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某处果园中,一龟二人吃的正欢,满嘴汁液横淌,浓香扑鼻!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啊,舒服!”

    兴财拍了拍发胀的肚子,感受着那,缓缓散开的温暖力量,眼睛不由眯了起来。他扫了一眼,嘿嘿奸笑,“怎么样,两位兄弟,跟着兴财我不吃亏吧。咱们这一路又吃又拿的,腰包都鼓了吧。”

    混沌大龟点头,一脸满意。

    就是冥圣,嘴角处,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别说,这一路走来,收获确实不少!

    看着两人的表现,兴财得意一笑。

    现在的好处,他是故意分出去的。

    没好处,谁肯跟他混啊!

    这老龟,实力强悍防御惊人,最理想的代步巨兽啊。

    冥圣是第三步造物之主,第三圣地的长老,实力手段当然都是上上之选。

    只要能将两者降服,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走,以后何愁不能发达!

    放长线,钓大鱼!

    兴财大爷精明着呢。

    他正想说些什么,脸色却微微一变,豁然转身,看向药园深处。

    这个方向……似乎有些不同!

    兴财眼眸顿时亮起,涌出一片兴奋。

    他抬手一指,“咱们去这个方向,有宝,绝对有宝!”

    ……

    “我从天上来,屠灭地上仙,采尽大补药,回献我家仙……”歌谣中,插剑之尸迈步而行,他面前一头瑟瑟颤抖的神灵岛神灵,尚未来得及逃走,便在尖叫中,轰然爆裂。

    所有气血急剧收缩,最终与它体内的结晶,压缩融合成为一颗,拇指大小的血色晶珠,呼啸而来,被他拿住,收入腰间布袋之中。

    突然间,他脚步停下,仰起头,露出乱发下,那黑洞洞的眼窝。

    “仙界的气息……”

    插剑之尸豁然转身,一步踏落其速顿时变得惊人,转瞬之间,便跨越了无尽的距离。

    ……

    生长编织成山脉的蔓藤,如今已尽数枯萎死灭,凄然落在地上,堆成厚厚的一层。

    两道身影疾驰而来,其速快的惊人,起初尚在极远,转眼便已逼临。

    唰——

    两人停下,带起的狂风,卷动漫天的枯枝残叶,沸沸扬扬!

    灵霄眼眸虚眯,目光在周边扫过,缓缓开口,“如果没有错,那人气息消失之处,就在这里。”

    天妖王沉默不语。

    他对危险,有着本能的敏锐直觉。

    此刻能够感受到,空气中一丝丝,尚未完全散去的气息。

    即便,只是微弱的一点,却让他自心底,生出无尽寒意!

    余光交错,两人尽皆能够察觉到,彼此心底的忌惮。

    身影一动,继续向前。

    “寒泉!”灵霄突然低喝,眼眸中,露出惊喜。

    他只知道,神灵岛上,存在着一方药园。药园中,有一寒泉,肉身沉浸其中,可借冰封之力,减缓肉身腐朽。

    如今,能够寻到寒泉,对他而言,是意外之喜。

    但此刻,天妖王的脸色,却是极其难看。

    灵霄许诺中的那名修士,根本不在这里。

    一丝暴虐,以他为中心,缓缓散发!

    灵霄眉头一皱,眼底掠过一丝森然,不过表面上,却不显分毫。

    “天妖王,失去了那人的气息,此事确实是老夫理亏,但事已至此,还希望你能够理智一些。”

    他一翻手,取出一颗赤红果实,“这颗天元火果,是老夫多年前无意中获得,便将它送给道友。”

    天妖王缓缓开口,“一颗天元火果,难道就能弥补,本王的损失?”

    灵霄眉头皱的更紧,目光闪动,似是犹豫着什么。

    几息后,他吐出口气,伸手一指,“这一座寒泉,乃是天地造化生成,其冰寒之力,不仅可以减缓肉身衰老,更能够借其力,淬炼肉身。天妖王你走的是肉身成圣,与你而言,寒泉的造化,丝毫不下于老夫。”

    天妖王冷笑,“本王为何要信你?”

    “信与不信并不重要,一试便知。”灵霄神色平淡。

    天妖王略一沉默,“好!如果这寒泉,真的如你所言,此事本王可以揭过!”

    他拂袖一挥,一团泉水呼啸而来,直接落入到手中。

    咔嚓——

    咔嚓——

    一层坚冰快速生成。

    天妖王眼眸一亮。

    啪——

    坚冰碎成齑粉!

    灵霄神色平淡,“这颗天元火果仍归天妖王所有,老夫先走一步。”

    他身影一动,直接进入寒泉。

    转眼沉下消失不见。

    接住天元火果,天妖王狭长眼眸微微眯起,冰冷光泽快速闪动。

    灵霄此人,不知存活了多少岁月,其本体,早已腐朽不堪。

    行走世间的,尽皆是其分身。

    因而,他专门夺取强大肉身的行径,在禁忌修士之中,并不是秘密。

    “哼!想来本王这一具,妖王之体,你也是垂涎三分。但如此,本王便会怕了不成。”

    “你若敢动心思,尽管出手便是,且看最终鹿死谁手!”

