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生而剑体,三岁凝剑意,八岁仗剑,败方圆千里所有剑修。

    此后离家,遍寻十方浮岛,拜师求剑。

    千岁时,剑道大成,踏入天道境。

    此后沉浮四千年,于五千岁生辰之日,一场酣战之后,重伤濒死。

    横躺于地半年不可动弹,终悟剑道极致,完成蜕变。

    此后,即为剑道禁忌之修!

    李长歌对于自身,有着绝对的自信,而这份自信,便是他剑道意志的根基。

    哪怕天地日月在前,他也有把握,将之一剑斩破!

    轰——

    接天连地的巨大剑影,此刻突然一动,恐怖的剑道气息,顿时将整片天空,切割出无数条裂缝!

    其速看似极其缓慢,实则带着滔天之势,浩浩汤汤而来,根本不容闪避。

    这一剑,退无可退!

    莫语神色一凝,眼眸之中,露出一丝钦佩。

    抛开今日之事,面前之修,是他这一生中,所遇剑道修行最强者。

    他的剑,已脱离世间之剑的范畴,几近自成一道!

    若在初入药园时,即便全力一战,他心中亦没有太多把握。

    但今日,吞食焦木后,肉身强悍程度暴涨,天地烘炉趋于完善。

    此战,他不会败!

    莫语脚下重重一踏,体内传出轰鸣,声似洪钟。

    天地烘炉之影,蓦然出现。

    抬手向上拍出!

    天地烘炉虚影冲天而起,转瞬之间,与那剑影,重重碰撞到一起。

    剑与烘炉的碰撞,一刹那,恐怖的力量,令空间骤然扭曲!

    没有惊天的巨响,反而是一阵,诡异的死寂。

    但那扭曲的空间,足以让任何人,在看到的一瞬感到心悸!

    李长歌放声大笑,“本座已有一千三百年,没有遇到,可以挡我一剑之人,好!很好!”

    他衣袍鼓荡,身上剑意,不断升腾,“参悟禁忌,我之剑道,共有九剑,便看你能撑到第几剑。”

    拂袖一挥,天空又一剑影出现,它只有先前剑影一半大小,但散发出的气息,却更加恐怖!

    咻——

    剑影斩下。

    嗡——

    天地烘炉震颤,爆发璀璨神光,其上山河日月之影快速流转,便似真的封印着一方世界。

    扭曲的空间,范围蓦地扩张,更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吞噬力量。

    破碎的地面,大块大块被掀起,但尚未靠近到两人身体,便被扭曲的空间,绞碎为齑粉。

    混沌大龟低吼一声,护住冥圣,利爪死死抓住大地,抵抗着这股吞噬力量。

    但它背部的伤口,此刻却大片崩裂,无数血肉飞出,被卷入其中化为齑粉!

    感受着血肉的流失,混沌大龟抬起头,看着那扭曲空间中,两道若隐若现的身影,露出深深的恐惧。

    九只十目蚕全力闪动着翅膀,一层黑色阴寒之力,将自身及兴财笼罩在内。

    “卧槽!他们也是第三步,怎么会这样强?”

    “禁忌,这tm是禁忌的力量!”

    兴财嘴唇直抖,捏出一个法诀,全力催动十目蚕,如果没有它们,他下一瞬就会被吸收,震碎成血雾。

    目光一扫混沌大龟,短暂犹豫,他咬咬牙,抬手一点。

    三只十目蚕同时抬头,将目光落到它身上。

    咔嚓——

    咔嚓——

    一层黑色坚冰生出,将大龟整个冰封在内。这不会对它造成致命伤害,却能够封堵住,大龟背后恐怖的剑痕,保住它的性命。

    黑色坚冰中,混沌大龟投来感激的目光。

    不过这一刻,兴财却心思顾及这些,他口中不断祈祷,“煞星!你可一定要赢啊,不然我们都得陪你一起玩完!”

    ……

    巨大轰鸣中,剑光纵横。

    接连七剑,剑剑可崩天!

