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猩红光柱直冲天际,越靠近越是能够感受到,那份血洗苍穹的磅礴之势。无形的压迫,令人心神敬畏,更伴随着一份炙热!

    已经无从考证,最初的流言是从哪里传出,但现在,所有人都相信,在这猩红光柱中,隐藏着滔天的造化。

    光柱所在之地,汇聚着几乎所有踏入神灵岛的修士,组成一个个的小团体,彼此冷漠、忌惮的注视着,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遮掩不住的赤裸恶意。

    在几日前,一名第三步修士,生生献祭了十名修士,凭此踏入光柱之中后,局势就变得极其恐怖。所有人都如履薄冰,在付出近百人殒落的代价后,才再度形成了眼下诡异的平静。

    这一过程中,又有三名修士,先后踏入光柱之中。无一例外,他们都是第三步强者,手中尽皆沾满了血腥!

    ……

    齐厚江脸色苍白,被那一道道不加遮掩的赤裸裸目光扫过,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屠宰桌上被绑住的猎物。

    目光扫了一眼周边,同样惊恐不安的几名修士,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勉强笑道:“大家不要怕,有鑫源、玉升两位大人在,短时间内,没有人敢来招惹我们。”

    众人点点头,心里却都有些悲哀,短时间内是没有问题,可接下来呢?玉升大人已经受伤了啊!

    这一只人数不少的队伍,失去了足够的震慑,又能够支撑到什么时候?

    ……

    莫语眉头突然一皱,身影停下向前方看去,淡淡道:“谁躲在这里,出来吧!”

    “嘿嘿,没想到感应还挺敏锐。”冷笑中,不远处空间,突然波动起来,三名修士身影出现。一名第二步,两名第一步,此刻开口的正是前者,三人戏谑目光中,尽是森然之意。

    “小子,遇到咱们,算你命不好!”第二步修士嘴角微翘,“动手,不要浪费时间!”

    他身后,两名第一步修士同时上前一步,修为轰然爆发。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声音,蓦地传来,“住手!”

    十几名修士呼啸而来,为首一人身体修长,神色不威自怒,周身激荡的强大气息,赫然达到第三步境界。

    三人脸色狂变。

    “我们是贺军大人麾下,你们要做什么?”

    为首修士眉头一皱,似有一些忌惮,拂袖一挥,“滚!再让本座遇到,定然不饶!”

    三名修士狼狈而走。

    此人转过身来,脸上露出笑容,“这位道友受惊了。”

    莫语神色平静,略一拱手,道:“多谢。”

    见他表现冷淡,为首修士略微一怔,却未表现太多,但他身后修士中,却有几人忍不住露出怒意。

    “你这人,如果不是海恩大人出手,你这会已经被抓了,成为开启入口祭品,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感激!”一名女子愤愤开口,她生的不是十分美丽,但属于较耐看的那一种,此刻余光看着海恩,闪动着崇拜的光芒。

    海恩摆了摆手,“我只是不想看到无谓的伤亡罢了。”略一停顿,他正色道:“李晚晴道友,就由你向这位道友,讲述一下眼下的情形。”

    李晚晴脸色一喜,点点头,“好。”她仍是不满的扫了莫语一眼,才道:“化神池入口出现,但进入的方式,需要以修士为祭品进行血祭。进入之人修为越强,所需献祭祭品便越多。”

    “此刻,入口所在,已经聚集了众多修士,组成大大小小的队伍,更有不少强者暗中派人,在周边阻截独行修士,一旦被抓住,就将成为献祭的祭品!现在你知道了,海恩大人刚才,可是救了你一命!”

    “不能这么说,以这位道友的修为,即便你我不出手,他也应该能安然无事。”海恩微微一笑,转向莫语,“本座只是认为,化神池的入口,不应该以如此残忍的方式才能打开,而且我也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不知道,道友愿不愿意加入我们,有道友相助,我们打开入口的把握,便可更多几分。”

    莫语看着此人诚恳的面庞,却总感觉到一丝虚伪的味道,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随即归于平静。抬手一指,问道:“这猩红光柱,是化神池的入口,道友等人,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

    对他答非所问,海恩目光微闪,却仍是道:“此事,入口所在修士都已知晓,据说是一名知晓此事的修士,无意间走漏了口风。”

    莫语面露沉吟,几息后点点头,“多谢道友告之。不过在下习惯了独来独往,只好辜负道友的好意了,告辞。”

    语落,他转身直接离去,几个呼吸时间,便消失在视线尽头。

    “哼!此人真是不知好歹,不跟咱们在一起难道他还以为,自己能够走到化神池的入口!”李晚晴愤愤开口。

    “就是!这名修士,简直是自寻死路!”

    “管他做什么,咱们还是尽快找足人手,打开化神池的入口。”

    “说的对!”

    海恩看向莫语消失处,眼底闪过一丝阴沉,不过转眼便消失无踪,似无奈的笑了笑,“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位道友的选择,倒也可以理解。”

    他目光一扫,“幸好还有诸位,愿意相信海某,咱们继续出发吧,再过一两日,差不多就能凑足人手了。”

    众人纷纷响应。

    ……

    莫语嘴角噙着冷笑。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修行这些年,他可不会相信,这世上真有做事不图回报之辈。

    那海恩所言,莫语一句都不信!

