都足以表明,此处必定不凡!

    这平静下,只怕另有凶险。

    不过此刻,任凭如何感应,莫语都没能,察觉到不妥之处。

    他眉头一皱,略微思索,脚下突然一步迈出。

    第一步落,周边安静如初。

    第二步后,依旧平静无奇。

    第三步。

    呼——

    空中突然起了风。

    这风,并不温和轻柔,反而带着,一股浓烈的灼烧味道。

    焦糊而干燥。

    像是一块,在火焰中,焚烧了无数万年的石头。

    从里到外,每一寸,都散发着浓重的火焰气息。

    莫语豁然停住,抬起头,看向古泉。

    它平静的表面,突然翻涌起来,泉水温度渐渐变高,就像是某个炙热无比的东西,正要从中升起。

    泉水越来越热,最终竟然沸腾!

    咕嘟——

    咕嘟——

    空气中,那份灼烧的味道,越来越重。

    甚至于,让莫语面庞发烫,感觉到一阵疼痛。

    他神色,此刻变得极其凝重。

    过了几息,莫语眼眸突然收缩,只见一截焦木,自泉水中一点点的升起。

    它看着无奇,就像是一根,在火中没有完全烧透的木头,表面焦黑一片,布满了无数条裂纹。

    但这焦木中,却散发着,恐怖至极的温度!

    此刻随着它的出现,便像是凭空多了一只活跃的火山,使得空气炙热的似是要燃烧起来。

    大地直接龟裂,露出无数条裂纹,甚至于那编织成山脉的蔓藤,都在快速变成枯黄,大片大片死去。

    莫语心头惊骇,像是置身于火海,但那份恐怖的炙热,却又给他一份熟悉的感觉。

    心-脏自然加速,推动着血液,在血管中奔腾流淌,发出一声声似敬畏、似欢喜的低吼。

    就在这时,一声低沉的咆哮,陡然在他心中响起,“火神血脉!”

    这声音,如无数惊雷平地炸响,带着无尽的暴虐,杀意滔天。

    莫语心-脏猛地收缩,但此刻不等他做出半点反应,一股恐怖力量,直接将他包裹。

    没有任何犹豫,他豁然抬头,体内一声嗡鸣,天地烘炉虚影浮现,所有力量瞬间融合。

    变成唯一的一道禁忌力量!

    不过此刻,不等莫语爆发,震碎压制的恐怖力量,这股力量突然一紧,便让他胸口一闷,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第四步!

    莫语眼中露出惊骇。

    更有着,一丝深深的不甘。

    他哪里能够想到,在此处,竟然隐藏着,一位第四步至尊。

    而且对他,有着如此炽烈的杀意。

    根本无法反抗!

    即便他,拥有着禁忌力量。

    此刻,只需要轻轻一碾,就能够让莫语,粉身碎骨。

    这是第四步无疑,更隐隐给他一种,比较第四步,更为恐怖的感觉。

    “咦?”那杀机无尽的声音,突然发出一声轻咦,似乎发现了,某种让他感到惊讶的事情。

    很快,竟是笑了起来。

    “哈哈!有意思,实在有意思,居然还有这种事。小家伙,看来你体内的火神血脉,有些不太对。”

    虽是笑着,但那股力量却没有算去,似是在考虑着,是否要将他抹杀。

    莫语敏锐的察觉到了,必死之局中的一线生机,不过此刻他非但没有开口,反而闭上了眼。

    因为不知道究竟为何,说得多,便有可能错的多。

    况且,如此恐怖的存在,其心智何其坚定,他也不认为,自己能有将之说服的能力。

    既如此,不如沉默。

    时间一息息过去,莫语闭着眼,体内融合的力量,也已散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到,一道压迫性的视线,落到了脸上。

    戏谑的声音,随即响起,“你个小家伙,倒是有几分胆量,不过胆量并不能保命。”

    略一停顿,声音变得淡漠,“说,你来这里,究竟为了什么?”

    莫语睁开眼,看着空中,漂浮着的那根焦木,心中暗暗感叹。

    果然是它!

