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介于真实、虚幻之间的空间,巨大转轮旁,空间突然波动起来。

    莫语的身影,便在这波动中,缓缓浮现。

    一根焦木,自他眉心处飞出,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好在老夫留了一手,不然这一次,怕是回不来了……往生祭坛,嘿嘿,果然是大手笔!”它喃喃自语着,突然冷笑一声,“既然醒了,就别装昏迷了,老夫就算知道一些什么,也不会告诉你!”

    莫语睁开眼,沉默了几息,恭谨道:“请问前辈,仙界是哪里?”

    焦木笑声冷厉,“一个人吃人的鬼地方!仙……嘿嘿,狗屁!”

    它略一停顿,继续开口,“小家伙,以你目前的表现,将来应该有机会,进入这所谓的仙界。”

    莫语神色平静,“晚辈一定会去的。”

    灵魂的记忆,自仙界而来。

    他如何能不去?

    因为只有到那里,才能够解开,他身上的谜团。

    才能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焦木“嚯嚯”冷笑,充斥着嘲弄、阴森,不知是在笑着什么。许久后,它才敛去笑声,“老夫本来,已经准备这辈子,都不再回那个让人恶心的地方,不过今天,既然遇到了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不回去看一看,实在是不甘心。”

    “小家伙,老夫会寄居在你体内,但你不要奢望,日后我会帮你什么,老夫只是想看一场戏罢了!如果日后你死了,老夫就当出去走动了一下,再回来这里就是。”

    语落,焦木一闪下,再度没入莫语眉心,消失不见。

    几乎在同一个瞬间,虚空中,那巨大的转轮,突然间一颤。

    随即轰然分裂。

    整片空间,随之崩溃!

    一股力量拉扯着灵魂,瞬间回归肉身。

    唰——

    莫语眼眸睁开。

    他仍旧站在原地,便似没有动过。

    但细细感应,便能够发现,眉心中,存在着一道炙热的气息。

    是那根焦木!

    莫语脸上,不禁浮现一丝阴沉。

    他能够感受到,这跟焦木,对他有的只是满满的恶意。

    之所以没有杀他,或许真的如它所言,是想要看一场戏。

    有它跟随在身边,百害而无一益。

    但如今,他却没有选择!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念头,莫语快速回想着,轮回中寻到的记忆。

    雷霆中诞生的婴儿,就是他。

    无父无母……其源头,却是那座祭坛。

    一念及此,莫语瞬间想到了,祭坛上那形如干尸的身影,以及那一道,令他心神颤栗的目光。

    此人,绝不是第四步。

    因为第四步修士,强不到这般程度。

    难道,他是仙界之修?

    还有巨大行车上,那诞生的婴儿,被直接掐死。

    那一只,生有六指的冰冷手掌。

    这一幕,莫语曾在黄泉之底,融合残魂中见过。

    这是那个婴儿亡魂的记忆……

    可为何,他也能够看到。

    莫语脸色阴晴不定,心中念头疯狂转动着,却仍旧无法将所有的事情,清晰的串联到一起。

    更多的真相,都还隐藏在迷雾中。

    不过好在,通过溯魂轮回草,借助焦木的力量,他终于找到了线索。

    那就是仙界!

    超脱于如今大世界之上的,一方世界。

    进入那里,才有可能,查清楚一切。

    莫语转身,看向那已恢复平静的古泉,略一思索,大步向前走来。

    站在古泉旁,他探手,落入水中。

    咔嚓——

    咔嚓——

    一层寒冰瞬间出现,包裹住他的手掌,并且向上快速蔓延。

    更有一股恐怖寒意,突破他的肉身,似要将他的灵魂冻结。

    莫语眼眸一亮,手掌一动,“啪”的一声寒冰破碎,低头看向古泉,渐渐露出奇异之芒。

    “这寒气,虽然恐怖,却能够帮助我,淬炼肉身。肉身越强,天地烘炉便越强大,如果可以融合体内两道禁忌力量,使得两者归一,那么我的实力,将达到前所未有的强悍!”

    低吟中,莫语一步迈出,身体直接坠入古泉。

    轰——

    无尽寒意疯狂爆发,凝结出厚厚的冰层,将他直接包裹。

    变成一块万古不化的坚冰,缓缓向泉底坠去。

    越往深处,寒意越重,坚冰便越来越厚。

    莫语神色平静,任凭寒意在他体内肆虐,犹如刀锋。

    虽然痛苦,但他的肉身强悍,却是在这痛苦中,以一种缓慢却坚定的速度,不断提升!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一切变成了漆黑,胸膛中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时。

    莫语知道,这里已经是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再往下,即便他有着天地烘炉级别的强悍肉身,也会被生生冻毙!