    天妖王眼底,炙热一闪即逝。

    禁忌的力量,没有人会嫌多,如果能得再得到一种……

    轰——

    他身体落入寒泉!

    咔嚓——

    咔嚓——

    一层坚冰顿时出现,将他包裹在内,向黑暗的寒泉深处,缓缓沉去。

    更深处,冰层之中,灵霄眼眸突然睁开,嘴角处,露出一丝诡异笑容。

    没有寻到那参悟混沌,炼成天地烘炉之修,钓到天妖王,也是一条大鱼!

    ……

    黑棺一震,沙哑的笑声从中传来,像是来自九幽地狱,沾染上了无尽的阴森及腐朽气息。

    “妖王之体……如果能够占据,老夫手中,便可再增添一种禁忌力量!”

    轰——

    恐怖气息爆发,黑棺周边,空间猛地扭曲。它就这样,一点点的没入,就像是,落入水面之下。

    荡起层层涟漪!

    片刻后,黑棺再度出现,已降临到药园之中。

    其下方,便是寒潭!

    嘭——

    一声巨响,黑棺猛地落下,将寒潭出口,彻底封死!

    “炼魂夺体……”

    沙哑低吼中,一滴滴黑色粘液,顺着棺木缝隙流出,落入寒泉之水,顿时扩散开来。

    就像是,无数只挥动的鬼爪,向寒潭深处,急速探去!

    ……

    天妖王猛地睁开眼,强悍气息,自他体内爆发。

    轰——

    体外厚厚的坚冰,在这一刻,直接粉碎,平静的寒泉深处,瞬间生出了无尽的激荡暗流!

    “灵霄,你敢害我!”

    怒吼中,他脚下一踏,瞬间横移,重重撞到寒潭内壁。

    嘭——

    巨响中,整个大地,都在剧烈颤动!

    ……

    灵霄神色淡漠,嘴角噙着冷笑。

    这寒潭壁,历经亿万岁月冰寒之力侵袭,其坚固程度,即便禁忌存在,也无法损毁分毫。

    想逃。

    已经晚了!

    不过这一刻,灵霄却没能发现,在这寒潭的更深处,一双眼眸,此刻豁然睁开。

    其内,寒芒闪耀!

    ……

    莫语皱紧了眉头,缓缓抬首,其体外坚冰,悄无声息间,布满裂纹!

第1051章 夺取分身    寒泉中,激浪滚滚!

    恐怖的力量,肆虐席卷,自头顶方向轰落,化为滔天碾压。

    便是一座山,在这碾压下,也会变成齑粉。

    但它,却无法对莫语,造成半山损伤。

    他背负双手,无形劲气破体而出,激荡的泉水,尚未触及到他的身躯,便会骤然缓慢。

    更重要的是,在这一过程中,一切都安静无息,没有发出半点波动。

    半个时辰后,一声咆哮,穿过无数泉水,传入到他耳中。

    低沉愤怒,带着无尽的绝望与不甘。

    随即,感应中的气息,蓦地消失了一个。

    天妖王败了。

    而失败的下场,便只有殒落!

    ……

    所有力量消散,失去了保护,随着“咔嚓”“咔嚓”凝结之声,天妖王的身躯,转眼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坚冰。

    不过很快,他眼眸便再度睁开,黯淡无比,流露出深深的疲倦。

    灵霄便站在不远处,此刻身上气息,突然间削弱下去。

    本就苍白的面庞,越发没有血色,不过他嘴角,却露出了笑容。

    这具妖王之体,终于到手了,而且,还有新的一种禁忌力量!

    有本体镇压在外,这处寒泉,如今就是最为安全之所。

    那便在这里,完成炼化融合,度过最初的虚弱期吧。

    ……

    莫语脚下突然重重一踏,周边泉水瞬间炸裂,变成一片惨白。

    他身体,像是一条黑色闪电,向上悍然冲出!

    其势,霸道暴烈!

    此战胜出者,是灵霄。

    他的气息,莫语不会弄错。

    而此刻,无疑是杀他,最好的时机!

    盘膝中,灵霄豁然睁开双目,流露惊怒。

    “是你!”

    他也辨识出了,属于莫语的气息。

    心头一声咒骂,强压着体内虚弱,他一挥手,便要施展空间之力,直接逃走。

    炼化分身,无论他还是本体,都将陷入虚弱,无力与禁忌存在争锋。

    灵霄反应极快,但这一刻,空间波动刚刚出现,他周边寒泉之水,蓦地一震。

    恐怖至极的力量,自寒泉深处,席卷而至。

    嘭——

    灵霄被直接轰飞,那份空间波动,在绝对的力量下,被直接抹去。

    ……

    寒泉上,黑棺压口,便封锁了所有进出的可能。

    本以为,是最为安全的环境,岂料此刻突生变故!

