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寒泉下,一片黝黑,莫语盘膝于坚冰中,神色淡漠。

    无尽寒意,如刀锋纵横于血肉筋骨之间,辛辣痛楚!

    但这痛,却不能让他变强之心动摇半点。

    有的,反而是一份,甘之若饴的平静。

    进入神灵岛,莫语本意是为寻找溯魂轮回草,这一目的已经实现。

    虽未彻底明了一切,但终归寻找到了,与仙界有关的记忆。

    确定了解开身份之谜的关键,是在仙界……

    而要进入仙界,如今的他,实在太弱。

    记忆画面之中,任何一股风,一道雷,都足以让他魂飞魄散。

    所以,莫语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所以寒泉淬体之痛,他甘之若饴!

    眉心一片虚无,焦木崩断后的几节,零散的漂浮着。

    许是受了太重的伤势,焦木的意识,陷入了沉睡中。

    莫语的神念,来回横扫数次之后,终是确定了这点。

    如此的话……

    他眼中闪过一道坚定。

    轰——

    磅礴神念爆发,化为一张无形大手,进入这片空间,卷住其中一截焦木。

    接触的一瞬间,剧烈的痛楚,就像是烧红的烙铁,一下插入大脑之中。

    在痛的疯狂中,耳边隐隐似乎听到,“滋啦啦”的焦糊之声。

    莫语闷哼一声,口鼻七窍间,同时流出鲜血。

    这血液沸腾着,刚刚涌出来,便直接蒸发消散。

    散发出的炙热温度,竟让他体外的坚冰,瞬间出现了消融。

    这一截焦木,竟封印着,足以焚毁天地的恐怖火力!

    莫语紧咬牙关,硬挺着灼烧神念的痛苦,拉动这截焦木,一点点向外挪动。

    他身体渐渐通红,每一寸血肉,都在剧烈颤抖,头顶冒出滚滚白烟。

    体外封固的坚冰,已彻底融化,甚至于那份高温,令周边的寒泉水,不断升温。

    最终,竟是沸腾!

    莫语眼中,露出一丝不甘。

    拉出这截焦木,还需要不少时间。

    但他,却已经支撑不住……

    本来,是想要借助寒泉之力,提高成功的可能。

    但如今,只能暂时放弃了。

    就在莫语,将要收回神念的瞬间,自寒潭深处,蓦地传来一声低吼。

    他周身沸腾的寒泉之水,刹那间归于冰冷,更散发出,足以冰封天地的恐怖寒意。

    咔嚓——

    咔嚓——

    莫语身体瞬间结冰。

    那寒意,似是受到挑衅般,疯狂钻入体内,向他眉心涌去。

    莫语神念蓦地一僵,变得前所未有的滞待,就似被冻僵般。

    他心头,顿时惊骇!

    这是怎样的寒意,竟连神念,都能够冻结!

    很快,这股寒意,落到了那一截,与神念相连的焦木之上,顿时蔓延而去,与它封印的火力,直接对碰到一起。

    冰与火的对碰,悄无声息,却有无尽的水雾,刹那升腾而起。

    莫语神念瞬间恢复了自如,在冰、火交锋中,寻觅到了一个机会。

    没有任何犹豫,他全力收回神念,拉动着这截焦木,不断向外。

    片刻后,莫语眉心处,出现一道漩涡。

    一截焦木,从中缓缓飞出。

    莫语眼中似是划过一条闪电,他抬手,一把抓住焦木。

    这一刻,他心脏大力跳动起来,推动着血液疯狂流转,传来隐藏其中的血脉,兴奋的咆哮声。

    被冰寒压制的炙热火力,似是受到召唤般,自焦木中涌出,融入莫语体内,补充到他的血脉中。

    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血脉像是一片龟裂的大地,吸收着这份火力,渐渐变得活跃起来。

    其气息,越来越强!

    这是血脉在生长。

    莫语眉心处,星域般的神纹骤然浮现,洒落璀璨金辉。

    不过这一刻,随着他体内,血脉的生长,这神纹,正在缓缓的变化。

    由极其精密繁琐的星域神纹,一点点的缓慢收缩,渐渐成为一颗金色光点。

    而后,这光点就像是一枚种子,破壳发芽,缓缓生长。

    逐渐的,成长为一只,古朴的文字。

    虽然模糊,透着暗淡,却能够清楚的辨识,这是一枚远古先民的“火”字!

