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道惊虹呼啸而来,与空气交错,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可恶!我居然在边缘地带,距离化神池太远,迟迟无法赶到。”

    “快点,再快一点,绝不能让古神之躯造化,被其他修士夺走!”

    便在这时,他脸色突然一变,豁然抬头,便见几名修士,正惊慌失措迎面飞来。

    突兀的,这几人身影猛地停下,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抓住,呼啸向后收回。

    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脸上,那份惊恐、绝望。

    “不对!”

    此人脚下一踏,身体强行停下,眼中闪过犹豫,转身向远方飞去。

    可如今,已经来不及了!

    恐怖的吞吸力量,席卷而来,将他整个包裹在内,强行镇压!

    ……

    “撑住,绝不能被吞噬,不然你我所有人,都要死!”

    一把竹伞下,七名修士盘膝而坐,各占一角,对应着一根伞骨。

    体修修为,没有半点保留,此刻疯狂爆发,尽数注入伞中。

    一层淡青色的光芒,自竹伞上洒落,将伞下七人保护在内。

    抗衡着,来自于远方天空,那巨池的恐怖吞噬。

    咔嚓——

    一声轻响,伞面上,生出一条裂纹。

    伞下七人,面庞同时煞白,露出绝望。

    下一刻,竹伞轰然爆裂,七名修士转眼间,被尽数吸走!

    ……

    “逃逃逃!”

    “绝不能被吸入化神池,否则以我修为,撑不过片刻,便会死!”

    傲江雪面庞煞白,头顶上圆珠,喷吐着白色的火焰,将他身躯包裹,使得速度暴涨无数。

    不断疯狂的前行,勉强维持着,不被身后的吞噬力量包裹。

    可随着时间流逝,他眼中,渐渐露出绝望。

    这一方空间,不见边际尽头,又没有离开的出口。

    他能够逃到哪里去?

    一直如此,又能支撑到何时?

    ……

    金姓修士盘膝而坐,体外分列着五颗菱形结晶,散发出璀璨白光,将他的身影笼罩在内。

    突然间,他睁开眼,露出无尽冷漠。

    “开始了。”

    很快,平静的白光,剧烈震颤起来,那份恐怖吞噬的力量,已将他彻底笼罩。

    “诸位道友,拜托了!”金姓修士低喝。

    五道身影,顿时自白光中出现,围绕着他,快速游走起来。

    合力抵挡着,这份吞噬的力量!

    ……

    痛!

    就像是身上,每一寸血肉,都要被从内部撑爆。

    翻滚的血雾,仍旧在,源源不断的融入体内。

    只不过,这份融入,带着霸道、夺占的意味,不容拒绝!

    一旦修士意识,失去了抗衡,这份融入的力量,就会彻底爆开。

    下场,便会与周边修士一样,成为这血雾中的一部分。

    所以,莫语在苦苦坚持着。

    “啊!”

    一声尖叫,自不远处传来,一名第三步修士,此刻瞪大着眼珠,在无尽惊恐绝望中,身体轰然爆裂。

    一滴鲜血,沾染到莫语面庞上,微温微热,几分淡淡腥气。

    转眼蒸发不见。

    “哈哈哈哈!来,尽情的融合进来,只要我能保持意识的独立,你便没有机会,将我吞噬!”

    “最终,本座将成就,万古难现的古神之躯!”

    古老战车上,魁梧身影仰天长笑,声浪滚滚间,没有半点畏惧。

    有的,只是无尽的自信!

    炽烈的金光,衬托得他,像是太阳中居住得神灵。

    将所有靠近他的血雾,都尽数吸收。

    其头顶上,那巨大华盖,快速变得凝实。

    就在这一刻,彻底凝聚。

    魁梧身影豁然抬头,露出激动期待。

    雷袍、风翼、帝冠、华盖。

    他已四样齐聚!

    应该已经满足,成就古神之躯的条件。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彻底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古老战车周边,巨池内的空间,突然坍塌下去,就像是一只张开的大口。

    “不!不应该是这样,我满足了条件,我应该得到奖赐,而不是毁灭!”

    惊怒咆哮中,魁梧身影脚下重重一踏,古老战车爆发出的金色光芒,顿时疯狂暴涨。

    但这,没有任何异议。

    坍塌的空间,将他与古老战车,一口吞没。

    旋即,便恢复如初。

    便似此人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这里。

    莫语心头一寒,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

    承受不住,融入体内力量带来的痛苦,便要爆裂而亡,变成血雾中的一部分。

    可就算能够支撑,一旦雷袍、风翼、帝冠、华盖齐聚,却也是难逃一死!

    进退皆不可……或许,这便是常人所言的必死之局!

