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冥圣神色古怪,两仪宗是混沌之域,一方超级宗派,势力仅次于四大圣地。

    不过今日,他们似乎选错了,趁火打劫的对象。

    胆敢招惹莫语大人,他眼中,不觉之间,露出几分怜悯之意。

    真是一群可怜的家伙啊!

    两仪宗修士,显然察觉到了,他目光中的变化,微微一怔随即露出恼怒之意。

    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心中狰狞一笑,森然道:“看来你们,是不准备接受盘查了,既如此,那便永远留下吧!”

    轰——

    黑白两色纠缠着,呼啸卷来。

    冥圣眼眸一寒,虽然他知道,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给大人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但身为属下,自然不能事事都要大人亲自出手,否则未免显得他们,太过无能!

    一步向前,冥圣抬手按落,第三步修为轰然爆发,将卷来黑白两色,直接击碎。

    “两仪宗好大的口气,居然连冥某,都想要击杀!”

    低沉的声音,萦绕着森然气机,在空中响起,激起滚滚声浪。

    “第三步大能!”两仪宗修士神色大变,脸上不受控制的,流露出惊恐。

    脚下一动,就要仓皇退走。

    冥圣扫中他一眼,重重冷哼。

    此人面庞骤然煞白,张口喷出一股鲜血,身体如遭重击,向后抛飞而去。

    落入到黑白条带中。

    “冥圣!”

    低喝中,黑发老者身影出现,神色凝重。

    “黑仪子,好久不见了。”冥圣淡淡开口,“不知两仪宗如今,有了何处靠山,竟连我第三圣地,也不放在眼里了。”

    黑发老者眉头一皱。

    不过此刻,未等他开口,便有一声冷笑蓦地响起,“第三圣地?如果是之前,我等自然退避三舍,但如今,冥圣你还想用这个有名无实的名头,来吓唬我两仪宗,实在是笑话!”

    白发老妪声音尖锐,像是无形铁钉,生生刺入人大脑之中。

    冥圣不动声色,“白仪子,你说话当有分寸,小心祸从口出!”

    “好大的口气!第三圣地,如今都已难自保,你当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第三圣地的长老不成?”白仪子冷笑连连。

    冥圣脸色阴沉下去,看来在他离开后,第三圣地之变,已经被外界所知。

    见他沉默,白仪子脸上冷笑更甚,嘲弄之意半点不加遮掩,尖声道:“冥圣,我宗强者被杀于神灵岛,你为第三步,自然有大嫌疑!本座劝你束手就擒,让我们好生审查一番,否则便休怪,我们二人不客气了。”

    冥圣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焦虑,脸色变得冰冷,他正要开口,却被莫语挥手打断。

    “你如今的状态,不适宜动手,交给本座便是。”他目光一扫面前两人,继续道:“两仪宗中,可有恢复生机的宝物?”

    冥圣眼底涌出感激,略一沉吟笑着开口,“两仪宗中,有一处两仪泉,取阴阳交汇调和之意,其泉水可肉白骨活死人,恢复生机自然不在话下,在混沌之域也是赫赫有名。”

    莫语点点头,“如此最好,倒免得你我,再费心寻找。”

    两人交谈中,丝毫没将两仪宗看在眼里,黑仪子、白仪子脸色,不由变得极其难看。虽然莫语表现平静自若,但他的面孔实在是陌生,两人记忆中,根本没有半点存在,自然便不会有太多的忌惮。

    白仪子昏黄眼珠中闪过阴冷,“装神弄鬼!不知哪里钻出来的蝼蚁,竟也敢冒犯我两仪宗,找死!”

    她抬手向前一点,一条白鱼出现,此刻尾巴一扫,呼啸向前冲来。

    杀机凌厉!

    莫语扫来一眼,拂袖一挥,空无一物的虚空,顿时变成一片汪洋。

    可怕的力量,如惊涛骇浪般,激荡不朽!

    白鱼本适水,在这般恐怖力量席卷中,也不会受到太多的影响。

    不过下一瞬,白仪子嘴角的冷笑,便蓦地僵住,瞪大眼珠中,露出难以置信。一声哀鸣,白鱼身体僵住,表面鳞甲片片破碎,转眼身躯轰然崩溃!