    李长歌神色肃穆,眼眸中露出凝重,缓缓开口,“本座本以为,天地之间,除第四步外,没有人可以承受本座七剑之力,如今看来,却是我有些坐井观天了。”他略一停顿,继续开口,“你,有资格见到,我从未施展过的第八剑。”

    “这一剑,我命名扶桑,是本座观摩混沌之中,一株扶桑古木参悟而来,此木有九枝,每一枝上,都托着一颗太阳。”

    嗡——

    剑影在他头顶出现,长约百丈,通体遍布火焰,散发着恐怖至极的温度。

    李长歌抬手,向前一点。

    “斩!”

    低喝中,火焰长剑落下。

    一股意境之力轰然荡开。

    莫语眼前,似是看到了那混沌中,高不知多少万里的扶桑木,九根枝桠绵延开来,各自托起一颗太阳的景象。

    突然间,九阳同时腾空而起,化为道道流光,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轰然到来!

    体内血脉,蓦地一声咆哮,将他自这意境中,瞬间拉出。

    抬头,火焰长剑,已然到来!

    莫语心头凛然,表面上,却没有流露半点。

    他拂袖一挥,天地烘炉上,那大日图影突然亮起,爆发出万丈光芒。

    便像是有,一颗颗真正的太阳,被封印点缀在上。

    与第八剑的碰撞,天地烘炉不再是防御,而是吸收。

    将此剑中,蕴含的所有力量,一口吞下!

    天地烘炉,无物不可容。

    轰——

    其上,那诸多大日图影,爆发出的光芒,在这一刻骤然暴涨。

    甚至于其形体,都膨-大了许多,似是下一刻,就会直接飞出!

    莫语抬头,棱角分明的面庞上,一片平静。

    “第八剑,不过如此。”

    李长歌眉头微不可查一缩,随即归于平静,他目光无比深邃,似是要将莫语彻底看透。

    “第八剑,竟如此破去……不得不说,你确实出乎了我的预料。”

    “如此,便受我第九剑。”

    他抬手,掌心中,凝聚出一把长剑。

    此剑寻常,剑锋中,布满着大小豁口,甚至剑身上,都有裂纹蔓延。

    “我生来为剑修,三岁凝聚剑意,自那一刻起,此剑便一直陪伴着我,历经大小无数而站,沧桑近万年直至今日。”

    “它是我修剑一生的见证,是我唯一的朋友,亦是我所有剑之感悟的汇聚……是李某的剑道!”

    李长歌低头,一弹剑锋,“老朋友,今日你我,再一起战过!”

    嗡——

    滔天剑鸣,刹那间,响彻九霄!

    一剑起。

    一剑落。

    轰——

    天地烘炉震颤中,渐渐布满裂纹。

    最终,轰然崩溃。

    莫语仰天喷血,身影暴退,其胸膛上,黑袍尽碎,露出一条深深的剑痕。

    鲜血淋漓。

    李长歌一动不动,保持着落剑时的姿态,脸上闪过迷惑、不解,淡淡不甘。

    但最终,化为一抹释然的平淡。

    修士修行,一路腥风血雨,每人身后都有无数亡魂哀嚎。

    如此,最终为人所杀,便是注定的结局。

    他仰天而倒,眼中慑人光彩,蓦地消散。

    莫语一阵剧烈的咳嗽,许久后艰难起身,拭去嘴角的血渍。

    他拱手,深深行礼。

    几息后起身,拂袖一挥大片神光涌出,饕餮巨兽虚影出现。

    张开口,将李长歌尸体,吞入腹中。

    ……

    天地之间有禁忌,生而不散,死而不殒。

    得之可一步登天,得之亦可魂飞魄散!

    莫语愿意赌一把,赌那一步登天。

    因为他参悟了混沌法则,因为他有天地烘炉……无物不可容,无物不可炼!

