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便在这时,莫语眉头一皱,眼底闪过厉色。

    “哈哈!小子,你居然还敢一个人离开。”狂笑中,之前狼狈退去的三名修士再度出现,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兴奋模样。

    “拿住他,咱们就完成任务了,贺军大人一定会给与,进入化神池的机会!”第二步修士一脸贪婪。

    身后两人爆喝一声,齐齐出手!之前被吓得狼狈而逃,此刻心里都有恼怒,出手自是凌厉。

    莫语冷笑一声,他倒也没想到,会再遇到这三人,既然他们自寻死路,他自然不会手软。

    拂袖一挥,第三步气息破体而出,两名第一步修士,眼珠顿时瞪大,露出无尽惊恐。哪里能够想到,明明气息平平的修士,居然会是这般恐怖的存在。

    下一瞬,身体轰然爆裂,便是灵魂,也被一并抹去。

    “造物之主!”第二步修士头皮发麻,面庞蓦地苍白,“我们是贺军大人麾下,他便在化神池入口,你若杀我,必有大-麻烦!”

    说话时,此人扬手抛出一只翠玉圆环,此物迎风见长,将莫语直接捆缚在内。

    这第二步修士转身就逃!

    显然他已经明白,莫语既下了杀手,便绝不会留情,之前那一番呼喊,也只是打着分散他注意的念头,增添自己几分逃命的把握。

    这翠玉圆环,是他手中一件厉害的宝物,第三步修士被困住,也能支撑一些时间,或许此次能够逃脱。等见到贺军大人,定要他出手,给这名修士一点颜色看看!

    心头刚刚转过这一念头,身后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第二步修士心脏猛地一缩,骇然转过头去,便见落在莫语身上的翠玉圆环,已被生生撑爆!

    “我命休矣!”

    他心头一声惨嚎,下一瞬,便感觉身体高高抛起,尚未落到地面,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数个呼吸时间连杀三人,莫语神色平淡如初,这三人游走在化神池入口外抓捕修士作为开启祭品,如今被他杀死,也只能算因果报应。

    扭头向某处扫去一眼,莫语没有多做停留,拂袖卷走三人的储物戒,呼啸远去。

    待他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之前被他扫过一眼处,空间波动之中,几名修士显出身影。一个个脸色苍白,眼中尽是后怕与庆幸之意。

    “此人,好强的修为!”一名修士颤声开口,“贺军麾下的三人,实力比较我们不弱分毫,居然照面之间,就被尽数抹杀。”

    “这人离去时的那一眼,显然已经发现了我们,好在没有出手之意,否则你我谁都逃不掉。”另外一人接口,带着敬畏看向莫语离去方向,“贺军麾下之修,都被他打入了血影,一旦被杀出手之人身上,就会沾染血影的血煞之气。看此人前去的方向,只怕很快就会遇到贺军。”

    “贺军行事霸道,与大人们早就不合,如今树一强敌再好不过!不过,咱们还是赶紧传信大人,莫要与此人发生冲突。”

    几名修士都是点头,匆匆以宝物发出消息后,这才转身离去。

    ……

    疾行中,莫语一抬手,掌心顿时涌出一股血气,猩红之色倒是与此刻的苍穹,有几分相似之处。

    在抹杀掉那三人之后,他便察觉到了,这沾染到身上的血煞之气,此刻双手一撮,便彻底消散。

    化神池一出,必然吸引了众多修士汇聚,其中只怕不乏禁忌之修。在探明情形之前,还是避免麻烦为好。

    越是靠近猩红光柱,越是能够感受到,它所散发出的恐怖波动,莫语神色变得越发凝重。

    尚有一段距离时,他便发现化神池入口外,正发生着一场激战。地面上超过百人厮杀在一起,半空之中,更有几道第三步身影激战在一起。

    目光一扫,莫语便看清了,交战中一名第三步修士的身影,居然是那鑫源!

