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棺中,干尸猛地瞪大眼珠,露出无尽惊骇。

    他口中一声咆哮,身体轰然爆开,化为大片的粘稠黑雾。

    转眼变成一只黑鸦,通体黑色翎羽,有着一双猩红眼珠。

    此刻展翅狠狠一拍!

    咻——

    黑鸦冲天而起,双爪抓着黑棺。

    其速之快,似是挣脱了空间的束缚,身影瞬间模糊,便要消失不见。

    “还给我!”

    插剑之尸咆哮,抬手一剑。

    唰——

    似是天地,在这一剑之下,都被斩破。

    所有一切,都变得静止。

    再无法转动半点!

    因为这一剑之力,超出了世界的承受。

    它是来自于,仙界的力量!

    轰——

    黑鸦惨叫一声,身躯轰然爆裂,无数黑雾挣扎蠕动着,想要重新凝聚形体。

    但每一次,都被一股绝灭剑意,直接撕碎。

    最终溃散消失。

    黑棺落下,插剑之尸一步迈出,身体直接躺入其中。

    “棺盖……棺盖……我的棺盖在哪里!”

    恐怖气息轰然爆发,寒泉外的石台,轰然崩溃。

    无数石块,碎裂成齑粉。

    哗——

    莫语破水而出,他脸色,极其难看。

    “小子,不要怨老夫,要怪就怪你命不好,你死了,我才有脱身的机会。”焦木声音冰冷,更有浓浓的忌惮。

    插剑之尸瞬间转头,黑洞洞的眼窝,将莫语锁定。

    “熟悉的气息……这是,主人的吩咐……杀……杀……杀!”

    最后一个杀字出口,他身上刹那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杀意。

    仙界的气息,破体而出,撕碎虚空,变成一片绝灭之域。

    兹——

    兹——

    胸口两把长剑,剧烈震颤着,自行拔出,带着尚未干涸的血迹,漂浮在他头顶。

    插剑之尸猛地扬手,手中长剑呼啸而出,与头顶两剑一起,化为三道流光,卷杀而来。

    凶煞滔天!

    “该死!你小子究竟做了什么,他竟不惜损耗仙之本源,也要杀你!”焦木惊怒低吼,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他的算计。

    本来,它操控莫语破水而出,便是想要借插剑之尸杀他的瞬间,斩断了因棺盖而存在的因果,直接离去。

    但三剑卷杀之力,威能之恐怖,已将它笼罩在内。

    若不抵抗,莫语会死,但它同样会被重创。

    “该死的!该死的!”愤怒咆哮着,焦木不得不爆发出自己的力量,可一想到,他竟要保护一名火神血脉,那份郁闷、狂怒,便让他恨得眼前阵阵发黑!

    嗡——

    一层碧绿光晕,将莫语包裹在内,散发着浓郁至极的生命气息。

    下一瞬,三把长剑,同时斩落!

    轰——

    碧绿光晕,顿时深深凹陷下去,剧烈震颤着,似要崩溃。

    恐怖劲气,轰然间爆发,将足下大地,直接撕碎!

    焦木的怒吼,在心底响起,“该死的!仙之本源,在下界根本无法补充,你如此肆无忌惮的挥霍,难道想要彻底殒落!”

    “疯子,你这个疯子!”

    愤怒之中,有着深深的惧意。

    它隐藏在这里,借助寒泉,苟延残喘了无尽岁月,自然不是看破了生死之辈。

    反而,对自己的生命,无比的吝惜。

    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愿意无缘无故的,与一个仙界之修拼死厮杀。

    嗡——

    莫语眉心,漩涡再度出现,焦木露出头来,就要直接逃走。

    就算无法斩断因果,它也顾不得这许多了,马上就要离开!

    不然的话,今日后果不堪设想。

    “仙的气息……你逃不掉,谁都逃不掉!你们都要死!”插剑之尸声音突然变得清晰,他漆黑的眼窝中,似有幽光跃动着。

    “屠戮!”

    一抬手,三把长剑同时爆发出滔天血光,凝聚出一个血色骷髅头,张口将莫语吞入其中。

    “啊!你个疯子,你个疯子!”

    一片猩红的空间,逃脱不掉的焦木,疯狂的震颤起来,大片大片的碧绿神光,从它体内喷吐而出,加固着光罩,抗衡来自外界的,恐怖的剑意侵袭。

    但随着这一过程,它表面的焦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严重。

    遍布的裂纹,“咔嚓”“咔嚓”声中,数量更多,更深,震落下来一层焦黑的灰烬。

    这灰烬,落到莫语额头,竟直接消融,被他血肉吸收。

    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肉身,随着吸收了这些灰烬,居然变得更加强大。

    而且,这灰烬中,所蕴含的一丝丝火气,使得他心脏,如战鼓般剧烈擂动起来。

    血液疯狂流转,温度急剧提升,就像是那,赤红的岩浆!