第1058章 天地奇虫一剑蚕    莫语转身拂袖一挥,混沌大龟体外黑冰崩溃,看到它龟壳上,那恐怖的剑痕,眉头轻轻一皱。略一思索,他反手取出三粒之前收取的竹米,淡淡道:“张嘴。”

    混沌大龟下意识张开口,三粒竹米直接落入口中,它来不及说话,眼珠猛地瞪大。下一瞬,浓郁的生机波动,自它体内爆发,龟壳上的伤口,血肉以肉眼看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啊!”兴财捂住胸口,突然打起滚来,焦黄的面孔,豆粒大的汗珠滚滚而下,看着极其痛苦。

    莫语目光一瞥,面无表情。

    “我不行了,我快不行了!”

    兴财声音越发凄厉,偷偷看来一眼,见他如此淡漠的模样,突然咬咬牙,张口喷出鲜血。

    莫语摇摇头,冷笑一声,“你以为骗得住本座?再不站起来,我便要你真的泣血垂死。”

    兴财身体一颤,焦黄脸色即刻回复正常,一个翻身爬起来,动作灵活至极。他也不觉尴尬,腆着脸大拍马屁,“主子好眼力,小人这么逼真的表演,都骗不了您分毫。”

    “五粒竹米,你有两颗,其余给冥圣,你去帮他炼化吸收。”莫语拂袖一挥,五粒竹米飞出。

    兴财小心翼翼的接住,放在口鼻间嗅了一口,脸上露出深深的迷醉。

    心头,彻底松了口气。

    他自然知道,骗不过莫语,但通过此事,至少可以确定,他真的不会再追究之前的事情。

    这才是关键!

    放下心来,兴财才有心情,真的去感受,手中的竹米。

    哦!

    多么精纯的生机气息。

    这煞星,连这种货色都能得到,运气真是好到爆啊!

    暗暗感叹着,兴财突然轻“咦”一声,露出几分迷惑。他低头看着竹米,上下捻动了一会,犹豫一下收好其中四粒,只留下最后一粒。

    拂袖一挥,将九只十目蚕召唤出来。

    不经他催动,九只十目蚕,此刻齐齐睁开眼睛,滔天凶煞气息,轰然爆发!

    所有眼珠,都紧盯着他手中那一颗竹米,蠢蠢欲动!

    兴财神色一喜,露出激动,“果然是此物!”

    他屈指一弹,竹米飞出,九只十目蚕同时扑出,“咔嚓”“咔嚓”声中,转眼便分食干净。

    便见它们透明的翅膀上,突然生出无数道纹理,似竹似剑,凶煞之中陡然多了一丝凌厉。

    兴财豁然转身目光灼灼,“主子,您手中这竹米,是否是从一种剑竹上获得?”

    莫语目光微闪,声线平缓而出,“不错,是进入药园后不久,无意间斩去十几株剑竹所得。”

    “十几株……”兴财似乎有些失望,停顿一下,小心翼翼道:“那您收获了多少竹米?”

    莫语皱眉,“你究竟有何事?”

    兴财摇摇头,“主子应该知道,我手中这九只十目蚕,是当初得到的神葬血蚕,加以培育后变异而来。但在远古时期,传闻中天地间有剑竹生长,为先天剑灵孕育显化,若十目蚕能够吞食剑竹竹米,便有一丝可能,蜕变成天地奇虫一剑蚕。”

    “此蚕一生只有一剑之力,剑出则亡,但它最为恐怖的地方,是可以将一剑之力纳入体内,每十年则此剑之力翻倍。十年二,二十年四,三十年八,四十年十六……直至百年后,一剑蚕彻底成熟,则可获得一千零二十四倍于当初的一剑之力。此剑出,其威能……无可想象!”

    兴财一脸唏嘘,“可惜,主人只遇到十几株剑竹,想来收获竹米无多,难以供十目蚕产生蜕变……可惜啊,真是可惜!”

    莫语眼眸一亮,“给你剑竹竹米,你有把握培育出一剑蚕?”

