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颗斑斓光球,出现在身体中,只是略一感应,就能察觉到其中令人心悸的恐怖力量。莫语古怪的脸色,渐渐变得僵硬,实在没有办法不担心,它某一刻会不会突然爆开,将他炸的粉身碎骨。

    那般场景,只是想一想,便让人背后寒毛,忍不住根根乍起。不过相对于死亡而言,眼下的结果,已经好出了太多,至少以后还有机会,将这份隐患抹去。

    莫语深吸一口气,神色渐渐归于平静,他低头,看向安静波动着的千极幽冥火,露出肃穆之色。

    拱手,深深行礼。

    他不知此后事情,但凌霄殒落,他却死里逃生,显然一切都是因它之故……活着更确切些,是千极幽冥火内,那份阳极的炙热力量。

    此为救命之恩。

    此为天大人情!

    莫语起身,缓缓开口,“莫某不知你是否有灵,但此恩莫语牢记于心,日后若有机会,必定竭力回报。”

    他转身,脚下一踏,身影冲天而起。

    ……

    哗——

    寒泉水面破开,莫语从中飞出,他低头在此处狼藉大地扫过,突然拂袖一挥,磅礴力量席卷而出,便像是一只大手,将所有破碎狼藉尽数抹去。

    略一思索,他落到地面,脚下一踏口中轻喝,“起!”

    轰隆隆——

    大地深处传来震动,以寒泉为中心,周边大地快速拱起,短短十数个呼吸时间,便形成九条起伏的山脉,将它拱卫在内。

    莫语目光一扫,胸膛内传来嗡鸣,天地烘炉虚影顿时出现,其表面上,所有山之影像光芒大作。

    “召,山之魂!”

    方圆数万里内,最为雄伟的九座山峰,此刻齐齐一震,有山影冲天而起,直奔此处而来。

    “封汝等之魂进山,守护其内寒泉,万年之后若莫某不殒,必定赐予汝等造化,可逆天改命,可行于诸天!”

    九座山影似有其灵,随着此言落下,一闪齐齐飞出,融入九条山脉之中,顿时令这新生之山,充满了岁月沉淀而成的厚重之气,便似已在此处,伫立了无数岁月。

    到这里,几乎已是莫语所能做到的极限,不过略一思索,他拂袖一挥,十几根青竹呼啸而出,气息凌厉似能将天地斩破!

    “以天地烘炉,炼化剑竹为剑,分九山,守护此方不受外界侵扰!”

    天地烘炉一颤,将十几剑竹尽数吞入,“咔嚓”声中,剑竹齐齐断碎,化为八十一把竹剑。

    这竹剑,凝聚了剑竹所有剑意,更有莫语自身力量注入,加持了天地烘炉的力量,可历经岁月而不毁。

    莫语抬手一点,八十一把竹剑,呼啸射出,没入周边九山之中。下一瞬,滔天剑意冲霄而起,在苍穹之上,凝聚出一只滔天剑影,似一动之下,就可碎天裂地!

    许久后,方才缓缓散去。

    莫语收手,体外天地烘炉隐没,转向寒泉,再度拱手一礼,“莫语所能做的只有这些,希望可以起效,不使你受到打搅。”

    语落,他转身洒然而去,毫无眷恋。

    片刻后,一声轻叹,在九山之间响起,九山山魂同时一震,齐齐挣脱冲天而起,在半空之中,便化为一条条巨龙虚影,威压森然气息磅礴,游走之际,浩荡之气似要挣脱天地束缚。

    数息后齐齐转头,再度没入九山之中,不过这一刻,九山形体隐隐改变,就像是九条巨龙聚集在此,浩瀚无尽的威严,弥漫空间。

    九山上九十九把竹剑,悄然之间散发生机,没入山体的部分,开始生根发芽,继而破土而出……短短时间,九十九根剑竹便已蔚然成荫!

    不过改变并未停止,九十九根剑竹根系不断向外蔓延,一颗有一颗竹笋破土而出。虽然速度缓慢了许多,但可以预见,百年之后九山必然遍布剑竹,竹叶随风而动,便可有滔天剑光冲霄而起,破苍穹撼天地!

