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具棺木悬浮于半空中,恐怖的气息,令空间沉闷的,似要凝结!

    “上界之仙的气息,消失了。”许久后,中间棺木中,传来第一使臣沙哑的声音。

    左侧棺木一声叹息,透着深深的不解,“以上界之仙的力量,即便残魂之躯,也是无可匹敌……究竟发生了何事?”

    “哼!发生何事我不清楚,但你我若无功而返,圣主大人必会震怒!”最后一具棺木传出第三使臣的冷笑。

    又是一阵沉默。

    “此事,非你我之过,圣主必然清楚。”第一使臣声音平静,“接下来,你我便在神灵岛上继续寻找,或许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也只好如此了。”就在这时,左侧棺木中,突然传来一声低呼,似是发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很快,第二使臣激动的声音,便在此间响起,“天地奇虫的气息!”

    其余两人同时沉默。他们清楚第二使臣的出身,对他口中所言天地奇虫,自然明白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你可辨识的清楚?”第三使臣沉声开口。

    第二使臣声音斩钉截铁,“绝不会有错……这股气息,隐隐给我一种悸动之感,必然是天地奇虫榜上,排名靠前之物!”

    “没想到,神灵岛上,居然还有这般奇灵之物存在,你我只要能收服这只天地奇虫,便是一件大功!”

    第一使臣沙哑声音响起,“它在哪里?我们即刻动身。”

    “跟我来!”左侧棺木呼啸飞出。

    第一、第三使臣紧随在后。

    ……

    莫语盘膝而坐,闭目,神色平静,

    一剑蚕的培育,已经开始。

    如今所能做的,只有等待。

    混沌大龟缩小了身体,趴伏在他旁边,闭着眼睛休息。

    只是时不时的,睁眼撇来一下,隐隐透着钦佩。

    不提诸多的宝物,便是那一玉瓶的竹米,便可称作是,世间最为珍贵的救命之物。

    它那般严重的伤势,不过三粒,很快就能恢复。

    大人如此大手笔的投入,却能这般安然,单是这份心境,便绝非他人可比。

    当然,万一成功的话,收获也是大的惊人啊!

    一剑蚕,啧啧,这可是只在传说中存活于远古的天地奇虫,一旦获得,便是一件压箱底的大杀器啊!到时候,就算面对第四步至尊,惹恼的话,祭出去不死也要他蜕下七八十来层皮!

    突然间,莫语睁开眼,厉芒一闪而逝。

    他长身而起,一步迈出,“有人来了,本座去挡住他们,你们留在这里,不许任何人打搅!”

    声音尚在半空回响,身影已然远去。

    “是,大人!”混沌大龟、冥圣恭谨应是,神色并无惊慌,眉眼间反而隐隐的,带着几分同情。

    目睹了莫语与李长歌惊世一战,他们对莫语的自信,已经膨胀到了极点。

    这些人,在眼前的节骨眼上,居然敢来招惹,岂不是自寻死路?

    几个呼吸,莫语踏落数步,眉头微微一皱。

    便见视线尽头,三具棺木呼啸而来,尚未临近,便有一股让他不喜的腐朽之气弥漫开来。

    “哼!第一圣地办事,闲杂人等速速滚开!”第三使臣的声音,如滚雷般,在天空中炸响。

    第三步巅峰气息,轰然爆发。

    莫语眉头皱的更紧,身影却毫不停顿,一步上前并指如剑,向下狠狠一斩。

    轰——

    滔天剑意刹那降临,卷动天地之力,化为一把大剑,重重斩向那急速而来的棺木。

    “尔敢!”

    惊怒咆哮中,黑雾翻滚而出,凝成一只大手,一把抓向大剑。

    下一瞬,惊天巨响中,大手直接崩溃,剑势微顿,随即落到棺木之上。

    将它直接劈落下去,留下一条深深的剑痕!

    “啊!你敢坏我棺木,老夫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第三使臣咆哮,“第一,第二,他必是察觉到了天地奇虫的气息,你我速速出手,将此人斩杀,以免节外生枝。”

    第一使臣略一犹豫,缓缓开口,“这位道友,今日还请退走,权当我第一圣地欠你一份人情,如何?”

    第二使臣沉默不语。

    刚才一剑,直接斩落第三使臣棺木,足以证明莫语的凶悍。

    真要一战,除非施展融合之法,绝不可能,短时间内将他斩杀。

    但融合之法,对他们而言,损耗太大!

