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风雷怒啸之间,一修士凌空而立,不做半点抵御,任凭风雷之力轰击到他身上,被生生震碎。

    将一缕缕化神池之力,吸入体内。

    突然间,低沉的声音,在他心神间响起,“退,落古神序列第九位,剥夺雷袍、风翼三分力。”

    他身上血色雷袍,散发光芒陡然暗淡,表面雷纹大量消散。背后青色风翼,缩至不足一丈。

    “是谁,抢夺了本座序列之位,当死!”

    愤怒咆哮,在滚滚风雷间,清晰可闻。

    ……

    “退,落古神序列第十位,剥夺雷袍、风翼五分力。”

    傲江雪皱紧眉头,眼中杀机闪涌!

    第十位,已是最后一名,再退一步,便要掉落古神序列。

    这点绝不允许!

    他抬手一点,头顶上悬浮的一颗圆珠,顿时爆发出滔天吸力。

    轰——

    无尽风雷,自周天席卷而来!

    ……

    “是谁!是谁将我打落序列,啊啊啊啊!”血色苍穹之下,一名修士疯狂咆哮,他眉心间,有闪电神纹跃动。

    “我有雷神血脉,哪怕稀薄,但在下界之中,也是绝对天骄,竟不能位列古神序列之中!”

    “奇耻大辱!”

    雷霆神纹修士抬头,眼眸深处,有千万雷霆肆虐虚影闪过,“不论是谁,想要夺我此番造化,都要死!”

    滔天雷光,自他体内爆发,照耀整片天地!

    ……

    猩红光柱接连天地,表面裂纹遍布,除却极少数修士以外,此处已是空荡荡一片。

    兴财神色踌躇,一直难下决断,只是不断转着圈子,嘴里念念叨叨着什么。

    化神池中有造化,这点毋庸置疑,本能中的躁动,足以证明这一点。

    但在这份躁动间,却又有几分毛骨悚然……

    事情绝不简单啊!

    若非如此,他何至于这般苦恼。

    “我要进去。”混沌大龟突然开口,经过短暂的修养,它气息勉强恢复了一些。

    冥圣眉头一皱,“大人进入之前,并未呼唤你我,应是要你我在外修养……以你如今的状态,进入其中,怕是会有凶险。”

    “我知道。”混沌大龟神色平静,“只是,这入口之中,我感受到了一份呼唤,让我进入其中。”

    “如果退缩,我有直觉,将会错过一场,足以改变我一生的机缘。所以,不要再劝说了。”

    它站立起来,眼眸坚定。

    兴财突然一咬牙,“我跟你一起去!不要问我原因,本大爷就是觉得,这件事里面我似乎能帮上忙。”

    冥圣连连摇头,却没有再开口阻拦,“你们啊……既是这样的话,我们便一起走一遭吧。”

    “不,你留下。”兴财抬手,掌心之中,多出一盏青铜油灯,豆粒大的火苗安静燃烧着,“拿好这盏灯,不管出了何事,都不能让它熄灭。弄不好的话,想活着回来,最后就只能靠它了。”

    冥圣犹豫着,点点头将青铜油灯接入手中,“放心,我不死,灯就不会灭。”

    兴财“嘿嘿”一笑,“哥就知道你是这种人!”他身影一动,落到混沌大龟背后,挥手道:“出发!”

    咻——

    转眼间,一人一龟进入裂缝中,消失不见。

    ……

    雷袍翻滚,风翼扇落。

    莫语踏立于风雷之间,暗金雷霆荡漾,大肆吸收着化神池的力量。

    他的身体,渐渐散发出,一股慑人之势!

    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每一缕血雾融入体内,都会令肉身变得强大一分。

    突然间,莫语睁开双目,金黄色的眼眸,神光闪动。

    一架战车,自远方天际而来,沐浴在金色光芒之中,散发出浓郁的岁月气息。

    肃穆、强大、威严!

    便似远古天帝,驾车巡视诸天。

    行进之中,风雷之力自动聚拢,但不等靠近这战车,便纷纷崩溃开来,飞出一缕缕血雾,没入战车之中。与这份轻松写意相比,莫语吸收化神池力量的方式,便要显得粗鄙万分。

    距离尚有千丈时,古老战车停下,隐约之间,能够看到一道魁梧身影,在战车上凝望而来。

    他身上雷袍更加宽大精美,带着一份奢华尊贵,背后风翼足有三丈大小,微微抖动,便似可以掀起漫天狂风,绞碎天地万物!除此外,此人头顶上,更凝聚出了一只雷霆帝冠,闪耀夺目,平添无尽威严!

    整个人,就像是一座,不可跨越的天地大山!