    不!

    这“火”字,比远古先民之“火”更加古老,任何人只要一眼看到,就能直接辨识出来。

    因为,这“火”是天地规则直接显化而成,它是火神的标志!

    这一刻,莫语体内隐藏的血脉,彻底觉醒!

    ……

    圣魔界,百万火山,绵延为天地间第一火域,恐怖的温度,将天空烤成赤红。

    无尽火云,翻滚不休,为寻常生灵禁区,非火系之灵、之修,不得踏入。

    可即便是天生为火的大妖,有或是后天修行火系一道的修士,在这百万火山中,亦无法深入。

    只能徘徊在边缘区域,吸收着天地间的无尽火力,用以修炼。

    突然间,大地猛地一颤,随即有一道声音,轰隆隆传递而出。

    穿透的无尽的大地,落入百万火山中,所有生灵耳中。

    那是一个简单的音节……

    “火!”

    却如惊雷,在天地间,滚滚回响。

    轰——

    百万火山同时爆发。

    岩浆柱冲天而起,洒落下无尽毁灭气息!

    一股莫名的敬畏,突然间,自此处所有生灵心底涌出。

    不知觉间,齐齐跪伏下来,似是在朝见,那未知之处的火之君王。

    地底极深处,那翻滚的岩浆中,一个巨大无比的身影,此刻睁开了眼。

    它仰着头,目光似洞穿了大地,落到了遥远之外的地方。

    “吾自火中诞生,在此沉寂九十三万年,终于等到了主人的降临。”

    “吾主为火中神,将带领我们,走出地底岩浆,将火之焚烧与毁灭,洒遍整个世界。”

    “你我便于此处,恭迎吾主降临!”

    低沉的声音,在地底回响,惊动了无数隐藏的存在。

    “于此处,恭迎吾主降临!”

    一道神念,轰然散开。

    “于此处,恭迎吾主降临!”

    百道神念,同时爆发。

    “于此处,恭迎吾主降临!”

    万道神念,惊天动地!

    而后,是十万,百万,千万……

    巨大无比的身影,缓缓闭上了眼,但它心头压抑了九十三万年的火焰,却已经熊熊燃烧起来!

    “吾主,您在哪里?”

    “吾主,请您尽快到来!”

    ……

第1056章 吞食焦木    黄沙遍地,疾风呼啸!卷动亿万沙粒,沸沸扬扬,化为那遮天沙幕。

    这一刻,似海市蜃楼,在这沙幕之中,竟有一座祭坛,缓缓浮现。

    一道身影,盘膝于祭坛上,身体干瘪,如同一具尸体。

    就在这时,他突然抬头,露出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眸。

    只这一眼,便让天地间,彻底失声。

    所有风沙之音,尽皆消散!

    “仙之气息……这是当年,那一魂……原来他还没有死。”

    “冤孽,冤孽啊!”

    低沉的声音,夹杂在风沙中,转眼消散。

    ……

    黑暗的虚无,一只黑棺悬浮。

    其表面上,包裹着一层符文。

    突然间,黑棺剧烈颤抖起来,一股股暴虐气息,从中传出。

    “是他!是他!”

    “死,一定要死!”

    疯狂的咆哮,释放出,无尽的暴虐。

    嗡——

    黑棺表面,一层符文骤然亮起,强大禁锢之力,轰然爆发。

    将棺中震动,强行镇压!

    许久后,黑棺归于平静,这符文表面,浮现出一张闭着眼眸的疲倦面孔。

    正是严兆文!

    “大人,我会竭尽全力,帮您封印他。”

    “希望,您能尽快的,变得更加强大!”

    ……

    “仙!”

    黑影咆哮,山峦般的身躯,巍然不动,便释放出滔天威压。

    “吞噬他,我便有一线可能,完成蜕变。”

    “此后,不仅可纵横天地,更有了几分,飞升仙界的机会!”

    “不管你在哪里,这一刻起,你是我的!”

    滚滚声浪,夹杂着激动炙热,在虚空中,不断回响。

    ……

    莫语睁开眼,赤红之色,于其眼眸深处,一闪即逝。

    他眉心处,“火”字神纹,缓缓隐没。

    手中,是失去了所有火力的焦木,没有了对抗力量后,凝聚而来的恐怖寒意,也随之消散。

    莫语低头看去,手掌略一用力,“啪”的一声,无数焦黑粉末落下。

    触及到血肉,即消融开来,直接融入到,他肉身之中。

    不过这一刻,莫语所有目光,都落到了手中,那截碧绿的树干上。

    它尺许长短,小儿手臂粗细,像是玉石打磨而成,散发着莹莹光晕。

    其中,更澎湃着,难以想象的浩瀚生机!

