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抬手,莫语掌心中,凝聚出一枚青色种子,表面微光流转。

    “这枚混沌之种,或许可以帮你,更早一些凝聚出身体,日后你离开时,也能凭借气息感应,找到本座所在。”

    屈指一弹,混沌之种直接飞来,混沌大龟一脸欢喜之色,张口将它吞下,激动道:“多谢大人!”

    莫语摆摆手,没有多言,目光在此间一扫,落到昏迷过去的兴财身上,拂袖将他卷到身边。

    “本座该走了。”

    混沌大龟低头,“恭送大人。”

    空间蓦地扭曲,几息后待视线恢复,莫语身影,已出现在神灵岛域中。前方,原本应存在着神灵岛的地方,如今却空无一物。

    “大人!”冥圣一脸惊喜飞来,不过此刻周身却弥漫着,浓郁的腐朽气息,便如一截枯木般。

    莫语眉头皱起,“发生了何事?”

    冥圣苦笑,举起手中青铜油灯,将事情解释了一遍,临了愤恨的咒骂道:“兴财这老东西,把我害惨了,等他醒了定要他好看!”说着狠狠瞪来一眼,脸上却闪过一抹忧色,“龟兄他……”

    莫语摇摇头,“不必担心,它被毁掉了肉身,但如今,却得到了一场更大的造化。过段时间,自然就会回来。”

    看着冥圣此刻的模样,他眉头忍不住再度皱紧,“倒是你,现在的状态并不乐观。但剑竹竹米已经损耗殆尽,一时之间,本座也没有太好的宝物,恢复你损耗的生机。”

    冥圣笑了笑,“短时间内应该没事,日后仔细寻找也就是了。”

    “你倒想得开。”莫语没有就此多言,心中却记住了这件事,目光微闪伸手道:“把你手中油灯给我。”

    冥圣双手奉上。

    此物触手微凉,样式寻常无奇,表面看去,没有什么奇异之处。

    莫语正要再测试一下,眉头却突然一皱,豁然转身,便看到三具黑棺,出现在视线之中。

    第一圣地三大使臣!

    没想到他们,居然能够从这一场杀局中,活着出来。

    此刻,发现莫语已经察觉到他们,三具黑棺没有任何停顿,转向呼啸而走,逃的干净利落。

    略一犹豫,莫语放弃追杀的念头,既然在神灵岛上没能斩杀他们,此刻再将其杀死,只会沾染更大的麻烦。

    暂时,他还不想,与第一圣地间,彻底撕破脸皮。

    “我们先离开这。”

    莫语反手收起青铜油灯,带着兴财、冥圣,向神灵岛域外疾驰而去。

    失去了神灵岛的镇压与吸引,近乎自成一界的岛域,已经开始分崩离析。离开途中,不时可以看到,一道道空间裂纹浮现,无数岛屿悄无声息崩溃。

    生存在神灵岛域中的生灵,有的随着它的覆灭而消亡,但也有一部分挣脱枷锁获得了自由,此刻同样向外飞去。

    视线中,不时可以看到,大片的兽群冲天而起。

    有那霉运的修士,虽然侥幸自神灵岛上活下来,却遭遇了兽群的冲击,转眼间横死当场。

    冥神神色凝重,因为他已经发现,许多自神灵岛域中存活下来的兽群,都有着极其可怕的力量。以他的修为,一旦遭遇,怕也是棘手无比。

    突然间,耳边响起一声咆哮,冥圣豁然转身,便见百余里外,一只黑影突然窜出,强大的力量,将它身下的岛屿,直接震碎。

    暴虐杀机扑面而来!

    这是一头兽王。

    它巨大的眼眸中,尽是贪婪之色,显然发现了昏迷的兴财与他此刻萎靡的气息,想要浑水摸鱼美餐一顿。

    莫语抬头,目光落到兽王身上,不见半点举动,它身体蓦地僵直,眼珠中露出无尽的恐惧。

    哀鸣一声,竟直接匍匐下去,不敢靠近,也不敢逃走。

    便这样,瑟瑟颤抖着,等待着。

    莫语收回目光,身影没有半点停顿,呼啸远去。

    直到消失不见,这头兽王才站了起来,尤有余悸的向他离去方向看去一眼,不敢再有捕猎的念头,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逃窜离去。

    冥圣眼珠微微瞪圆,这些兽王,每个都是实力恐怖之辈,尤其刚才那一头,在眼下情形,都还有余心进行捕猎,自然是是兽王中的霸主级存在!其实力,或许不及禁忌之修,却也不会被一个眼神,就直接吓的逃也不敢逃!

