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混沌间有一岛,约十万里大小,岛上南北各有一山。北面之山通体纯黑,便似整体为墨玉。南面之山则是纯白,没有半点杂色。

    黑白两山,聚阴阳二气,演化诸多造化,造就了这一片洞天福地,古木郁郁,飞禽异兽遍布。

    此间,便是两仪宗山门。

    混沌大船,尚且没有靠近山门,便已经被布下的阵法发现,传回宗门之中。

    镇守宗派的宗主封正等人,带着几名长老,匆匆迎了出来。

    “两位太上长老,此行布置缜密,为何这么快,便折返回来。”封正行礼后,一脸不解开口。

    黑仪子眼角微不可查的一抽,强压心头翻滚的恼怒,不去理会他的询问,沉声道:“雨墨道友、冥圣道友,两位是我两仪宗的贵客,今日前来是要借两仪池一用,你即刻安排,带他们过去。”

    又转过身,拱手开口,“老夫一路劳顿,便不再多陪,两位自便就是。”

    白仪子僵硬着脸,低头一言不发。

    封正匆忙之间,没有看出两人神色有异,虽然惊奇于,两位太上长老会答应借出两仪池,但既然亲自开口,当然不会质疑,只是心里对莫语两人的身份,便多了一丝好奇与敬畏。

    :转身招来两名长老,细细叮嘱一番,恭谨行礼,“雨墨大人,冥圣大人,请随他们去往两仪池便是。”

    莫语点点头,没有多言,与冥圣一遭,跟着两人离去。

    目送他们走远,封正收回目光,突然拍了一下手,道:“遭了,居然忘记了两仪果。我观那位冥圣大人,似乎是要借两仪池补充生机,有两仪果相助的话,吸收效果要好很多。既是两位太上长老的客人,我两仪宗自然不能吝啬,我这便吩咐人,去摘来两颗,送到两仪池去。”

    “你给我闭嘴!”白仪子突然尖叫,苍老面庞上,一层层褶子堆积在一起,看去无比狰狞。

    “啊!”封正吓了一跳,面庞都有些发白,他虽是两仪宗的宗主,但宗中一应大权,都把持在两位太上长老手中,看她此刻暴怒的模样,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颤声道:“白太上长老,弟子何处惹您动怒,甘受太上长老责罚!”

    几名长老同时低下头,眼中却多有幸灾乐祸,更隐隐带着期盼。宗主之名,在两名太上长老面前,虽说没有半点地位,却也稳稳地压了他们一头。最好太上长老一怒,将封正裁撤,他们也就有了出头的机会。

    “师妹。”黑仪子沉声开口,“你我既然选择了隐忍,便不要再计较太多,两仪池都借了出去,更何况是两枚两仪果。只有早一些,将这两人送走,你我才能安生。”

    白仪子深吸一口气,“师兄说的是。”但她看封正的目光,仍旧冷的吓人,重重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黑仪子摇头,此事即便是他,都感觉无比的窝囊,更何况是白仪子的性子,但在这件事上,却不能由得性子胡来,否则怕是会有大祸。

    他看来一眼,淡淡道:“封正,你亲自去摘两颗两仪果,送到两仪池去。记住,不论这两人做了什么,你都不要阻止,满足他们就是。”

    实在不愿再去面对,莫语那副平淡自若的面孔,索性吩咐下一句,黑仪子转身离去。毕竟,有黑白神山存在,两仪池的力量就能源源不断,即便被吸收掉一些,不过需要一些时间,也就能够恢复了。

    封正神色惶惶,终于反应过来,之前那两人哪里是宗门的贵客,明明是逼迫两位太上长老低头,强行借走的两仪池。

    可关键是,没有人告诉他,根本就不知道啊!

    这可真是冤枉!