    还有那些跟随在他身边的修士,便真的没有半点疑虑怀疑吗?恐怕未必!只不过,都被他描述的,可以打开化神池入口的诱惑所吸引,被迷惑了心神而已。

    怕是最终,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当然,退一万步而言,即便真的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父,那也算不了什么。

    以莫语的修为,根本就没有,与他们走在一起的必要。

    按下心思,他抬头向前看去,面庞被血光映红。

    化神池的入口,就要到了!

第1067章 震慑众人    便在这时,莫语眉头一皱,眼底闪过厉色。

    “哈哈!小子,你居然还敢一个人离开。”狂笑中,之前狼狈退去的三名修士再度出现,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兴奋模样。

    “拿住他,咱们就完成任务了,贺军大人一定会给与,进入化神池的机会!”第二步修士一脸贪婪。

    身后两人爆喝一声,齐齐出手!之前被吓得狼狈而逃,此刻心里都有恼怒,出手自是凌厉。

    莫语冷笑一声,他倒也没想到,会再遇到这三人,既然他们自寻死路,他自然不会手软。

    拂袖一挥,第三步气息破体而出,两名第一步修士,眼珠顿时瞪大,露出无尽惊恐。哪里能够想到,明明气息平平的修士,居然会是这般恐怖的存在。

    下一瞬,身体轰然爆裂,便是灵魂,也被一并抹去。

    “造物之主!”第二步修士头皮发麻,面庞蓦地苍白,“我们是贺军大人麾下,他便在化神池入口,你若杀我,必有大-麻烦!”

    说话时,此人扬手抛出一只翠玉圆环,此物迎风见长,将莫语直接捆缚在内。

    这第二步修士转身就逃!

    显然他已经明白,莫语既下了杀手,便绝不会留情,之前那一番呼喊,也只是打着分散他注意的念头,增添自己几分逃命的把握。

    这翠玉圆环,是他手中一件厉害的宝物,第三步修士被困住,也能支撑一些时间,或许此次能够逃脱。等见到贺军大人,定要他出手,给这名修士一点颜色看看!

    心头刚刚转过这一念头,身后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第二步修士心脏猛地一缩,骇然转过头去,便见落在莫语身上的翠玉圆环,已被生生撑爆!

    “我命休矣!”

    他心头一声惨嚎,下一瞬,便感觉身体高高抛起,尚未落到地面,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数个呼吸时间连杀三人,莫语神色平淡如初,这三人游走在化神池入口外抓捕修士作为开启祭品,如今被他杀死,也只能算因果报应。

    扭头向某处扫去一眼,莫语没有多做停留,拂袖卷走三人的储物戒,呼啸远去。

    待他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之前被他扫过一眼处,空间波动之中,几名修士显出身影。一个个脸色苍白,眼中尽是后怕与庆幸之意。

    “此人,好强的修为!”一名修士颤声开口,“贺军麾下的三人,实力比较我们不弱分毫,居然照面之间,就被尽数抹杀。”

    “这人离去时的那一眼,显然已经发现了我们,好在没有出手之意,否则你我谁都逃不掉。”另外一人接口,带着敬畏看向莫语离去方向,“贺军麾下之修,都被他打入了血影,一旦被杀出手之人身上,就会沾染血影的血煞之气。看此人前去的方向,只怕很快就会遇到贺军。”

    “贺军行事霸道,与大人们早就不合,如今树一强敌再好不过!不过,咱们还是赶紧传信大人,莫要与此人发生冲突。”

    几名修士都是点头,匆匆以宝物发出消息后,这才转身离去。

    ……

    疾行中,莫语一抬手,掌心顿时涌出一股血气,猩红之色倒是与此刻的苍穹,有几分相似之处。

    在抹杀掉那三人之后,他便察觉到了,这沾染到身上的血煞之气,此刻双手一撮,便彻底消散。

    化神池一出,必然吸引了众多修士汇聚,其中只怕不乏禁忌之修。在探明情形之前,还是避免麻烦为好。

    越是靠近猩红光柱,越是能够感受到,它所散发出的恐怖波动,莫语神色变得越发凝重。

    尚有一段距离时,他便发现化神池入口外,正发生着一场激战。地面上超过百人厮杀在一起,半空之中,更有几道第三步身影激战在一起。

    目光一扫,莫语便看清了,交战中一名第三步修士的身影,居然是那鑫源!

    他眉头顿时一皱,看向地面厮杀处,眼底冷光闪过,脚下一步踏落。

    ……

    齐厚江肩头鲜血如注,被对手的宝物,造成穿透性的伤势,且残余的力量,阻止血肉的弥合。

    他粗重的喘息着,虽然反击依旧凌厉,却渐渐变得虚弱起来,心中不由涌出一阵苦涩来。

    他的对手,是一名中年修士,此刻嘴角噙着冷笑,目光尽是戏耍。他已经发现,对手是强弩之末,却仍旧保持着谨慎,以免给了他玉石俱焚的机会。

    突然间,此人目光一寒,寻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一直隐忍的力量刹那间爆发,手中宝物轰然打出。

    这是一只黑色的铁柱,前端被磨的尖锐,看去极其粗糙,却散发着极其浓重的煞气。只是一闪,就出现在齐厚江身前。

    他无力的抬手阻拦,手掌灵光被直接击溃,黑色铁柱洞穿了掌心,直奔他心口所在刺下。

    齐厚江眼露绝望!