    他眉头顿时一皱,看向地面厮杀处,眼底冷光闪过,脚下一步踏落。

    ……

    齐厚江肩头鲜血如注,被对手的宝物,造成穿透性的伤势,且残余的力量,阻止血肉的弥合。

    他粗重的喘息着,虽然反击依旧凌厉,却渐渐变得虚弱起来,心中不由涌出一阵苦涩来。

    他的对手,是一名中年修士,此刻嘴角噙着冷笑,目光尽是戏耍。他已经发现,对手是强弩之末,却仍旧保持着谨慎,以免给了他玉石俱焚的机会。

    突然间,此人目光一寒,寻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一直隐忍的力量刹那间爆发,手中宝物轰然打出。

    这是一只黑色的铁柱,前端被磨的尖锐,看去极其粗糙,却散发着极其浓重的煞气。只是一闪,就出现在齐厚江身前。

    他无力的抬手阻拦,手掌灵光被直接击溃,黑色铁柱洞穿了掌心,直奔他心口所在刺下。

    齐厚江眼露绝望!

    但就在这时,眼前一花,一道黑袍身影,突兀出现在他眼前,拂袖一挥黑色铁柱猛地一颤,竟轰然崩溃。

    一脸嗜血狞笑的中年修士,面庞瞬间煞白,张口喷出一道鲜血,眼中瞬间充满了恐惧。可这一刻,不给他半点逃脱的机会,虚空骤然涌出一股磅礴力量,将他卷入其中,狠狠一碾。

    噗——

    顿时绽开了一朵猩红血花!

    “雨墨大人!”齐厚江死里逃生,看到眼前熟悉的身影,忍不住惊呼出声,一脸惊喜之色。

    莫语转身微微一笑,不过此刻,在周边掠阵压制周边围观修士的第三步强者,已经赶了过来,一脸阴沉看来,没有给两人叙旧的时间。

    “阁下是谁?为何要插手此事!”

    莫语神色平静,缓缓开口,“其他人本座不管,但这些人与我有旧,你们动不得。”

    “哼!难道阁下认为一人,就能救下这些人。”这名修士冷笑一声,眼底露出一丝迟疑,但很快便转身低喝,“魏道友,你若出手加入其中,今日这队修士,分你们三分之一!”

    “哈哈!痛快,那魏某就却之不恭了!”大笑中,一名修士自围观众人中迈步而出,他身宽体胖,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但那对被挤小的眼睛中,却闪动着阴冷的光泽。

    他踏入场中,转身想莫语看来,“这位道友,如今化神池的入口,需要祭品才能打开。这群人已经被盯住,你要阻拦就是跟咱们作对,可要考虑的清楚。要知道,这地方自出现以来,死去的第三步,已经有四人之多。”

    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嘿嘿,如果道友愿意罢手,魏某保证不会出手不利,道友以为如何?”

    “魏长山!不要卖弄心思了,一名第三步修士,作为献祭祭品,足以媲美这队修士一半人。你我联手,将他斩杀在此,正好能妥善分配。”冷笑中,又有一名修士迈出,周身煞气翻滚,显然是那杀性极重之辈。

    “贺战道友所言极是!”最先现身的第三步目光在周边一扫,“诸位,今日这块肥肉,我们三家订下了,还请大家按捺一些,免得发生不愉快。”

    魏长山叹息摇头,“既然两位道友如此决定,魏某也只好赞成了,可惜我还想化干戈为玉帛啊。”

    轰——

    三道第三步森厉杀机轰然爆发,将莫语锁定。周边人群中,不少修士面露犹豫,但最终还是摇头放弃,毕竟仓促之间,谁都不敢与三方为敌。

    可惜这群修士,就要被他们瓜分,连上这名黑袍修士,少说也能获得三次以上进入化神池的机会。

    不少人看向莫语,目光流露嘲弄,连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就敢出手救人,还以为这神灵岛上,还是第三步就可横行无忌的混沌之域吗?死了也是活该!