    噗——

    白仪子口中喷血,脚下踉跄退后,而此刻,那惊涛骇浪般的力量,却没有丝毫停顿,呼啸碾来!

    “帮我!”

    她口中惊慌尖叫。

    黑仪子不敢有丝毫耽搁,一步与她站到一起,两人同时拍出一掌。顿时有一黑、一白两条游鱼飞出,彼此首尾相连,盘旋着释放出,镇压一切的强大气息。

    轰——

    惊天巨响中,恐怖的力量冲击波动,横扫四面八方。

    黑白两鱼,在这冲击下,不断颤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虚弱下去。

    诸多两仪宗修士走出,看着眼前一幕,嘴巴尽皆忍不住的张开,露出难以置信。两位太上长老联手,在此人拂袖一挥下,居然只能勉强抵挡……他的修为,究竟恐怖到何种程度!

    啪——

    黑白两鱼碎裂,不过残余的一些力量,只能掀起黑仪子、白仪子的衣袍,已无法再对他们造成损伤。

    但即便如此,两人的脸色,仍旧阴沉的像是要滴下水来!

    目光看来,一阵阴晴不定。

    莫语神色平淡,声线平缓而出,“本座不愿为难两仪宗,只要借出两仪泉三日,今日之事便一笔勾销。”

    他略一停顿,目光在两人脸上扫过,继续道:“当然,你们也可以尝试,借助身后这件阴阳宝物,与本座一战。”

    黑仪子、白仪子心头同时一凛,背后寒毛乍起,他们能够感受到,这平淡之言中,蕴含的森然杀机。

    若真要一战,此人必然会下杀手!

    而他们……竟根本没有,可以抵挡的把握,哪怕是借助两仪环的力量!

    此人定是禁忌之修。

    而且,有极大可能,是禁忌中,最为恐怖的存在。

    余光交错,黑、白仪子,尽皆看出彼此眼底的苦涩,此番气势汹汹而来,本是要谋求大机缘,哪里想到,初来不久便遇到这般深不可测的煞星。

    只能暂时低头了……

    黑仪子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今日之事皆是误会。道友修为惊人,我两仪宗上下钦佩,要借用两仪泉……那……那自然是没有问题。”

    莫语淡淡拱手,“如此,便带走吧。”

    他这般轻描淡写的吩咐态度,让白仪子胸口一闷,差点喷出一口血来,急忙扭过头去深深喘气。

    黑仪子面庞僵硬却不得不堆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伸手虚引,“道友请随我们来。”

    几息后,一艘混沌大船呼啸而走,直奔两仪宗山门。

第1087章 阴阳两仪决    混沌间有一岛,约十万里大小,岛上南北各有一山。北面之山通体纯黑,便似整体为墨玉。南面之山则是纯白,没有半点杂色。

    黑白两山,聚阴阳二气,演化诸多造化,造就了这一片洞天福地,古木郁郁,飞禽异兽遍布。

    此间,便是两仪宗山门。

    混沌大船,尚且没有靠近山门,便已经被布下的阵法发现,传回宗门之中。

    镇守宗派的宗主封正等人,带着几名长老,匆匆迎了出来。

    “两位太上长老,此行布置缜密,为何这么快,便折返回来。”封正行礼后,一脸不解开口。

    黑仪子眼角微不可查的一抽,强压心头翻滚的恼怒,不去理会他的询问,沉声道:“雨墨道友、冥圣道友,两位是我两仪宗的贵客,今日前来是要借两仪池一用,你即刻安排,带他们过去。”

    又转过身,拱手开口,“老夫一路劳顿,便不再多陪,两位自便就是。”

    白仪子僵硬着脸,低头一言不发。

    封正匆忙之间,没有看出两人神色有异,虽然惊奇于,两位太上长老会答应借出两仪池,但既然亲自开口,当然不会质疑,只是心里对莫语两人的身份,便多了一丝好奇与敬畏。

    :转身招来两名长老,细细叮嘱一番,恭谨行礼,“雨墨大人,冥圣大人,请随他们去往两仪池便是。”

