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插剑之尸降临,邀月、邀星两岛,修士近乎死灭殆尽,一日间变成绝域。

    消息传开,混沌之域震动,吸引无数修士动身赶来。但其中,抱有好奇看热闹者居多,目睹此地惨象后,还有胆量进入神灵岛域者,寥寥无几。

    这一日,有一修士踏空而来,衣抉飘摇,风姿傲然,配上那几近无瑕的完美面庞,便如星辰般璀璨耀眼。

    一瞬间,便吸引来,无数女子炙热的目光……当然,相比更多的是,其余男子冷淡的眼神。

    “哼!像朵花一样,不待在娘们的裤腰带上享受雨露,跑到这里来,可不要被吓尿了裤子!”一名长相凶恶修士冷冷开口,声音没有半点遮掩,顿时引来一阵哄笑。

    修士脚下突然一顿,皱了皱眉,转首看来。他眼睛很好看,漆黑明亮,就像是天上的星星,让人不觉迷离其中。

    凶恶修士吐了一口吐沫,此刻只是觉得越发厌恶,“怎么滴?你还想来咬老子!嘿嘿,不过看你生的细皮嫩肉,比女子还要美丽,吹了灯蒙上头,大爷倒是不介意试试你的口-活儿!”

    他身后,几名修士笑的前仰后合,看着仍旧无动于衷只是皱眉的修士,目光里透着一股子轻蔑。

    “呱噪。”修士突然开口,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带着几分上位者的威严。不见有其他任何举动,距离极远之外的凶恶修士,脸上笑容突然僵住,眼珠瞪大,露出无尽的惊悚表情。

    可此刻,没给他开口的机会,身体便像是一颗熟透的果子,“嘭”的一声爆裂开来,血肉横飞。

    此人身后,几名修士脸上笑容僵在脸上,惊恐尖叫中身体急速后退,可在这过程中,还是一个个的爆开,步了凶恶男子的后尘。

    整片空间,顿时陷入死寂。

    一句话,就令几名修士,直接爆体而亡,甚至于其中,还有那天道第一步境界的凶恶修士。

    这要怎样的修为?

    之前冷淡、敌视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敬畏。不过一些女修眼中的炙热,这一刻反而越发浓烈。

    这修士没有滞留的意思,继续迈步,走向神灵岛域。

    但就在这时,一声怒啸,陡然间自前方传来。

    “杀我弟子,你该死!”却是几名之前,探索神灵岛域外围的第三步归来,开口的正是其中一人。

    这时怒目瞪圆,周身恐怖气息,鼓荡不休。

    修士脚下不停,抬手向前一点。

    噗——

    此人眉心处,顿时多了一只血洞,红白之物滚滚流出,眼中怒火蓦地失去光彩。

    尸体仰天倒下!

    其余几名第三步修士面庞蓦地煞白,失声尖叫,“禁忌之修!”

    没有犹豫,他们同时躬身行礼。

    修士目光淡漠的一扫,从他们身旁走过,从始至终,都没有丝毫停顿。

    转眼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几名第三步修士擦了擦额头冷汗,缓缓站直,对视一眼,齐齐露出苦笑。

    还好,他们没有深入神灵岛域……此次既有禁忌存在现身,哪里还有他们发挥的余地。

    ……

    容貌璀璨夺目之修,踏入神灵岛域后,几乎没做半点停顿,一路直行来到神灵岛外。

    他脚下一踏,感受着那份抗拒之力,眉头蓦地一皱。

    滔天气势,轰然破体而出,将这份抗拒之力,生生震破。

    身影一闪踏入神灵岛。

    这气势,虽一闪即逝,却在一瞬间,惊动了岛外所有修士。

    一名老者瞪大眼,“此人是……禁忌之修!”

    “好可怕!”令一修士艰涩开口,心头却有一丝庆幸。或许此次,被阻神灵岛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怕这一刻,与他有同样念头者,不在少数。

    ……

    踏入神灵岛,修士略一辨识方位,刚要移动,脸色蓦地一变。豁然抬头,便见正前方,猩红光柱冲天而起,十数呼吸之后,便血洗了苍穹。

    “大凶之兆!”

    缓缓言罢,他嘴角翘起,露出一丝冰冷笑容。

    “本座此生,本该早已死去,却能活到今日,所历凶兆何止千百……这一次,又能奈我何?”

    平缓声音中,他迈步而行,眼眸中,渐有寒光流转。

    杀机森然!

