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寒泉中,激浪滚滚!

    恐怖的力量,肆虐席卷,自头顶方向轰落,化为滔天碾压。

    便是一座山,在这碾压下,也会变成齑粉。

    但它,却无法对莫语,造成半山损伤。

    他背负双手,无形劲气破体而出,激荡的泉水,尚未触及到他的身躯,便会骤然缓慢。

    更重要的是,在这一过程中,一切都安静无息,没有发出半点波动。

    半个时辰后,一声咆哮,穿过无数泉水,传入到他耳中。

    低沉愤怒,带着无尽的绝望与不甘。

    随即,感应中的气息,蓦地消失了一个。

    天妖王败了。

    而失败的下场,便只有殒落!

    ……

    所有力量消散,失去了保护,随着“咔嚓”“咔嚓”凝结之声,天妖王的身躯,转眼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坚冰。

    不过很快,他眼眸便再度睁开,黯淡无比,流露出深深的疲倦。

    灵霄便站在不远处,此刻身上气息,突然间削弱下去。

    本就苍白的面庞,越发没有血色,不过他嘴角,却露出了笑容。

    这具妖王之体,终于到手了,而且,还有新的一种禁忌力量!

    有本体镇压在外,这处寒泉,如今就是最为安全之所。

    那便在这里,完成炼化融合,度过最初的虚弱期吧。

    ……

    莫语脚下突然重重一踏,周边泉水瞬间炸裂,变成一片惨白。

    他身体,像是一条黑色闪电,向上悍然冲出!

    其势,霸道暴烈!

    此战胜出者,是灵霄。

    他的气息,莫语不会弄错。

    而此刻,无疑是杀他,最好的时机!

    盘膝中,灵霄豁然睁开双目,流露惊怒。

    “是你!”

    他也辨识出了,属于莫语的气息。

    心头一声咒骂,强压着体内虚弱,他一挥手,便要施展空间之力,直接逃走。

    炼化分身,无论他还是本体,都将陷入虚弱,无力与禁忌存在争锋。

    灵霄反应极快,但这一刻,空间波动刚刚出现,他周边寒泉之水,蓦地一震。

    恐怖至极的力量,自寒泉深处,席卷而至。

    嘭——

    灵霄被直接轰飞,那份空间波动,在绝对的力量下,被直接抹去。

    ……

    寒泉上,黑棺压口,便封锁了所有进出的可能。

    本以为,是最为安全的环境,岂料此刻突生变故!

    “你该死!”

    暴虐咆哮中,无数黑色粘液,从黑棺中涌出,落入寒泉化为一张凄厉鬼手,直向深处抓去!

    ……

    寒泉外,那道气息,给与莫语极大的威胁感。

    绝不能给他出手解救的机会。

    此战,当速战速决!

    一拳轰出,阻止灵霄逃走,莫语没有任何犹豫,抬手向前狠狠一抓。

    像是一只无形大手,分开了寒泉水流,直接将灵霄身影,抓在其中。

    随即用力,狠狠一握!

    “咫尺天涯!”灵霄低吼一声,他周身一尺空间,顿时以惊人的频率,疯狂的震颤起来。

    便是在这震颤中,将碾压而来的力量,尽数化解。

    一尺之长,便似天涯远隔,任你毁天灭地之力,亦无法半点作用于我身!

    不过此刻,灵霄仍是神色焦急,他眼下强弩之末,绝无法支撑太久。

    本体,快一些!

    再快一些!

    就在这时,他眼底突然涌出喜意,抬头向上看去。

    本体的力量,就要到了!

    莫语神色不变,但他胸膛之中,此刻突然传来一声嗡鸣。

    此声,如洪钟般,天地烘炉虚影,在他体外浮现。

    “破!”

    低喝中,他探手向前,猛地握拳!

    “啊!”

    一声惨嚎,咫尺天涯轰然崩溃,灵霄口鼻七窍鲜血狂喷。

    莫语目光闪动,突然抬手一点,“饕餮!”

    吼——

    咆哮声,自璀璨神光中传来,饕餮虚影出现,此刻张开大口,向前狠狠一吞。

    灵霄及天妖王的身体,直接落入到它口中。

    莫语一收手,饕餮虚影消失不见。

    “不!”黑棺中,传出愤怒咆哮,“嘭”的一声,棺盖直接打开,露出其中一具,干尸般的躯体。

    不知已这样存在了多少年,他身上的衣袍,已尽数腐朽破碎,露出那紫红色的干瘪血肉。

    就在此时,这紫红色的干瘪血肉上,浮现出无数裂纹,干尸口中,顿时发出痛苦的嘶吼。

    这是分身气机被斩断后,所引发的反噬!