    只是诡异的,这所有的变动,都被压制在这一方天地,不被外界所知。

    ……

    猩红苍穹下,一道惊虹疾驰而行,此刻突然间落到一座小山上,神光散去露出莫语的身影。

    他眉头轻皱,念头正快速转动着,进入神灵岛以来,事情的发展一波三折,大大出乎于意料。但好在,他已顺利得到溯魂轮回草,虽然没能够,彻底的解开所有的谜团,但终归有了线索。

    便是现在离开,也可算不虚此行……

    莫语抬头,看向远方天际,那一道接天连地的猩红光柱,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他想到了,无意间得到的神灵岛残图,储物戒中融合到一起的两根锈钉,以及那化神池。

    凭着直觉,他相信这光柱,绝对与化神池,有着密切的关联。

    入化神池,借助其力,可成就古神之躯!

    莫语不知何为古神,但只从这一名字中,便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威压。他肉身成就天地烘炉,若能够再成古神之躯,两者叠加到一起,便有了可能,融合体内禁忌力量!

    凌霄的强大,他亲眼目睹,即便是第三步修为,但凭借融合的禁忌力量,却可完全匹敌第四步。

    这是他所需要的力量!

    只有成为媲美第四步的存在,才真正能够,算是踏临到这下界天地的巅峰,才有机会整合混沌之域所有力量,一统三界!

    到时,便可谋划进入所谓的仙界,去查探一切隐藏起来的真相。

    他要知道,自己究竟是谁……究竟来自于哪里……

    莫语眼中,所有犹豫消散一空,有的只是无尽的坚定执着。

    便是千万凶险在前又如何?这世界向来是公允,想要有多少收获,便要有加倍的付出!

    他要变强。

    变强!

    莫语心神,蓦地一阵清明,便似经历过了一番洗礼。

    这洗礼,自黄泉之畔,他低头那一眼时便已经开始。无数波折,无数生死之间,终于变成了心底,永不消散的执念。

    他的魂,在这一刻,突然变得轻松。既然已经决定,要去解开一切,那便无需再时刻铭记着。只需大步向前,将前路所有的凶险,都当做必经的磨砺,统统踩到脚下就是!

    莫语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脚下一踏身影冲天而起,朝向那猩红光柱,呼啸而去。

第1066章 化神池入口    猩红光柱直冲天际,越靠近越是能够感受到,那份血洗苍穹的磅礴之势。无形的压迫,令人心神敬畏,更伴随着一份炙热!

    已经无从考证,最初的流言是从哪里传出,但现在,所有人都相信,在这猩红光柱中,隐藏着滔天的造化。

    光柱所在之地,汇聚着几乎所有踏入神灵岛的修士,组成一个个的小团体,彼此冷漠、忌惮的注视着,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遮掩不住的赤裸恶意。

    在几日前,一名第三步修士,生生献祭了十名修士,凭此踏入光柱之中后,局势就变得极其恐怖。所有人都如履薄冰,在付出近百人殒落的代价后,才再度形成了眼下诡异的平静。

    这一过程中,又有三名修士,先后踏入光柱之中。无一例外,他们都是第三步强者,手中尽皆沾满了血腥!

    ……

    齐厚江脸色苍白,被那一道道不加遮掩的赤裸裸目光扫过,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屠宰桌上被绑住的猎物。

    目光扫了一眼周边,同样惊恐不安的几名修士,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勉强笑道:“大家不要怕,有鑫源、玉升两位大人在,短时间内,没有人敢来招惹我们。”

    众人点点头,心里却都有些悲哀,短时间内是没有问题,可接下来呢?玉升大人已经受伤了啊!

    这一只人数不少的队伍,失去了足够的震慑,又能够支撑到什么时候?

    ……

    莫语眉头突然一皱,身影停下向前方看去,淡淡道:“谁躲在这里,出来吧!”

