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迳庭眼眸森然,突然冷冷一笑,“雨墨道友好深的心思,居然避开了这一劫。”这杀局,最初确实,是为他布置,此刻既已被看穿,倒也没有好遮掩的地方。

    莫语神色平静,淡淡道:“论心思,比不上三位。”他目光陡然凌厉,死死锁定吕迳庭,“三位联手,本座的确不是对手,但以我的修为,拼死反噬的话,至少能拉你们中一个陪葬。”

    见吕迳庭身体一个哆嗦,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声音又突然舒缓下来,“当然,三位若是觉得,本座没有拉你们一人陪葬的资格,也可出手一试。”

    昆嘉、曾诺两人,也都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入口之外,他们都曾目睹了,莫语与雷震子、叶秋老祖一战,两种禁忌力量,使得前者殒落,后者狼狈而逃。

    莫语,确实有威胁他们的资格!

    若非如此,三人早已联手围杀,岂会在此耽搁。

    “阁下实力强横,我等也不为难,这便离开吧!”昆嘉缓缓开口,低沉声音在空中回响,带来无形的压迫。

    莫语脚下一动,退到更远一些,“本座不加干涉,便当是看一场戏,三位尽管行事就可,无需对我加以理会。”

    “你……”昆嘉大怒,这点距离,对他们而言近乎没有意义,莫语停留在这里,哪里能安心。

    可此时,他声音刚出口,便被冷冷打断,莫语目光流露森然,“昆嘉道友,本座已经退让,你不要得寸进尺,赶本座离开这里,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昆嘉“呼哧呼哧”喘息,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莫语身上,此刻早已千疮百孔。但偏偏,他不敢动手,甚至不敢,将主要的矛盾,吸引到自己身上。否则,万一撕破脸皮,被他拉扯着,做了陪葬之人,岂不是冤枉透顶!

    局势一时僵持下来。

    吕迳庭吐出口气,神色恢复平静,淡淡道:“雨墨道友是聪明人,怎么会毫不吝惜自己的生命。我们三人,道友只一人,真的一战,未必有人会给道友陪葬,而道友却是必死无疑!”

    “所以,还是请道友早些退去,不要再拖延了……否则,我等三人,也只能够放手一搏!”

    莫语眉头微不可查一皱。

    没错,他就是在拖延时间!

    眼下局势,自身处于绝对劣势,无法施展开来,只要能再吸引来一名禁忌之修,便能够将水搅浑。

    毕竟,面前三人看似一体,内部却未必如此!

    没想到,吕迳庭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

    事情一下变得棘手起来。

    感受着面前三人,阴冷下去的目光,莫语心中明白,已不能再用恐吓的方法,吓退三人。

    可就这样离开,真的很不甘心。

    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便在他准备暂时退走,再伺机而动时,眉角突然轻轻一挑,脸上露出笑容。

    “三位,现在打搅到你们的,可不止本座一个了。”

    咻——

    凄厉破空声中,一道惊雷呼啸而来,其速快的可怖,起初尚在遥远天外,转眼便已逼临。

    卷起无尽狂风!

    雷光散去,露出其中一名年轻修士,面庞俊美,眉心闪动着一枚雷霆神纹,神态颇有倨傲。

    他目光一扫,便大概明白此间情形,冷冷一笑,道:“造化机缘见着有份,莫非还要独占不成!”

    说话时,一步上前,与莫语站到一起。

    两人虽不相识,但这一刻,却能直接选择联手。

    吕迳庭三人,脸色顿时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看,心里怕是早已咒骂开来。

    莫语视若无睹,淡淡道:“现在,我们也是时候,好好的谈一下了。”

    不远处,叶秋老祖与那风雷兽,正疯狂战在一起,恐怖的力量冲击,横扫八方。

    局势岌岌可危!

    他眼中,尽是暴怒。

    原本是想要,推一把,将莫语送入无底深渊,殒落在此。

    哪里想到,最终竟将自己,埋了进去。

    一定要尽快脱身,否则的话,今日难逃大劫!