    看了一眼,面前挺拔的身影,冥圣眼中,露出深深的敬畏,不知大人如今,究竟强大到何种地步……想来已经远远的,超出他的预料了吧!

    莫语神色平静,离开神灵岛时,他心中就有决定,要往第四圣地一行。不说与阿黛丝,已经太久没有见面,严兆文出手封印了插剑之尸,如今处境凶吉不知,他也要尽快的,想办法将他解救出来。

    ……

    “神灵岛突兀消失不见,进岛修士十不存一,这其中必有隐情,或许隐匿着滔天造化。我两仪宗之前早有准备,虽不是针对于此,但略作调整也能比其他各方,更快的反应过来。若是能够,从中获取到机缘,便能够把握住此次混沌之域强者殒落众多的机会,快速扩张宗门势力!”

    一艘疾行的大船上,黑发老者缓缓开口,他神色肃穆,眼眸中神光闪动,气息浩瀚惊人。

    在此人左侧,是一名苍苍老妪,干瘦矮小,却生长着一头,如蚕丝般顺滑的长发,雪白无暇一直垂落到腰间。

    此刻抬起头,昏黄的眼眸流淌着冰冷光泽,“这一次,我两仪宗强者尽出,更带来了宗门至宝两仪环,哪怕拘禁一方空间,也要从逃出修士手中,得到所需的一切!”

    “谨遵两位太上长老之命!”两仪宗众人轰然应是。

    前方,神灵岛屿所在,已遥遥在望。

    ……

    莫语眉头突然一皱,目光看向前方,平淡之中冷芒流转。不过他脚下,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很快,一条黑白间隔的巨大条带,出现在视线中,像是一只大网,堵住了离开神灵岛域的道路。

    恰在这时,一群火鸟自神灵岛域飞出,一头扎入这黑白间隔条带中,只见黑白之光转动如磨盘,刹那间掀起腥风血雨,将这一群强大的火鸟,轻松屠戮一尽!

    应是看到了莫语三人,一名修士自黑白条带中走出,神色冷漠高傲,低喝道:“两仪宗捉拿杀害我宗强者凶手,来人速速入内,接受我宗盘查,否则概杀不赦!”I752()

第1086章 以势压人    >

    冥圣神色古怪,两仪宗是混沌之域,一方超级宗派,势力仅次于四大圣地。

    不过今日,他们似乎选错了,趁火打劫的对象。

    胆敢招惹莫语大人,他眼中,不觉之间,露出几分怜悯之意。

    真是一群可怜的家伙啊!

    两仪宗修士,显然察觉到了,他目光中的变化,微微一怔随即露出恼怒之意。

    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心中狰狞一笑,森然道:“看来你们,是不准备接受盘查了,既如此,那便永远留下吧!”

    轰——

    黑白两色纠缠着,呼啸卷来。

    冥圣眼眸一寒,虽然他知道,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给大人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但身为属下,自然不能事事都要大人亲自出手,否则未免显得他们,太过无能!

    一步向前,冥圣抬手按落,第三步修为轰然爆发,将卷来黑白两色,直接击碎。

    “两仪宗好大的口气,居然连冥某,都想要击杀!”

    低沉的声音,萦绕着森然气机,在空中响起,激起滚滚声浪。

    “第三步大能!”两仪宗修士神色大变,脸上不受控制的,流露出惊恐。

    脚下一动,就要仓皇退走。

    冥圣扫中他一眼,重重冷哼。

    此人面庞骤然煞白,张口喷出一股鲜血,身体如遭重击,向后抛飞而去。

    落入到黑白条带中。

    “冥圣!”

    低喝中,黑发老者身影出现,神色凝重。

    “黑仪子,好久不见了。”冥圣淡淡开口,“不知两仪宗如今,有了何处靠山,竟连我第三圣地,也不放在眼里了。”

    黑发老者眉头一皱。

    不过此刻,未等他开口,便有一声冷笑蓦地响起,“第三圣地?如果是之前,我等自然退避三舍,但如今,冥圣你还想用这个有名无实的名头,来吓唬我两仪宗,实在是笑话!”

    白发老妪声音尖锐,像是无形铁钉,生生刺入人大脑之中。

    冥圣不动声色,“白仪子,你说话当有分寸,小心祸从口出!”