    他心里叫苦连连,都是之前太过吃惊,此刻细细想去,倒也能够发现,两位太上长老脸上的僵硬。

    可事已至此,后悔已是无用,扫过一眼身后几个暗暗兴奋的家伙,封正冷哼一声,转身匆匆离去。

    能够逼迫两位太上长老臣服,自然是绝世的强者,他可没有招惹的资格,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摘两仪果,办完这件差事。

    ……

    岛上两山一黑一白一南一北,汇聚阴阳之力,成就两仪。这两仪池,便在岛屿正中处,一眼扫过约十几丈大小,池水一中间一线为界,两侧黑白分明。在这分界线下,放置着几只修行所用石墩。

    迷蒙白雾间,空中飘荡着些许水汽,只是吸一口,便让人感到神清气爽。

    莫语微微一笑,“倒是一处好地方。”不等带路两名两仪宗长老开口,他伸手一指,“机会难得,你可要好好把握,不要再耽搁,这便下去吧。”

    冥圣笑着还礼,“大人放心,我自是不会客气的。”

    语落一步迈出,直接落入两仪池,在石墩上盘膝而坐。

    修为运转,顿时有黑白二气,自两边池水中溢出,向他体内涌去。

    两名两仪宗长老皱了皱眉,觉得这两名客人,表现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不过毕竟是两位太上长老的客人,他们也不敢多言,只是转身退了开来,不愿在旁等候。

    不过余光,看向两仪池中,快速流逝的黑白二气,两人眼中羡慕之余,都有着几分心痛。

    要知道,即便是他们,每隔十年,也才只有一次进入的机会,且时间严格控制在半个时辰。

    至于这人……两位太上长老,可没有规定时限!

    正暗暗羡慕着,突然间封正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手中举着玉质的托盘。

    “宗主,这是……”一名长老迟疑开口。

    封正皱了皱眉,哪里有与他们罗嗦的心情,快步上前恭谨行礼,“奉太上长老之命,送来两枚两仪果,请两位大人收下。”

    莫语看了他一眼,抬手取来两仪果,略一探查,笑道:“冥圣,这果子对你倒是有些好处,吃了吧。”

    将两仪果丢出,他挥了挥手,封正倒退着恭谨离去。

    本来还在提防,进入两仪宗后,会生出变故,现今看来,两仪宗应是彻底选择了妥协。

    这样也好,免得还要废些手脚。

    莫语盘膝而坐,眼眸微微闭合,仔细感应着肉身的状态。

    成就古神之躯,天地烘炉似乎,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

    只是一时之间,并不是太明显,他也无法确定,这变化是好是坏……但想来,应该无碍。

    至于禁忌力量的融合,虽有一些把握,但具体如何去做,还是需要好好的斟酌,以免出现意外。

    正思索着,莫语突然轻咦一声,睁开双目,看向远处那两仪宗长老,淡淡道:“将你宗宗主唤来。”

    很快,封正去而复返,心头惊疑不定,不知道这两个“凶神恶煞”,为什么要找自己回来。

    表面上,却不敢流露半点,恭谨行礼,“参见大人,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莫语拂袖一挥,此人惊呼一声,身体不受控制飞来,被他一把拿住肩头。

    “大人,您要做什么?”封镇尖叫着正要挣扎,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全部的力量,此刻已被彻底封印。

    “闭嘴!”莫语目光一扫,强大的威慑,令他身体僵直,再难发出半点声音。

    轰——

    强大修为,直接闯入到封正体内,探查他所修行的功法。

    片刻后,莫语松开手,眉头微微皱着,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封正惊慌退后,仔细感应一番,确定没有不妥,这才长长出了口气,一脸惊疑看来。

    他不知道莫语要做什么,想要逃走,却又不敢,只能硬着头皮等下去。

    好在这份沉默并不太长,莫语淡淡开口,“将你修行功法,交给本座一观。”

    封正只是略一犹豫,想到他恐怖的实力及黑仪子的吩咐,便老老实实取出一枚玉简,双手奉上。

    “功法在此,大人请过目。”

    莫语拂袖拿到手中,神念探入,很快便抬起头,脸上多了一丝冷意,缓缓道:“本座要的,是完整的功法。”

    被他冰冷目光锁定,封正头脑瞬间空白,全身血液,似乎都要冻结,结结巴巴道:“两……两仪宗……完整的……功法……只有……两位台上长老有……”

    莫语略一皱眉,随即舒展开来,长身而起,对冥圣道:“你便留在这里,不要随意出来。”

