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莫语心神一震,来不及思考,焦木为何这样做,一股强大的吸力,突然爆发。

    拉扯住他的魂,瞬间脱离身躯,进入一处,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空间。

    一座巨大的转轮,凭空存在于虚无,表面之上,布满了无数符文。

    闪动着,难以理解的奥秘,散发出那属于,轮回的气息!

    而在这转轮中央,盘膝坐着一道身影,黑衣黑发,赫然是他自己。

    莫语眼眸一凝,瞬间便已明白,这是他的魂。

    溯魂轮回草的作用,已经出现。

    轰——

    巨大的转轮,这一刻,缓缓转动。

    莫语突然瞪大了眼,其眼眸表面,无数影像疯狂闪过。

    那是他这一生,所曾经历过的,所有的事情。

    ……

    国度虚影降临,随着胸膛之中,一声低沉厚重的嗡鸣,一只四脚大炉虚影出现,表面齐聚日月山河虚影。

    这是他踏入第三步,开了天地烘炉,成为禁忌存在。

    体内所有的力量,打破了虚与实的界限,开始融合。

    ……

    密室中,莫语扬天狂笑,脸上尽是喜悦。

    这是他吸收了不死草的力量,成就不死之身。

    不过在这一份记忆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就是空白,没有任何内容,就好似根本不存在。

    但在魂的记录中,这片空白,是真实的存在。

    只是其中的内容,已被抹去。

    焦木一声低呼,似是有些震动,迟疑了许久,终是选择了沉默。

    ……

    地狱中,黄泉奔淌,河面却诡异的,平整如镜面。

    莫语站在河边,正低头,看着河中的倒影。

    他身躯呈阴青之色,缠绕滔天死气,赫然是一尸。

    这尸体内,一大一小两魂纠缠在一起。

    一为生魂,一为亡魂。

    这是黄泉边,莫语发现了,生命中最大的嘲讽。

    而后沉入黄泉底,经五百年,于极死之处重生。

    成为,古道之灵,获得古道之身。

    ……

    永暗星域,莫语迈步而行,埋葬了铁匠铺中,一男一女两具骸骨。

    他认为自己寻找到了,第一个族灭的仇人,是那刀帝,纵横归一。

    ……

    那一年,放逐星海,莫语在它极深处,寻到了一名老者的尸体。

    并通过它的指引,开启了自己,所谓不可避免的命运。

    成为列鼎第八位。

    ……

    那一年,位界陨石上,莫语以肉身为祭坛,点燃神火。

    他,踏入神境。

    ……

    那一年,蛮荒圣宗大战,斩杀神将投影。

    ……

    那一年,祭坛之巅,看着水晶棺中的女子,他许下了并未完成的承诺。

    ……

    那一年,峭壁之上,他一手持匕,大口咬着青苔,眼中燃着永不放弃的火焰。

    ……

    ……

    无数的画面流转,等同于重新走过了,莫语的一生。

    焦木沉默着,似也对他一声的经历,而感到了震动。

    那无数劫难,足以让人无数次粉身碎骨,但他却一次次活了下来。

    迎难而上,越来越强。

    但莫语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有的只是一片平静。

    重新翻看一生,当年的许多选择,如今看来,多有冲动、盲目之处。

    但他并不后悔。

    因为人生,本就是一场,不可能重新来过的旅程。

    无论对错,都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

    终于,画面中,出现了一片飘雪。

    那一年,他背着莫良,昏死在城门口。

    遇到一位瞎眼的婆婆,遇到了段芝青。

    ……

    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肥沃的土地,养育着一个个的村庄。

    那天,兽潮席卷而来,毁灭一切。

    也埋葬了,莫语短暂而温馨的家。

    ……

    记忆继续向前。

    出现了那个他很少愿意响起的人奴场。

    没有人性,有的只有食物,以及存活。

    一个瞎了一只眼的凶恶汉子,捂着脖子倒在地面,口中“嚯嚯”的发不出声音,大股大股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大地,散发出让人作呕的血腥气。

    不远处,小男孩一手紧抓着磨得发光的铁片,一边大口大口吞咽着染了血的满头。

    铁笼外,围绕的重任,一片哄笑。

    ……

    再往前。

    一个全身赤裸的婴儿,躺在地面。

    张口大声哭着,哭声在风中,远远传开。

    而这,就是灵魂之中,所有记忆的尽头。

    ……

    莫语眉头突然皱紧。

    这不是他要的结果!

