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突然间,眼前猩红剑光一颤,竟轰然崩溃。

    肃穆的声音,缓缓传入耳中。

    “魂者,诞于天,长于地,牧于吾手。”

    “今,封汝残魂,埋天地间,无赦不得出!”

    琥珀色眼眸,散发着诡异光晕,其身体外,浮现千万灵魂虚影。

    此刻齐齐一声咆哮,身体轰然爆裂,化为一枚枚符文,呼啸而出,将整个黑棺覆盖在内。

    莫语身影出现,看清他身影,短暂错愕后,露出喜意。

    “严兆文!”

    男子转过身,脸上露出笑容,恭谨行礼,“大人!”

    不过下一瞬,他神色便蓦地凝重,眼底厉芒闪动。

    “我会封印此尸,离开此处后,还请大人前往第四圣地,她在那里等你!”

    语落,严兆文一步迈出,“以吾之身,化为魂印!封!”

    轰——

    他身体消失,一张十余丈大小符文飞起,明灭闪烁中,将黑棺层层包裹。

    嗡——

    一颤之后,黑棺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突兀重逢,又突兀的分开,莫语脸上,浮现担忧之意。

    那插剑之尸,实力何等恐怖,严兆文将他封印,不知后果如何。

    不过很快,他便深吸一口气,强迫心神归于平静。

    如今担心已是无用,只希望,严兆文能有所依仗。

    “第四圣地……”

    莫语低吟,眼前出现蚁后的身影。

    严兆文说的那人,显然是她。

    当年不辞而别,再度得到消息,竟是在这混沌之域。

    想到曾于庆南晨云口中听闻,第四圣地,出现短短不足五百年,这显然就是蚁后的手笔。

    莫语眼中,闪过一道思念,“这些年,你还好吗?”

    他转身,背向寒泉,目光变得锐利,“谁在那里,出来!”

    咻——

    破空声中,最先出现的,是一头大龟,此刻一脸激动之色。

    “大人!”

    唰——

    冥圣身影出现,拱手深深行礼,“参见大人!”

    莫语脸上寒意褪去,微微点头,“原来是你们。”

    混沌大龟凑上前来,声音都在轻轻颤抖,“当日大人您……我们便一直在神灵岛上寻找,却迟迟不能发现,大人您的踪迹。后来,还是兴财兄弟说,您身上有大气运,宝物问世之地,出现的可能性更高,所以我们就一路寻了过来,居然真的找到了大人!”

    它转过头,高声喊道:“兴财兄弟,快过来,能够找到大人,真是多亏了你啊!”

    兴财悔的肠子都青透了!

    早知道真的能找到莫语,鬼才提议找宝物。

    这个煞星,被那么恐怖的存在抓走,居然都能逃出来。

    还有刚才,眼看着就要被杀死了,偏偏有人出来搅局!

    这tm什么狗屎运啊。

    兴财这会正偷偷摸摸的想走,被它这一喊,身体蓦地僵住。

    叫你妹啊叫!

    忘了老子不行啊!

    不过现在,想走是没可能了。

    兴财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

    别怕!

    怕个毛啊!

    神葬血蚕已经孵化出来,在自己的手段下,培育成了更为恐怖的十目蚕。

    一旦放出来,第三步修士,也是想抓就抓,想杀就杀!

    兴财突然有了勇气!

    哈哈,这煞星回来的好啊,正好别浪费了,他这一身的宝贝。

    统统都交给兴财大爷吧……

    就在这时,莫语突然看来,冰冷的目光,似是看破了他的心思。

    兴财一个寒颤,随即暗骂自己胆小如鼠,挺着脖子冷笑一声,“我还以为大人已经殒落了,还曾失望了许久,好在上天开眼,给了我一个找回场子的机会!”

    他抬手一点,大刺刺道:“交出储物戒,抹了上面的意识,然后拜服在我面前,以后供我驱使,兴财大爷就饶你一命,否则的话,今日就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混沌大龟大怒,“兴财,你胡说八道什么,马上向大人道歉,不然我绝不放过你!”

    “哼!对大人无礼,必要严惩!”冥神脸色阴沉的,像是要滴下水来。

    兴财气的双手直颤,“你们两个喂不饱的白眼狼!这段时间跟着我,吃得好拿得多,比在这煞星身边,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你们不心存感激就罢了,居然还向着他说话,实在是岂有此理!”

    他一扭头,恶狠狠的看着莫语,“好!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落泪,今天就让你们看看,兴财大爷的手段!”