    探手一点,一只半透明的光罩,将整个两仪池笼罩在内。

    完成此事,他一步迈出,卷起封正,淡淡开口,“带本座,去见黑仪子、白仪子。”

    ……

    “两仪宗的阴阳两仪决,乃是远古大神通阴阳通天录的一部分,配合岛上黑白神山,可以助你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自身融合。到时,你便可以,真正踏入禁忌之列,成为上使左膀右臂。”白袍老者一脸微笑,眼中带着欣慰,“只要表现出色,将来上使归返仙界,必不会吝啬,一个升仙的名额。”

    他身后,是一白袍青年,两人面庞有些相像,应当存在着血脉关联,此刻闻言微微一笑,露出几分傲然。

    年轻一代中,整个混沌之域,无人可与他相提并论!待到此次完成融合,他便会带着上使的命令,暂时离开混沌之域,往三大世界一行,去诛杀,那名上使预感中的不确定因素。

    虽然上使言明,那人极难杀死,但乌雀却从未将他看在眼中。

    以禁忌之力,第四步下,无人可及!

    莫非短短时间,那人就能突破到第四步不成?实在是笑话!

    便在他心思转动时,老者突然开口,“我们到了。”

    视线中,一座浮岛出现,一南一北伫立黑白两山,吞吐着大量混沌雾气,演化成阴阳二气,向岛心所在汇聚。

    乌雀眼眸蓦地明亮,如星辰般璀璨,脸上不觉露出笑容。此处,便是他破茧成蝶之地,踏入后再度离开之日,他必然已是禁忌之修!I12)

第1088章 第一圣地来人    >

    “雨墨道友要借阴阳两仪决?”黑仪子阴沉着脸开口。

    莫语神色平静,似是没有察觉到,他眼中几欲喷出的怒火,淡淡道:“不错。”

    见他这般态度,黑仪子差点按捺不住,额头青筋一阵暴跳,“雨墨道友,你要借两仪池,我们已经答应,再要我宗镇宗妙法,未免有些得寸进尺了吧!”

    莫语皱了皱眉,“本座只用于自身参悟,不会将你宗功法泄露出去。”

    “不必再言!”白仪子尖叫一声,昏黄眼珠中尽是恼怒,“我两仪宗,终归是混沌之域大型势力,你一而再再而三欺辱,便真的以为,我们不敢拼个鱼死网破!”

    莫语沉默,几息后缓缓起身,声线平缓而出,“也就是说,此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一丝危险气息,自他体内散发。

    黑仪子眼角直跳,心里阵阵发寒,虽没有放手厮杀一场,但目睹了莫语轻描淡写出手,便将白仪子碾压到毫无反抗之力的地步,便能够感受清楚,此人的恐怖。

    他急忙出面圆场,“雨墨道友勿要动怒。阴阳两仪决,乃是远古大神通阴阳通天录的一部分,世间并无存本,完整的法决需要我与师妹二人以修为凝聚出来,才能交给他人。”

    “不过这一举动,对我们二人修为损耗极重,正因为如此,多年以来,我两仪宗中弟子,修行的都是残缺版本。”

    黑仪子打过眼色,示意白仪子暂时忍耐,见她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心头才微微一松,不过脸上,此刻却满是苦笑。

    “道友要借两仪池,我们可曾有半点推诿?可这阴阳两仪决,真的不是随意,就能送出去的。”

    莫语神色缓和许多,虽然知道两仪宗是被他以势压人,不得不选择屈从,但行事间却很干脆,这倒是让他,不好再一味的逼迫。

    此刻略一思索,莫语缓缓开口,“既如此,本座可以给与你们一些补偿,但阴阳两仪决,我势在必得!”

    体内禁忌之力融合,过程艰难且危险,两仪宗能够融合阴阳二力的阴阳两仪决,自然有着极大的借鉴意义。甚至于,可以帮他,快速的达成这一目的,继而实力暴涨。

    黑仪子心头一跳,自莫语所言中,明白了他的意思。可以许以一些好处,但阴阳两仪决,没得商量。

    这般强盗恶霸式的行径,他这些年,倒是曾施加到别人身上,可如今轮到了自家,滋味便不是那般酸爽了!