    只是拿在手中,便让莫语浑身血肉,都忍不住颤栗起来。

    那是一种,强烈至极的吞噬欲望!

    便似有一道声音,在他耳边不断咆哮。

    “吞了它!”

    “吞了它!”

    莫语一口咬了下去,紧皱着眉头,牙关用力,全身修为爆发,硬生生撕下来一块。

    “咔嚓”“咔嚓”,一下一下,艰难的咀嚼起来。

    若非他修为够强,肉身足够强悍,换做其他修士,即便拿到这截树干,也只能够干瞪眼。

    很快,随着咀嚼,甜美的汁液涌出,顺着喉咙进入腹中,旋即化为浩荡的热流,席卷向四肢百骸。

    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身体每寸血肉经脉骨骼,都在欢呼,疯狂吞噬着这股力量。

    正一点点的变强,变强!

    不断变强!

    嗡——

    胸膛中,蓦地一声低沉之声。

    天地烘炉虚影出现,四脚镇压天地四方,其上山河日月图影,缓缓转动起来。

    每过一息,它体积便涨大一圈,其表面图影,变得更加清楚。

    散发出,越发恢宏、厚重的气息!

    无物不可容,无物不可炼!

    莫语低头,又狠狠啃了一口。

    咔嚓——

    咔嚓——

    缓慢的咀嚼,不浪费一点,最后将汁液尽去的残渣,也缓缓的吞咽下去。

    一个时辰后,整截焦木,尽数落入腹中。

    莫语身体内部,无数股力量乱窜,使他的身体,隐隐然涨大了一圈。

    再多一些的话,只怕他的身体,便会爆开!

    莫语闭目,全力吸收这些力量,他的肉身,随着时间流逝,以惊人的速度,不断进行着蜕变。

    转眼间,半月时间过去。

    唰——

    莫语睁开眼,其内神光爆闪,射入面前虚空,似雷霆闪电!

    他身体中,所有吞食焦木所得的力量,已被尽数吸收。

    嗡——

    一声震鸣,莫语体外天地烘炉虚影,达到了三丈大小,其四面日月山河之影,更加栩栩如生。

    便似真的,隐藏了一片世界!

    “我的身体!小东西,你竟敢吃掉老夫的身体!”愤怒尖叫,突然间自眉心空间中传出,其中一截焦木因为愤怒颤抖着,喷吐出大片的神光,显化成一个老头身影。他面皮因熊熊怒火剧烈颤抖,此刻正咬牙切齿,眼眸之中,充斥着深深的怨毒!

    “老夫要杀了你!”

    轰——

    碧绿神光冲天而起,便要将莫语,直接轰碎。

    “哼!”莫语眼眸冰寒,“全胜之时,你要杀我轻而易举,但如今,你却已没了这份资格。”

    “天地烘炉,镇压!”

    嗡——

    震鸣中,他体外烘炉虚影快速收缩,没入身体之中,降临到眉心空间。

    一闪下,便将这老头身影,及那一截焦木,全部镇压!

    “可恶!区区下界蝼蚁,竟妄想镇压老夫,给我碎!”老头咆哮,拂袖间碧绿神光化为千万匹练,向外疯狂冲击。

    天地烘炉剧烈震颤!

    莫语眉头一皱。

    不过就在这时,天地烘炉四面山河日月之影中,那无数大山虚影,突然间变得格外的清楚。

    似是集中了全部力量,而使得其余影像,变得模糊起来。

    可如此一来,天地烘炉的镇压力量,在这一刻,疯狂的暴涨!

    “啊!”老头脸色大变,眼中怒火滔天,“老夫不甘!老夫不甘!”

    嘭——

    他身体爆裂开,化为碧绿神光,回归到这一截焦木中。

    被天地烘炉彻底镇压!

    莫语心头一松,略一思索,抬手向眉心一点。

    “古道之封!”

    其指尖,古道之力爆发,瞬间进入眉心空间,在天地烘炉外,形成第二道封印。

    如此来,短时间内,这焦木之灵,应该没有办法突破。

    不过日后,还是要想办法,尽快将此灵抹去!

