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咔嚓——

    咔嚓——

    一层黑冰凝聚,转眼间,莫语便成了一具,栩栩如生的冰雕。

    气息断绝!

    “哈哈哈哈!莫语,跟我斗,不自量力!这结果你可不能怨我,兴财大爷已经给了你活命的机会,是你不要,自己找死!下辈子聪明点,要记住,有些人是你不能招惹的!”

    兴财大笑,满脸的狂妄,舒畅。

    死了,死了。

    这煞星终于死了。

    以后再也不用怕了,可以安心的吃,安心的睡。

    哈哈,想一想,生活都是满满的幸福啊!

    但这一刻,不知怎的,看着冰封的莫语,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牵强起来。

    这煞星,虽然一直夺取他的宝物,对他凶恶无比,但总的来说,还是有一丁点的可取之处。

    就这么把他杀了,是不是太冲动?

    嗯,夺了他的储物戒,再狠狠出一口气,似乎也就差不多了。

    兴财想着,居然有一些后悔起来。

    可杀都杀了……

    他叹着气摇头,“你们两个都看到了,莫语他不听大爷的劝,最终误了性命,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跟着兴财大爷走,保管吃香的,喝辣的……”

    轰——

    一声巨响,将他声音打断。

    莫语体外黑色坚冰,此刻被震成粉碎!

    挥挥洒洒。

    “这就是十目蚕的力量,不过如此。”

    平静声音中,他一步迈出,瞬间逼临兴财,抓住他的脖子。

    “说,你想怎么死?要个痛快,还是一点点来。”

    兴财瞠目,一脸难以置信,但很快,身体便像筛子一样颤抖起来。

    他哭丧着脸,“能不能不死?”

    “你说呢?”莫语面无表情。

    混沌大龟怒容散去,露出冷笑。

    冥圣低哼一声,“自作孽!”

    “主子!主子啊!小的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我……我不是真的敢对您不敬,小的是跟您开玩笑呢?主子您神通无敌,修为盖世,小小的十目蚕怎么可能伤得了您,小的是想给您展示一下,我准备敬献给您的十目蚕!”兴财声声泣血,赤胆忠肝,一副被冤枉的凄然模样。

    那神态,那语气,不是目睹了全过程,只怕真的会被他骗过去。

    莫语冷哼一声,手掌略微用力,他面庞顿时涨红,喘不过气来。

    “说完了的话,那就死吧!”

    兴财眼珠猛地瞪大,头一歪,昏了过去。

    这一次,不是伪装,是真的昏了……

    这家伙的胆子,真是无语!

    莫语皱了皱眉,一松手,任凭他软软倒在地上。

    “咳……大人,兴财这厮意图不轨,实在罪不容赦!”混沌大龟阴森森磨着牙,“不如大人将他赐给我,一口吞了,就当是道点心!”

    “啊!”兴财翻身跳起,指着它破口大骂,“你个死乌龟,老乌龟,大爷这段时间白对你这么好了,你居然想吃我!我已经好几天没拉屎撒尿,你敢吃我,就得一起吞到肚子里面去,我死了,也得让你臭十万年!”

    “醒了?”

    “醒了!能不醒啊,再不醒就要被吃了……”兴财突然回过神,直接跪了下去,“主子啊,小的不是故意这语气跟您说话的!主子饶命,饶命啊!”

    莫语眼眸虚眯,“如果不是刚才,你眼中露出一丝后悔,你如今已经死了。”他略一停顿,“兴财,记得本座曾跟你说过,不要再有下一次……而这,已经是第二次。”

    兴财脸色瞬间灰白。

    但莫语,却没有继续下去,转身走向寒泉,“这一次,我仍旧饶你不死,十目蚕也留给你,但你可以尝试一下,本座是否还会饶你第三次。”

    平静的声音,没有半点寒意,却让兴财,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他眼前,似乎隐隐的,看到了一些画面。

    若有第三次,他真的会死!