    莫语点点头,没有多言,与冥圣一遭,跟着两人离去。

    目送他们走远,封正收回目光,突然拍了一下手,道:“遭了,居然忘记了两仪果。我观那位冥圣大人,似乎是要借两仪池补充生机,有两仪果相助的话,吸收效果要好很多。既是两位太上长老的客人,我两仪宗自然不能吝啬,我这便吩咐人,去摘来两颗,送到两仪池去。”

    “你给我闭嘴!”白仪子突然尖叫,苍老面庞上,一层层褶子堆积在一起,看去无比狰狞。

    “啊!”封正吓了一跳,面庞都有些发白,他虽是两仪宗的宗主,但宗中一应大权,都把持在两位太上长老手中,看她此刻暴怒的模样,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颤声道:“白太上长老,弟子何处惹您动怒,甘受太上长老责罚!”

    几名长老同时低下头,眼中却多有幸灾乐祸,更隐隐带着期盼。宗主之名,在两名太上长老面前,虽说没有半点地位,却也稳稳地压了他们一头。最好太上长老一怒,将封正裁撤,他们也就有了出头的机会。

    “师妹。”黑仪子沉声开口,“你我既然选择了隐忍,便不要再计较太多,两仪池都借了出去,更何况是两枚两仪果。只有早一些,将这两人送走,你我才能安生。”

    白仪子深吸一口气,“师兄说的是。”但她看封正的目光,仍旧冷的吓人,重重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黑仪子摇头,此事即便是他,都感觉无比的窝囊,更何况是白仪子的性子,但在这件事上,却不能由得性子胡来,否则怕是会有大祸。

    他看来一眼,淡淡道:“封正,你亲自去摘两颗两仪果,送到两仪池去。记住,不论这两人做了什么,你都不要阻止,满足他们就是。”

    实在不愿再去面对,莫语那副平淡自若的面孔,索性吩咐下一句,黑仪子转身离去。毕竟,有黑白神山存在,两仪池的力量就能源源不断,即便被吸收掉一些,不过需要一些时间,也就能够恢复了。

    封正神色惶惶,终于反应过来,之前那两人哪里是宗门的贵客,明明是逼迫两位太上长老低头,强行借走的两仪池。

    可关键是,没有人告诉他,根本就不知道啊!

    这可真是冤枉!

    他心里叫苦连连,都是之前太过吃惊,此刻细细想去,倒也能够发现,两位太上长老脸上的僵硬。

    可事已至此,后悔已是无用,扫过一眼身后几个暗暗兴奋的家伙,封正冷哼一声,转身匆匆离去。

    能够逼迫两位太上长老臣服,自然是绝世的强者,他可没有招惹的资格,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摘两仪果,办完这件差事。

    ……

    岛上两山一黑一白一南一北,汇聚阴阳之力,成就两仪。这两仪池,便在岛屿正中处,一眼扫过约十几丈大小,池水一中间一线为界,两侧黑白分明。在这分界线下,放置着几只修行所用石墩。

    迷蒙白雾间,空中飘荡着些许水汽,只是吸一口,便让人感到神清气爽。

    莫语微微一笑,“倒是一处好地方。”不等带路两名两仪宗长老开口,他伸手一指,“机会难得,你可要好好把握,不要再耽搁,这便下去吧。”

    冥圣笑着还礼,“大人放心,我自是不会客气的。”

    语落一步迈出,直接落入两仪池,在石墩上盘膝而坐。

    修为运转,顿时有黑白二气,自两边池水中溢出,向他体内涌去。

    两名两仪宗长老皱了皱眉,觉得这两名客人,表现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不过毕竟是两位太上长老的客人,他们也不敢多言,只是转身退了开来,不愿在旁等候。

    不过余光,看向两仪池中,快速流逝的黑白二气,两人眼中羡慕之余,都有着几分心痛。

    要知道,即便是他们,每隔十年,也才只有一次进入的机会,且时间严格控制在半个时辰。

    至于这人……两位太上长老,可没有规定时限!