    “嘿嘿,没想到感应还挺敏锐。”冷笑中,不远处空间,突然波动起来,三名修士身影出现。一名第二步,两名第一步,此刻开口的正是前者,三人戏谑目光中,尽是森然之意。

    “小子,遇到咱们,算你命不好!”第二步修士嘴角微翘,“动手,不要浪费时间!”

    他身后,两名第一步修士同时上前一步,修为轰然爆发。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声音,蓦地传来,“住手!”

    十几名修士呼啸而来,为首一人身体修长,神色不威自怒,周身激荡的强大气息,赫然达到第三步境界。

    三人脸色狂变。

    “我们是贺军大人麾下,你们要做什么?”

    为首修士眉头一皱,似有一些忌惮,拂袖一挥,“滚!再让本座遇到,定然不饶!”

    三名修士狼狈而走。

    此人转过身来,脸上露出笑容,“这位道友受惊了。”

    莫语神色平静,略一拱手,道:“多谢。”

    见他表现冷淡,为首修士略微一怔,却未表现太多,但他身后修士中,却有几人忍不住露出怒意。

    “你这人,如果不是海恩大人出手,你这会已经被抓了,成为开启入口祭品,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感激!”一名女子愤愤开口,她生的不是十分美丽,但属于较耐看的那一种,此刻余光看着海恩,闪动着崇拜的光芒。

    海恩摆了摆手,“我只是不想看到无谓的伤亡罢了。”略一停顿,他正色道:“李晚晴道友,就由你向这位道友,讲述一下眼下的情形。”

    李晚晴脸色一喜,点点头,“好。”她仍是不满的扫了莫语一眼,才道:“化神池入口出现,但进入的方式,需要以修士为祭品进行血祭。进入之人修为越强,所需献祭祭品便越多。”

    “此刻,入口所在,已经聚集了众多修士,组成大大小小的队伍,更有不少强者暗中派人,在周边阻截独行修士,一旦被抓住,就将成为献祭的祭品!现在你知道了,海恩大人刚才,可是救了你一命!”

    “不能这么说,以这位道友的修为,即便你我不出手,他也应该能安然无事。”海恩微微一笑,转向莫语,“本座只是认为,化神池的入口,不应该以如此残忍的方式才能打开,而且我也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不知道,道友愿不愿意加入我们,有道友相助,我们打开入口的把握,便可更多几分。”

    莫语看着此人诚恳的面庞,却总感觉到一丝虚伪的味道,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随即归于平静。抬手一指,问道:“这猩红光柱,是化神池的入口,道友等人,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

    对他答非所问,海恩目光微闪,却仍是道:“此事,入口所在修士都已知晓,据说是一名知晓此事的修士,无意间走漏了口风。”

    莫语面露沉吟,几息后点点头,“多谢道友告之。不过在下习惯了独来独往,只好辜负道友的好意了,告辞。”

    语落,他转身直接离去,几个呼吸时间,便消失在视线尽头。

    “哼!此人真是不知好歹,不跟咱们在一起难道他还以为,自己能够走到化神池的入口!”李晚晴愤愤开口。

    “就是!这名修士,简直是自寻死路!”

    “管他做什么,咱们还是尽快找足人手,打开化神池的入口。”

    “说的对!”

    海恩看向莫语消失处,眼底闪过一丝阴沉,不过转眼便消失无踪,似无奈的笑了笑,“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位道友的选择,倒也可以理解。”

    他目光一扫,“幸好还有诸位,愿意相信海某,咱们继续出发吧,再过一两日,差不多就能凑足人手了。”

    众人纷纷响应。

    ……

    莫语嘴角噙着冷笑。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修行这些年,他可不会相信,这世上真有做事不图回报之辈。

    那海恩所言,莫语一句都不信!

    还有那些跟随在他身边的修士,便真的没有半点疑虑怀疑吗?恐怕未必!只不过,都被他描述的,可以打开化神池入口的诱惑所吸引,被迷惑了心神而已。

    怕是最终,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当然,退一万步而言,即便真的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父,那也算不了什么。

    以莫语的修为,根本就没有,与他们走在一起的必要。

    按下心思,他抬头向前看去,面庞被血光映红。

    化神池的入口,就要到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