    叶秋老祖眼底闪过决断,不过目光中的怨毒,也变得更加浓郁。

    “喝!”

    他低吼一声,周身喷吐出的血光,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

    转眼之间,便熊熊燃烧起来。

    这种燃烧,是在损毁,他体内的血之禁忌力量,每一息过去,都需要至少百年时间的修养。

    若耽搁的久了,甚至会令,体内的禁忌之力,彻底毁去!当然,如此惨烈的代价,所换取来的短暂实力暴涨,也是极其可观。

    嘭——

    周身缠绕雷霆之力,被直接撑爆,叶秋老祖呼啸冲向远方天际,其速度惊人至极,转眼就已远去。

    “今日之恨,老夫日后必定加倍奉还!”

    怨毒咆哮在空中回响。

    莫语神色一冷,随即露出几分无奈。禁忌之修,每个都是绝世强者,手中多少都有着保命底牌,除非猝不及防下,要击败容易,击杀却很难。以叶秋老祖如今的速度,哪怕是他,也难以追杀。

    吕迳庭眼中闪过阴沉,如非莫语横插一手,他们配合风雷兽出手,早已将叶秋老祖击杀,夺他体内化神池之力,事情岂会到这一步。

    不过就在这时,视线之中,突然爆发出一团璀璨金光,便似一颗坠落的金色太阳!

    “啊!”叶秋老祖的凄厉惨嚎远远传来,透着绝望不甘。

    几息后,一架古老战车自天际而来,表面沾染的血迹,在金光的灼烧下,正快速的消散。

    秋叶老祖残留的气息,快速消散。

    莫语不着痕迹退后一步,眼眸剧烈收缩。

    是他!

    见叶秋老祖逃走,煮熟的鸭子飞掉,吕迳庭已恼怒至极,此刻目睹最后被人摘了桃子,更是怒火熊熊,按捺不住的阴冷开口,“这位道友,你如此行径,未免太过分了吧!”

    “你有异议?”古老战车上,传来冷漠声音,每一个音节,都像是一柄大锤,重重落到他胸膛上。

    吕迳庭脸色一变,心里已有些后悔,但此刻,却又不想丢尽脸面。张了张嘴,尚且不等发出声音,他心脏便狠狠一缩。

    呼——

    一把金色长枪,自战车上悍然刺出!

    这一刺,便似流星划过天际,疯狂炽烈燃烧着,以最终的消亡,谱写下最为光辉绚烂的一笔。

    惨烈滔天!

第1076章 要做渔翁    惊天巨响,吕迳庭如折翼的风筝,向后抛飞。

    身上长袍,承受不住暴虐的力量,四下崩碎。

    口鼻间,鲜血狂喷!

    只一击,便令此人,身负重伤。

    夺目金色光芒中,魁梧身影缓缓浮现,雷袍、风翼,头有帝冠。

    更为惊人的是,在他头顶之上,有风雷之力,凝聚为一方华盖。

    无尽威严,如天帝降临,不可直视!

    直至此刻,低沉肃穆的声音,方在空中绽开,“放肆!”

    音节如天地雷鸣,令人心悸。

    吕迳庭狼狈停下,一脸惊惧,没有人比他,更能清楚的感受到,此人的强大。

    那是一种碾压性的力量。

    无法抵挡!

    此刻目睹他身上雷袍、风翼、帝冠、华盖,心头更是充满后悔。

    低下头,不敢再多言半句。

    昆嘉、曾诺及那雷霆神纹青年,脸色亦是齐齐大变。

    眼眸间,尽是忌惮!

    好强。

    莫语心神一片凛然。

    之前隐约的感应,随着这惨烈霸道的一刺,得到了证实。

    甚至于,还要超出他的想象,真要与之一战,胜算不大。

    这天地间,隐藏的强者,果然是无数!

    古老战车上的身影,目光在周边一扫,声音平缓响起,“本座无意与你等为敌,这风雷兽,各凭手段便是。”

    声音未落,战车陡然转向,如同燃烧的大日,向身躯魁梧如山的风雷兽冲去。

    气势滔天!