    正暗暗羡慕着,突然间封正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手中举着玉质的托盘。

    “宗主,这是……”一名长老迟疑开口。

    封正皱了皱眉,哪里有与他们罗嗦的心情,快步上前恭谨行礼,“奉太上长老之命,送来两枚两仪果,请两位大人收下。”

    莫语看了他一眼,抬手取来两仪果,略一探查,笑道:“冥圣,这果子对你倒是有些好处,吃了吧。”

    将两仪果丢出,他挥了挥手,封正倒退着恭谨离去。

    本来还在提防,进入两仪宗后,会生出变故,现今看来,两仪宗应是彻底选择了妥协。

    这样也好,免得还要废些手脚。

    莫语盘膝而坐,眼眸微微闭合,仔细感应着肉身的状态。

    成就古神之躯,天地烘炉似乎,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

    只是一时之间,并不是太明显,他也无法确定,这变化是好是坏……但想来,应该无碍。

    至于禁忌力量的融合,虽有一些把握,但具体如何去做,还是需要好好的斟酌,以免出现意外。

    正思索着,莫语突然轻咦一声,睁开双目,看向远处那两仪宗长老,淡淡道:“将你宗宗主唤来。”

    很快,封正去而复返,心头惊疑不定,不知道这两个“凶神恶煞”,为什么要找自己回来。

    表面上,却不敢流露半点,恭谨行礼,“参见大人,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莫语拂袖一挥,此人惊呼一声,身体不受控制飞来,被他一把拿住肩头。

    “大人,您要做什么?”封镇尖叫着正要挣扎,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全部的力量,此刻已被彻底封印。

    “闭嘴!”莫语目光一扫,强大的威慑,令他身体僵直,再难发出半点声音。

    轰——

    强大修为,直接闯入到封正体内,探查他所修行的功法。

    片刻后,莫语松开手,眉头微微皱着,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封正惊慌退后,仔细感应一番,确定没有不妥,这才长长出了口气,一脸惊疑看来。

    他不知道莫语要做什么,想要逃走,却又不敢,只能硬着头皮等下去。

    好在这份沉默并不太长,莫语淡淡开口,“将你修行功法,交给本座一观。”

    封正只是略一犹豫,想到他恐怖的实力及黑仪子的吩咐,便老老实实取出一枚玉简,双手奉上。

    “功法在此,大人请过目。”

    莫语拂袖拿到手中,神念探入,很快便抬起头,脸上多了一丝冷意,缓缓道:“本座要的,是完整的功法。”

    被他冰冷目光锁定,封正头脑瞬间空白,全身血液,似乎都要冻结,结结巴巴道:“两……两仪宗……完整的……功法……只有……两位台上长老有……”

    莫语略一皱眉,随即舒展开来,长身而起,对冥圣道:“你便留在这里,不要随意出来。”

    探手一点,一只半透明的光罩,将整个两仪池笼罩在内。

    完成此事,他一步迈出,卷起封正,淡淡开口,“带本座,去见黑仪子、白仪子。”

    ……

    “两仪宗的阴阳两仪决,乃是远古大神通阴阳通天录的一部分,配合岛上黑白神山,可以助你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自身融合。到时,你便可以,真正踏入禁忌之列,成为上使左膀右臂。”白袍老者一脸微笑,眼中带着欣慰,“只要表现出色,将来上使归返仙界,必不会吝啬,一个升仙的名额。”

    他身后,是一白袍青年,两人面庞有些相像,应当存在着血脉关联,此刻闻言微微一笑,露出几分傲然。

    年轻一代中,整个混沌之域,无人可与他相提并论!待到此次完成融合,他便会带着上使的命令,暂时离开混沌之域,往三大世界一行,去诛杀,那名上使预感中的不确定因素。

    虽然上使言明,那人极难杀死,但乌雀却从未将他看在眼中。

    以禁忌之力,第四步下,无人可及!

    莫非短短时间,那人就能突破到第四步不成?实在是笑话!

    便在他心思转动时,老者突然开口,“我们到了。”

    视线中,一座浮岛出现,一南一北伫立黑白两山,吞吐着大量混沌雾气,演化成阴阳二气,向岛心所在汇聚。

    乌雀眼眸蓦地明亮,如星辰般璀璨,脸上不觉露出笑容。此处,便是他破茧成蝶之地,踏入后再度离开之日,他必然已是禁忌之修!I1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