    “十成的把握自然没有,就算是远古那驭兽宗的嫡传一脉,也不敢拍着胸脯说一定能培育出一剑蚕。不过小的记忆之中,隐隐想起来一种秘术,配合诸多天地珍宝,再加上足够的竹米,应该有两成的把握……”

    兴财怕是莫语不清楚,解释道:“两成的几率看似很低,实际上在培育一剑蚕的前提下,已经高的惊人。再加上,我手里有九只十目蚕,只要不是背运到逆天的情形,至少也能培育出一只来。”

    “唉,说这些无用,没有剑竹剑米,一切都是空口妄言。”

    莫语拂袖一挥,一只玉瓶径直飞出,“你看清楚,此瓶中剑竹竹米,可够培育出一剑蚕?”

    兴财一怔,随即露出激动,取来玉瓶神念直接探入其中。许久后,他睁开眼,又计算了一番,迟疑道:“主子,小的大概算了一下,您这玉瓶中的竹米,不足以同时推动九只十目蚕蜕变,四只足够,五只的话缩减一些多添几种辅助宝物,也勉勉强强可以做到。不过这样一来,成功的几率,最多只有四成半……”

    莫语眉头不皱,直接点头,“所有剑竹竹米尽皆给你,还需要什么宝物,你尽管开口。本座不要你保证一定成功,但要你记住,一定是倾尽全力!”

    看他严肃的模样,兴财激灵灵一个寒颤,莫语现在可以说不需要保证一定成功,但如果失败,谁能替他证明,自己真的已经尽力……这似乎,是一个死结啊!

    nnd,好像又给自己招麻烦了,而且还是天大的麻烦。

    不过一剑蚕这种天地奇虫,早已经绝迹了无数万年,眼下大好的机会,如果错过了他一定会后悔!

    而且,怎么说也有将近一半的成功几率。

    兴财一咬牙,他就不信,自己的运气这么糟糕!

    “主子放心,小的绝对使出十二分的手段,全力以赴!但为了将成功几率推倒最高,小的需要很多的珍贵宝物作为辅助,我会一一列明,还要主子大力支持。”

    “你开口就是。”

    ……

    半个时辰后,看着手中玉简,莫语皱紧了眉头。他本认为,以自身储物戒之丰厚,足以满足需要。

    此刻才明白,实在是太过想当然。

    搜遍了他全部身家,才只是勉强找到了,培育一剑蚕所需宝物的三分之一,甚至于其中很多宝物,听都没有听过。

    “咳咳!我翻查过了,除了和主子重叠的,小的储物戒里也有七种宝物,这样就大概有了一半。”兴财扭扭捏捏半天,还是犹豫着开了口。剑竹剑米都有了,如果因为辅助宝物不足而无法炼制,他想想都不甘心!

    “大人,可否让我看看这枚玉简?”混沌大龟突然睁开眼,它背部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

    气息虽还有一些萎靡,但已无大碍。

    莫语眼眸一亮。

    这老龟活了不知多少岁月,身家之丰厚,或许会有惊喜啊!

    片刻后,混沌大龟交回玉简,“这里面的宝物,我确实有不少,跟大人和兴财所有的加在一起,还是差了最后一种月光芽。”

    “月光芽?”冥圣突然接口,“我这里好像有。”

    他拂袖取出一方玉盒,打开后露出其中一颗,漂浮着的嫩芽,就像是一轮小小的弯月,正洒落着淡淡月辉。

    “没错,这就是月光芽!”兴财大喜过望,“主子,小的需要一处绝对的安静的地方,至少半月之中,不能收到打搅。”

    莫语目光一扫,当机立断,“我们离开这!”

    寒泉的气息,既然能引来李长歌,自然也有可能引来其他人。

    为培育一剑蚕,暂时中止修炼,也算不了什么。

    他脚下一踏,恐怖力量轰然爆发,将此处所有残留痕迹尽数抹去!

    咻——

    破空声中,混沌大龟伏着三人,呼啸而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