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黄沙遍地,疾风呼啸!卷动亿万沙粒,沸沸扬扬,化为那遮天沙幕。

    这一刻,似海市蜃楼,在这沙幕之中,竟有一座祭坛,缓缓浮现。

    一道身影,盘膝于祭坛上,身体干瘪,如同一具尸体。

    就在这时,他突然抬头,露出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眸。

    只这一眼,便让天地间,彻底失声。

    所有风沙之音,尽皆消散!

    “仙之气息……这是当年,那一魂……原来他还没有死。”

    “冤孽,冤孽啊!”

    低沉的声音,夹杂在风沙中,转眼消散。

    ……

    黑暗的虚无,一只黑棺悬浮。

    其表面上,包裹着一层符文。

    突然间,黑棺剧烈颤抖起来,一股股暴虐气息,从中传出。

    “是他!是他!”

    “死,一定要死!”

    疯狂的咆哮,释放出,无尽的暴虐。

    嗡——

    黑棺表面,一层符文骤然亮起,强大禁锢之力,轰然爆发。

    将棺中震动,强行镇压!

    许久后,黑棺归于平静,这符文表面,浮现出一张闭着眼眸的疲倦面孔。

    正是严兆文!

    “大人,我会竭尽全力,帮您封印他。”

    “希望,您能尽快的,变得更加强大!”

    ……

    “仙!”

    黑影咆哮,山峦般的身躯,巍然不动,便释放出滔天威压。

    “吞噬他,我便有一线可能,完成蜕变。”

    “此后,不仅可纵横天地,更有了几分,飞升仙界的机会!”

    “不管你在哪里,这一刻起,你是我的!”

    滚滚声浪,夹杂着激动炙热,在虚空中,不断回响。

    ……

    莫语睁开眼,赤红之色,于其眼眸深处,一闪即逝。

    他眉心处,“火”字神纹,缓缓隐没。

    手中,是失去了所有火力的焦木,没有了对抗力量后,凝聚而来的恐怖寒意,也随之消散。

    莫语低头看去,手掌略一用力,“啪”的一声,无数焦黑粉末落下。

    触及到血肉,即消融开来,直接融入到,他肉身之中。

    不过这一刻,莫语所有目光,都落到了手中,那截碧绿的树干上。

    它尺许长短,小儿手臂粗细,像是玉石打磨而成,散发着莹莹光晕。

    其中,更澎湃着,难以想象的浩瀚生机!

    只是拿在手中,便让莫语浑身血肉,都忍不住颤栗起来。

    那是一种,强烈至极的吞噬欲望!

    便似有一道声音,在他耳边不断咆哮。

    “吞了它!”

    “吞了它!”

    莫语一口咬了下去,紧皱着眉头,牙关用力,全身修为爆发,硬生生撕下来一块。

    “咔嚓”“咔嚓”,一下一下,艰难的咀嚼起来。

    若非他修为够强,肉身足够强悍,换做其他修士,即便拿到这截树干,也只能够干瞪眼。

    很快,随着咀嚼,甜美的汁液涌出,顺着喉咙进入腹中,旋即化为浩荡的热流,席卷向四肢百骸。

    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身体每寸血肉经脉骨骼,都在欢呼,疯狂吞噬着这股力量。

    正一点点的变强,变强!

    不断变强!

    嗡——

    胸膛中,蓦地一声低沉之声。

    天地烘炉虚影出现,四脚镇压天地四方,其上山河日月图影,缓缓转动起来。

    每过一息,它体积便涨大一圈,其表面图影,变得更加清楚。

    散发出,越发恢宏、厚重的气息!

    无物不可容,无物不可炼!

    莫语低头,又狠狠啃了一口。

    咔嚓——

    咔嚓——

    缓慢的咀嚼,不浪费一点,最后将汁液尽去的残渣,也缓缓的吞咽下去。

    一个时辰后,整截焦木,尽数落入腹中。

    莫语身体内部,无数股力量乱窜,使他的身体,隐隐然涨大了一圈。

    再多一些的话,只怕他的身体,便会爆开!

    莫语闭目,全力吸收这些力量,他的肉身,随着时间流逝,以惊人的速度,不断进行着蜕变。

    转眼间,半月时间过去。

    唰——

    莫语睁开眼,其内神光爆闪,射入面前虚空,似雷霆闪电!

    他身体中,所有吞食焦木所得的力量,已被尽数吸收。

    嗡——

    一声震鸣,莫语体外天地烘炉虚影,达到了三丈大小,其四面日月山河之影,更加栩栩如生。

    便似真的,隐藏了一片世界!