    只是一根焦木,居然就有如此威能,若非亲眼目睹,实在难以想象。

    若它是完好时呢?

    莫语吸一口气,恭谨开口,“晚辈来,是想要取这溯源轮回草。”

    焦木声音平淡,“继续。”

    莫语目光微闪,沉吟了许久,眼中露出一抹痛楚,声线缓缓而出。

    “很早之前,晚辈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生灵,与周边所有人一样,只是没有了亲人。后来,晚辈因为机缘,踏上修行之路,越走越远,渐渐解开了心中一些谜团。可当我已渐渐认定了自己的身世后,却因为地狱一界黄泉之行,而彻底的被推翻。”

    他眼中,那份痛楚愈浓,声音却更加平静,像是叙述着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平淡不起波澜。

    “在黄泉倒影中,我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一具尸,一只亡魂,他们与我纠缠在一起,狰狞而诡异。那之后,我沉于黄泉中,数百年后,于极死中获得一缕生机,最终将一切融合,成为全新的我。”

    “但我,仍旧想要知道,我究竟是什么?是一个生灵,还是被不知何处的存在,炼成了这副模样。”

    “所以,我来寻找溯魂轮回草,希望借助它的力量,可以跳出轮回外,静静观看灵魂中,所有的记忆……那些或许并不存在,或许存在而又被人抹去的记忆。因为我想要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平淡的叙述,以一句“自己究竟是谁”而落下。

    莫语心中,突然平静下去,再无恐惧。

    毕竟,已经历了这么多,承受了世人难以想象的迷茫与痛苦。

    与之相比,死亡似乎,也不是如何的恐怖。

    焦木沉默。

    许久后,它发出一声轻笑,越来越重,最终变成了狂笑!

    这笑声莫语听着刺耳,更能感受到,其中隐藏极深的恶意与嘲讽。

    不过他仍旧沉默着。

    “哈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这是老夫我,存活了亿万岁月来,听到的最后趣的事情!”

    “你想知道自己是谁,你想要溯魂轮回草?好,老夫便成全你,我也要看一看,你身上究竟隐藏了什么!”

    唰——

    焦木瞬间逼临,触及到莫语眉心,居然便这样,一点点融入其中。

    下一瞬,紧贴在石头上的溯魂轮回草直接飞来,化为点点光芒,将他身影笼罩。

第1048章 灵魂的记忆    莫语心神一震,来不及思考,焦木为何这样做,一股强大的吸力,突然爆发。

    拉扯住他的魂,瞬间脱离身躯,进入一处,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空间。

    一座巨大的转轮,凭空存在于虚无,表面之上,布满了无数符文。

    闪动着,难以理解的奥秘,散发出那属于,轮回的气息!

    而在这转轮中央,盘膝坐着一道身影,黑衣黑发,赫然是他自己。

    莫语眼眸一凝,瞬间便已明白,这是他的魂。

    溯魂轮回草的作用,已经出现。

    轰——

    巨大的转轮,这一刻,缓缓转动。

    莫语突然瞪大了眼,其眼眸表面,无数影像疯狂闪过。

    那是他这一生,所曾经历过的,所有的事情。

    ……

    国度虚影降临,随着胸膛之中,一声低沉厚重的嗡鸣,一只四脚大炉虚影出现,表面齐聚日月山河虚影。

    这是他踏入第三步,开了天地烘炉,成为禁忌存在。

    体内所有的力量,打破了虚与实的界限,开始融合。

    ……

    密室中,莫语扬天狂笑,脸上尽是喜悦。

    这是他吸收了不死草的力量,成就不死之身。

    不过在这一份记忆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就是空白,没有任何内容,就好似根本不存在。