    莫语面无表情,“这只天地奇虫是本座之物,此刻正在蜕变中,不可受到打搅,三位还是早些退去吧。”

    一句话,将所有余地尽皆堵死。

    第一使臣沉默几息,缓缓开口,“既如此,便只好将道友留在此处了。”

    轰——

    滚滚黑雾黏稠似墨,自棺木缝隙喷出。

    “嘿嘿!”第三使臣狞笑一声,与第二使臣同时,爆发出大片黑雾。

    转眼间,三道黑雾,便融合到一起,一股恐怖气息,渐渐从中散发。

    莫语眉毛一挑,眼中露出惊讶,没想到第三步境界,居然还存在这般奇妙的融合之术。

    集合三人之力,此刻的气息,竟勉强达到禁忌层次!

    他抬手一剑,滔天剑芒斩落。

    黑雾之中,突然伸出一只漆黑魔爪,一把抓住剑芒,直接捏成粉碎。

    “逼迫我等展开融合,哪怕你是第三步修士,此刻对我等而言,也如蝼蚁一般!”

    “死吧!”

    魔爪猛地探出,以泰山压顶之势,轰然拍落!

    莫语抬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抬手向前一点。

    禁忌存在虽强,但对他而言……那又如何!

    吼——

    他体内血脉,蓦地一声咆哮。

    眉心处,“火”字神纹浮现!

    一朵白莲,在莫语指前,悄然绽放。

    洁白无瑕,表面灵光流转,每一瓣都清晰无比,甚至可以看到,它上面一条条细小的纹理。

    白莲飞出,与那拍落魔爪,瞬间碰撞到一起。

    莫语嘴角一翘,露出冷厉,“盛世莲华,爆!”

    轰——

    炽烈的光与热,刹那间,充斥整片天地。

    就像是,一颗太阳的爆炸!

    恐怖的毁灭力量,摧枯拉朽,将魔爪直接撕碎,并一直蔓延到那黑雾之中!

    “啊!”

    痛苦咆哮中,黑雾轰然炸开,三具棺木尽皆布满裂纹,齐齐涌出大片的黏稠黑血。

    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疯狂逃窜离去。

    莫语略一犹豫,放弃追杀的念头,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眼下他要确保,一剑蚕的培育,不出半点意外。

    不过就在这时,莫语脸色微变,豁然转身看向远方。

    一道猩红光柱,毫无预兆爆发,直接没入苍穹深处。

    随即,便让这天,如水面般,被快速染红。

    自那光柱所在,向四面八方,急速蔓延。

    十数呼吸后,再抬头看去,神灵岛上整个苍穹,已如血洗。

    煞气滔滔,铺天盖地!

    口鼻间,似能够嗅到,那浓郁至极的血腥气息。

    莫语脸色极其凝重,喃喃低语,“究竟发生了何事……这苍穹染血,给我极为不好的预感,或许是大凶之兆啊!”

    摇摇头,强压下心思,他向那猩红光柱所在看去一眼,转身疾驰而去。

第1060章 灵霄本体到来    插剑之尸降临,邀月、邀星两岛,修士近乎死灭殆尽,一日间变成绝域。

    消息传开,混沌之域震动,吸引无数修士动身赶来。但其中,抱有好奇看热闹者居多,目睹此地惨象后,还有胆量进入神灵岛域者,寥寥无几。

    这一日,有一修士踏空而来,衣抉飘摇,风姿傲然,配上那几近无瑕的完美面庞,便如星辰般璀璨耀眼。

    一瞬间,便吸引来,无数女子炙热的目光……当然,相比更多的是,其余男子冷淡的眼神。

    “哼!像朵花一样,不待在娘们的裤腰带上享受雨露,跑到这里来,可不要被吓尿了裤子!”一名长相凶恶修士冷冷开口,声音没有半点遮掩,顿时引来一阵哄笑。

    修士脚下突然一顿,皱了皱眉,转首看来。他眼睛很好看,漆黑明亮,就像是天上的星星,让人不觉迷离其中。

    凶恶修士吐了一口吐沫,此刻只是觉得越发厌恶,“怎么滴?你还想来咬老子!嘿嘿,不过看你生的细皮嫩肉,比女子还要美丽,吹了灯蒙上头,大爷倒是不介意试试你的口-活儿!”

    他身后,几名修士笑的前仰后合,看着仍旧无动于衷只是皱眉的修士,目光里透着一股子轻蔑。

    “呱噪。”修士突然开口,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带着几分上位者的威严。不见有其他任何举动,距离极远之外的凶恶修士,脸上笑容突然僵住,眼珠瞪大,露出无尽的惊悚表情。

    可此刻,没给他开口的机会,身体便像是一颗熟透的果子,“嘭”的一声爆裂开来,血肉横飞。

    此人身后,几名修士脸上笑容僵在脸上,惊恐尖叫中身体急速后退,可在这过程中,还是一个个的爆开,步了凶恶男子的后尘。

    整片空间,顿时陷入死寂。

    一句话,就令几名修士,直接爆体而亡,甚至于其中,还有那天道第一步境界的凶恶修士。

    这要怎样的修为?