    雷纹青年目光闪动,突然冷笑一声,体外雷光一闪,化为惊虹紧随在后。

    这风雷兽,不知蕴含了多少化神池的力量,绝不能放过。

    “吕道友,你情形如何?”昆嘉、曾诺靠近过来,询问时看似关切,眼底却有几分异芒。

    吕迳庭深吸一口气,苍白的面庞上,多了几分血色,“受了一些伤势,但无大碍。”他心中清楚,这时候,绝对不能露出弱势模样,否则顷刻间,就会有杀身大祸。

    “如此就好。”昆嘉点着头,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就算明知道,这老家伙虚张声势的可能很大,他也不敢冒然翻脸。不过还在,之后有的是机会,只要出现状况,莫非还能让他逃出手去。

    “咱们三人联手,就算这战车上修士强横,也不会全无还手之力。”曾诺撇来一眼,“吕道友,你没有意见吧?”

    “这……就如两位道友所言。”吕迳庭心头发苦,但这一刻,却又不能拒绝,表露出退意。

    昆嘉、曾诺心头一喜,又有些忌惮的向莫语看来一眼,见他沉默着袖手旁观,才松了口气。

    三人聚在一起,向风雷兽冲去。

    莫语扫过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冷厉。

    吕迳庭此人,若有破釜沉舟之心,现在便强行退出,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虚以委蛇着,被逼迫着加入此事,便断没有还能活下去的可能。

    就算昆嘉、曾诺两人不出手,古老战车上的修士及那雷霆神纹青年,也绝不会放过这一份数量不菲的化神池的力量。

    轰——

    轰——

    恐怖的力量冲击,已从前方传来,璀璨金光与耀目雷霆,近乎遮掩了这片苍穹。

    声势浩荡!

    风雷兽口中喷吐出无尽的雷霆,双翅闪动,便有漫天风刀呼啸纵横。

    一时间,倒是厮杀难解难分。

    但这只是最初的试探,一旦下杀手,风雷兽绝对支撑不了太久。

    莫语暗暗一叹,可惜不会有人允许,他一直袖手旁观啊。

    脚下一踏,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他非但没有冲出,身影反而向后退去。

    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古老战车上,魁梧身影似有所感,转身瞥来一眼,眉头微微皱起,随即归于平静。

    漫天雷霆闪动,眉心雷霆神纹青年看到这一幕,嘴角翘起,露出一丝不屑。连一点风险,都没有胆量承受,即便得到雷袍、风翼,也没有可能,争夺获取古神之躯的资格。

    ……

    莫语迈步而走,没有半点留恋,似乎已经彻底放弃了,风雷兽体内的海量化神池力量。

    不过却没有人,看到他眼眸中,那份闪动的光芒。

    古老战车上的修士,已凝聚出雷袍、风翼、帝冠、华盖,明显超过其余修士太多。除非雷纹青年等人甘愿放弃,成就古神之躯的资格,否则绝对不会允许,他再大肆吸收化神池的力量。

    这便是一个死结!

    解不开,就避免不了,一场厮杀。

    所以他选择退走。

    要做的,就是鹬蚌相争后的渔翁。

    当然,要做渔翁,也要把握住时机,说不定就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莫语停下身影,虚空盘膝而坐,体内苍龙残魂活跃起来,感应着前方那一道恐怖的雷霆力量。

    这个距离,没有人能发现他,他却可以,敏锐监测到厮杀的情形。

    当风雷兽被斩杀时,便是大战,爆发之际!

    ……

    混沌大龟呼啸前行,它身影没有任何停顿,来自灵魂、血脉中的双重指引,让它朝向某个地方,直线前行。

    兴财在它背上,嘴里念念叨叨着,眉头紧皱,不时掐动手指,像是在推演着什么。不过所得到的结果,显然让他颇为烦恼。

    “喜忧参半,凶险与机遇并存啊!该死的,大爷我最讨厌这种卦象,去不去的好难决定!”

    他低下头,拍了拍厚实的龟壳,“我说龟兄,你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啊?不如我们先吸收一点化神池的力量好不好?”