    嗡——

    大片灵光浮现,飞出九条通体雪白,背生双翅的十目蚕。

    此刻双翅一震,九条十目蚕,眼睛同时睁开了一丝。

    滔天凶煞,轰然间爆发。

    虚空之中,传来凄厉呼嚎。

    更有一道道虚影,缓缓浮现。

    “十目蚕!”混沌大龟尖叫,眼眸中,流露惊骇,似是知晓此蚕的厉害,“大人小心,千万不要被它们的目光锁定!”

    兴财一脸得意,“怕了吧?这可是远古凶物十目蚕,一旦睁目,第四步下,谁遇谁死!”

    他一捋头发,四十五度扬天,眼珠低垂着看来,将那份目空一切的张扬,变现的淋漓尽致。

    “怕了吧!咳咳,莫语啊,念在你我之间,也有一些交情,本大爷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求饶,还能保住性命!”

    莫语神色平淡,目光冷冽,淡淡道:“原来,这就是你的依仗,难怪胆敢反噬本座。”

    看他无动于衷的模样,兴财突然一阵心慌,却强压着,恶狠狠的低吼,“是又如何?看来你当真是不想活了,本大爷就让你看看,我的这些宝贝的厉害!”

    他一抬手,九只十目蚕的眼睛,同时睁开到一半。

    凶煞气息顿时暴涨,虚空之中,那一道道虚影,此刻快速变得凝实。

    狰狞咆哮中,露出那一只只,闪动着无尽暴虐的眼珠。

    天空随之阴暗下去,一片片的乌黑雪花,挥挥洒洒飘落,每一片上,都凝聚着让人惊骇的阴寒之气。

    “莫语!你还不怕?”兴财咆哮,眼珠死死盯住他的面孔,他表现的愤怒,但心中那份慌张,却是越来越重。

    莫语似是看穿了他心头的慌意,嘴角露出一丝嘲弄,“那就让本座看一看,你的十目蚕,威能究竟如何。”

    不对!

    事情不对!

    这煞星,已经感受到了十目蚕的气息,居然一点都不怕。

    难道……

    不可能!

    兴财死命的否认,十目蚕的厉害,他最为清楚。

    就算莫语突破到第三步,也绝对无法抵挡!

    一定是在吓他!

    对,就是这样!

    哼!难道以为,兴财大爷是被吓大的不成。

    “好!既然你找死,大爷就成全你!”

    兴财咬牙拂袖一挥,九只十目蚕,齐齐睁开了眼。

    其目阴黑,没有半点杂色,就像是深渊幽泉,深不可测。

    将莫语锁定!

    嗡——

    一股诡异力量,刹那间降临,将他身体笼罩。

第1054章 血祭开始    咔嚓——

    咔嚓——

    一层黑冰凝聚,转眼间,莫语便成了一具,栩栩如生的冰雕。

    气息断绝!

    “哈哈哈哈!莫语,跟我斗,不自量力!这结果你可不能怨我,兴财大爷已经给了你活命的机会,是你不要,自己找死!下辈子聪明点,要记住,有些人是你不能招惹的!”

    兴财大笑,满脸的狂妄,舒畅。

    死了,死了。

    这煞星终于死了。

    以后再也不用怕了,可以安心的吃,安心的睡。

    哈哈,想一想,生活都是满满的幸福啊!

    但这一刻,不知怎的,看着冰封的莫语,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牵强起来。

    这煞星,虽然一直夺取他的宝物,对他凶恶无比,但总的来说,还是有一丁点的可取之处。

    就这么把他杀了,是不是太冲动?

    嗯,夺了他的储物戒,再狠狠出一口气,似乎也就差不多了。

    兴财想着,居然有一些后悔起来。

    可杀都杀了……

    他叹着气摇头,“你们两个都看到了,莫语他不听大爷的劝,最终误了性命,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跟着兴财大爷走,保管吃香的,喝辣的……”

    轰——

    一声巨响,将他声音打断。

    莫语体外黑色坚冰,此刻被震成粉碎!

    挥挥洒洒。

    “这就是十目蚕的力量,不过如此。”

    平静声音中,他一步迈出,瞬间逼临兴财,抓住他的脖子。

    “说,你想怎么死?要个痛快,还是一点点来。”

    兴财瞠目,一脸难以置信,但很快,身体便像筛子一样颤抖起来。

    他哭丧着脸,“能不能不死?”

    “你说呢?”莫语面无表情。

    混沌大龟怒容散去,露出冷笑。

    冥圣低哼一声,“自作孽!”