    “噗通”一声跪下,兴财磕头如捣蒜,“多谢主子不杀之恩!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莫语没有回头,脚下一踏,身体落入寒泉。

    闭目,任凭坚冰蔓延开来,将他身体覆盖。

    缓缓的,向寒泉深处沉去。

    不杀兴财,之前所说,是一个理由。

    但更重要的,是心头,几分隐约的直觉。

    突破第三步,开启自身国度,与天地大道,更多几分契合。

    莫语能够感受到,留下兴财,对他更为有利。

    甚至于,会在将来,起到某种极为重要的作用。

    或许他的直觉不会成为现实,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能无视。

    更何况,经过今日之事,他相信兴财很长一段时间内,绝不敢再有反噬的念头。

    ……

    无边的黑暗,将一切吞噬,口鼻之间,充斥着浓郁至极的腐朽之气。

    便似,深埋在地底无数年的陈棺腐尸!

    突然间,两团幽火出现,跳跃中,闪动着冰冷的光泽。

    离得近了,才能够发现,这两团幽火,竟是一双眼睛!

    此人身体几乎全部腐烂,露出惨白骨头的。

    但就在这一刻,随着他睁开眼,地面上苍穹骤然黑暗,阴阳瞬间颠倒。

    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啊!”

    凄厉嚎叫声,便在这黑暗中,疯狂响起。

    越来越多,响彻整片天地!

    不过很快,这嚎叫便消失殆尽。

    唯有涓涓的流淌声,在耳边回荡。

    粘稠的血肉溶液,渗透了大地,汇聚到这具尸体上,开始缓慢的滋养。

    “不管你是谁,毁掉老夫全部分身,都要付出代价!”

    胸膛微微起伏,发出嘶哑的声音,像是夜枭在尖叫。

    于大地深处,于无尽血肉溶液间,回荡不朽!

    ……

    “消失了。”

    巨大的黑影中,传来疑惑的声音,但很快,便化为一阵酣畅淋漓的狂笑。

    “好!好!好!”

    “仙界之人消失,便再没有人,可以阻拦我。”

    “步伐可以加快,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对肉身的掌握,破碎这封印而出。”

    “到时,纵横天地间,谁可匹敌!”

    ……

    这一日,神灵岛上,所有生灵陷入狂暴,疯狂攻击进入修士。

    短时间内,死伤惨重!

    ……

    金姓修士抬头,一双眼眸,在石窟中闪动着幽光。

    “血祭,终于开始了。”

    “这一次,我绝不会失败!”

第1055章 觉醒火神血脉    寒泉下,一片黝黑,莫语盘膝于坚冰中,神色淡漠。

    无尽寒意,如刀锋纵横于血肉筋骨之间,辛辣痛楚!

    但这痛,却不能让他变强之心动摇半点。

    有的,反而是一份,甘之若饴的平静。

    进入神灵岛,莫语本意是为寻找溯魂轮回草,这一目的已经实现。

    虽未彻底明了一切,但终归寻找到了,与仙界有关的记忆。

    确定了解开身份之谜的关键,是在仙界……

    而要进入仙界,如今的他,实在太弱。

    记忆画面之中,任何一股风,一道雷,都足以让他魂飞魄散。

    所以,莫语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所以寒泉淬体之痛,他甘之若饴!

    眉心一片虚无,焦木崩断后的几节,零散的漂浮着。

    许是受了太重的伤势,焦木的意识,陷入了沉睡中。

    莫语的神念,来回横扫数次之后,终是确定了这点。

    如此的话……

    他眼中闪过一道坚定。

    轰——

    磅礴神念爆发,化为一张无形大手,进入这片空间,卷住其中一截焦木。

    接触的一瞬间,剧烈的痛楚,就像是烧红的烙铁,一下插入大脑之中。

    在痛的疯狂中,耳边隐隐似乎听到,“滋啦啦”的焦糊之声。

    莫语闷哼一声,口鼻七窍间,同时流出鲜血。

    这血液沸腾着,刚刚涌出来,便直接蒸发消散。

    散发出的炙热温度,竟让他体外的坚冰,瞬间出现了消融。

    这一截焦木,竟封印着,足以焚毁天地的恐怖火力!

    莫语紧咬牙关,硬挺着灼烧神念的痛苦,拉动这截焦木,一点点向外挪动。

    他身体渐渐通红,每一寸血肉,都在剧烈颤抖,头顶冒出滚滚白烟。

    体外封固的坚冰,已彻底融化,甚至于那份高温,令周边的寒泉水,不断升温。

    最终,竟是沸腾!