    他抬头,看着虚空中的转轮,此物震颤着,似乎还能够转动,却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强行镇压。

    一声嗤笑,此刻突然响起,“看来,你魂中,果然封印了不少。便让我撕开看看,究竟隐藏了什么!”

    焦木冷漠的声音尚未落下,莫语口中,便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咆哮,感觉脑袋像是被一斧头,狠狠劈开。

    咔嚓——

    一声轻响,震颤的转轮,此刻再度缓缓转动。

    轰——

    从未出现过的记忆,自莫语魂中,轰然涌出。

    ……

    天地间一片黑暗。

    冰凉,死寂。

    突然间,一道雷光划过亿万空间。

    轰然降临。

    它重重轰击到大地之上,却诡异的,没有造成半点破坏。

    反而凝聚着力量,最终变成一颗雷珠。

    渐渐的,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这雷珠中出现。

    当最后一丝雷光敛去,他突然睁开眼,“哇”的哭出声来。

    ……

    莫语承受的痛苦越发厉害,但他所有精神,同样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集中。

    视线倏地开始转变,沿着雷光落下的轨迹,不断的回演。

    最终寻找到,它出现的地方。

    那是一座巨大的祭坛,古老无比,带着浓郁的岁月气息。

    这祭坛上,盘膝坐着一道身影,低垂着头,身体干瘪像是一具干尸。

    没有半点气息。

    但就在莫语目光落下的一瞬,这身影突然抬头,露出乱发下,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眸。

    只是一眼,便似要魂裂魂灭!

    莫语所有意识,都要被抹去。

    “哼!”焦木重重冷哼,不知它使了什么手段,画面流转骤然加速,直接越过了这一段。

    继续向前。

    ……

    很快,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颗巨大的星辰。

    即便在辽阔无垠的星域,都给人极大的压迫,足可知它大到了何种地步。

    视线快速拉近,最终落到这星辰上,一处奢华庭院。

    无数仆人步履匆匆,脸上带着焦急。

    一声声女子的痛呼,从房中传来。

    长廊拐角处,一名男子负手而立,只是一个侧影,让人看不真切。

    突然间,“哇”的一声哭泣,从房中传出。

    一名婢女狂喜冲出,高声道:“恭喜大人,是个小少爷!”

    这一刻,男子突然动了,他毫无预兆抬手。

    一股寂灭意,瞬间席卷,将这偌大庭院中,所有生灵抹灭。

    看不清他的举动,身影便已出现在门前,一步迈入。

    “你要做什么?放下他,放下我的孩子!”

    “不要!他也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女子惊恐、愤怒的尖叫中,莫语眼前一黑,下一瞬,他感觉一只冰冷的手掌,握住他的脖子,随即用力一扭。

    咔嚓——

    他的意识,顿时开始消散。

    不过这一刻,莫语努力睁开了眼,模糊看到了他的手掌。

    这手上,有第六指!

    便在他睁眼的一瞬,男子模糊的面孔似是一变,随即重重冷哼。

    “是谁?竟敢窥视本座存在的记忆!”

    轰——

    恐怖冲击轰然爆发,莫语闷哼一声,意识幻化所成的身躯,顿时裂开几近崩溃。

    下一瞬,画面流转再度加速,瞬间将这一段略过。

    只是耳边,隐约间,听到了焦木倒吸冷气之声。

    似乎,它已发现了什么。

    ……

    唰——

    画面在不断的升高,向上,一直向上。

    似要冲击到那,至高的地方。

    俯瞰下去,是一片辽阔至极的迷雾。

    翻滚之中,其内三团星云,格外的璀璨。

    莫语忍受着痛苦,突然感到一股熟悉。

    因为这迷雾,正是混沌,三团星云,则分别是玄幻、阿鼻、圣魔三界。

    甚至于,还能在混沌极深处,寻找到,混沌之域的存在。

    以及那最边缘处,一座孤岛。

    如果没有意外,那里应该就是,荒古之地!