    “我的身体!小东西,你竟敢吃掉老夫的身体!”愤怒尖叫,突然间自眉心空间中传出,其中一截焦木因为愤怒颤抖着,喷吐出大片的神光,显化成一个老头身影。他面皮因熊熊怒火剧烈颤抖,此刻正咬牙切齿,眼眸之中,充斥着深深的怨毒!

    “老夫要杀了你!”

    轰——

    碧绿神光冲天而起,便要将莫语,直接轰碎。

    “哼!”莫语眼眸冰寒,“全胜之时,你要杀我轻而易举,但如今,你却已没了这份资格。”

    “天地烘炉,镇压!”

    嗡——

    震鸣中,他体外烘炉虚影快速收缩,没入身体之中,降临到眉心空间。

    一闪下,便将这老头身影,及那一截焦木,全部镇压!

    “可恶!区区下界蝼蚁,竟妄想镇压老夫,给我碎!”老头咆哮,拂袖间碧绿神光化为千万匹练,向外疯狂冲击。

    天地烘炉剧烈震颤!

    莫语眉头一皱。

    不过就在这时,天地烘炉四面山河日月之影中,那无数大山虚影,突然间变得格外的清楚。

    似是集中了全部力量,而使得其余影像,变得模糊起来。

    可如此一来,天地烘炉的镇压力量,在这一刻,疯狂的暴涨!

    “啊!”老头脸色大变,眼中怒火滔天,“老夫不甘!老夫不甘!”

    嘭——

    他身体爆裂开,化为碧绿神光,回归到这一截焦木中。

    被天地烘炉彻底镇压!

    莫语心头一松,略一思索,抬手向眉心一点。

    “古道之封!”

    其指尖,古道之力爆发,瞬间进入眉心空间,在天地烘炉外,形成第二道封印。

    如此来,短时间内,这焦木之灵,应该没有办法突破。

    不过日后,还是要想办法,尽快将此灵抹去!

    莫语眼中厉芒一闪,感受着此处寒泉的力量,已无法对他的肉身,形成有效的淬炼。

    心思一动,他身体再度下沉。

    不知又深入了多少,直到莫语肉身再度达到承受极限,才缓缓的停下。

    他低头,看了一眼仍旧黝黑,不知还有多深的寒泉,目光微微闪动。

    心思一动,磅礴神念爆发,再度进入眉心空间,卷住另外一截焦木,向外拉动。

    很快。

    轰——

    寒泉深处,那份恐怖寒意再度出现,将莫语冰封,沿着它的神念,与焦木碰撞到一起。

    片刻后,莫语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眉心处再度浮现漩涡,一截焦木,正缓缓向外移动。

    ……

    大地龟裂,无数条巨大的裂缝,纵横蔓延直至视线的尽头。

    空气中,正激荡着,未曾消散的恐怖气息。

    混沌大龟趴在地面,它龟壳上多了一条恐怖的切痕,直入血肉,鲜血淋漓。

    将地面染红,浸透。

    此刻瞪大眼,却只能粗重的喘息。

    冥圣面如金纸,昏死在地面,气若游丝。

    显然伤势极重!

    仗剑男子凭空而立,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不自量力!凭你们,还想阻拦本座?”

    他目光一扫,锐利如剑,“难道,你也想阻拦本座?”

    兴财双腿瑟瑟颤抖,苍白面庞上,尽是恐惧。

    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仗剑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低喝一声,“滚!”

    他抬步,便要走向寒泉。

    兴财看了一眼混沌大龟,又看了看重伤垂死的冥圣,咬紧牙关,突然低吼一声。

    “老子也想走,但你伤了我兄弟!”

    “大爷跟你拼了!”

    一拂袖,大片神光之中,九只十目蚕出现。

    此刻,齐齐睁开眼,将仗剑之修锁定。

    轰——

    滔天凶煞轰然爆发,一股诡异阴寒之力,将此人身影笼罩。

    咔嚓——

    咔嚓——

    一层黑色坚冰快速蔓延,将他身体整个覆盖。

    兴财大叫一声,脚下一踏,身体猛地冲出。

    一拳,直奔此人眉心轰去。

    但此刻,不等他身影逼近,“轰”的一声巨响,黑色坚冰尽数崩溃。

    仗剑之修面沉如水,眼中闪动着冰冷杀机,“找死!”

    拂袖一挥,无穷剑光浮现,将兴财直接轰飞。

    嘭——

    巨响中,重重落到地面。

    全身伤口纵横遍布,血水滚滚。

    见兴财居然没死,仗剑之修眉头一皱,随即露出冷笑。

    他抬手,向前一点。

    咻——

    一道透明剑影出现,瞬间激射而出,便要将他斩杀。

    兴财瞪大眼珠,露出绝望之色,心中碎碎念着,“亏了亏了,居然为莫语这煞星卖了命……”

    啪——

    他眉心血肉被凌厉剑意崩裂,已能够感受到,这剑影上,所携带的浓郁死亡气息。

    但就在生死一线时,透明剑影突然一颤,随即毫无预兆的,崩溃消散。

    “谁!”