    除非翻脸,根本没得选啊。

    心头苦笑着因果报应,黑仪子艰难一笑,“请雨墨道友稍等,容我与师妹商议一下。”

    说着,他起身与脸色阴沉如锅底的白仪子,走到了角落处,以神念交流起来。

    两人似乎有些争执,不过最终,应是白仪子选择了妥协。

    莫语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平静模样,对两人的交谈结果,并不是太过在意。

    修行这些年,杀戮无数,他当然不是善男信女。

    已经告诉黑、白仪子,阴阳两仪决他志在必得,若还是拒绝,便怪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雨墨道友,我们愿意交出阴阳两仪决,但你要答应一个条件。”黑仪子沉声开口。

    “说说看。”

    “得到阴阳两仪决后,道友需要担任我宗名誉太上长老,并且保证,将来若我宗大难之际,会出手相助。只有这一条,若道友答应,我与师妹即刻闭关,最迟明日便能将阴阳两仪决交给道友,否则的话,即便我两仪宗万般不愿,也只能与道友一战了!”

    莫语目光微闪,没有太多犹豫,便点了点头,“好。此事,本座答应了。”成为名誉太上长老,对他没有半点损失,更何况,他本就有意要整合整个混沌之域的力量,这一身份或许还有用处。

    黑仪子心中一松,短短时间他背后衣衫,已然被冷汗打湿,黏糊糊的贴在身上,好不难受。不过此刻,他却来不及顾及这些,微微一笑,道:“雨墨道友既已答应,便是我两仪宗中人,还请等候一日,我与师妹即刻闭关,明日便会将阴阳两仪决,亲自送到两仪池。”

    白仪子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她虽然性格尖锐好强,却不是愚蠢之人,自然知道如何选择,才是最好的结果。

    眼看此事,就能皆大欢喜的解决,封正突然快步走入,脸上带着一丝慌张。

    白仪子看他极不顺眼,厉声呵斥,“慌慌张张的,哪有半点一宗之主的气度,难道还有人打上门来不成!”

    封正很委屈,连面前这老婆子,都能对他呼来喝去颐指气使,他哪来的所谓宗主气度,一时僵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黑仪子摇了摇头,当年选封正做宗主,便是看他伶俐懂事小心侍奉,哪里想到会是一个蠢货,看来过段时间,就要另外再立一人,在名义上执掌两仪宗了。转着念头,他神色冷淡的摆了摆手,“说吧,究竟发生了何事?”

    封正似乎也预料到了,自己将来的命运,哭丧着脸,道:“回禀太上长老,第一圣地乌神、乌雀两位大人到访,如今已到了我宗外。”

    “什么!”黑仪子豁然起身,狠狠瞪来一眼,“蠢货,你怎么不早说!”

    封正心里大骂,你们两个老不死,一来就对老子横眉冷眼呵斥交加,哪里给我开口的机会了!

    但表面上,却畏畏缩缩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白仪子冰冷的目光在他身上狠狠扫过,如果可以伤人,封正身上这会铁定是鲜血淋漓,“师兄,正事要紧,我们不能让第一圣地之人等候太久。”

    “师妹所言极是!”黑仪子长身而起,略一整理衣袍,转身道:“雨墨道友请稍候,我与师妹迎客,很快就会回来。”

    莫语眉头一皱,起身道:“不必。本座回两仪池等候就是,希望明日,两位能准备送来阴阳两仪决。”

    他迈步离去。

    这般时刻,为避免麻烦,他自然不愿与第一圣地修士见面。

    黑、白仪子也没多想,送他离开后,匆匆飞身离去。

    片刻后,两人带着岛外,那一老一少两名修士,微笑着进入大殿。

    分宾主落座后,略一寒暄,双方直入正题。

    黑仪子一脸微笑,拱手道:“第一圣地超然于混沌之域,千百年来不曾开启一次,今日两位道友驾临我两仪宗,不知有何吩咐?但凡能够做到的,本座与师妹绝无二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