    之前冷淡、敌视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敬畏。不过一些女修眼中的炙热,这一刻反而越发浓烈。

    这修士没有滞留的意思,继续迈步,走向神灵岛域。

    但就在这时,一声怒啸,陡然间自前方传来。

    “杀我弟子,你该死!”却是几名之前,探索神灵岛域外围的第三步归来,开口的正是其中一人。

    这时怒目瞪圆,周身恐怖气息,鼓荡不休。

    修士脚下不停,抬手向前一点。

    噗——

    此人眉心处,顿时多了一只血洞,红白之物滚滚流出,眼中怒火蓦地失去光彩。

    尸体仰天倒下!

    其余几名第三步修士面庞蓦地煞白,失声尖叫,“禁忌之修!”

    没有犹豫,他们同时躬身行礼。

    修士目光淡漠的一扫,从他们身旁走过,从始至终,都没有丝毫停顿。

    转眼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几名第三步修士擦了擦额头冷汗,缓缓站直,对视一眼,齐齐露出苦笑。

    还好,他们没有深入神灵岛域……此次既有禁忌存在现身,哪里还有他们发挥的余地。

    ……

    容貌璀璨夺目之修,踏入神灵岛域后,几乎没做半点停顿,一路直行来到神灵岛外。

    他脚下一踏,感受着那份抗拒之力,眉头蓦地一皱。

    滔天气势,轰然破体而出,将这份抗拒之力,生生震破。

    身影一闪踏入神灵岛。

    这气势,虽一闪即逝,却在一瞬间,惊动了岛外所有修士。

    一名老者瞪大眼,“此人是……禁忌之修!”

    “好可怕!”令一修士艰涩开口,心头却有一丝庆幸。或许此次,被阻神灵岛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怕这一刻,与他有同样念头者,不在少数。

    ……

    踏入神灵岛,修士略一辨识方位,刚要移动,脸色蓦地一变。豁然抬头,便见正前方,猩红光柱冲天而起,十数呼吸之后,便血洗了苍穹。

    “大凶之兆!”

    缓缓言罢,他嘴角翘起,露出一丝冰冷笑容。

    “本座此生,本该早已死去,却能活到今日,所历凶兆何止千百……这一次,又能奈我何?”

    平缓声音中,他迈步而行,眼眸中,渐有寒光流转。

    杀机森然!

    本体藏于外,分身行走,是他拖延自身腐朽的手段。但今时今日,却不得不,被逼出了本体。

    这一次苏醒,恢复修为,他付出的是,自身剩余生机削减三分之一的代价……换言之,这一次后,他只剩两次,可以醒来的机会。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在哪里,本座都会找到你,杀死你,夺你肉身,炼你生机,抽你魂魄,于地狱炼火中焚烧,直指魂飞魄散。”

    低吟中,此人脚下越来越快,转瞬便是千万里。

    眼中杀机,几欲破体而出。

    因为锁定中的那人,就在前方。

    快了。

    马上就到!

    突然间,修士脚步停下,看着视线中,那盘膝而坐的身影,脸上露出笑容。

    找到你了。

    ……

    唰——

    莫语猛地睁开双眼,心脏收缩中,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竟根本没有察觉,眼前这修士,是在何时靠近。

    就在这时,身后不远处,石门突然打开,兴财苍白着脸冲出,一脸的兴奋,“大人,我成功了!”

    他手心中趴着一只小蚕,通体乌黑色,此刻闭着眼,却有一股令人灵魂悸动的气息,缓缓传出。

    “一剑蚕!”修士突然开口,几近完美的面庞上,笑容更胜。

    莫语突然踏出一步,低沉巨响中,兴财面前大地直接凹陷下去,形成一只深不见底的巨坑。

    “阁下是谁,为何对我麾下出手?”

    修士脸上笑容不变,缓缓摇头,“若你有一剑蚕超过三十年,本座或许会思考一番,究竟来与不来,若你有一剑蚕超过五十年,这番恩怨一笔勾销,也不是问题……但你,却刚刚得到它。”

    “这一天地奇虫,本座便收下了,只当是你,毁去我三具分身,所需付出的一些利息。”

    莫语眼眸蓦地收缩,略一沉默后,缓缓开口,“你是灵霄!”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励。”灵霄脸上笑容散去,“天地烘炉的肉身,对本座有大用处,我会好好的使用,不使它蒙尘”

    莫语神色冷酷,抬手道:“你们先走。”与此同时,一丝神念传音,“去寒泉所在,等我汇合。”

    灵霄摇头,淡淡道:“本座不知寒泉是哪里,但这不是问题,因为今日,你们谁都走不掉。”

    他抬手,向前一点。

    “葬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