    或者说,是兽神领域!

    此刻不断的提升,难道说,只要脱离这一片大世界?

    莫语心头巨震。

    就在他转过这念头的瞬间,眼前景象瞬间大变,不再是无尽的虚无,而是一片雷霆闪电。

    狂风呼啸,电闪雷鸣,洒落下无尽的毁灭气机。

    这其中,任何一股风,一道雷,都足以将如今的莫语,直接抹杀为虚无。

    不过这一刻,却像是敬畏着什么,根本不敢阻拦半点,任凭他呼啸而过。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一天,或许一年。

    当狂风暴雷消散时,莫语身影,出现在另外一座祭坛上。

    这祭坛外形,与他之前所见的一座,有许多相似之处,却要更加的古老,更加的强大。

    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让人颤栗的气息。

    “往生祭坛!”

    焦木失声低吼,似乎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事情。

    没有任何犹豫,它直接收回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莫语眼前的画面,顿时开始崩溃。

    不过就在这一瞬,一声冷哼,突然传入到他耳中。

    “窥探仙界,死!”

    轰——

    莫语意识幻化的身体直接炸裂,耳边似是听到了,焦木的痛苦咆哮。

    下一瞬,陷入黑暗。

第1049章 古泉淬体    介于真实、虚幻之间的空间,巨大转轮旁,空间突然波动起来。

    莫语的身影,便在这波动中,缓缓浮现。

    一根焦木,自他眉心处飞出,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好在老夫留了一手,不然这一次,怕是回不来了……往生祭坛,嘿嘿,果然是大手笔!”它喃喃自语着,突然冷笑一声,“既然醒了,就别装昏迷了,老夫就算知道一些什么,也不会告诉你!”

    莫语睁开眼,沉默了几息,恭谨道:“请问前辈,仙界是哪里?”

    焦木笑声冷厉,“一个人吃人的鬼地方!仙……嘿嘿,狗屁!”

    它略一停顿,继续开口,“小家伙,以你目前的表现,将来应该有机会,进入这所谓的仙界。”

    莫语神色平静,“晚辈一定会去的。”

    灵魂的记忆,自仙界而来。

    他如何能不去?

    因为只有到那里,才能够解开,他身上的谜团。

    才能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焦木“嚯嚯”冷笑,充斥着嘲弄、阴森,不知是在笑着什么。许久后,它才敛去笑声,“老夫本来,已经准备这辈子,都不再回那个让人恶心的地方,不过今天,既然遇到了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不回去看一看,实在是不甘心。”

    “小家伙,老夫会寄居在你体内,但你不要奢望,日后我会帮你什么,老夫只是想看一场戏罢了!如果日后你死了,老夫就当出去走动了一下,再回来这里就是。”

    语落,焦木一闪下,再度没入莫语眉心,消失不见。

    几乎在同一个瞬间,虚空中,那巨大的转轮,突然间一颤。

    随即轰然分裂。

    整片空间,随之崩溃!

    一股力量拉扯着灵魂,瞬间回归肉身。

    唰——

    莫语眼眸睁开。

    他仍旧站在原地,便似没有动过。

    但细细感应,便能够发现,眉心中,存在着一道炙热的气息。

    是那根焦木!

    莫语脸上,不禁浮现一丝阴沉。

    他能够感受到,这跟焦木,对他有的只是满满的恶意。

    之所以没有杀他,或许真的如它所言,是想要看一场戏。

    有它跟随在身边,百害而无一益。

    但如今,他却没有选择!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念头,莫语快速回想着,轮回中寻到的记忆。

    雷霆中诞生的婴儿,就是他。

    无父无母……其源头,却是那座祭坛。

    一念及此,莫语瞬间想到了,祭坛上那形如干尸的身影,以及那一道,令他心神颤栗的目光。

    此人,绝不是第四步。

    因为第四步修士,强不到这般程度。

    难道,他是仙界之修?