    混沌大龟突然抬头,“我们到了!”

    兴财神色一肃,豁然抬头,便见直线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漩涡。

    漆黑一片,不知通往何处。

    看到这漩涡瞬间,他后背一凉,突然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手指快速掐动起来,本来喜忧参半的卦象,突然变得明了。

    大凶,十死无生!

    “快走!这tm是个陷阱!”

    混沌大龟似是也察觉到了什么,怒吼一声,转身便要逃离。

    但在这时,漩涡之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杂血的后裔……没想到,我所感应到的,居然是你。既然来了,便不要再离开,为本祖的复活,奉献上一份力量吧!”

    轰——

    恐怖力量爆发,将混沌大龟与兴财卷住,没有给他们任何挣扎的机会,直接拉入到漩涡之中。

    ……

    冥圣脸色大变。

    他手中,那一盏青铜油灯,稳定燃烧的火苗,突然间剧烈摇摆起来。

    就像是秋风中的烛火,似乎下一刻就会熄灭。

    没有任何犹豫,他直接盘膝而坐,抬手一点,之间落到青铜油灯上。

    体内磅礴修为,尽数涌入其中,欲要帮助火苗稳定下来。

    不过很快,冥圣脸色再变,他能够感受到,一份吞噬的力量,在吸收火苗上萦绕的一丝生机。

    这生机,来自于兴财!

    一旦生机断绝,便表明,他已经殒落。

    低低咒骂了一句,冥圣咬咬牙,指尖突然破裂,鲜红血液涌出,落入青铜油灯中。灯忠鲜血以肉眼看见的速度不断消散,但那火苗,却艰难维持了下来。

    冥圣心头稍松,但脸上,却又露出苦涩。

    指尖涌出的鲜血,并不是单纯的血液这般简单,而是蕴含着他体内的强大生机。

    以他的生机,满足那份吞噬,才勉强保住兴财的命。

    但他,又能支撑到何时?

    ……

    黑暗的世界,一片黏稠的猩红血肉溶液中,兴财盘膝而坐,手中捏着法诀,体外一层暗淡的光芒,苦苦抵挡着来自外界的腐蚀力量。

    “你奶奶的,什么鬼东西,居然这么猛!还好冥圣这小子靠谱,不然兴财大爷我,这时候也死翘翘了!”

    他低下头,看着掌心处,那一只小小的暗淡龟影,“龟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就算死,也让我死的明明白白!”

    暗淡龟影抬起头,瞥见外面血肉溶液中,划过一块丈余大小的阴影,略一辨别才发现,那应该是自己的龟壳。

    已经被腐蚀的,只剩下这么一点点了么?

    它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吸一口气,摇摇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我遇到的,是我的先祖……”

    兴财一滞,有些转不过神来,“你是说,你的先祖……卧槽,你们不是一家人吗?见面不是应该抱头痛哭来一出认亲的狗血大戏,然后你小子再爽歪歪的传承到一股力量,龟生彻底崛起,从此之后风光无限!”

    “很多剧情都是这么安排的,怎么你小子就这么凄惨,不仅被毁了肉身,差点连灵魂都要湮灭!”

    混沌大龟苦笑连连,“我本来也不清楚,但现在,多少明白了一些。”它抬起头,穿过自己溶解后的肉身,看向远方黑暗深处,“先祖,似乎准备要复活了……”

    “复活?”兴财一怔,随即冷笑一声,“死了就是死了,一旦沾染这份死意,任你修为滔天又如何?没有滔天的生机血气献祭,吸收了你又有什么用?嗯……卧槽,不对头,你是说外面的化神池,是你先祖这个不服死的老东西搞出来的!”

    混沌大龟艰涩点头。

    事实,只怕就是这样。

    兴财像是霜打的茄子,一下垂头丧气起来。

    原本还指望,莫语那煞星,能够及时赶来,救他们脱离危险。

    哪里能想到,连他在内,都是人家碗里的肉!

    尼玛啊……难道英俊潇洒的兴财大爷,这次真的要死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