    “啊!我要离开这,我要离开这!”一名修士受到刺激,尖叫着向外冲去,抬手重重按落到巨池内部。

    轰——

    恐怖的力量,自巨池中爆发出来,席卷而出,将他直接碾成粉碎!

    莫语眉头皱的更紧。

    突然间,他心头狠狠一跳,豁然抬头,便见头顶上,一方华盖虚影,此刻缓缓浮现。

    若是之前,他或许会欣喜无比,但这一刻,却只能感受到,无尽的阴冷。

    一旦华盖彻底凝聚,等待他的,必然是,与古老战车修士,同样的下场!

    怎么办?

    怎么办?

    莫语念头疯狂转动,看着头顶华盖,越来越凝实,他面部线条越来越冷厉。

    突然间,像是一道闪电划过雾海,将他心头迷茫,撕裂开一条缝隙。

    或许,这样有用……

    他甚至来不及思索,反手灵光闪过,掌心多出一只玉盒。

    玉盒表面,有天地烘炉虚影,若隐若现。

    此刻略一用力,将玉盒直接捏碎,一只锈钉,顿时出现在眼前。

    它表面斑驳,呈暗红之色,就像是鲜血,凝固所成。

    此刻刚刚出现,不等莫语催动,便有滔天凶煞,轰然爆发。

    就像是,遇到了不死不休的仇敌!

    莫语眼眸一亮,来不及考虑,碰触此物的恐怖后果,一把将锈钉抓在手中,向自己胸膛上,狠狠刺落!

    噗——

    鲜血迸溅。

    一股深入灵魂的刺痛,让他几乎认为,自己的魂魄,都要被撕裂。

    但与此同时,却有一声痛苦的尖叫,直接在他耳边响起,暴怒之中,有着遮掩不住的惊惧。

    “封尸钉!”

    莫语身上雷袍,顿时扭曲起来,所有雷纹尽数消散,露出表象下的真容。

    赫然是,一层黏稠血浆,凝聚而成的血衣,此刻如同活物般,剧烈挣扎。

    却被封尸钉死死钉在莫语身上,只能发出一声声的尖锐嚎叫。

第1081章 前路,唯有一搏!    背后风翼,头上帝冠、华盖,此刻齐齐崩溃,它们赫然,都是自血衣上,衍生而来。

    滋啦啦——

    令人头破发麻的声音中,封尸钉像是烧红的烙铁,升腾其大片的刺鼻厌恶。

    莫语身上覆盖的血衣,痛苦挣扎、嚎叫着,快速的缩小。

    片刻后,随着一声愤怒咆哮,彻底消失不见。

    抬手拔出封尸钉,莫语面庞惨白,跟死人一样,没有半点血色。

    不过封尸钉表面的锈迹,却变得更加鲜红、厚实,散发着的腾腾煞气,更加恐怖。

    莫语想要松开手,但封尸钉却与他掌心的血肉,直接生长到了一起,没有办法再分开。

    他眉头皱了皱,不过很快,便又舒展开来。

    与这点麻烦相比,至少已经借助封尸钉的力量,挣脱了眼前的死局。

    突然间,周边血雾,剧烈翻滚起来,像是受到了吸引,向此处急速汇聚而来。

    转眼,便将莫语的身影,彻底淹没,向他体内疯狂融入。

    不能直接将他吞噬,便想要让他支撑不住,意识崩溃吗?

    莫语眼中寒光闪动。

    要他死,没那么容易!

    ……

    金姓修士突然睁开眼,闪过一丝错愕后,随即露出笑容。

    占据了整个面庞,最后长身而起,滚滚声浪在空中回响。

    “封尸钉!居然是封尸钉!”

    “好,此钉进入化神池,本体力量受到压制,它也会随之衰弱。”

    “看来,已无需再等待,诸位道友,随我一起,趁此机会吞噬了它,夺回肉身!”

    一步踏出,周身五块菱形结晶,不再爆发白光,抗衡那份吞噬力量。

    金姓修士被包裹着,呼啸而走!

    很快,巨大的化神池,便已出现在视线中。扫过一眼,仍在化神池中,苦苦挣扎的众人,金姓修士嘴角,露出一抹冷酷。

    “便让本座送你们一程,以免你们如此痛苦!”

    他拂袖一挥,漫天血雾疯狂爆发。

    “啊!”

    痛苦嚎叫中,只是瞬间,就有十数名修士,身体同时爆开。

    剩余不多的修士,虽然仍在强撑着,但瞪大的眼珠中,却露出了无尽的绝望。

    轰——

    轰——

    一名名修士,身体炸开。

    随着时间流逝,人影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片刻后,涌入化神池的千百修士,除却莫语以外,只剩余最后寥寥六人,还在拼命的维持着意识清醒。

    不过他们身上,雷袍、风翼、帝冠、华盖,都已经凝聚出来,都只差一点,就能彻底完成。

    金姓修士冷漠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除了在莫语身上略作停顿,露出几分犹豫外,便再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嗡——

    一名禁忌之修头顶上,华盖骤然凝聚,他口中,发出一声尖叫。

    “不!”