    “好大的口气!第三圣地,如今都已难自保,你当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第三圣地的长老不成?”白仪子冷笑连连。

    冥圣脸色阴沉下去,看来在他离开后,第三圣地之变,已经被外界所知。

    见他沉默,白仪子脸上冷笑更甚,嘲弄之意半点不加遮掩,尖声道:“冥圣,我宗强者被杀于神灵岛,你为第三步,自然有大嫌疑!本座劝你束手就擒,让我们好生审查一番,否则便休怪,我们二人不客气了。”

    冥圣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焦虑,脸色变得冰冷,他正要开口,却被莫语挥手打断。

    “你如今的状态,不适宜动手,交给本座便是。”他目光一扫面前两人,继续道:“两仪宗中,可有恢复生机的宝物?”

    冥圣眼底涌出感激,略一沉吟笑着开口,“两仪宗中,有一处两仪泉,取阴阳交汇调和之意,其泉水可肉白骨活死人,恢复生机自然不在话下,在混沌之域也是赫赫有名。”

    莫语点点头,“如此最好,倒免得你我,再费心寻找。”

    两人交谈中,丝毫没将两仪宗看在眼里,黑仪子、白仪子脸色,不由变得极其难看。虽然莫语表现平静自若,但他的面孔实在是陌生,两人记忆中,根本没有半点存在,自然便不会有太多的忌惮。

    白仪子昏黄眼珠中闪过阴冷,“装神弄鬼!不知哪里钻出来的蝼蚁,竟也敢冒犯我两仪宗,找死!”

    她抬手向前一点,一条白鱼出现,此刻尾巴一扫,呼啸向前冲来。

    杀机凌厉!

    莫语扫来一眼,拂袖一挥,空无一物的虚空,顿时变成一片汪洋。

    可怕的力量,如惊涛骇浪般,激荡不朽!

    白鱼本适水,在这般恐怖力量席卷中,也不会受到太多的影响。

    不过下一瞬,白仪子嘴角的冷笑,便蓦地僵住,瞪大眼珠中,露出难以置信。一声哀鸣,白鱼身体僵住,表面鳞甲片片破碎,转眼身躯轰然崩溃!

    噗——

    白仪子口中喷血,脚下踉跄退后,而此刻,那惊涛骇浪般的力量,却没有丝毫停顿,呼啸碾来!

    “帮我!”

    她口中惊慌尖叫。

    黑仪子不敢有丝毫耽搁,一步与她站到一起,两人同时拍出一掌。顿时有一黑、一白两条游鱼飞出,彼此首尾相连,盘旋着释放出,镇压一切的强大气息。

    轰——

    惊天巨响中,恐怖的力量冲击波动,横扫四面八方。

    黑白两鱼,在这冲击下,不断颤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虚弱下去。

    诸多两仪宗修士走出,看着眼前一幕,嘴巴尽皆忍不住的张开,露出难以置信。两位太上长老联手,在此人拂袖一挥下,居然只能勉强抵挡……他的修为,究竟恐怖到何种程度!

    啪——

    黑白两鱼碎裂,不过残余的一些力量,只能掀起黑仪子、白仪子的衣袍,已无法再对他们造成损伤。

    但即便如此,两人的脸色,仍旧阴沉的像是要滴下水来!

    目光看来,一阵阴晴不定。

    莫语神色平淡,声线平缓而出,“本座不愿为难两仪宗,只要借出两仪泉三日,今日之事便一笔勾销。”

    他略一停顿,目光在两人脸上扫过,继续道:“当然,你们也可以尝试,借助身后这件阴阳宝物,与本座一战。”

    黑仪子、白仪子心头同时一凛,背后寒毛乍起,他们能够感受到,这平淡之言中,蕴含的森然杀机。

    若真要一战,此人必然会下杀手!

    而他们……竟根本没有,可以抵挡的把握,哪怕是借助两仪环的力量!

    此人定是禁忌之修。

    而且,有极大可能,是禁忌中,最为恐怖的存在。

    余光交错,黑、白仪子,尽皆看出彼此眼底的苦涩,此番气势汹汹而来,本是要谋求大机缘,哪里想到,初来不久便遇到这般深不可测的煞星。

    只能暂时低头了……

    黑仪子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今日之事皆是误会。道友修为惊人,我两仪宗上下钦佩,要借用两仪泉……那……那自然是没有问题。”

    莫语淡淡拱手,“如此,便带走吧。”

    他这般轻描淡写的吩咐态度,让白仪子胸口一闷,差点喷出一口血来,急忙扭过头去深深喘气。

    黑仪子面庞僵硬却不得不堆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伸手虚引,“道友请随我们来。”

    几息后,一艘混沌大船呼啸而走,直奔两仪宗山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