    本体藏于外,分身行走,是他拖延自身腐朽的手段。但今时今日,却不得不,被逼出了本体。

    这一次苏醒,恢复修为,他付出的是,自身剩余生机削减三分之一的代价……换言之,这一次后,他只剩两次,可以醒来的机会。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在哪里,本座都会找到你,杀死你,夺你肉身,炼你生机,抽你魂魄,于地狱炼火中焚烧,直指魂飞魄散。”

    低吟中,此人脚下越来越快,转瞬便是千万里。

    眼中杀机,几欲破体而出。

    因为锁定中的那人,就在前方。

    快了。

    马上就到!

    突然间,修士脚步停下,看着视线中,那盘膝而坐的身影,脸上露出笑容。

    找到你了。

    ……

    唰——

    莫语猛地睁开双眼,心脏收缩中,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竟根本没有察觉,眼前这修士,是在何时靠近。

    就在这时,身后不远处,石门突然打开,兴财苍白着脸冲出,一脸的兴奋,“大人,我成功了!”

    他手心中趴着一只小蚕,通体乌黑色,此刻闭着眼,却有一股令人灵魂悸动的气息,缓缓传出。

    “一剑蚕!”修士突然开口,几近完美的面庞上,笑容更胜。

    莫语突然踏出一步,低沉巨响中,兴财面前大地直接凹陷下去,形成一只深不见底的巨坑。

    “阁下是谁,为何对我麾下出手?”

    修士脸上笑容不变,缓缓摇头,“若你有一剑蚕超过三十年,本座或许会思考一番,究竟来与不来,若你有一剑蚕超过五十年,这番恩怨一笔勾销,也不是问题……但你,却刚刚得到它。”

    “这一天地奇虫,本座便收下了,只当是你,毁去我三具分身,所需付出的一些利息。”

    莫语眼眸蓦地收缩,略一沉默后,缓缓开口,“你是灵霄!”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励。”灵霄脸上笑容散去,“天地烘炉的肉身,对本座有大用处,我会好好的使用,不使它蒙尘”

    莫语神色冷酷,抬手道:“你们先走。”与此同时,一丝神念传音,“去寒泉所在,等我汇合。”

    灵霄摇头,淡淡道:“本座不知寒泉是哪里,但这不是问题,因为今日,你们谁都走不掉。”

    他抬手,向前一点。

    “葬魂!”

第1061章 恐怖灵霄    一圈黑色光晕,自灵霄指前荡开,瞬间自莫语等人身上扫过,席卷整片空间。

    葬魂之下,无人可夺,无物可避!

    莫语脸上,瞬间露出迷茫,眼眸涣散失去了所有神采,一片浑浑噩噩。

    灵霄脸上,露出一丝嘲弄,他有葬魂之力在手,第四步下无人可抵挡。

    要杀对手,实在轻而易举。

    脚下一动,他身影瞬间逼近,抬手向莫语眉心点落。

    这一指,可抽其魂封印,可夺其肉身融合,可取其生机炼化!

    便在此刻,生死一线间,莫语浑噩的眼眸,蓦地爆发湛然神光。

    抬手一拳轰出!

    轰——

    巨响之中,恐怖的力量,将猝不及防的灵霄,直接震退。

    与此同时,天地烘炉虚影出现,化为一座牢笼,将他封印在内!

    莫语拂袖一挥,虚空涌出强大力量,将混沌大龟、兴财、冥圣三人远远送出,挣脱了葬魂之力的影响。

    恢复意识的一瞬,三人额头,瞬间布满冷汗。

    “快走!”

    莫语低喝,胸膛中一声嗡鸣,天地烘炉虚影表面,那日月山河快速流转起来。

    将其镇压之力,发挥到极限!

    混沌大龟一咬牙,“我们走!”

    它带起兴财、冥圣,呼啸破空而去。

    以他们的修为,留在这里,只能是累赘。

    转眼间,便消失在视线尽头。

    灵霄神色平静,丝毫没有置身封镇的紧张,此刻嘴角翘起,露出冷冽嘲弄。

    “你以为,他们逃得掉?”

    莫语深吸口气,沉声道:“将你斩杀,他们自然无需再逃!”

