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禁忌之修!”魏长山失声尖叫,脸上血色刹那褪尽,脚下一踏,身影急速退避。

    莫语抬头,锁定贺战身影,抬手向前,一拳重重轰落!

    “大兄救我!”贺战惊惧咆哮。

    冷哼中,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在场中,魁梧身躯四周,激荡着暴烈至极的气息。

    此刻同样一拳轰出,虚空“嘭”的一声巨响,顿时剧烈扭曲起来,狂暴的力量令大地崩裂,激起漫天尘扬!

    他身影一晃,随即恢复。

    贺战长长吐出口气,躬身行礼,“多谢大兄!”

    贺军面无表情,一挥手让他退开,转向莫语,眼眸冷光闪动,“阁下好强的肉身,凭借第三步巅峰修为,竟能撕碎三方国度虚影压制。”他略一停顿,嘴角露出一丝嘲弄,“但你终归不是禁忌之修。”

    莫语神色平淡,“你也没有禁忌力量。”

    贺军冷笑一声,“那又如何?只要不归于禁忌之中,本座要杀你,便易如反掌。给你一个机会,加入成为本座麾下,我可以饶你不死。”

    “饶我,你还不配。”声音未落,莫语已一步踏出,身影瞬间逼临。

    贺军低吼,“找死!”

    两人身影,刹那间,碰撞到一起。

    轰——

    狂暴的力量波动,顿时自两人厮杀中,疯狂爆发出来。

    动作之快,超出视线的捕捉,变成了一团驳杂的黑影。

    拳脚碰触,或轰落到彼此身上,声音便似雷霆炸响!

    “嘭”的一声,两人身影各自退开,莫语神色平静如初,一挥手,抚平黑袍的褶皱。

    贺军神色阴沉,声线森然,“难怪敢出头,果然是有一些手段,但本座要杀你,却非难事!”

    低吼一声,他身上长袍无风自动,体内气息顿时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转眼间,便超越了第三步巅峰的极限所在,却又与禁忌的力量,存在着一些差距。

    难怪贺军此人,有如此自信……禁忌不出时,他便是最强巅峰!

    “死!”

    爆喝中,贺军张开五指,向前一拍。

    轰——

    恐怖力量自虚空喷涌而出,刹那间凝聚为掌印,以泰山压顶之势,轰然降临!

    莫语抬头,眼眸平静不起波澜,抬手握拳,随即向上轰出。整个过程平淡自如,不显烟火气息,但他肉身之力,已在这一刻,尽数爆发。

    经历寒泉淬炼,吞食焦木,莫语肉身力量暴涨,不动用禁忌力量,叠加第三步修为,对付此人便已足够!

    如泰山镇落掌印猛地震颤,一道裂纹于掌心处浮现,随即向外快速蔓延,直至遍布整个掌印。

    轰——

    掌印爆裂。

    暴虐的力量,横扫开来!

    莫语足下大地轰然破碎,形成一只巨坑,深不见底!

    他凌空而立,身上黑袍猎猎作响,此刻虚空一踏,身体如闪电般射出。

    贺军一脸惊怒,他动用秘术之后,禁忌之下修士,从无对手。

    今日一掌拍落,已动了绝杀之念,却没有想到,竟无功而返!

    不等他多做思考,莫语身影,已出现在他面前,平淡而冷冽的声音,在空中平缓响起。

    “这一拳下,你若安然无事,本座便饶你冒犯。”

    一拳,直面而来,看似平常,但其势却如无尽山岳,平推而来碾压八方。

    不可避,无法挡!

    荡灭一切。

    “啊!”贺军咆哮一声,全身血肉绷紧如钢铁,深青色的血脉,如一只只蚯蚓般高高鼓起,面庞狰狞如地狱恶鬼,双手抬起,交错挡在身前。

    嘭——

    巨响之声如皓月撞日,在虚空中激荡起无尽声浪,滚滚回荡!

    贺军张口喷出一滩鲜血,尚未落下,便被内含劲气震成大片血雾,身体如坠山大石横飞出去,半空中身体各处便纷纷爆裂,鲜血如泉箭射而出。

    坠到地上,身体将大地生生犁开,向周边修士冲击而去,顿时引起一片惊慌,众人匆匆退避。

    一名年轻修士似闪避不及,挡在贺军冲向前方,便在不少修士,对他报以同情的一瞥时,此人突然轻叹一声,摇摇头拂袖一挥。一股温和的力量,却坚韧可束缚星辰,将贺军拦在面前,低下头,清明透亮的眸子闪动着,看了一眼他狼狈凄惨的模样。

    贺军剧烈咳嗽,溅出片片血花,挣扎着翻身单膝跪倒,颤声道:“大人,贺军无能,给您丢脸了!”