    心思一动,身影停止下沉,他被包裹在巨大的坚冰中,就像是一具尸体,缓缓闭上了眼。

    ……

    凌霄身影突然停下,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抬起手,五指快速掐动。

    可随着时间流逝,他神色越来越阴沉,像是暴风雨前的黑云,气氛压抑的让人难以喘息。

    天妖王眉头一皱,生出不妙的预感,沉声道:“发生了何事?”

    凌霄放下手,目光看向前方,深深吸了口气,“那人的气息……消失了!”

    轰——

    天妖王长发翻飞,长袍猎猎鼓荡,眯紧的眼眸中,闪动着嗜血的寒芒。

    “你是告诉我,本王放弃了一把钥匙,跟你进入到这里,最终却要一无所获!凌霄,你确定,不是在戏耍本王?”

    恐怖的气息,排山倒海般,疯狂爆发。

    黑色甲胄修士低哼一声,抗衡着这股气势,向前踏出一步。

    “滚!”

    天妖王拂袖一挥,滔天巨力轰然爆发,黑色甲胄修士,身体像是折翼的飞鸟,轰然抛飞。

    不过下一瞬,他身后空间波动起来,将他承受的力量,尽数疏导出来。

    凌霄转身,神色一片阴冷,“够了!天妖王,真的出手,老夫难道怕你?”他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怒火,“你要争取钥匙,我也在寻找那口寒泉,延缓本体的衰老,难道老夫就有时间,在这里浪费!”

    他抬手一点,“那人气息虽然消失,但我已经确定了他的大致所在,你我如今要做的,不是在这里翻脸,而是尽快赶过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妖王狭长的眼眸厉芒闪动,危险的气息,像是张开的大口,随时可以将一切吞下、撕碎。

    不过最终,他重重冷哼一声,脚下一踏,身影呼啸而走。

    凌霄抬手,“你们都留在这里!”

    看着天妖王的背影,他眼底,森然之意流转。

    若寻不到天地烘炉,这一具天妖王的肉身,也是上佳的选择!

    咻——

    两人身影呼啸远去。

第1050章 炼魂夺体    某处果园中,一龟二人吃的正欢,满嘴汁液横淌,浓香扑鼻!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啊,舒服!”

    兴财拍了拍发胀的肚子,感受着那,缓缓散开的温暖力量,眼睛不由眯了起来。他扫了一眼,嘿嘿奸笑,“怎么样,两位兄弟,跟着兴财我不吃亏吧。咱们这一路又吃又拿的,腰包都鼓了吧。”

    混沌大龟点头,一脸满意。

    就是冥圣,嘴角处,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别说,这一路走来,收获确实不少!

    看着两人的表现,兴财得意一笑。

    现在的好处,他是故意分出去的。

    没好处,谁肯跟他混啊!

    这老龟,实力强悍防御惊人,最理想的代步巨兽啊。

    冥圣是第三步造物之主,第三圣地的长老,实力手段当然都是上上之选。

    只要能将两者降服,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走,以后何愁不能发达!

    放长线,钓大鱼!

    兴财大爷精明着呢。

    他正想说些什么,脸色却微微一变,豁然转身,看向药园深处。

    这个方向……似乎有些不同!

    兴财眼眸顿时亮起,涌出一片兴奋。

    他抬手一指,“咱们去这个方向,有宝,绝对有宝!”

    ……

    “我从天上来,屠灭地上仙,采尽大补药,回献我家仙……”歌谣中,插剑之尸迈步而行,他面前一头瑟瑟颤抖的神灵岛神灵,尚未来得及逃走,便在尖叫中,轰然爆裂。

    所有气血急剧收缩,最终与它体内的结晶,压缩融合成为一颗,拇指大小的血色晶珠,呼啸而来,被他拿住,收入腰间布袋之中。

    突然间,他脚步停下,仰起头,露出乱发下,那黑洞洞的眼窝。

    “仙界的气息……”

    插剑之尸豁然转身,一步踏落其速顿时变得惊人,转瞬之间,便跨越了无尽的距离。

    ……

    生长编织成山脉的蔓藤,如今已尽数枯萎死灭,凄然落在地上,堆成厚厚的一层。

    两道身影疾驰而来,其速快的惊人,起初尚在极远,转眼便已逼临。

    唰——

    两人停下,带起的狂风,卷动漫天的枯枝残叶,沸沸扬扬!

    灵霄眼眸虚眯,目光在周边扫过,缓缓开口,“如果没有错,那人气息消失之处,就在这里。”

    天妖王沉默不语。

    他对危险,有着本能的敏锐直觉。

    此刻能够感受到,空气中一丝丝,尚未完全散去的气息。

    即便,只是微弱的一点,却让他自心底,生出无尽寒意!