    莫语抬头,两人的目光,碰撞到一起。没有半点举动,整片空间,骤然沉寂。那漫天风雷,似乎也能感受到,这份无形的压迫,变得黯然失色。

    十几息后,古老战车一动,转向远方。

    很快,消失在视线尽头。

    莫语神色凝重!

    这是一名绝对的强者,自信而张狂,对面之时,可以感受到那份森然压迫。

    便在刚才,古老战车上的修士,已经动了杀机。

    可最后,选择了退去。

    莫语知道,他并非心存顾忌没有把握,而是不愿在此耽搁时间。又或者,是担心自己受到损伤,而丧失掉,夺取古神之躯的造化。

    真要一战……

    莫语心头微凛,他发现自己,竟没有半点胜算。

    那架古老战车,绝对是一件恐怖至宝!

    看来,想要成就古神之躯,绝非易事啊。

    轻轻吐出口气,莫语神色归于平静,转身一步迈出,走向这片空间的更深处。如此强者,更已凝聚雷霆帝冠,若他不再快一些,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古神之躯为他人所得。

    ……

    “啊!”惨叫中,一名修士当空爆裂,横死当场。

    一片血雾从他体内飞出,周边几名修士眼眸大亮,同时冲了上去。

    转眼间,将血雾吸收殆尽。

    彼此提防着对峙了一会,没有把握下,几人先后转身退去。

    ……

    “哈哈!你要逃到哪里去?把你身上的化神池力量,全部留下吧!”

    狂笑中,一名壮汉握拳轰出,前方疾行逃窜的修士,胸口直接出现一只穿透性的透明大洞。

    鲜血迸溅中,大量血雾飞出。

    ……

    地面上,几名修士横尸于此。

    浓郁的血腥气,在空中弥漫。

    他们瞪大的眼睛,充斥着绝望与不甘。

    ……

    斩杀修士,可以夺去其体内化神池的力量,不知是谁最先发现了这一点,渐渐使得整片空间,变成了鲜血横飞的杀戮地狱!

    只是此刻,却没有人发现,每一名修士殒落,都会有一团血气,出现在那一片黑暗的世界,融入到那,如起伏山峦般的巨大身躯之中,使得它周身弥漫的死气,一点点的削弱下去。

    似要,复活!

第1074章 陷阱    如莫语所想,这片奇异天地,便是自称一方世界的化神池,那么越往它深处前行,风雷之力越强,乃至于它们的外在形体,都开始改变。

    一条雷霆长鞭,漂浮在半空,表面雷光闪耀,一股股毁灭气机,以它为中心肆意爆发。突然间,像是察觉到某种威胁,雷霆长鞭陡然竖起,如同睁开了眼,向天际尽头看去。

    一道黑袍身影,正迈步走来,他身体挺拔似崇山,举手投足间,尽皆散发着一份挥斥方遒的上位气势。

    黑发黑眸,神色平静。

    这修士,正是莫语。

    进入化神池深处,风雷之力化形为宝,其恐怖威能,哪怕他也不敢陷入重重包围之中。是以,解除了人形苍龙状态,不过即便如此,苍龙残魂的气息,天生便对雷霆之力敏感至极。

    一路而来,倒也不怕,寻找不到猎物。

    但在这时,不等他出手,雷霆长鞭一颤,已带着无尽毁灭力量,轰然降临!因为苍龙残魂,对它而言,同样有着巨大的诱惑。

    莫语抬手一抓,虚空涌出磅礴力量,将雷霆长鞭直接禁锢,略一捻动,雷霆长鞭轰然破碎。不过破碎之后,却不是消散,爆开的雷霆之力,转眼化为漫天雷锥,闪动着雷光降临,向他身躯轰去。

    莫语脸色不变,一路夺取化神池的力量,对风雷显形之物的手段,他已经了解的清楚,总要将之碾碎数次,它们才会彻底失去抵抗。

    不过就在这时,他眉头突然一皱,眼底露出一丝异色。拂袖一挥,大片神光挥洒落下,将所有雷锥尽数包裹,任凭它们如何挣扎变幻,生生将其碾碎,直至失去所有抵抗崩溃开来。

    将所有血雾吸收,莫语转身,看向视线尽头。这个方向,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

    隐隐然,有着一份心悸,在胸膛之间荡开。

    短暂犹豫,莫语脚下一踏,背后风翼展开,直奔此处而去。

    一路风驰电掣,有风翼相助,他速度快到了极致……只不过,这一路而来,未免太顺利了些。除了最开始时,遇到了一只风力长剑之外,竟再没有遭遇,其他风雷之力显形之物。

    莫语有着几分猜测,不觉间,眉头渐渐皱紧,神色凝重!突然间,他身影一滞,便在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只庞然大物的身影。

    风雷兽!