    但就在这时,眼前一花,一道黑袍身影,突兀出现在他眼前,拂袖一挥黑色铁柱猛地一颤,竟轰然崩溃。

    一脸嗜血狞笑的中年修士,面庞瞬间煞白,张口喷出一道鲜血,眼中瞬间充满了恐惧。可这一刻,不给他半点逃脱的机会,虚空骤然涌出一股磅礴力量,将他卷入其中,狠狠一碾。

    噗——

    顿时绽开了一朵猩红血花!

    “雨墨大人!”齐厚江死里逃生,看到眼前熟悉的身影,忍不住惊呼出声,一脸惊喜之色。

    莫语转身微微一笑,不过此刻,在周边掠阵压制周边围观修士的第三步强者,已经赶了过来,一脸阴沉看来,没有给两人叙旧的时间。

    “阁下是谁?为何要插手此事!”

    莫语神色平静,缓缓开口,“其他人本座不管,但这些人与我有旧,你们动不得。”

    “哼!难道阁下认为一人,就能救下这些人。”这名修士冷笑一声,眼底露出一丝迟疑,但很快便转身低喝,“魏道友,你若出手加入其中,今日这队修士,分你们三分之一!”

    “哈哈!痛快,那魏某就却之不恭了!”大笑中,一名修士自围观众人中迈步而出,他身宽体胖,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但那对被挤小的眼睛中,却闪动着阴冷的光泽。

    他踏入场中,转身想莫语看来,“这位道友,如今化神池的入口,需要祭品才能打开。这群人已经被盯住,你要阻拦就是跟咱们作对,可要考虑的清楚。要知道,这地方自出现以来,死去的第三步,已经有四人之多。”

    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嘿嘿,如果道友愿意罢手,魏某保证不会出手不利,道友以为如何?”

    “魏长山!不要卖弄心思了,一名第三步修士,作为献祭祭品,足以媲美这队修士一半人。你我联手,将他斩杀在此,正好能妥善分配。”冷笑中,又有一名修士迈出,周身煞气翻滚,显然是那杀性极重之辈。

    “贺战道友所言极是!”最先现身的第三步目光在周边一扫,“诸位,今日这块肥肉,我们三家订下了,还请大家按捺一些,免得发生不愉快。”

    魏长山叹息摇头,“既然两位道友如此决定,魏某也只好赞成了,可惜我还想化干戈为玉帛啊。”

    轰——

    三道第三步森厉杀机轰然爆发,将莫语锁定。周边人群中,不少修士面露犹豫,但最终还是摇头放弃,毕竟仓促之间,谁都不敢与三方为敌。

    可惜这群修士,就要被他们瓜分,连上这名黑袍修士,少说也能获得三次以上进入化神池的机会。

    不少人看向莫语,目光流露嘲弄,连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就敢出手救人,还以为这神灵岛上,还是第三步就可横行无忌的混沌之域吗?死了也是活该!

    “雨墨大人!请您救救我们,我爹和玉升叔叔坚持不住了!”鑫欣突然娇喝开口,那一副焦急模样落入众人眼中,顿时令他们脸色变得古怪。

    这人自己都快要死了,居然还想着要他救人?不会是脑子被吓傻了吧,倒是可惜了这一副好相貌。

    贺战仰首狂笑,“小丫头!你居然还想着救人,好,本座就当着你的面,先将此人献祭了!”

    他脚下一踏,国度虚影顿时降临,将莫语身影笼罩。

    魏长山及另外一名第三步修士,冷笑之中,亦在这一刻,召唤出了国度虚影。

    三者的国度,彼此交叠在一起,将莫语重重压制!

    能够做到这一点,而没有引起国度力量的彼此抗衡,表明三人之前就已经相互交换过国度信物,针对鑫源这一行修士的围杀,果然是早有预谋!

    “就算你是第三步,面对我三人联手国度压制,也没有半点机会,死吧!”贺战眼中厉芒一闪,抬手向前一点。

    凌厉劲气,至取莫语眉心。

    又一名第三步修士,要殒落了!

    众人心头,齐齐泛出这个念头。

    但就在所有人认为,莫语必死之时,他突然抬手,一把将射来的凌厉劲气捏碎,眼眸平静如初。

    平缓的声音,这一刻,缓缓响起。

    “要杀莫某,凭你们,还不够!”

    本来不欲过早招惹麻烦,但既然不能避免,那便一举震慑住所有人!

    他脚下,一步迈出。

    咔嚓——

    咔嚓——

    贺战、魏长山三人,顿时面露骇然。

    他们三人国度虚影,随着这一步落下,同时遍布裂纹。

    下一瞬,轰然破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