    这一幕,突兀而来,短暂的死寂后,顿时令周边修士,齐齐发出倒吸冷气声。贺军之强,已突破第三步极限,堪称禁忌之下最巅峰。能够让他拜倒请罪,口称大人者,自然只有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禁忌之修!

    年轻修士看去仅二十出头的年岁,气质文弱略带忧郁,一身青色的长袍,衬托的身体修长。尤其一双清透明亮的眸子,格外醒目,初看下无常,但若是再看第二眼,便会发现它如星辰般耀眼,令人不可直视。

    “早前便跟你说过,不达禁忌,终归难成气候,今日也算你得到了一份教训。”青年淡淡言罢,抬头微微一笑,“本座叶秋,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一名须发皆白修士突然瞪大眼,满是难以置信,“叶秋!他是三万年前,便消失不见的叶秋老祖!”声音中,有着无法遮掩的惊惧。

    “什么,是血神教创教始祖叶秋老祖,他不是已经殒落了?”

    “我曾无意间得到一份密简,其中就有叶秋老祖的影响,确是面前之人无疑……其样貌,还要更年轻许多!”一名修士神色震撼。

    “传闻血神教功法血腥狠辣,汲取生灵鲜血以夺其生机,可使自身永存不坠……叶秋老祖不仅未殒落,反而是如今的年轻模样,必然是修为大进!”

    “三万年前便是第三步巅峰,如今突破为禁忌之修,自是无疑!”

    “这修士,要有大-麻烦了!”

    对周边惊呼议论,叶秋充耳不闻,脸上仍是温和的笑容。只是他这笑容温和则温和,却没有半点变化,就像是雕刻在脸上,看得久了便有毛骨悚然之感。

    莫语略一沉默,淡淡道:“在下雨墨。”语气平淡,没有丝毫惊奇。

    神灵岛上,绝非只有一名禁忌之修,此处既是化神池入口,自会将所有强者聚集而来。

    叶秋目光一凝扫向莫语,那双眼眸,似是看透了前尘因果世间缘法,几息后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雨墨……这不是道友的真名吧,果然够谨慎。”语态间,倒是流露出淡淡欣赏。

    他突然拂袖一挥,跪伏在地的贺军身体一僵,豁然抬头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身体随即剧烈抽搐起来。隐藏在他血肉下的血脉,再度高高鼓起,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体内所有鲜血,都快速向胸膛汇聚,使得他的身体,变得苍白起来。

    血液的聚集,使得贺军胸口血肉,鼓起了一只大包,“啪”的一声轻响,这大包破裂开来,拳头大小的殷红血珠从中飞出,落入叶秋手中。

    他微笑如故,不去看贺军仍旧带着痛苦挣扎却已暗淡下去的眼眸,淡淡道:“本座麾下只要一名最强者,你比他强,自然有获得奖赐的权利。这一颗血珠,蕴含着贺军体内所有力量,本座将它赐给你。”

    莫语皱了皱眉,冷冷摇头,“雨某不需要。”

    叶秋笑着摇头,“本座赐出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的时候,你要最好,不要也得要。”

    说着屈指一弹,血珠呼啸而来。

    莫语心脏微缩,没有任何犹豫,脚下重重一踏。

    抬手,向前一点。

    洁白的莲花,顿时在他指前绽放,精致徐徐美轮美奂。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威压,从中释放出来,转眼间,将整片天地笼罩!

    无数修士面露惊恐,尖叫中纷纷向后暴退,生怕被卷入这场恐怖的碰撞中,落得粉身碎骨。

    叶秋眼眸微缩,一抬手血珠停下,目光盯紧莫语,缓缓开口,“阁下果然为禁忌之修。”

    莫语指前白莲安静转动,表面灵光流转,他神色平静冷漠,淡淡开口,“要战便战,何需多言。”

    一言出,此处气氛,顿时压抑到极点。

    恰如暴风雨前!