    雷霆凝身,风力化翼,恐怖暴虐气机,肆虐八方。这是莫语第一次,看到风雷之力,显化成生灵,显然比较显化为器物,要强横出太多太多。

    以他修为,只是远远感应,便不由的,生出剧烈的悸动之感,便似再往前去,就要殒落!

    不是第四步,否则踏入此间所有修士,没有一个能活。那么,这头风雷兽,显然是禁忌存在。

    而且,是禁忌之中,最为巅峰的存在,比较第四步,仅半步之差!如果可以斩杀此兽,吸收掉它体内,蕴含的化神池之力……莫语怦然心动,眼中精芒闪耀。

    吸一口气,恢复心绪平静,莫语突然转身,向后方看去。

    一名修士,全身笼罩在精奢雷袍之中,背后风翼急速闪动,向此处呼啸而来。

    “是你!”叶秋老祖脸色一变,露出几分惊惧,身影远远停下。

    莫语神色平静,只是看了一眼,随即转过头去。

    叶秋老祖心下稍安,他是真怕,莫语直接出手,到时说不得,他只能仓皇逃窜。余光瞥了一眼远方,那身躯庞大的风雷兽,此人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炙热。

    不过很快,他脸色就是一变,恨恨骂了一声。

    莫语脸色,也变得阴沉下去。

    只见天边那三名,围绕在风雷兽身边的修士,突然间齐齐后退,直奔此处而来。

    暴怒中的风雷兽,一声咆哮,紧紧追杀而来!

    “两位道友,这风雷兽实力恐怖,寻常修士根本难以匹敌,你我联手才有一线希望,将其斩杀!”为首一名老者低吼,他神色阴冷,阴森的气机,却让人不敢小觑。余光扫过一眼,莫语及叶秋老祖身上的雷袍、风翼,眼底闪过一份不易察觉的贪婪!

    另外两人,虽然没有开口,但眼眸也有几分阴沉。同为禁忌之修,与面前两人相比,他们可谓凄惨,竟是连古神序列,都没能够踏入。又或者,踏入之后,又被人生生剥夺。

    莫语目光微闪,如他所见,进入化神池的禁忌之修,连他在内有七人。但之前、之后,未必没有禁忌踏入,又或者隐藏了自己的修为,在寻常修士之中。

    至少,面前这三人,他便只见过其中两个,最后一人不曾照面。这表明,此间禁忌之修,应有十人以上。

    此处聚集了五人之多,看似并不合理,其实也有合理的解释。毕竟只有禁忌存在,才能够在短时间内,突进到这里。而风雷兽的气息,像是黑暗中的明灯,想不引起注意,都很困难。

    “好,你我联手,击杀风雷兽!”叶秋老祖突然开口,神色间不露深浅,不知转着怎样的念头。

    莫语略一犹豫,便微微点头。

    开口老者一喜,“老夫吕迳庭,有两位道友相助,斩杀此兽当不在话下!”他瞥了身后两人一眼,“对此,昆嘉、曾诺两位道友,应该没有异议吧?”

    这二人神色一冷,低哼一声没有开口。

    表面看来,倒是这昆嘉、曾诺两人亲近,吕迳庭遭受压制。这也能解释,为何见到两人后,后者会如此开怀。

    只不过,事情真是如此吗?

    莫语脸上滴水不漏,宁愿多有几分防备,他也不愿因一时大意,遭了算计。

    叶秋老祖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异样之色一闪而过,嘴角处,似有一丝冷笑!

    吼——

    一声咆哮,风雷兽张开大口,猛地喷出炽烈雷霆,便似岩浆般,席卷而来!

    莫语抬手,强悍气息破体而出,但下一瞬,他脚下突然重重一踏,直奔叶秋老祖而去。

    后者脸上一丝诡笑,尚未来得及绽开,便僵在脸上,满眼惊怒。

    轰——

    一拳轰出,磅礴力量,如滔滔江河,将叶秋老祖缠住。与此同时,莫语身影,已向后暴退。

    吕迳庭三人略一犹豫,放弃了对他出手,同时转身向叶秋老祖发难!

    恐怖的力量,几乎一瞬间,便将他淹没。

    “啊!你们这些卑鄙小人!”怒吼一声,叶秋老祖周身爆发滔天血光,毫不犹豫爆发出,属于自身的禁忌力量。但不等他脱身,风雷兽喷发出的雷霆岩浆,便已经到来。

    一转眼,他便陷入艰苦挣扎之中,险象环生!

    莫语冷眼看着此幕,嘴角噙着冷笑。

    方才,若非他反应快一步,此刻落得这般境地者,便会是他。

    风雷兽虽强,但绝不会强大到,三名禁忌之修,都无法斩杀的地步。

    虽然吕迳庭三人,刻意表现出了不合与彼此忌惮,但这一点,就是最大的破绽。

    这三人,显然是将风雷兽作为陷阱,击杀被吸引来的修士,夺取化神池的力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