    但在魂的记录中,这片空白,是真实的存在。

    只是其中的内容,已被抹去。

    焦木一声低呼,似是有些震动,迟疑了许久,终是选择了沉默。

    ……

    地狱中,黄泉奔淌,河面却诡异的,平整如镜面。

    莫语站在河边,正低头,看着河中的倒影。

    他身躯呈阴青之色,缠绕滔天死气,赫然是一尸。

    这尸体内,一大一小两魂纠缠在一起。

    一为生魂,一为亡魂。

    这是黄泉边,莫语发现了,生命中最大的嘲讽。

    而后沉入黄泉底,经五百年,于极死之处重生。

    成为,古道之灵,获得古道之身。

    ……

    永暗星域,莫语迈步而行,埋葬了铁匠铺中,一男一女两具骸骨。

    他认为自己寻找到了,第一个族灭的仇人,是那刀帝,纵横归一。

    ……

    那一年,放逐星海,莫语在它极深处,寻到了一名老者的尸体。

    并通过它的指引,开启了自己,所谓不可避免的命运。

    成为列鼎第八位。

    ……

    那一年,位界陨石上,莫语以肉身为祭坛,点燃神火。

    他,踏入神境。

    ……

    那一年,蛮荒圣宗大战,斩杀神将投影。

    ……

    那一年,祭坛之巅,看着水晶棺中的女子,他许下了并未完成的承诺。

    ……

    那一年,峭壁之上,他一手持匕,大口咬着青苔,眼中燃着永不放弃的火焰。

    ……

    ……

    无数的画面流转,等同于重新走过了,莫语的一生。

    焦木沉默着,似也对他一声的经历,而感到了震动。

    那无数劫难,足以让人无数次粉身碎骨,但他却一次次活了下来。

    迎难而上,越来越强。

    但莫语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有的只是一片平静。

    重新翻看一生,当年的许多选择,如今看来,多有冲动、盲目之处。

    但他并不后悔。

    因为人生,本就是一场,不可能重新来过的旅程。

    无论对错,都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

    终于,画面中,出现了一片飘雪。

    那一年,他背着莫良,昏死在城门口。

    遇到一位瞎眼的婆婆,遇到了段芝青。

    ……

    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肥沃的土地,养育着一个个的村庄。

    那天,兽潮席卷而来,毁灭一切。

    也埋葬了,莫语短暂而温馨的家。

    ……

    记忆继续向前。

    出现了那个他很少愿意响起的人奴场。

    没有人性,有的只有食物,以及存活。

    一个瞎了一只眼的凶恶汉子,捂着脖子倒在地面,口中“嚯嚯”的发不出声音,大股大股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大地,散发出让人作呕的血腥气。

    不远处,小男孩一手紧抓着磨得发光的铁片,一边大口大口吞咽着染了血的满头。

    铁笼外,围绕的重任,一片哄笑。

    ……

    再往前。

    一个全身赤裸的婴儿,躺在地面。

    张口大声哭着,哭声在风中,远远传开。

    而这,就是灵魂之中,所有记忆的尽头。

    ……

    莫语眉头突然皱紧。

    这不是他要的结果!

    他抬头,看着虚空中的转轮,此物震颤着,似乎还能够转动,却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强行镇压。

    一声嗤笑,此刻突然响起,“看来,你魂中,果然封印了不少。便让我撕开看看,究竟隐藏了什么!”

    焦木冷漠的声音尚未落下,莫语口中,便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咆哮,感觉脑袋像是被一斧头,狠狠劈开。

    咔嚓——

    一声轻响,震颤的转轮,此刻再度缓缓转动。

    轰——

    从未出现过的记忆,自莫语魂中,轰然涌出。

    ……

    天地间一片黑暗。

    冰凉,死寂。

    突然间,一道雷光划过亿万空间。

    轰然降临。

    它重重轰击到大地之上,却诡异的,没有造成半点破坏。

    反而凝聚着力量,最终变成一颗雷珠。

    渐渐的,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这雷珠中出现。

    当最后一丝雷光敛去,他突然睁开眼,“哇”的哭出声来。

    ……

    莫语承受的痛苦越发厉害,但他所有精神,同样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集中。

    视线倏地开始转变,沿着雷光落下的轨迹,不断的回演。

    最终寻找到,它出现的地方。

    那是一座巨大的祭坛,古老无比,带着浓郁的岁月气息。

    这祭坛上,盘膝坐着一道身影,低垂着头,身体干瘪像是一具干尸。

    没有半点气息。

    但就在莫语目光落下的一瞬,这身影突然抬头,露出乱发下,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眸。

    只是一眼,便似要魂裂魂灭!