    莫语眼中,露出一丝不甘。

    拉出这截焦木,还需要不少时间。

    但他,却已经支撑不住……

    本来,是想要借助寒泉之力,提高成功的可能。

    但如今,只能暂时放弃了。

    就在莫语,将要收回神念的瞬间,自寒潭深处,蓦地传来一声低吼。

    他周身沸腾的寒泉之水,刹那间归于冰冷,更散发出,足以冰封天地的恐怖寒意。

    咔嚓——

    咔嚓——

    莫语身体瞬间结冰。

    那寒意,似是受到挑衅般,疯狂钻入体内,向他眉心涌去。

    莫语神念蓦地一僵,变得前所未有的滞待,就似被冻僵般。

    他心头,顿时惊骇!

    这是怎样的寒意,竟连神念,都能够冻结!

    很快,这股寒意,落到了那一截,与神念相连的焦木之上,顿时蔓延而去,与它封印的火力,直接对碰到一起。

    冰与火的对碰,悄无声息,却有无尽的水雾,刹那升腾而起。

    莫语神念瞬间恢复了自如,在冰、火交锋中,寻觅到了一个机会。

    没有任何犹豫,他全力收回神念,拉动着这截焦木,不断向外。

    片刻后,莫语眉心处,出现一道漩涡。

    一截焦木,从中缓缓飞出。

    莫语眼中似是划过一条闪电,他抬手,一把抓住焦木。

    这一刻,他心脏大力跳动起来,推动着血液疯狂流转,传来隐藏其中的血脉,兴奋的咆哮声。

    被冰寒压制的炙热火力,似是受到召唤般,自焦木中涌出,融入莫语体内,补充到他的血脉中。

    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血脉像是一片龟裂的大地,吸收着这份火力,渐渐变得活跃起来。

    其气息,越来越强!

    这是血脉在生长。

    莫语眉心处,星域般的神纹骤然浮现,洒落璀璨金辉。

    不过这一刻,随着他体内,血脉的生长,这神纹,正在缓缓的变化。

    由极其精密繁琐的星域神纹,一点点的缓慢收缩,渐渐成为一颗金色光点。

    而后,这光点就像是一枚种子,破壳发芽,缓缓生长。

    逐渐的,成长为一只,古朴的文字。

    虽然模糊,透着暗淡,却能够清楚的辨识,这是一枚远古先民的“火”字!

    不!

    这“火”字,比远古先民之“火”更加古老,任何人只要一眼看到,就能直接辨识出来。

    因为,这“火”是天地规则直接显化而成,它是火神的标志!

    这一刻,莫语体内隐藏的血脉,彻底觉醒!

    ……

    圣魔界,百万火山,绵延为天地间第一火域,恐怖的温度,将天空烤成赤红。

    无尽火云,翻滚不休,为寻常生灵禁区,非火系之灵、之修,不得踏入。

    可即便是天生为火的大妖,有或是后天修行火系一道的修士,在这百万火山中,亦无法深入。

    只能徘徊在边缘区域,吸收着天地间的无尽火力,用以修炼。

    突然间,大地猛地一颤,随即有一道声音,轰隆隆传递而出。

    穿透的无尽的大地,落入百万火山中,所有生灵耳中。

    那是一个简单的音节……

    “火!”

    却如惊雷,在天地间,滚滚回响。

    轰——

    百万火山同时爆发。

    岩浆柱冲天而起,洒落下无尽毁灭气息!

    一股莫名的敬畏,突然间,自此处所有生灵心底涌出。

    不知觉间,齐齐跪伏下来,似是在朝见,那未知之处的火之君王。

    地底极深处,那翻滚的岩浆中,一个巨大无比的身影,此刻睁开了眼。

    它仰着头,目光似洞穿了大地,落到了遥远之外的地方。

    “吾自火中诞生,在此沉寂九十三万年,终于等到了主人的降临。”

    “吾主为火中神,将带领我们,走出地底岩浆,将火之焚烧与毁灭,洒遍整个世界。”

    “你我便于此处,恭迎吾主降临!”

    低沉的声音,在地底回响,惊动了无数隐藏的存在。

    “于此处,恭迎吾主降临!”

    一道神念,轰然散开。

    “于此处,恭迎吾主降临!”

    百道神念,同时爆发。

    “于此处,恭迎吾主降临!”

    万道神念,惊天动地!

    而后,是十万,百万,千万……

    巨大无比的身影,缓缓闭上了眼,但它心头压抑了九十三万年的火焰,却已经熊熊燃烧起来!

    “吾主,您在哪里?”

    “吾主,请您尽快到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