    莫语体内的血脉,在兴奋咆哮,它吸收着这些火气,气息竟明显的,在快速提升。

    焦木承受的伤害,是来自于火神一脉!

    莫语刹那间,便想通了一切,难怪最初时,它会有那般凌厉的杀机。

    脸上露出思索,几息后莫语突然闭上双眼,全力吸收着,不断洒落的灰烬力量。

    眼下生死一线,但他却无力插手,既如此,与其担心受怕,不如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或许,到最后,还能博取到一线生机。

    “我的躯体……该死的小辈,你竟敢吸收我的身躯,啊啊啊啊!老夫绝对饶不了你!”莫语所做的一切,让焦木气歪了鼻子,但此刻它除了愤怒咆哮,其他什么都做不了,插剑之尸的疯狂攻击,已让它疲于应对。

    时间流逝,焦木越来越气急败坏,它的身体,比较最初已小了一圈。

    崩溃成的灰烬,全部被莫语吸收,怒吼之中,渐渐流露出惊恐。

    因为它已快要达到极限!

    再继续下去,撑不过半个时辰,它的力量,就会枯竭。

    到时……

    突然间,焦木一声惨叫,它的身体,“咔嚓”碎成数截。

    莫语体外的碧绿光晕,顿时黯淡下去,转眼就要消失。

    唰——

    他眼眸猛地睁开,冰冷死寂,没有半点惊惧。

    有的,只是绝境中,那份放手一搏!

    无论是谁,想杀他,便要付出代价。

    莫语抬手,向前一点,自喉咙深处,传来暴虐低吼。

    “盛世莲华!”

    嗡——

    一朵白莲,在他指前绽放,其颜色比较值钱,更加纯粹。

    花瓣之间,更有光华流转,璀璨夺目!

    下一瞬,夺目白莲,与猩红剑光,悍然对碰。

    轰——

    就像是太阳的爆炸!

    莫语身体一震,口鼻间鲜血狂喷,身体向后抛飞。

    但那猩红剑光,在白莲的爆炸下,也被撕裂了大片。

    为他争取来,一息存活的时间。

    要死了吗?

    莫语看着眼前,瞬间到来的猩红剑光,缓缓闭目。

第1053章 严兆文出手    突然间,眼前猩红剑光一颤,竟轰然崩溃。

    肃穆的声音,缓缓传入耳中。

    “魂者,诞于天,长于地,牧于吾手。”

    “今,封汝残魂,埋天地间,无赦不得出!”

    琥珀色眼眸,散发着诡异光晕,其身体外,浮现千万灵魂虚影。

    此刻齐齐一声咆哮,身体轰然爆裂,化为一枚枚符文,呼啸而出,将整个黑棺覆盖在内。

    莫语身影出现,看清他身影,短暂错愕后,露出喜意。

    “严兆文!”

    男子转过身,脸上露出笑容,恭谨行礼,“大人!”

    不过下一瞬,他神色便蓦地凝重,眼底厉芒闪动。

    “我会封印此尸,离开此处后,还请大人前往第四圣地,她在那里等你!”

    语落,严兆文一步迈出,“以吾之身,化为魂印!封!”

    轰——

    他身体消失,一张十余丈大小符文飞起,明灭闪烁中,将黑棺层层包裹。

    嗡——

    一颤之后,黑棺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突兀重逢,又突兀的分开,莫语脸上,浮现担忧之意。

    那插剑之尸,实力何等恐怖,严兆文将他封印,不知后果如何。

    不过很快,他便深吸一口气,强迫心神归于平静。

    如今担心已是无用,只希望,严兆文能有所依仗。

    “第四圣地……”

    莫语低吟,眼前出现蚁后的身影。

    严兆文说的那人,显然是她。

    当年不辞而别,再度得到消息,竟是在这混沌之域。

    想到曾于庆南晨云口中听闻,第四圣地,出现短短不足五百年,这显然就是蚁后的手笔。

    莫语眼中,闪过一道思念,“这些年,你还好吗?”

    他转身,背向寒泉,目光变得锐利,“谁在那里,出来!”

    咻——

    破空声中,最先出现的,是一头大龟,此刻一脸激动之色。

    “大人!”

    唰——

    冥圣身影出现,拱手深深行礼,“参见大人!”

    莫语脸上寒意褪去,微微点头,“原来是你们。”

    混沌大龟凑上前来,声音都在轻轻颤抖,“当日大人您……我们便一直在神灵岛上寻找,却迟迟不能发现,大人您的踪迹。后来,还是兴财兄弟说,您身上有大气运,宝物问世之地,出现的可能性更高,所以我们就一路寻了过来,居然真的找到了大人!”