    “要杀本座,凭你,还没有资格!”灵霄眼眸冰冷无温,豁然抬手,向前一划。

    剧烈的空间波动,骤然爆发,空间出现一条,漆黑的裂纹,重重落到天地烘炉虚影上。顿时让它剧烈的震颤起来,爆发出无尽神光,虽勉强将这一击抵挡下来,却已黯淡了许多。

    莫语闷哼一声,脸色发白,但他眼眸却变得极其明亮,璀璨如同星辰,“第二种禁忌力量……不,这并不完整,应该是你借助分身之术,得到的部分空间禁忌之力。”

    他想到了,之前所遇到的,灵霄第一个分身,所拥有的那空间禁忌力量。

    “你很聪明。”灵霄缓缓开口,“但即便是不完整的禁忌力量,以本座之手施展,与真正的禁忌之力,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便看,你能抵挡到何时。”

    语落,他抬手再度一划,又有一道漆黑裂纹,瞬间到来。

    莫语眼眸一缩,抬手向前一点。

    天地烘炉突然暗淡下去,不再神光璀璨,不过此刻所有大山之影,却变得越发清晰,体积更是不断膨胀。

    取山之镇压意!

    这一刻,莫语福至心灵,口中蓦地咆哮。

    “召,神灵岛万山之灵,容天地烘炉,镇压!”

    轰隆隆——

    足下大地深处,突然传来剧烈轰鸣,方圆十万里内,所有山峰同时震颤。

    一道道山峰虚影冲天而起,直奔此处而来。

    此为大山之魂,含厚土承载万物之意,转眼间齐齐融入天地烘炉中,便似画龙点睛般,顿时让他无数山影,变得犹如实物。

    恐怖到极限的镇压力量,轰然爆发!

    灵霄一记空间禁忌之力,斩落到天地烘炉上,只是令那山影微微一震,便将之尽数抵挡下来。

    他脸色,蓦地阴沉下去,但眼眸深处,却闪过了一丝炙热。不愧是,需要明悟混沌法则,才有机会,炼成的天地烘炉。

    若他能够得到,便可施展逆天秘法,将本体之魂,携带禁忌之力,强行转移到他的躯体内。

    到时,便可借助天地烘炉,令所有禁忌力量,真正的融合到一起。

    届时,即便第四步修士,他也无惧!

    “魔!”

    一声咆哮,滚滚魔气,自灵霄体内轰然爆发,转眼之间,便凝聚出一道顶天立地的魔影。

    头生三角,血目猩红,无尽暴虐气息,激荡纵横!

    杀意滔天!

    “魔!”

    又是一声咆哮,魔影猛地抬手,一拳向上轰出。

    莫语胸口如遭重击,黑袍轰然爆裂,露出其中血肉上,那一只黑色的拳印。

    一丝丝黑色力量,正不断扭动着,欲要钻入到他体内。

    这一拳,竟似直接落在他胸膛上!

    闷哼中,莫语脚下接连退后,皱紧的眉头,露出几分痛苦之色。

    第三种禁忌之力!

    视线中,天地烘炉表面,蓦地浮现出无数裂纹,传递出混乱不稳的气息波动。

    没有任何犹豫,莫语脚下重重一踏,身影呼啸远去。

    与此同时,口中一声咆哮。

    “爆!”

    天地烘炉轰然炸开,其中千山之魂,在这一刻同时自殒,如此极端暴烈的方式,在一瞬间,爆发出的杀伤威能,是何等的恐怖!直接扭曲了空间,生出无数漆黑裂纹,将大地掀起无数层,形成一只巨大的内陆海,激起漫天的灰尘。

    许久之后,灵霄身影迈步走出,身上长袍多了几处破损,但其神色,却依旧平静如初。

    抬头,看向莫语离去方向,声线平缓而出,“你,逃不掉!”

    他抬手,在前狠狠一撕,空间顿时破碎,露出一条长长的裂纹。

    一步踏入其中。

    ……

    大地之上,莫语呼啸而行,他将力量催动到极致,脸色不由越发惨白。

    自爆天地烘炉,虽然造成惊人的杀伤,但对他自身,也有不小的反噬。

    最为直接的影响,就是体内融合的力量,最多还能支撑一刻钟,便会分解。

    至于盛世莲华,是他手中的最大的底牌,也是唯一反败为胜的机会。

    不到生死关键之时,绝不能动用!

    脸上阴晴不定,莫语念头快速转动,突然间,他眼中闪过一道冷酷。

    这灵霄实力之恐怖,几可媲美第四步修士,若不寻找外界助力,他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

    而这种地方,他恰好知道一个!

    咻——

    身影一转,莫语疾驰而行,惊人的速度,掀起令人头皮发麻的音爆声潮。

    但往往等他已经彻底远去,这悚然的音爆声,才在天地之间响起,经久不散!

    很快,一处破碎的大地,出现在视线中。

    在其中央处,有一座寒泉。

    它就是莫语选定的决一生死之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