    “雨墨大人!请您救救我们,我爹和玉升叔叔坚持不住了!”鑫欣突然娇喝开口,那一副焦急模样落入众人眼中,顿时令他们脸色变得古怪。

    这人自己都快要死了,居然还想着要他救人?不会是脑子被吓傻了吧,倒是可惜了这一副好相貌。

    贺战仰首狂笑,“小丫头!你居然还想着救人,好,本座就当着你的面,先将此人献祭了!”

    他脚下一踏,国度虚影顿时降临,将莫语身影笼罩。

    魏长山及另外一名第三步修士,冷笑之中,亦在这一刻,召唤出了国度虚影。

    三者的国度,彼此交叠在一起,将莫语重重压制!

    能够做到这一点,而没有引起国度力量的彼此抗衡,表明三人之前就已经相互交换过国度信物,针对鑫源这一行修士的围杀,果然是早有预谋!

    “就算你是第三步,面对我三人联手国度压制,也没有半点机会,死吧!”贺战眼中厉芒一闪,抬手向前一点。

    凌厉劲气,至取莫语眉心。

    又一名第三步修士,要殒落了!

    众人心头,齐齐泛出这个念头。

    但就在所有人认为,莫语必死之时,他突然抬手,一把将射来的凌厉劲气捏碎,眼眸平静如初。

    平缓的声音,这一刻,缓缓响起。

    “要杀莫某,凭你们,还不够!”

    本来不欲过早招惹麻烦,但既然不能避免,那便一举震慑住所有人!

    他脚下,一步迈出。

    咔嚓——

    咔嚓——

    贺战、魏长山三人,顿时面露骇然。

    他们三人国度虚影,随着这一步落下,同时遍布裂纹。

    下一瞬,轰然破裂!

第1068章 叶秋老祖    “禁忌之修!”魏长山失声尖叫,脸上血色刹那褪尽,脚下一踏,身影急速退避。

    莫语抬头,锁定贺战身影,抬手向前,一拳重重轰落!

    “大兄救我!”贺战惊惧咆哮。

    冷哼中,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在场中,魁梧身躯四周,激荡着暴烈至极的气息。

    此刻同样一拳轰出,虚空“嘭”的一声巨响,顿时剧烈扭曲起来,狂暴的力量令大地崩裂,激起漫天尘扬!

    他身影一晃,随即恢复。

    贺战长长吐出口气,躬身行礼,“多谢大兄!”

    贺军面无表情,一挥手让他退开,转向莫语,眼眸冷光闪动,“阁下好强的肉身,凭借第三步巅峰修为,竟能撕碎三方国度虚影压制。”他略一停顿,嘴角露出一丝嘲弄,“但你终归不是禁忌之修。”

    莫语神色平淡,“你也没有禁忌力量。”

    贺军冷笑一声,“那又如何?只要不归于禁忌之中,本座要杀你,便易如反掌。给你一个机会,加入成为本座麾下,我可以饶你不死。”

    “饶我,你还不配。”声音未落,莫语已一步踏出,身影瞬间逼临。

    贺军低吼,“找死!”

    两人身影,刹那间,碰撞到一起。

    轰——

    狂暴的力量波动,顿时自两人厮杀中,疯狂爆发出来。

    动作之快,超出视线的捕捉,变成了一团驳杂的黑影。

    拳脚碰触,或轰落到彼此身上,声音便似雷霆炸响!

    “嘭”的一声,两人身影各自退开,莫语神色平静如初,一挥手,抚平黑袍的褶皱。

    贺军神色阴沉,声线森然,“难怪敢出头,果然是有一些手段,但本座要杀你,却非难事!”

    低吼一声,他身上长袍无风自动,体内气息顿时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转眼间,便超越了第三步巅峰的极限所在,却又与禁忌的力量,存在着一些差距。

    难怪贺军此人,有如此自信……禁忌不出时,他便是最强巅峰!