    “你该死!”

    暴虐咆哮中,无数黑色粘液,从黑棺中涌出,落入寒泉化为一张凄厉鬼手,直向深处抓去!

    ……

    寒泉外,那道气息,给与莫语极大的威胁感。

    绝不能给他出手解救的机会。

    此战,当速战速决!

    一拳轰出,阻止灵霄逃走,莫语没有任何犹豫,抬手向前狠狠一抓。

    像是一只无形大手,分开了寒泉水流,直接将灵霄身影,抓在其中。

    随即用力,狠狠一握!

    “咫尺天涯!”灵霄低吼一声,他周身一尺空间,顿时以惊人的频率,疯狂的震颤起来。

    便是在这震颤中,将碾压而来的力量,尽数化解。

    一尺之长,便似天涯远隔,任你毁天灭地之力,亦无法半点作用于我身!

    不过此刻,灵霄仍是神色焦急,他眼下强弩之末,绝无法支撑太久。

    本体,快一些!

    再快一些!

    就在这时,他眼底突然涌出喜意,抬头向上看去。

    本体的力量,就要到了!

    莫语神色不变,但他胸膛之中,此刻突然传来一声嗡鸣。

    此声,如洪钟般,天地烘炉虚影,在他体外浮现。

    “破!”

    低喝中,他探手向前,猛地握拳!

    “啊!”

    一声惨嚎,咫尺天涯轰然崩溃,灵霄口鼻七窍鲜血狂喷。

    莫语目光闪动,突然抬手一点,“饕餮!”

    吼——

    咆哮声,自璀璨神光中传来,饕餮虚影出现,此刻张开大口,向前狠狠一吞。

    灵霄及天妖王的身体,直接落入到它口中。

    莫语一收手,饕餮虚影消失不见。

    “不!”黑棺中,传出愤怒咆哮,“嘭”的一声,棺盖直接打开,露出其中一具,干尸般的躯体。

    不知已这样存在了多少年,他身上的衣袍,已尽数腐朽破碎,露出那紫红色的干瘪血肉。

    就在此时,这紫红色的干瘪血肉上,浮现出无数裂纹,干尸口中,顿时发出痛苦的嘶吼。

    这是分身气机被斩断后,所引发的反噬!

    “杀!杀!杀!老夫要你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尖叫中,他眼眸内,闪动着无尽的怨毒。

    黑色棺盖,突然间冲入寒泉,就像是一座黑山,呼啸镇落。

    莫语一拳轰出,强大的力量,将凄厉鬼手震碎,更卷起无数泉水,像是火山喷出的岩浆,悍然向上冲去。

    不过就在此时,黑色棺盖落下,将冲天泉水直接撞破,撕开层层水幕,直奔莫语头顶而来。

    强烈的危机气息,刹那间,将他心神笼罩!

    这棺盖,给他的感觉……极其恐怖!

    哪怕此刻,融合了体内力量,变为禁忌存在。

    他竟没有半分把握,可以承受这一击。

    吼——

    口中一声低吼,莫语眼眸冷厉,周身涌出一股暴虐。

    没有把握又如何?

    要杀他,没这么简单!

    不过就在这时,不等他出手,其眉心处,突然出现一只漩涡。

    隐隐可以看到,其中那根焦木。

    咻——

    恐怖的吸力,突然从中爆发,像是无数根触手,将棺盖卷住。

    棺盖顿时快速缩小,一转眼,消失在漩涡之中!

    “嘿嘿,小家伙你可不要以为,老夫是在救你,只是想要补充一点力量罢了。这造棺的木料,虽然不是最好,但在荒芜下界,也算是不错了。”随着焦木的声音传来,莫语耳边,隐约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很快,声音消失不见,焦木的声音继续响起,“味道不错……既然有棺盖,自然就有棺身。出去,让老夫吃了它!”

    莫语心神震动,但表面上,却不流露半点。

    他脚下一踏,身体冲天而起!

    黑棺中,血肉紫红的干尸突然瞪大眼珠,他察觉到了,棺盖气息的消失。

    更从棺身中,感受到了一丝颤栗。

    这下面,竟有让它感到恐惧的存在!

    轰——

    强悍气息爆发,失去棺盖的黑棺呼啸冲天,其前端突然涌出黑雾凝聚为两只鬼爪,在前狠狠一撕。

    空间出现一条裂缝,黑棺一闪,就要钻入其中。

    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这天地间响起。

    “把我的棺材,还给我!”

    轰——

    猩红剑光降临,将空间裂缝,直接斩碎。

    黑棺被强行震退!

    一道身影自远方而来,手持一剑,胸插两剑。

    长发披散,露出下面,黝黑的眼洞。

    正是那……插剑之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