    哪怕隔了许远,仍旧可以感受到,两人无形气息的压迫,不少修士面庞变得苍白,再度惶然后退。

    “哈哈!”叶秋突然大笑,伸手将血珠召回,不见他有任何举动,便直接融入体内,“道友好算计,今日叶某认栽了,他日再来讨教。”

    说着洒然转身,一步迈入人群中,微微闪动,便似滴水入海消失不见。再去寻找,竟已经寻不到他的身影,便似彻底消失了一般。

    莫语神色平静,探手将莲花握在手中,缓缓收紧拳头,莲花便一点点的,融入到他体内。

    火神血脉的生长,赋予了他,分解盛世莲华的机会,虽然每次施展都只有一次机会。

    随着盛世莲华融入体内,莫语心神感受到的那缕杀机,终于消失不见。

    这表明,叶秋已真正退去……若他不能做到这点,今日之事绝不会结束!

    ####

    【向所有书友致歉,并给大家一个正式的解释。1月4日午时我带妻女回家吃饭时不幸发生车祸,后入院治疗,今日下午出院,伤情已经无碍,因而明日起恢复正常更新,再次向大家致以歉意,腰酸背疼着鞠躬下台。】

第1069章 雷系禁忌之修    “参见雨墨大人,谢大人救命之恩!”鑫源恭谨行礼,一脸感激之意,面庞微青泛白,有着遮掩不住的疲惫。

    显然,他已是强弩之末。

    玉升道友张张嘴,尚未说出话来,便喷出一口逆血,身体摇摇欲坠。

    “玉升兄!”鑫源急忙搀住,“大人……”

    莫语上前一步,抬手按落他肩头,强悍修为轰然爆发,将他体内严重伤势,强行镇压!

    几息后收回手掌,淡淡道:“伤势已被本座封印,不可妄动修为,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

    “多谢大人!”玉升道友感激开口。

    鑫欣、齐厚江等人,也已聚集过来,此刻一个个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莫语目光在周边一扫,冰冷之中,带着森然警告。

    此处,绝不会只有叶秋老祖,这一名禁忌之修。更多的人,都隐藏在暗中,观察着场中的局势,若非如此,之前叶秋老祖,又岂会轻易的退走。不过彼此忌惮提防下,只要保持足够的震慑,便不会有人轻易的跳出来。

    “先退出去。”莫语转身便走,鑫源、玉升道人等,紧随在后。

    行经之处,前方人群如潮水般,向两侧退避。

    禁忌之修,除却第四步外,为天地之巅。

    这般存在,非同阶存在,谁敢招惹!

    鑫欣轻轻抬头,在前方挺拔身影上扫过,美眸中闪过一丝迷离。不过很快,她便低下头,脸上闪过一丝黯然。

    齐厚江握紧拳头,心潮激荡澎湃。那日,他被唐书安重伤后,很快不支昏迷,错过了后来激动人心的场面。今天,终于见到了雨墨大人出手,比较听闻中,更加的强大啊!想到最初时,他还曾有过,庇护雨墨大人的念头,不由心头哑然失笑,嘴角露出一丝淡淡自嘲。

    走出修士层层包围,莫语停下脚步,周边之人纷纷退避,留下大片空白区域。他转身目光一扫,道:“本座可以暂时庇护你们,但纷争一起,事情便不可掌握。所以,你们要尽快离开。”

    鑫源恭谨行礼,“不敢欺瞒大人,我等之前便有退出之意,实在是谁不由己,才来到这里。如今情形,已不敢有半点奢望,只求能全身而退。”

    莫语满意点头,“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看了一眼猩红光柱,他挥挥手,“尽快修养吧,留给你们的时间,不会太多了。”

    鑫源心头一凛,不敢多问,转身与玉升道人一起盘膝而坐。两人毫不犹豫取出储物戒中最好的宝物,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更多。

    其余修士见状,自然不敢怠慢。

    “齐厚江。”莫语突然开口,脸上露出笑容,“当初承蒙照顾,本座今日送你血气一缕,你小心收好,谨慎炼化。”