    此人周边空间,蓦地坍塌下去,变成一只大口,将他直接吞下!

    像是开启了某种连锁反应,剩余五名禁忌之修,头顶华盖,几乎在同一瞬间凝聚完成。

    大片空间坍塌,将他们,一并笼罩在内。

    金姓修士突然迈出一步,衣袍翻滚,眼中厉芒涌动。

    他身体,踏入空间坍塌范围,随着五人一并消失不见。

    下一瞬,就出现在,一片漆黑的世界。

    冰冷、死寂。

    没有半点声音。

    口鼻间,萦绕着浓郁的死气,但诡异的是,在这份死气之中,竟又蕴含着,一份勃勃生机。

    生与死的交融,难以想象,却真实存在于眼下。

    “你来了。”厚重的声音,像是两座大山,彼此摩擦着发出,给人以极强的心理冲击感。

    便似天地将崩!

    金姓修士神色平静,“我来了。”

    平淡无奇的对话,却蕴含着,两者之间,纠缠了无数万年,直至一方彻底消散,才能泯去的因果。

    那一年,它自死去的身躯中,挣脱着离开,去往外界,谋求复活的希望。三万年后,它在腐朽的尸体中诞生,一直秉承着那份烙印在每寸血肉中的执念,寻找复活的机会。

    它们有着共同的目的,却绝不可能,联手走到一起。

    “战吧!”

    金姓修士低喝一声,他肉身轰然爆裂,只余一道魂包裹着五块菱形结晶,如闪电般,冲入到那黑暗中,巍峨如无尽山岳的身躯内。

    选择在对手最为虚弱的时候,他心中有着绝对的自信,却又清楚的明白,自己只有不足一半的胜算。

    一缕残魂,七世轮回……这已是,他最后的机会。所以,不论胜负,都要彻底的,做出一个决断!

    灵魂交锋,隐没在肉身之下,肉眼不可见,双耳不可闻。悄无声息,但其恐怖,却是难以想象!

    胜则生,掌控肉身,复活归来。

    败则亡,灵魂消散,烟消云灭!

    黑暗的世界,再度归于平静。

    半个时辰后,一声叹息,陡然在此间响起,“你赢了。”

    语锋间,有着淡淡不甘,却也有着一份解脱的释然。

    “今日之后,我便彻底湮灭,你自我尸体中而生,将来如有机会,希望你能够,杀死当年杀我之修。”

    短暂沉默,厚重的声音缓缓响起,“好!”

    下一瞬,金姓修士的气息,彻底消散。

    黑暗中,一双眼眸,此刻蓦地睁开,就像是两盏大灯,无比醒目,喷吐着炽烈的神光。

    “结束了!”

    巍峨如山的身躯,缓缓站起,黑暗空间剧烈震颤,似要崩溃!

    ……

    莫语眼眸突然睁开,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便在前一瞬,他心头,突然闪过一份悸动。

    不等他转动念头,阴森低沉的声音,突然间,在化神池中响起。

    “卑微的生灵,因为你的存在,使得本座在复活中,损耗了太多的力量。”

    “死吧!你的血肉,将作为,对本座的补偿!”

    轰——

    恐怖气息降临,浓郁的死亡阴影,将他笼罩。

    转眼,就要到来!

    ……

    “兴财,就是现在!”

    混沌大龟低吼。

    兴财猛地咬牙,“去你nn的,拼一把,不然就真的死翘翘了!”

    他口中肃穆低喝,“天之道,以阴阳为界,化分生死。然阴阳可融,生死难消,此为天道之限!”

    “断汝,复活之路!”

    抬手,向前狠狠一斩。

    巍峨如山的身影,突然一颤,一股奇异的力量,骤然降临。

    这力量,其他人不可察觉,只有它才能切实感受,正分斩灭着,它体内那份微弱的生机。

    使死者恒死,难窥生路!

    吼——

    它口中一声愤怒咆哮,豁然转身,眼珠死死锁定而来。

    兴财身体一颤,张口喷出鲜血!

    掌心中,混沌大龟魂影,此刻蓦地动了。

    像是一道虚影,一闪下,没入到那巍峨身躯之中。

    作为大龟后裔,它同样有着,争夺这具肉身的资格。

    如在完好之时,无论金姓修士,还是后来诞生的意识,都能够将它轻易抹杀。

    但现在,却给了它一丝,极其渺茫的机会!

    前路,唯有一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