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莫语所想,这片奇异天地,便是自称一方世界的化神池,那么越往它深处前行,风雷之力越强,乃至于它们的外在形体,都开始改变。

    一条雷霆长鞭,漂浮在半空,表面雷光闪耀,一股股毁灭气机,以它为中心肆意爆发。突然间,像是察觉到某种威胁,雷霆长鞭陡然竖起,如同睁开了眼,向天际尽头看去。

    一道黑袍身影,正迈步走来,他身体挺拔似崇山,举手投足间,尽皆散发着一份挥斥方遒的上位气势。

    黑发黑眸,神色平静。

    这修士,正是莫语。

    进入化神池深处,风雷之力化形为宝,其恐怖威能,哪怕他也不敢陷入重重包围之中。是以,解除了人形苍龙状态,不过即便如此,苍龙残魂的气息,天生便对雷霆之力敏感至极。

    一路而来,倒也不怕,寻找不到猎物。

    但在这时,不等他出手,雷霆长鞭一颤,已带着无尽毁灭力量,轰然降临!因为苍龙残魂,对它而言,同样有着巨大的诱惑。

    莫语抬手一抓,虚空涌出磅礴力量,将雷霆长鞭直接禁锢,略一捻动,雷霆长鞭轰然破碎。不过破碎之后,却不是消散,爆开的雷霆之力,转眼化为漫天雷锥,闪动着雷光降临,向他身躯轰去。

    莫语脸色不变,一路夺取化神池的力量,对风雷显形之物的手段,他已经了解的清楚,总要将之碾碎数次,它们才会彻底失去抵抗。

    不过就在这时,他眉头突然一皱,眼底露出一丝异色。拂袖一挥,大片神光挥洒落下,将所有雷锥尽数包裹,任凭它们如何挣扎变幻,生生将其碾碎,直至失去所有抵抗崩溃开来。

    将所有血雾吸收,莫语转身,看向视线尽头。这个方向,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

    隐隐然,有着一份心悸,在胸膛之间荡开。

    短暂犹豫,莫语脚下一踏,背后风翼展开,直奔此处而去。

    一路风驰电掣,有风翼相助,他速度快到了极致……只不过,这一路而来,未免太顺利了些。除了最开始时,遇到了一只风力长剑之外,竟再没有遭遇,其他风雷之力显形之物。

    莫语有着几分猜测,不觉间,眉头渐渐皱紧,神色凝重!突然间,他身影一滞,便在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只庞然大物的身影。

    风雷兽!

    雷霆凝身,风力化翼,恐怖暴虐气机,肆虐八方。这是莫语第一次,看到风雷之力,显化成生灵,显然比较显化为器物,要强横出太多太多。

    以他修为,只是远远感应,便不由的,生出剧烈的悸动之感,便似再往前去,就要殒落!

    不是第四步,否则踏入此间所有修士,没有一个能活。那么,这头风雷兽,显然是禁忌存在。

    而且,是禁忌之中,最为巅峰的存在,比较第四步,仅半步之差!如果可以斩杀此兽,吸收掉它体内,蕴含的化神池之力……莫语怦然心动,眼中精芒闪耀。

    吸一口气,恢复心绪平静,莫语突然转身,向后方看去。

    一名修士,全身笼罩在精奢雷袍之中,背后风翼急速闪动,向此处呼啸而来。

    “是你!”叶秋老祖脸色一变,露出几分惊惧,身影远远停下。

    莫语神色平静,只是看了一眼,随即转过头去。

    叶秋老祖心下稍安,他是真怕,莫语直接出手,到时说不得,他只能仓皇逃窜。余光瞥了一眼远方,那身躯庞大的风雷兽,此人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炙热。

    不过很快,他脸色就是一变,恨恨骂了一声。

    莫语脸色,也变得阴沉下去。

    只见天边那三名,围绕在风雷兽身边的修士,突然间齐齐后退,直奔此处而来。

    暴怒中的风雷兽,一声咆哮,紧紧追杀而来!

    “两位道友,这风雷兽实力恐怖,寻常修士根本难以匹敌,你我联手才有一线希望,将其斩杀!”为首一名老者低吼,他神色阴冷,阴森的气机,却让人不敢小觑。余光扫过一眼,莫语及叶秋老祖身上的雷袍、风翼,眼底闪过一份不易察觉的贪婪!