    仗剑之修豁然转身,死死盯住寒泉入口,神色极其凝重。

    哗——

    水面破开,一道挺拔身影从中走出,那冰寒刺骨的泉水,甚至未能沾染到他身上黑袍半点。

    漆黑眼眸,冰冷没有半点温度。

    正是莫语!

    “本座麾下之修,你也敢杀?你也配杀!”平缓的声音,带着冰冷杀意,在空中缓缓响起。

    霸道森然!

    “大人!”混沌大龟一脸狂喜。

    兴财则是猛地松了口气,口中喃喃,“你奶奶的,还好及时,大爷不用死了……”

    仗剑之修脸色微变,随即重重冷笑,“能够悄无声息毁去本座一剑,又收服了这三人,你应该也是禁忌之修。但我未曾见过你,那么你应该,是近期才突破。”

    “今日,本座便让你知道,禁忌之修中,同样有强弱之分。不必说他们,即便是你,本座同样能一剑斩杀!”

    他抬手,剑指苍穹。

    轰——

    惊天剑意破体而出。

    刹那间,风云色变。

    一把恐怖大剑虚影,于此刻,缓缓浮现。

    接天连地!

第1057章 赌那一步登天    生而剑体,三岁凝剑意,八岁仗剑,败方圆千里所有剑修。

    此后离家,遍寻十方浮岛,拜师求剑。

    千岁时,剑道大成,踏入天道境。

    此后沉浮四千年,于五千岁生辰之日,一场酣战之后,重伤濒死。

    横躺于地半年不可动弹,终悟剑道极致,完成蜕变。

    此后,即为剑道禁忌之修!

    李长歌对于自身,有着绝对的自信,而这份自信,便是他剑道意志的根基。

    哪怕天地日月在前,他也有把握,将之一剑斩破!

    轰——

    接天连地的巨大剑影,此刻突然一动,恐怖的剑道气息,顿时将整片天空,切割出无数条裂缝!

    其速看似极其缓慢,实则带着滔天之势,浩浩汤汤而来,根本不容闪避。

    这一剑,退无可退!

    莫语神色一凝,眼眸之中,露出一丝钦佩。

    抛开今日之事,面前之修,是他这一生中,所遇剑道修行最强者。

    他的剑,已脱离世间之剑的范畴,几近自成一道!

    若在初入药园时,即便全力一战,他心中亦没有太多把握。

    但今日,吞食焦木后,肉身强悍程度暴涨,天地烘炉趋于完善。

    此战,他不会败!

    莫语脚下重重一踏,体内传出轰鸣,声似洪钟。

    天地烘炉之影,蓦然出现。

    抬手向上拍出!

    天地烘炉虚影冲天而起,转瞬之间,与那剑影,重重碰撞到一起。

    剑与烘炉的碰撞,一刹那,恐怖的力量,令空间骤然扭曲!

    没有惊天的巨响,反而是一阵,诡异的死寂。

    但那扭曲的空间,足以让任何人,在看到的一瞬感到心悸!

    李长歌放声大笑,“本座已有一千三百年,没有遇到,可以挡我一剑之人,好!很好!”

    他衣袍鼓荡,身上剑意,不断升腾,“参悟禁忌,我之剑道,共有九剑,便看你能撑到第几剑。”

    拂袖一挥,天空又一剑影出现,它只有先前剑影一半大小,但散发出的气息,却更加恐怖!

    咻——

    剑影斩下。

    嗡——

    天地烘炉震颤,爆发璀璨神光,其上山河日月之影快速流转,便似真的封印着一方世界。

    扭曲的空间,范围蓦地扩张,更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吞噬力量。

    破碎的地面,大块大块被掀起,但尚未靠近到两人身体,便被扭曲的空间,绞碎为齑粉。

    混沌大龟低吼一声,护住冥圣,利爪死死抓住大地,抵抗着这股吞噬力量。

    但它背部的伤口,此刻却大片崩裂,无数血肉飞出,被卷入其中化为齑粉!

    感受着血肉的流失,混沌大龟抬起头,看着那扭曲空间中,两道若隐若现的身影,露出深深的恐惧。

    九只十目蚕全力闪动着翅膀,一层黑色阴寒之力,将自身及兴财笼罩在内。

    “卧槽!他们也是第三步,怎么会这样强?”

    “禁忌,这tm是禁忌的力量!”