    余光交错,两人尽皆能够察觉到,彼此心底的忌惮。

    身影一动,继续向前。

    “寒泉!”灵霄突然低喝,眼眸中,露出惊喜。

    他只知道,神灵岛上,存在着一方药园。药园中,有一寒泉,肉身沉浸其中,可借冰封之力,减缓肉身腐朽。

    如今,能够寻到寒泉,对他而言,是意外之喜。

    但此刻,天妖王的脸色,却是极其难看。

    灵霄许诺中的那名修士,根本不在这里。

    一丝暴虐,以他为中心,缓缓散发!

    灵霄眉头一皱,眼底掠过一丝森然,不过表面上,却不显分毫。

    “天妖王,失去了那人的气息,此事确实是老夫理亏,但事已至此,还希望你能够理智一些。”

    他一翻手,取出一颗赤红果实,“这颗天元火果,是老夫多年前无意中获得,便将它送给道友。”

    天妖王缓缓开口,“一颗天元火果,难道就能弥补,本王的损失?”

    灵霄眉头皱的更紧,目光闪动,似是犹豫着什么。

    几息后,他吐出口气,伸手一指,“这一座寒泉,乃是天地造化生成,其冰寒之力,不仅可以减缓肉身衰老,更能够借其力,淬炼肉身。天妖王你走的是肉身成圣,与你而言,寒泉的造化,丝毫不下于老夫。”

    天妖王冷笑,“本王为何要信你?”

    “信与不信并不重要,一试便知。”灵霄神色平淡。

    天妖王略一沉默,“好!如果这寒泉,真的如你所言,此事本王可以揭过!”

    他拂袖一挥,一团泉水呼啸而来,直接落入到手中。

    咔嚓——

    咔嚓——

    一层坚冰快速生成。

    天妖王眼眸一亮。

    啪——

    坚冰碎成齑粉!

    灵霄神色平淡,“这颗天元火果仍归天妖王所有,老夫先走一步。”

    他身影一动,直接进入寒泉。

    转眼沉下消失不见。

    接住天元火果,天妖王狭长眼眸微微眯起,冰冷光泽快速闪动。

    灵霄此人,不知存活了多少岁月,其本体,早已腐朽不堪。

    行走世间的,尽皆是其分身。

    因而,他专门夺取强大肉身的行径,在禁忌修士之中,并不是秘密。

    “哼!想来本王这一具,妖王之体,你也是垂涎三分。但如此,本王便会怕了不成。”

    “你若敢动心思,尽管出手便是,且看最终鹿死谁手!”

    天妖王眼底,炙热一闪即逝。

    禁忌的力量,没有人会嫌多,如果能得再得到一种……

    轰——

    他身体落入寒泉!

    咔嚓——

    咔嚓——

    一层坚冰顿时出现,将他包裹在内,向黑暗的寒泉深处,缓缓沉去。

    更深处,冰层之中,灵霄眼眸突然睁开,嘴角处,露出一丝诡异笑容。

    没有寻到那参悟混沌,炼成天地烘炉之修,钓到天妖王,也是一条大鱼!

    ……

    黑棺一震,沙哑的笑声从中传来,像是来自九幽地狱,沾染上了无尽的阴森及腐朽气息。

    “妖王之体……如果能够占据,老夫手中,便可再增添一种禁忌力量!”

    轰——

    恐怖气息爆发,黑棺周边,空间猛地扭曲。它就这样,一点点的没入,就像是,落入水面之下。

    荡起层层涟漪!

    片刻后,黑棺再度出现,已降临到药园之中。

    其下方,便是寒潭!

    嘭——

    一声巨响,黑棺猛地落下,将寒潭出口,彻底封死!

    “炼魂夺体……”

    沙哑低吼中,一滴滴黑色粘液,顺着棺木缝隙流出,落入寒泉之水,顿时扩散开来。

    就像是,无数只挥动的鬼爪,向寒潭深处,急速探去!

    ……

    天妖王猛地睁开眼,强悍气息,自他体内爆发。

    轰——

    体外厚厚的坚冰,在这一刻,直接粉碎,平静的寒泉深处,瞬间生出了无尽的激荡暗流!

    “灵霄,你敢害我!”

    怒吼中,他脚下一踏,瞬间横移,重重撞到寒潭内壁。

    嘭——

    巨响中,整个大地,都在剧烈颤动!

    ……

    灵霄神色淡漠,嘴角噙着冷笑。

    这寒潭壁,历经亿万岁月冰寒之力侵袭,其坚固程度,即便禁忌存在,也无法损毁分毫。

    想逃。

    已经晚了!

    不过这一刻,灵霄却没能发现,在这寒潭的更深处,一双眼眸,此刻豁然睁开。

    其内,寒芒闪耀!

    ……

    莫语皱紧了眉头,缓缓抬首,其体外坚冰,悄无声息间,布满裂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