    另外两人,虽然没有开口,但眼眸也有几分阴沉。同为禁忌之修,与面前两人相比,他们可谓凄惨,竟是连古神序列,都没能够踏入。又或者,踏入之后,又被人生生剥夺。

    莫语目光微闪,如他所见,进入化神池的禁忌之修,连他在内有七人。但之前、之后,未必没有禁忌踏入,又或者隐藏了自己的修为,在寻常修士之中。

    至少,面前这三人,他便只见过其中两个,最后一人不曾照面。这表明,此间禁忌之修,应有十人以上。

    此处聚集了五人之多,看似并不合理,其实也有合理的解释。毕竟只有禁忌存在,才能够在短时间内,突进到这里。而风雷兽的气息,像是黑暗中的明灯,想不引起注意,都很困难。

    “好,你我联手,击杀风雷兽!”叶秋老祖突然开口,神色间不露深浅,不知转着怎样的念头。

    莫语略一犹豫,便微微点头。

    开口老者一喜,“老夫吕迳庭,有两位道友相助,斩杀此兽当不在话下!”他瞥了身后两人一眼,“对此,昆嘉、曾诺两位道友,应该没有异议吧?”

    这二人神色一冷,低哼一声没有开口。

    表面看来,倒是这昆嘉、曾诺两人亲近,吕迳庭遭受压制。这也能解释,为何见到两人后,后者会如此开怀。

    只不过,事情真是如此吗?

    莫语脸上滴水不漏,宁愿多有几分防备,他也不愿因一时大意,遭了算计。

    叶秋老祖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异样之色一闪而过,嘴角处,似有一丝冷笑!

    吼——

    一声咆哮,风雷兽张开大口,猛地喷出炽烈雷霆,便似岩浆般,席卷而来!

    莫语抬手,强悍气息破体而出,但下一瞬,他脚下突然重重一踏,直奔叶秋老祖而去。

    后者脸上一丝诡笑,尚未来得及绽开,便僵在脸上,满眼惊怒。

    轰——

    一拳轰出,磅礴力量,如滔滔江河,将叶秋老祖缠住。与此同时,莫语身影,已向后暴退。

    吕迳庭三人略一犹豫,放弃了对他出手,同时转身向叶秋老祖发难!

    恐怖的力量,几乎一瞬间,便将他淹没。

    “啊!你们这些卑鄙小人!”怒吼一声,叶秋老祖周身爆发滔天血光,毫不犹豫爆发出,属于自身的禁忌力量。但不等他脱身,风雷兽喷发出的雷霆岩浆,便已经到来。

    一转眼,他便陷入艰苦挣扎之中,险象环生!

    莫语冷眼看着此幕,嘴角噙着冷笑。

    方才,若非他反应快一步,此刻落得这般境地者,便会是他。

    风雷兽虽强,但绝不会强大到,三名禁忌之修,都无法斩杀的地步。

    虽然吕迳庭三人,刻意表现出了不合与彼此忌惮,但这一点,就是最大的破绽。

    这三人,显然是将风雷兽作为陷阱,击杀被吸引来的修士,夺取化神池的力量!

第1075章 再遇古老战车    吕迳庭眼眸森然,突然冷冷一笑,“雨墨道友好深的心思,居然避开了这一劫。”这杀局,最初确实,是为他布置,此刻既已被看穿,倒也没有好遮掩的地方。

    莫语神色平静,淡淡道:“论心思,比不上三位。”他目光陡然凌厉,死死锁定吕迳庭,“三位联手,本座的确不是对手,但以我的修为,拼死反噬的话,至少能拉你们中一个陪葬。”

    见吕迳庭身体一个哆嗦,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声音又突然舒缓下来,“当然,三位若是觉得,本座没有拉你们一人陪葬的资格,也可出手一试。”

    昆嘉、曾诺两人,也都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入口之外,他们都曾目睹了,莫语与雷震子、叶秋老祖一战,两种禁忌力量,使得前者殒落,后者狼狈而逃。

    莫语,确实有威胁他们的资格!

    若非如此,三人早已联手围杀,岂会在此耽搁。

    “阁下实力强横,我等也不为难,这便离开吧!”昆嘉缓缓开口,低沉声音在空中回响,带来无形的压迫。

    莫语脚下一动,退到更远一些,“本座不加干涉,便当是看一场戏,三位尽管行事就可,无需对我加以理会。”

    “你……”昆嘉大怒,这点距离,对他们而言近乎没有意义,莫语停留在这里,哪里能安心。

    可此时,他声音刚出口,便被冷冷打断,莫语目光流露森然,“昆嘉道友,本座已经退让,你不要得寸进尺,赶本座离开这里,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昆嘉“呼哧呼哧”喘息,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莫语身上,此刻早已千疮百孔。但偏偏,他不敢动手,甚至不敢,将主要的矛盾,吸引到自己身上。否则,万一撕破脸皮,被他拉扯着,做了陪葬之人,岂不是冤枉透顶!