    兴财嘴唇直抖,捏出一个法诀,全力催动十目蚕,如果没有它们,他下一瞬就会被吸收,震碎成血雾。

    目光一扫混沌大龟,短暂犹豫,他咬咬牙,抬手一点。

    三只十目蚕同时抬头,将目光落到它身上。

    咔嚓——

    咔嚓——

    一层黑色坚冰生出,将大龟整个冰封在内。这不会对它造成致命伤害,却能够封堵住,大龟背后恐怖的剑痕,保住它的性命。

    黑色坚冰中,混沌大龟投来感激的目光。

    不过这一刻,兴财却心思顾及这些,他口中不断祈祷,“煞星!你可一定要赢啊,不然我们都得陪你一起玩完!”

    ……

    巨大轰鸣中,剑光纵横。

    接连七剑,剑剑可崩天!

    李长歌神色肃穆,眼眸中露出凝重,缓缓开口,“本座本以为,天地之间,除第四步外,没有人可以承受本座七剑之力,如今看来,却是我有些坐井观天了。”他略一停顿,继续开口,“你,有资格见到,我从未施展过的第八剑。”

    “这一剑,我命名扶桑,是本座观摩混沌之中,一株扶桑古木参悟而来,此木有九枝,每一枝上,都托着一颗太阳。”

    嗡——

    剑影在他头顶出现,长约百丈,通体遍布火焰,散发着恐怖至极的温度。

    李长歌抬手,向前一点。

    “斩!”

    低喝中,火焰长剑落下。

    一股意境之力轰然荡开。

    莫语眼前,似是看到了那混沌中,高不知多少万里的扶桑木,九根枝桠绵延开来,各自托起一颗太阳的景象。

    突然间,九阳同时腾空而起,化为道道流光,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轰然到来!

    体内血脉,蓦地一声咆哮,将他自这意境中,瞬间拉出。

    抬头,火焰长剑,已然到来!

    莫语心头凛然,表面上,却没有流露半点。

    他拂袖一挥,天地烘炉上,那大日图影突然亮起,爆发出万丈光芒。

    便像是有,一颗颗真正的太阳,被封印点缀在上。

    与第八剑的碰撞,天地烘炉不再是防御,而是吸收。

    将此剑中,蕴含的所有力量,一口吞下!

    天地烘炉,无物不可容。

    轰——

    其上,那诸多大日图影,爆发出的光芒,在这一刻骤然暴涨。

    甚至于其形体,都膨-大了许多,似是下一刻,就会直接飞出!

    莫语抬头,棱角分明的面庞上,一片平静。

    “第八剑,不过如此。”

    李长歌眉头微不可查一缩,随即归于平静,他目光无比深邃,似是要将莫语彻底看透。

    “第八剑,竟如此破去……不得不说,你确实出乎了我的预料。”

    “如此,便受我第九剑。”

    他抬手,掌心中,凝聚出一把长剑。

    此剑寻常,剑锋中,布满着大小豁口,甚至剑身上,都有裂纹蔓延。

    “我生来为剑修,三岁凝聚剑意,自那一刻起,此剑便一直陪伴着我,历经大小无数而站,沧桑近万年直至今日。”

    “它是我修剑一生的见证,是我唯一的朋友,亦是我所有剑之感悟的汇聚……是李某的剑道!”

    李长歌低头,一弹剑锋,“老朋友,今日你我,再一起战过!”

    嗡——

    滔天剑鸣,刹那间,响彻九霄!

    一剑起。

    一剑落。

    轰——

    天地烘炉震颤中,渐渐布满裂纹。

    最终,轰然崩溃。

    莫语仰天喷血,身影暴退,其胸膛上,黑袍尽碎,露出一条深深的剑痕。

    鲜血淋漓。

    李长歌一动不动,保持着落剑时的姿态,脸上闪过迷惑、不解,淡淡不甘。

    但最终,化为一抹释然的平淡。

    修士修行,一路腥风血雨,每人身后都有无数亡魂哀嚎。

    如此,最终为人所杀,便是注定的结局。

    他仰天而倒,眼中慑人光彩,蓦地消散。

    莫语一阵剧烈的咳嗽,许久后艰难起身,拭去嘴角的血渍。

    他拱手,深深行礼。

    几息后起身,拂袖一挥大片神光涌出,饕餮巨兽虚影出现。

    张开口,将李长歌尸体,吞入腹中。

    ……

    天地之间有禁忌,生而不散,死而不殒。

    得之可一步登天,得之亦可魂飞魄散!

    莫语愿意赌一把,赌那一步登天。

    因为他参悟了混沌法则,因为他有天地烘炉……无物不可容,无物不可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