    还有巨大行车上,那诞生的婴儿,被直接掐死。

    那一只,生有六指的冰冷手掌。

    这一幕,莫语曾在黄泉之底,融合残魂中见过。

    这是那个婴儿亡魂的记忆……

    可为何,他也能够看到。

    莫语脸色阴晴不定,心中念头疯狂转动着,却仍旧无法将所有的事情,清晰的串联到一起。

    更多的真相,都还隐藏在迷雾中。

    不过好在,通过溯魂轮回草,借助焦木的力量,他终于找到了线索。

    那就是仙界!

    超脱于如今大世界之上的,一方世界。

    进入那里,才有可能,查清楚一切。

    莫语转身,看向那已恢复平静的古泉,略一思索,大步向前走来。

    站在古泉旁,他探手,落入水中。

    咔嚓——

    咔嚓——

    一层寒冰瞬间出现,包裹住他的手掌,并且向上快速蔓延。

    更有一股恐怖寒意,突破他的肉身,似要将他的灵魂冻结。

    莫语眼眸一亮,手掌一动,“啪”的一声寒冰破碎,低头看向古泉,渐渐露出奇异之芒。

    “这寒气,虽然恐怖,却能够帮助我,淬炼肉身。肉身越强,天地烘炉便越强大,如果可以融合体内两道禁忌力量,使得两者归一,那么我的实力,将达到前所未有的强悍!”

    低吟中,莫语一步迈出,身体直接坠入古泉。

    轰——

    无尽寒意疯狂爆发,凝结出厚厚的冰层,将他直接包裹。

    变成一块万古不化的坚冰,缓缓向泉底坠去。

    越往深处,寒意越重,坚冰便越来越厚。

    莫语神色平静,任凭寒意在他体内肆虐,犹如刀锋。

    虽然痛苦,但他的肉身强悍,却是在这痛苦中,以一种缓慢却坚定的速度,不断提升!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一切变成了漆黑,胸膛中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时。

    莫语知道,这里已经是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再往下,即便他有着天地烘炉级别的强悍肉身,也会被生生冻毙!

    心思一动,身影停止下沉,他被包裹在巨大的坚冰中,就像是一具尸体,缓缓闭上了眼。

    ……

    凌霄身影突然停下,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抬起手,五指快速掐动。

    可随着时间流逝,他神色越来越阴沉,像是暴风雨前的黑云,气氛压抑的让人难以喘息。

    天妖王眉头一皱,生出不妙的预感,沉声道:“发生了何事?”

    凌霄放下手,目光看向前方,深深吸了口气,“那人的气息……消失了!”

    轰——

    天妖王长发翻飞,长袍猎猎鼓荡,眯紧的眼眸中,闪动着嗜血的寒芒。

    “你是告诉我,本王放弃了一把钥匙,跟你进入到这里,最终却要一无所获!凌霄,你确定,不是在戏耍本王?”

    恐怖的气息,排山倒海般,疯狂爆发。

    黑色甲胄修士低哼一声,抗衡着这股气势,向前踏出一步。

    “滚!”

    天妖王拂袖一挥,滔天巨力轰然爆发,黑色甲胄修士,身体像是折翼的飞鸟,轰然抛飞。

    不过下一瞬,他身后空间波动起来,将他承受的力量,尽数疏导出来。

    凌霄转身,神色一片阴冷,“够了!天妖王,真的出手,老夫难道怕你?”他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怒火,“你要争取钥匙,我也在寻找那口寒泉,延缓本体的衰老,难道老夫就有时间,在这里浪费!”

    他抬手一点,“那人气息虽然消失,但我已经确定了他的大致所在,你我如今要做的,不是在这里翻脸,而是尽快赶过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妖王狭长的眼眸厉芒闪动,危险的气息,像是张开的大口,随时可以将一切吞下、撕碎。

    不过最终,他重重冷哼一声,脚下一踏,身影呼啸而走。

    凌霄抬手,“你们都留在这里!”

    看着天妖王的背影,他眼底,森然之意流转。

    若寻不到天地烘炉,这一具天妖王的肉身,也是上佳的选择!

    咻——

    两人身影呼啸远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