    “杀!杀!杀!老夫要你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尖叫中,他眼眸内,闪动着无尽的怨毒。

    黑色棺盖,突然间冲入寒泉,就像是一座黑山,呼啸镇落。

    莫语一拳轰出,强大的力量,将凄厉鬼手震碎,更卷起无数泉水,像是火山喷出的岩浆,悍然向上冲去。

    不过就在此时,黑色棺盖落下,将冲天泉水直接撞破,撕开层层水幕,直奔莫语头顶而来。

    强烈的危机气息,刹那间,将他心神笼罩!

    这棺盖,给他的感觉……极其恐怖!

    哪怕此刻,融合了体内力量,变为禁忌存在。

    他竟没有半分把握,可以承受这一击。

    吼——

    口中一声低吼,莫语眼眸冷厉,周身涌出一股暴虐。

    没有把握又如何?

    要杀他,没这么简单!

    不过就在这时,不等他出手,其眉心处,突然出现一只漩涡。

    隐隐可以看到,其中那根焦木。

    咻——

    恐怖的吸力,突然从中爆发,像是无数根触手,将棺盖卷住。

    棺盖顿时快速缩小,一转眼,消失在漩涡之中!

    “嘿嘿,小家伙你可不要以为,老夫是在救你,只是想要补充一点力量罢了。这造棺的木料,虽然不是最好,但在荒芜下界,也算是不错了。”随着焦木的声音传来,莫语耳边,隐约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很快,声音消失不见,焦木的声音继续响起,“味道不错……既然有棺盖,自然就有棺身。出去,让老夫吃了它!”

    莫语心神震动,但表面上,却不流露半点。

    他脚下一踏,身体冲天而起!

    黑棺中,血肉紫红的干尸突然瞪大眼珠,他察觉到了,棺盖气息的消失。

    更从棺身中,感受到了一丝颤栗。

    这下面,竟有让它感到恐惧的存在!

    轰——

    强悍气息爆发,失去棺盖的黑棺呼啸冲天,其前端突然涌出黑雾凝聚为两只鬼爪,在前狠狠一撕。

    空间出现一条裂缝,黑棺一闪,就要钻入其中。

    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这天地间响起。

    “把我的棺材,还给我!”

    轰——

    猩红剑光降临,将空间裂缝,直接斩碎。

    黑棺被强行震退!

    一道身影自远方而来,手持一剑,胸插两剑。

    长发披散,露出下面,黝黑的眼洞。

    正是那……插剑之尸!

第1052章 仙界的力量    棺中,干尸猛地瞪大眼珠,露出无尽惊骇。

    他口中一声咆哮,身体轰然爆开,化为大片的粘稠黑雾。

    转眼变成一只黑鸦,通体黑色翎羽,有着一双猩红眼珠。

    此刻展翅狠狠一拍!

    咻——

    黑鸦冲天而起,双爪抓着黑棺。

    其速之快,似是挣脱了空间的束缚,身影瞬间模糊,便要消失不见。

    “还给我!”

    插剑之尸咆哮,抬手一剑。

    唰——

    似是天地,在这一剑之下,都被斩破。

    所有一切,都变得静止。

    再无法转动半点!

    因为这一剑之力,超出了世界的承受。

    它是来自于,仙界的力量!

    轰——

    黑鸦惨叫一声,身躯轰然爆裂,无数黑雾挣扎蠕动着,想要重新凝聚形体。

    但每一次,都被一股绝灭剑意,直接撕碎。

    最终溃散消失。

    黑棺落下,插剑之尸一步迈出,身体直接躺入其中。

    “棺盖……棺盖……我的棺盖在哪里!”

    恐怖气息轰然爆发,寒泉外的石台,轰然崩溃。

    无数石块,碎裂成齑粉。

    哗——

    莫语破水而出,他脸色,极其难看。

    “小子,不要怨老夫,要怪就怪你命不好,你死了,我才有脱身的机会。”焦木声音冰冷,更有浓浓的忌惮。

    插剑之尸瞬间转头,黑洞洞的眼窝,将莫语锁定。

    “熟悉的气息……这是,主人的吩咐……杀……杀……杀!”

    最后一个杀字出口,他身上刹那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杀意。

    仙界的气息,破体而出,撕碎虚空,变成一片绝灭之域。

    兹——

    兹——

    胸口两把长剑,剧烈震颤着,自行拔出,带着尚未干涸的血迹,漂浮在他头顶。

    插剑之尸猛地扬手,手中长剑呼啸而出,与头顶两剑一起,化为三道流光,卷杀而来。

    凶煞滔天!