    “死!”

    爆喝中,贺军张开五指,向前一拍。

    轰——

    恐怖力量自虚空喷涌而出,刹那间凝聚为掌印,以泰山压顶之势,轰然降临!

    莫语抬头,眼眸平静不起波澜,抬手握拳,随即向上轰出。整个过程平淡自如,不显烟火气息,但他肉身之力,已在这一刻,尽数爆发。

    经历寒泉淬炼,吞食焦木,莫语肉身力量暴涨,不动用禁忌力量,叠加第三步修为,对付此人便已足够!

    如泰山镇落掌印猛地震颤,一道裂纹于掌心处浮现,随即向外快速蔓延,直至遍布整个掌印。

    轰——

    掌印爆裂。

    暴虐的力量,横扫开来!

    莫语足下大地轰然破碎,形成一只巨坑,深不见底!

    他凌空而立,身上黑袍猎猎作响,此刻虚空一踏,身体如闪电般射出。

    贺军一脸惊怒,他动用秘术之后,禁忌之下修士,从无对手。

    今日一掌拍落,已动了绝杀之念,却没有想到,竟无功而返!

    不等他多做思考,莫语身影,已出现在他面前,平淡而冷冽的声音,在空中平缓响起。

    “这一拳下,你若安然无事,本座便饶你冒犯。”

    一拳,直面而来,看似平常,但其势却如无尽山岳,平推而来碾压八方。

    不可避,无法挡!

    荡灭一切。

    “啊!”贺军咆哮一声,全身血肉绷紧如钢铁,深青色的血脉,如一只只蚯蚓般高高鼓起,面庞狰狞如地狱恶鬼,双手抬起,交错挡在身前。

    嘭——

    巨响之声如皓月撞日,在虚空中激荡起无尽声浪,滚滚回荡!

    贺军张口喷出一滩鲜血,尚未落下,便被内含劲气震成大片血雾,身体如坠山大石横飞出去,半空中身体各处便纷纷爆裂,鲜血如泉箭射而出。

    坠到地上,身体将大地生生犁开,向周边修士冲击而去,顿时引起一片惊慌,众人匆匆退避。

    一名年轻修士似闪避不及,挡在贺军冲向前方,便在不少修士,对他报以同情的一瞥时,此人突然轻叹一声,摇摇头拂袖一挥。一股温和的力量,却坚韧可束缚星辰,将贺军拦在面前,低下头,清明透亮的眸子闪动着,看了一眼他狼狈凄惨的模样。

    贺军剧烈咳嗽,溅出片片血花,挣扎着翻身单膝跪倒,颤声道:“大人,贺军无能,给您丢脸了!”

    这一幕,突兀而来,短暂的死寂后,顿时令周边修士,齐齐发出倒吸冷气声。贺军之强,已突破第三步极限,堪称禁忌之下最巅峰。能够让他拜倒请罪,口称大人者,自然只有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禁忌之修!

    年轻修士看去仅二十出头的年岁,气质文弱略带忧郁,一身青色的长袍,衬托的身体修长。尤其一双清透明亮的眸子,格外醒目,初看下无常,但若是再看第二眼,便会发现它如星辰般耀眼,令人不可直视。

    “早前便跟你说过,不达禁忌,终归难成气候,今日也算你得到了一份教训。”青年淡淡言罢,抬头微微一笑,“本座叶秋,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一名须发皆白修士突然瞪大眼,满是难以置信,“叶秋!他是三万年前,便消失不见的叶秋老祖!”声音中,有着无法遮掩的惊惧。

    “什么,是血神教创教始祖叶秋老祖,他不是已经殒落了?”

    “我曾无意间得到一份密简,其中就有叶秋老祖的影响,确是面前之人无疑……其样貌,还要更年轻许多!”一名修士神色震撼。

    “传闻血神教功法血腥狠辣,汲取生灵鲜血以夺其生机,可使自身永存不坠……叶秋老祖不仅未殒落,反而是如今的年轻模样,必然是修为大进!”