    局势一时僵持下来。

    吕迳庭吐出口气,神色恢复平静,淡淡道:“雨墨道友是聪明人,怎么会毫不吝惜自己的生命。我们三人,道友只一人,真的一战,未必有人会给道友陪葬,而道友却是必死无疑!”

    “所以,还是请道友早些退去,不要再拖延了……否则,我等三人,也只能够放手一搏!”

    莫语眉头微不可查一皱。

    没错,他就是在拖延时间!

    眼下局势,自身处于绝对劣势,无法施展开来,只要能再吸引来一名禁忌之修,便能够将水搅浑。

    毕竟,面前三人看似一体,内部却未必如此!

    没想到,吕迳庭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

    事情一下变得棘手起来。

    感受着面前三人,阴冷下去的目光,莫语心中明白,已不能再用恐吓的方法,吓退三人。

    可就这样离开,真的很不甘心。

    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便在他准备暂时退走,再伺机而动时,眉角突然轻轻一挑,脸上露出笑容。

    “三位,现在打搅到你们的,可不止本座一个了。”

    咻——

    凄厉破空声中,一道惊雷呼啸而来,其速快的可怖,起初尚在遥远天外,转眼便已逼临。

    卷起无尽狂风!

    雷光散去,露出其中一名年轻修士,面庞俊美,眉心闪动着一枚雷霆神纹,神态颇有倨傲。

    他目光一扫,便大概明白此间情形,冷冷一笑,道:“造化机缘见着有份,莫非还要独占不成!”

    说话时,一步上前,与莫语站到一起。

    两人虽不相识,但这一刻,却能直接选择联手。

    吕迳庭三人,脸色顿时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看,心里怕是早已咒骂开来。

    莫语视若无睹,淡淡道:“现在,我们也是时候,好好的谈一下了。”

    不远处,叶秋老祖与那风雷兽,正疯狂战在一起,恐怖的力量冲击,横扫八方。

    局势岌岌可危!

    他眼中,尽是暴怒。

    原本是想要,推一把,将莫语送入无底深渊,殒落在此。

    哪里想到,最终竟将自己,埋了进去。

    一定要尽快脱身,否则的话,今日难逃大劫!

    叶秋老祖眼底闪过决断,不过目光中的怨毒,也变得更加浓郁。

    “喝!”

    他低吼一声,周身喷吐出的血光,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

    转眼之间,便熊熊燃烧起来。

    这种燃烧,是在损毁,他体内的血之禁忌力量,每一息过去,都需要至少百年时间的修养。

    若耽搁的久了,甚至会令,体内的禁忌之力,彻底毁去!当然,如此惨烈的代价,所换取来的短暂实力暴涨,也是极其可观。

    嘭——

    周身缠绕雷霆之力,被直接撑爆,叶秋老祖呼啸冲向远方天际,其速度惊人至极,转眼就已远去。

    “今日之恨,老夫日后必定加倍奉还!”

    怨毒咆哮在空中回响。

    莫语神色一冷,随即露出几分无奈。禁忌之修,每个都是绝世强者,手中多少都有着保命底牌,除非猝不及防下,要击败容易,击杀却很难。以叶秋老祖如今的速度,哪怕是他,也难以追杀。

    吕迳庭眼中闪过阴沉,如非莫语横插一手,他们配合风雷兽出手,早已将叶秋老祖击杀,夺他体内化神池之力,事情岂会到这一步。

    不过就在这时,视线之中,突然爆发出一团璀璨金光,便似一颗坠落的金色太阳!

    “啊!”叶秋老祖的凄厉惨嚎远远传来,透着绝望不甘。

    几息后,一架古老战车自天际而来,表面沾染的血迹,在金光的灼烧下,正快速的消散。

    秋叶老祖残留的气息,快速消散。

    莫语不着痕迹退后一步,眼眸剧烈收缩。

    是他!

    见叶秋老祖逃走,煮熟的鸭子飞掉,吕迳庭已恼怒至极,此刻目睹最后被人摘了桃子,更是怒火熊熊,按捺不住的阴冷开口,“这位道友,你如此行径,未免太过分了吧!”

    “你有异议?”古老战车上,传来冷漠声音,每一个音节,都像是一柄大锤,重重落到他胸膛上。

    吕迳庭脸色一变,心里已有些后悔,但此刻,却又不想丢尽脸面。张了张嘴,尚且不等发出声音,他心脏便狠狠一缩。

    呼——

    一把金色长枪,自战车上悍然刺出!

    这一刺,便似流星划过天际,疯狂炽烈燃烧着,以最终的消亡,谱写下最为光辉绚烂的一笔。

    惨烈滔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