    它转过头,高声喊道:“兴财兄弟,快过来,能够找到大人,真是多亏了你啊!”

    兴财悔的肠子都青透了!

    早知道真的能找到莫语,鬼才提议找宝物。

    这个煞星,被那么恐怖的存在抓走,居然都能逃出来。

    还有刚才,眼看着就要被杀死了,偏偏有人出来搅局!

    这tm什么狗屎运啊。

    兴财这会正偷偷摸摸的想走,被它这一喊,身体蓦地僵住。

    叫你妹啊叫!

    忘了老子不行啊!

    不过现在,想走是没可能了。

    兴财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

    别怕!

    怕个毛啊!

    神葬血蚕已经孵化出来,在自己的手段下,培育成了更为恐怖的十目蚕。

    一旦放出来,第三步修士,也是想抓就抓,想杀就杀!

    兴财突然有了勇气!

    哈哈,这煞星回来的好啊,正好别浪费了,他这一身的宝贝。

    统统都交给兴财大爷吧……

    就在这时,莫语突然看来,冰冷的目光,似是看破了他的心思。

    兴财一个寒颤,随即暗骂自己胆小如鼠,挺着脖子冷笑一声,“我还以为大人已经殒落了,还曾失望了许久,好在上天开眼,给了我一个找回场子的机会!”

    他抬手一点,大刺刺道:“交出储物戒,抹了上面的意识,然后拜服在我面前,以后供我驱使,兴财大爷就饶你一命,否则的话,今日就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混沌大龟大怒,“兴财,你胡说八道什么,马上向大人道歉,不然我绝不放过你!”

    “哼!对大人无礼,必要严惩!”冥神脸色阴沉的,像是要滴下水来。

    兴财气的双手直颤,“你们两个喂不饱的白眼狼!这段时间跟着我,吃得好拿得多,比在这煞星身边,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你们不心存感激就罢了,居然还向着他说话,实在是岂有此理!”

    他一扭头,恶狠狠的看着莫语,“好!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落泪,今天就让你们看看,兴财大爷的手段!”

    嗡——

    大片灵光浮现,飞出九条通体雪白,背生双翅的十目蚕。

    此刻双翅一震,九条十目蚕,眼睛同时睁开了一丝。

    滔天凶煞,轰然间爆发。

    虚空之中,传来凄厉呼嚎。

    更有一道道虚影,缓缓浮现。

    “十目蚕!”混沌大龟尖叫,眼眸中,流露惊骇,似是知晓此蚕的厉害,“大人小心,千万不要被它们的目光锁定!”

    兴财一脸得意,“怕了吧?这可是远古凶物十目蚕,一旦睁目,第四步下,谁遇谁死!”

    他一捋头发,四十五度扬天,眼珠低垂着看来,将那份目空一切的张扬,变现的淋漓尽致。

    “怕了吧!咳咳,莫语啊,念在你我之间,也有一些交情,本大爷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求饶,还能保住性命!”

    莫语神色平淡,目光冷冽,淡淡道:“原来,这就是你的依仗,难怪胆敢反噬本座。”

    看他无动于衷的模样,兴财突然一阵心慌,却强压着,恶狠狠的低吼,“是又如何?看来你当真是不想活了,本大爷就让你看看,我的这些宝贝的厉害!”

    他一抬手,九只十目蚕的眼睛,同时睁开到一半。

    凶煞气息顿时暴涨,虚空之中,那一道道虚影,此刻快速变得凝实。

    狰狞咆哮中,露出那一只只,闪动着无尽暴虐的眼珠。

    天空随之阴暗下去,一片片的乌黑雪花,挥挥洒洒飘落,每一片上,都凝聚着让人惊骇的阴寒之气。

    “莫语!你还不怕?”兴财咆哮,眼珠死死盯住他的面孔,他表现的愤怒,但心中那份慌张,却是越来越重。

    莫语似是看穿了他心头的慌意,嘴角露出一丝嘲弄,“那就让本座看一看,你的十目蚕,威能究竟如何。”

    不对!

    事情不对!

    这煞星,已经感受到了十目蚕的气息,居然一点都不怕。

    难道……

    不可能!

    兴财死命的否认,十目蚕的厉害,他最为清楚。

    就算莫语突破到第三步,也绝对无法抵挡!

    一定是在吓他!

    对,就是这样!

    哼!难道以为,兴财大爷是被吓大的不成。

    “好!既然你找死,大爷就成全你!”

    兴财咬牙拂袖一挥,九只十目蚕,齐齐睁开了眼。

    其目阴黑,没有半点杂色,就像是深渊幽泉,深不可测。

    将莫语锁定!

    嗡——

    一股诡异力量,刹那间降临,将他身体笼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