    “该死!你小子究竟做了什么,他竟不惜损耗仙之本源,也要杀你!”焦木惊怒低吼,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他的算计。

    本来,它操控莫语破水而出,便是想要借插剑之尸杀他的瞬间,斩断了因棺盖而存在的因果,直接离去。

    但三剑卷杀之力,威能之恐怖,已将它笼罩在内。

    若不抵抗,莫语会死,但它同样会被重创。

    “该死的!该死的!”愤怒咆哮着,焦木不得不爆发出自己的力量,可一想到,他竟要保护一名火神血脉,那份郁闷、狂怒,便让他恨得眼前阵阵发黑!

    嗡——

    一层碧绿光晕,将莫语包裹在内,散发着浓郁至极的生命气息。

    下一瞬,三把长剑,同时斩落!

    轰——

    碧绿光晕,顿时深深凹陷下去,剧烈震颤着,似要崩溃。

    恐怖劲气,轰然间爆发,将足下大地,直接撕碎!

    焦木的怒吼,在心底响起,“该死的!仙之本源,在下界根本无法补充,你如此肆无忌惮的挥霍,难道想要彻底殒落!”

    “疯子,你这个疯子!”

    愤怒之中,有着深深的惧意。

    它隐藏在这里,借助寒泉,苟延残喘了无尽岁月,自然不是看破了生死之辈。

    反而,对自己的生命,无比的吝惜。

    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愿意无缘无故的,与一个仙界之修拼死厮杀。

    嗡——

    莫语眉心,漩涡再度出现,焦木露出头来,就要直接逃走。

    就算无法斩断因果,它也顾不得这许多了,马上就要离开!

    不然的话,今日后果不堪设想。

    “仙的气息……你逃不掉,谁都逃不掉!你们都要死!”插剑之尸声音突然变得清晰,他漆黑的眼窝中,似有幽光跃动着。

    “屠戮!”

    一抬手,三把长剑同时爆发出滔天血光,凝聚出一个血色骷髅头,张口将莫语吞入其中。

    “啊!你个疯子,你个疯子!”

    一片猩红的空间,逃脱不掉的焦木,疯狂的震颤起来,大片大片的碧绿神光,从它体内喷吐而出,加固着光罩,抗衡来自外界的,恐怖的剑意侵袭。

    但随着这一过程,它表面的焦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严重。

    遍布的裂纹,“咔嚓”“咔嚓”声中,数量更多,更深,震落下来一层焦黑的灰烬。

    这灰烬,落到莫语额头,竟直接消融,被他血肉吸收。

    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肉身,随着吸收了这些灰烬,居然变得更加强大。

    而且,这灰烬中,所蕴含的一丝丝火气,使得他心脏,如战鼓般剧烈擂动起来。

    血液疯狂流转,温度急剧提升,就像是那,赤红的岩浆!

    莫语体内的血脉,在兴奋咆哮,它吸收着这些火气,气息竟明显的,在快速提升。

    焦木承受的伤害,是来自于火神一脉!

    莫语刹那间,便想通了一切,难怪最初时,它会有那般凌厉的杀机。

    脸上露出思索,几息后莫语突然闭上双眼,全力吸收着,不断洒落的灰烬力量。

    眼下生死一线,但他却无力插手,既如此,与其担心受怕,不如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或许,到最后,还能博取到一线生机。

    “我的躯体……该死的小辈,你竟敢吸收我的身躯,啊啊啊啊!老夫绝对饶不了你!”莫语所做的一切,让焦木气歪了鼻子,但此刻它除了愤怒咆哮,其他什么都做不了,插剑之尸的疯狂攻击,已让它疲于应对。

    时间流逝,焦木越来越气急败坏,它的身体,比较最初已小了一圈。

    崩溃成的灰烬,全部被莫语吸收,怒吼之中,渐渐流露出惊恐。

    因为它已快要达到极限!

    再继续下去,撑不过半个时辰,它的力量,就会枯竭。

    到时……

    突然间,焦木一声惨叫,它的身体,“咔嚓”碎成数截。

    莫语体外的碧绿光晕,顿时黯淡下去,转眼就要消失。

    唰——

    他眼眸猛地睁开,冰冷死寂,没有半点惊惧。

    有的,只是绝境中,那份放手一搏!

    无论是谁,想杀他,便要付出代价。

    莫语抬手,向前一点,自喉咙深处,传来暴虐低吼。

    “盛世莲华!”

    嗡——

    一朵白莲,在他指前绽放,其颜色比较值钱,更加纯粹。

    花瓣之间,更有光华流转,璀璨夺目!

    下一瞬,夺目白莲,与猩红剑光,悍然对碰。

    轰——

    就像是太阳的爆炸!

    莫语身体一震,口鼻间鲜血狂喷,身体向后抛飞。

    但那猩红剑光,在白莲的爆炸下,也被撕裂了大片。

    为他争取来,一息存活的时间。

    要死了吗?

    莫语看着眼前,瞬间到来的猩红剑光,缓缓闭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