    “主子!主子啊!小的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我……我不是真的敢对您不敬,小的是跟您开玩笑呢?主子您神通无敌,修为盖世,小小的十目蚕怎么可能伤得了您,小的是想给您展示一下,我准备敬献给您的十目蚕!”兴财声声泣血,赤胆忠肝,一副被冤枉的凄然模样。

    那神态,那语气,不是目睹了全过程,只怕真的会被他骗过去。

    莫语冷哼一声,手掌略微用力,他面庞顿时涨红,喘不过气来。

    “说完了的话,那就死吧!”

    兴财眼珠猛地瞪大,头一歪,昏了过去。

    这一次,不是伪装,是真的昏了……

    这家伙的胆子,真是无语!

    莫语皱了皱眉,一松手,任凭他软软倒在地上。

    “咳……大人,兴财这厮意图不轨,实在罪不容赦!”混沌大龟阴森森磨着牙,“不如大人将他赐给我,一口吞了,就当是道点心!”

    “啊!”兴财翻身跳起,指着它破口大骂,“你个死乌龟,老乌龟,大爷这段时间白对你这么好了,你居然想吃我!我已经好几天没拉屎撒尿,你敢吃我,就得一起吞到肚子里面去,我死了,也得让你臭十万年!”

    “醒了?”

    “醒了!能不醒啊,再不醒就要被吃了……”兴财突然回过神,直接跪了下去,“主子啊,小的不是故意这语气跟您说话的!主子饶命,饶命啊!”

    莫语眼眸虚眯,“如果不是刚才,你眼中露出一丝后悔,你如今已经死了。”他略一停顿,“兴财,记得本座曾跟你说过,不要再有下一次……而这,已经是第二次。”

    兴财脸色瞬间灰白。

    但莫语,却没有继续下去,转身走向寒泉,“这一次,我仍旧饶你不死,十目蚕也留给你,但你可以尝试一下,本座是否还会饶你第三次。”

    平静的声音,没有半点寒意,却让兴财,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他眼前,似乎隐隐的,看到了一些画面。

    若有第三次,他真的会死!

    “噗通”一声跪下,兴财磕头如捣蒜,“多谢主子不杀之恩!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莫语没有回头,脚下一踏,身体落入寒泉。

    闭目,任凭坚冰蔓延开来,将他身体覆盖。

    缓缓的,向寒泉深处沉去。

    不杀兴财,之前所说,是一个理由。

    但更重要的,是心头,几分隐约的直觉。

    突破第三步,开启自身国度,与天地大道,更多几分契合。

    莫语能够感受到,留下兴财,对他更为有利。

    甚至于,会在将来,起到某种极为重要的作用。

    或许他的直觉不会成为现实,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能无视。

    更何况,经过今日之事,他相信兴财很长一段时间内,绝不敢再有反噬的念头。

    ……

    无边的黑暗,将一切吞噬,口鼻之间,充斥着浓郁至极的腐朽之气。

    便似,深埋在地底无数年的陈棺腐尸!

    突然间,两团幽火出现,跳跃中,闪动着冰冷的光泽。

    离得近了,才能够发现,这两团幽火,竟是一双眼睛!

    此人身体几乎全部腐烂,露出惨白骨头的。

    但就在这一刻,随着他睁开眼,地面上苍穹骤然黑暗,阴阳瞬间颠倒。

    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啊!”

    凄厉嚎叫声,便在这黑暗中,疯狂响起。

    越来越多,响彻整片天地!

    不过很快,这嚎叫便消失殆尽。

    唯有涓涓的流淌声,在耳边回荡。

    粘稠的血肉溶液,渗透了大地,汇聚到这具尸体上,开始缓慢的滋养。

    “不管你是谁,毁掉老夫全部分身,都要付出代价!”

    胸膛微微起伏,发出嘶哑的声音,像是夜枭在尖叫。

    于大地深处,于无尽血肉溶液间,回荡不朽!

    ……

    “消失了。”

    巨大的黑影中,传来疑惑的声音,但很快,便化为一阵酣畅淋漓的狂笑。

    “好!好!好!”

    “仙界之人消失,便再没有人,可以阻拦我。”

    “步伐可以加快,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对肉身的掌握,破碎这封印而出。”

    “到时,纵横天地间,谁可匹敌!”

    ……

    这一日,神灵岛上,所有生灵陷入狂暴,疯狂攻击进入修士。

    短时间内,死伤惨重!

    ……

    金姓修士抬头,一双眼眸,在石窟中闪动着幽光。

    “血祭,终于开始了。”

    “这一次,我绝不会失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