    “三万年前便是第三步巅峰,如今突破为禁忌之修,自是无疑!”

    “这修士,要有大-麻烦了!”

    对周边惊呼议论,叶秋充耳不闻,脸上仍是温和的笑容。只是他这笑容温和则温和,却没有半点变化,就像是雕刻在脸上,看得久了便有毛骨悚然之感。

    莫语略一沉默,淡淡道:“在下雨墨。”语气平淡,没有丝毫惊奇。

    神灵岛上,绝非只有一名禁忌之修,此处既是化神池入口,自会将所有强者聚集而来。

    叶秋目光一凝扫向莫语,那双眼眸,似是看透了前尘因果世间缘法,几息后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雨墨……这不是道友的真名吧,果然够谨慎。”语态间,倒是流露出淡淡欣赏。

    他突然拂袖一挥,跪伏在地的贺军身体一僵,豁然抬头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身体随即剧烈抽搐起来。隐藏在他血肉下的血脉,再度高高鼓起,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体内所有鲜血,都快速向胸膛汇聚,使得他的身体,变得苍白起来。

    血液的聚集,使得贺军胸口血肉,鼓起了一只大包,“啪”的一声轻响,这大包破裂开来,拳头大小的殷红血珠从中飞出,落入叶秋手中。

    他微笑如故,不去看贺军仍旧带着痛苦挣扎却已暗淡下去的眼眸,淡淡道:“本座麾下只要一名最强者,你比他强,自然有获得奖赐的权利。这一颗血珠,蕴含着贺军体内所有力量,本座将它赐给你。”

    莫语皱了皱眉,冷冷摇头,“雨某不需要。”

    叶秋笑着摇头,“本座赐出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的时候,你要最好,不要也得要。”

    说着屈指一弹,血珠呼啸而来。

    莫语心脏微缩,没有任何犹豫,脚下重重一踏。

    抬手,向前一点。

    洁白的莲花,顿时在他指前绽放,精致徐徐美轮美奂。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威压,从中释放出来,转眼间,将整片天地笼罩!

    无数修士面露惊恐,尖叫中纷纷向后暴退,生怕被卷入这场恐怖的碰撞中,落得粉身碎骨。

    叶秋眼眸微缩,一抬手血珠停下,目光盯紧莫语,缓缓开口,“阁下果然为禁忌之修。”

    莫语指前白莲安静转动,表面灵光流转,他神色平静冷漠,淡淡开口,“要战便战,何需多言。”

    一言出,此处气氛,顿时压抑到极点。

    恰如暴风雨前!

    哪怕隔了许远,仍旧可以感受到,两人无形气息的压迫,不少修士面庞变得苍白,再度惶然后退。

    “哈哈!”叶秋突然大笑,伸手将血珠召回,不见他有任何举动,便直接融入体内,“道友好算计,今日叶某认栽了,他日再来讨教。”

    说着洒然转身,一步迈入人群中,微微闪动,便似滴水入海消失不见。再去寻找,竟已经寻不到他的身影,便似彻底消失了一般。

    莫语神色平静,探手将莲花握在手中,缓缓收紧拳头,莲花便一点点的,融入到他体内。

    火神血脉的生长,赋予了他,分解盛世莲华的机会,虽然每次施展都只有一次机会。

    随着盛世莲华融入体内,莫语心神感受到的那缕杀机,终于消失不见。

    这表明,叶秋已真正退去……若他不能做到这点,今日之事绝不会结束!

    ####

    【向所有书友致歉,并给大家一个正式的解释。1月4日午时我带妻女回家吃饭时不幸发生车祸,后入院治疗,今日下午出院,伤情已经无碍,因而明日起恢复正常更新,再次向大家致以歉意,腰酸背疼着鞠躬下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