    说话时,取出一只玉瓶,瓶中尽是猩红之色,若细细看去,便能够看到其中一条宛若小蛇的气血之力,正如活物般,缓缓游荡。

    齐厚江一怔,恭谨行礼,将玉瓶双手接过。虽然瓶口处,特意加持了封印,但作为体修,他仍旧感受到了一丝,从中传递出的强大力量,哪怕只是一星半点,也足以将他直接碾碎。

    此人眼珠下意识瞪大,露出狂喜,但很快便压抑下去,拱手深深行礼,“多谢大人!”退后两步,转身离开。

    鑫欣神色期待,扫了莫语一眼,见他没有其他举动之意,美眸深处最后一丝光芒,顿时暗淡下去。

    转身,露出苦涩笑容。

    莫语余光,落在此女身上,心头微微一叹,随即归于平静。

    此女心意,他岂会无察觉,只是佯装不知。

    至于今时今日,他已没有心思,再去顾及男女之事。

    吐出口气,莫语心神,已将此事彻底放下,快速转动起来。

    化神池入口出现,已有修士进入,但真正的强者,在局势未曾明朗之前,仍旧还在观望。便如那叶秋老祖,以及更多的,隐藏中的禁忌之修。显然,他们都在这入口上,感受到了危险!

    此处或许真有大机缘,但想要收入手中,却未必简单啊。

    ……

    黄龙紧紧低头,跟在一群修士身后,背后寒毛根根乍起,生怕某个瞬间,便听到来自身后的狞笑。

    莫语这煞星,他……他居然是禁忌之修!

    黄龙突然很想哭,为什么他运气这么糟,总是遇到些,根本招惹不起的强横存在。

    不行,这煞星一出现,肯定没有好事,看来要加快速度,把外面这些修士,都送进里面了。

    眼珠咕噜噜转了转,黄龙强压着向莫语所在看去一眼的欲望,转身向外退去。

    ……

    一片乌云呼啸而来,其内轰鸣不觉,电光雷蛇游走。

    恐怖威压,如天地雷劫,令人心悸。

    一名修士,盘膝在这乌云中,身上雷光弥漫,凝聚为雷袍,璀璨夺目不可直视,只露出一颗硕大的光头,嘴角噙着冷笑。

    “化神池开启,乃逆天大机缘,可成就古神之身,若我得到,便可以雷霆之力淬炼,将其慢慢改变为,更适宜我的雷神之躯。到时,突破第四步,指日可待!”

    “这群禁忌之修,既想谋取大造化,又不愿冒半点风险,当真可笑!今日,本座雷震子便第一个踏入入口,成那古神之身!”

    雷震子抬头,视线之中,猩红光柱已近在眼前!

    他嘴角,冷笑更盛。

    ……

    轰隆隆——

    雷霆爆鸣声传来,起初尚在极远之外,但只是呼吸之间,便似已近在耳畔。

    震得入口处修士,一阵头昏耳鸣,瞪大眼珠中,露出无尽敬畏。

    又一名禁忌之修!

    而且,其禁忌之力,是极其罕见,杀伤威能惊人的雷霆之力。

    这样一名修士,在禁忌之列,无疑也是极其强悍的存在。

    “诸位既然不愿先行,本座雷震子,便当仁不让了,还请诸位,莫要与我为难!”低沉声音,伴随雷霆轰鸣,在天地间滚荡回响,洒落滔天威压。

    乌云一散,几名修士出现,尽皆被镇压,满脸惊恐。此刻雷光一闪,这几名修士,身体顿时化为飞灰。

    几道血光自飞灰中激射而出,没入到猩红光柱中,消失不见。

    此为献祭!

    所有目睹此幕修士,尽皆心头冰寒,身体一阵僵直。

    禁忌之修面前,哪怕第三步存在,也如土鸡瓦狗般,生杀予夺只在一念间。

    突然间,莫语睁开眼,眉头轻皱着,露出无奈。他也想看一看,这名雷系禁忌之修,踏入化身池入口后,会是如何……但终归,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献祭啊。

    “我告诉你!最好放了兴财大爷,不然咱们主子回来了,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怎么,你还不信,兴财大爷是好心好意给你一条生路,你可不要自己找死!”

    尖叫声,从乌云中传来,虽然嚣张,却总是避免不了,那一份颤抖之意。

    雷震子脸色阴沉,森然道:“呱噪!本座便先献祭了你们,倒要看看,谁敢来找本座寻仇!”

    他拂袖一挥,大片乌云散去,露出兴财干瘦的山羊胡身影,不出意外,混沌大龟与冥圣两人,也被镇压在此。

    雷光一闪,蔓延开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