    莫语所有意识,都要被抹去。

    “哼!”焦木重重冷哼,不知它使了什么手段,画面流转骤然加速,直接越过了这一段。

    继续向前。

    ……

    很快,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颗巨大的星辰。

    即便在辽阔无垠的星域,都给人极大的压迫,足可知它大到了何种地步。

    视线快速拉近,最终落到这星辰上,一处奢华庭院。

    无数仆人步履匆匆,脸上带着焦急。

    一声声女子的痛呼,从房中传来。

    长廊拐角处,一名男子负手而立,只是一个侧影,让人看不真切。

    突然间,“哇”的一声哭泣,从房中传出。

    一名婢女狂喜冲出,高声道:“恭喜大人,是个小少爷!”

    这一刻,男子突然动了,他毫无预兆抬手。

    一股寂灭意,瞬间席卷,将这偌大庭院中,所有生灵抹灭。

    看不清他的举动,身影便已出现在门前,一步迈入。

    “你要做什么?放下他,放下我的孩子!”

    “不要!他也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女子惊恐、愤怒的尖叫中,莫语眼前一黑,下一瞬,他感觉一只冰冷的手掌,握住他的脖子,随即用力一扭。

    咔嚓——

    他的意识,顿时开始消散。

    不过这一刻,莫语努力睁开了眼,模糊看到了他的手掌。

    这手上,有第六指!

    便在他睁眼的一瞬,男子模糊的面孔似是一变,随即重重冷哼。

    “是谁?竟敢窥视本座存在的记忆!”

    轰——

    恐怖冲击轰然爆发,莫语闷哼一声,意识幻化所成的身躯,顿时裂开几近崩溃。

    下一瞬,画面流转再度加速,瞬间将这一段略过。

    只是耳边,隐约间,听到了焦木倒吸冷气之声。

    似乎,它已发现了什么。

    ……

    唰——

    画面在不断的升高,向上,一直向上。

    似要冲击到那,至高的地方。

    俯瞰下去,是一片辽阔至极的迷雾。

    翻滚之中,其内三团星云,格外的璀璨。

    莫语忍受着痛苦,突然感到一股熟悉。

    因为这迷雾,正是混沌,三团星云,则分别是玄幻、阿鼻、圣魔三界。

    甚至于,还能在混沌极深处,寻找到,混沌之域的存在。

    以及那最边缘处,一座孤岛。

    如果没有意外,那里应该就是,荒古之地!

    或者说,是兽神领域!

    此刻不断的提升,难道说,只要脱离这一片大世界?

    莫语心头巨震。

    就在他转过这念头的瞬间,眼前景象瞬间大变,不再是无尽的虚无,而是一片雷霆闪电。

    狂风呼啸,电闪雷鸣,洒落下无尽的毁灭气机。

    这其中,任何一股风,一道雷,都足以将如今的莫语,直接抹杀为虚无。

    不过这一刻,却像是敬畏着什么,根本不敢阻拦半点,任凭他呼啸而过。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一天,或许一年。

    当狂风暴雷消散时,莫语身影,出现在另外一座祭坛上。

    这祭坛外形,与他之前所见的一座,有许多相似之处,却要更加的古老,更加的强大。

    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让人颤栗的气息。

    “往生祭坛!”

    焦木失声低吼,似乎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事情。

    没有任何犹豫,它直接收回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莫语眼前的画面,顿时开始崩溃。

    不过就在这一瞬,一声冷哼,突然传入到他耳中。

    “窥探仙界,死!”

    轰——

    莫语意识幻化的身体直接炸裂,耳边似是听到了,焦木的痛苦咆哮。

    下一瞬,陷入黑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