    莫语眼中厉芒一闪,感受着此处寒泉的力量,已无法对他的肉身,形成有效的淬炼。

    心思一动,他身体再度下沉。

    不知又深入了多少,直到莫语肉身再度达到承受极限,才缓缓的停下。

    他低头,看了一眼仍旧黝黑,不知还有多深的寒泉,目光微微闪动。

    心思一动,磅礴神念爆发,再度进入眉心空间,卷住另外一截焦木,向外拉动。

    很快。

    轰——

    寒泉深处,那份恐怖寒意再度出现,将莫语冰封,沿着它的神念,与焦木碰撞到一起。

    片刻后,莫语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眉心处再度浮现漩涡,一截焦木,正缓缓向外移动。

    ……

    大地龟裂,无数条巨大的裂缝,纵横蔓延直至视线的尽头。

    空气中,正激荡着,未曾消散的恐怖气息。

    混沌大龟趴在地面,它龟壳上多了一条恐怖的切痕,直入血肉,鲜血淋漓。

    将地面染红,浸透。

    此刻瞪大眼,却只能粗重的喘息。

    冥圣面如金纸,昏死在地面,气若游丝。

    显然伤势极重!

    仗剑男子凭空而立,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不自量力!凭你们,还想阻拦本座?”

    他目光一扫,锐利如剑,“难道,你也想阻拦本座?”

    兴财双腿瑟瑟颤抖,苍白面庞上,尽是恐惧。

    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仗剑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低喝一声,“滚!”

    他抬步,便要走向寒泉。

    兴财看了一眼混沌大龟,又看了看重伤垂死的冥圣,咬紧牙关,突然低吼一声。

    “老子也想走,但你伤了我兄弟!”

    “大爷跟你拼了!”

    一拂袖,大片神光之中,九只十目蚕出现。

    此刻,齐齐睁开眼,将仗剑之修锁定。

    轰——

    滔天凶煞轰然爆发,一股诡异阴寒之力,将此人身影笼罩。

    咔嚓——

    咔嚓——

    一层黑色坚冰快速蔓延,将他身体整个覆盖。

    兴财大叫一声,脚下一踏,身体猛地冲出。

    一拳,直奔此人眉心轰去。

    但此刻,不等他身影逼近,“轰”的一声巨响,黑色坚冰尽数崩溃。

    仗剑之修面沉如水,眼中闪动着冰冷杀机,“找死!”

    拂袖一挥,无穷剑光浮现,将兴财直接轰飞。

    嘭——

    巨响中,重重落到地面。

    全身伤口纵横遍布,血水滚滚。

    见兴财居然没死,仗剑之修眉头一皱,随即露出冷笑。

    他抬手,向前一点。

    咻——

    一道透明剑影出现,瞬间激射而出,便要将他斩杀。

    兴财瞪大眼珠,露出绝望之色,心中碎碎念着,“亏了亏了,居然为莫语这煞星卖了命……”

    啪——

    他眉心血肉被凌厉剑意崩裂,已能够感受到,这剑影上,所携带的浓郁死亡气息。

    但就在生死一线时,透明剑影突然一颤,随即毫无预兆的,崩溃消散。

    “谁!”

    仗剑之修豁然转身,死死盯住寒泉入口,神色极其凝重。

    哗——

    水面破开,一道挺拔身影从中走出,那冰寒刺骨的泉水,甚至未能沾染到他身上黑袍半点。

    漆黑眼眸,冰冷没有半点温度。

    正是莫语!

    “本座麾下之修,你也敢杀?你也配杀!”平缓的声音,带着冰冷杀意,在空中缓缓响起。

    霸道森然!

    “大人!”混沌大龟一脸狂喜。

    兴财则是猛地松了口气,口中喃喃,“你奶奶的,还好及时,大爷不用死了……”

    仗剑之修脸色微变,随即重重冷笑,“能够悄无声息毁去本座一剑,又收服了这三人,你应该也是禁忌之修。但我未曾见过你,那么你应该,是近期才突破。”

    “今日,本座便让你知道,禁忌之修中,同样有强弱之分。不必说他们,即便是你,本座同样能一剑斩杀!”

    他抬手,剑指苍穹。

    轰——

    惊天剑意破体而出。

    刹那间,风云色变。

    一把恐怖大剑虚影,于此刻,缓缓浮现。

    接天连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