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雨墨道友要借阴阳两仪决?”黑仪子阴沉着脸开口。

    莫语神色平静,似是没有察觉到,他眼中几欲喷出的怒火,淡淡道:“不错。”

    见他这般态度,黑仪子差点按捺不住,额头青筋一阵暴跳,“雨墨道友,你要借两仪池,我们已经答应,再要我宗镇宗妙法,未免有些得寸进尺了吧!”

    莫语皱了皱眉,“本座只用于自身参悟,不会将你宗功法泄露出去。”

    “不必再言!”白仪子尖叫一声,昏黄眼珠中尽是恼怒,“我两仪宗,终归是混沌之域大型势力,你一而再再而三欺辱,便真的以为,我们不敢拼个鱼死网破!”

    莫语沉默,几息后缓缓起身,声线平缓而出,“也就是说,此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一丝危险气息,自他体内散发。

    黑仪子眼角直跳,心里阵阵发寒,虽没有放手厮杀一场,但目睹了莫语轻描淡写出手,便将白仪子碾压到毫无反抗之力的地步,便能够感受清楚,此人的恐怖。

    他急忙出面圆场,“雨墨道友勿要动怒。阴阳两仪决,乃是远古大神通阴阳通天录的一部分,世间并无存本,完整的法决需要我与师妹二人以修为凝聚出来,才能交给他人。”

    “不过这一举动,对我们二人修为损耗极重,正因为如此,多年以来,我两仪宗中弟子,修行的都是残缺版本。”

    黑仪子打过眼色,示意白仪子暂时忍耐,见她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心头才微微一松,不过脸上,此刻却满是苦笑。

    “道友要借两仪池,我们可曾有半点推诿?可这阴阳两仪决,真的不是随意,就能送出去的。”

    莫语神色缓和许多,虽然知道两仪宗是被他以势压人,不得不选择屈从,但行事间却很干脆,这倒是让他,不好再一味的逼迫。

    此刻略一思索,莫语缓缓开口,“既如此,本座可以给与你们一些补偿,但阴阳两仪决,我势在必得!”

    体内禁忌之力融合,过程艰难且危险,两仪宗能够融合阴阳二力的阴阳两仪决,自然有着极大的借鉴意义。甚至于,可以帮他,快速的达成这一目的,继而实力暴涨。

    黑仪子心头一跳,自莫语所言中,明白了他的意思。可以许以一些好处,但阴阳两仪决,没得商量。

    这般强盗恶霸式的行径,他这些年,倒是曾施加到别人身上,可如今轮到了自家,滋味便不是那般酸爽了!

    除非翻脸,根本没得选啊。

    心头苦笑着因果报应,黑仪子艰难一笑,“请雨墨道友稍等,容我与师妹商议一下。”

    说着,他起身与脸色阴沉如锅底的白仪子,走到了角落处,以神念交流起来。

    两人似乎有些争执,不过最终,应是白仪子选择了妥协。

    莫语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平静模样,对两人的交谈结果,并不是太过在意。

    修行这些年,杀戮无数,他当然不是善男信女。

    已经告诉黑、白仪子,阴阳两仪决他志在必得,若还是拒绝,便怪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雨墨道友,我们愿意交出阴阳两仪决,但你要答应一个条件。”黑仪子沉声开口。

    “说说看。”

    “得到阴阳两仪决后,道友需要担任我宗名誉太上长老,并且保证,将来若我宗大难之际,会出手相助。只有这一条,若道友答应,我与师妹即刻闭关,最迟明日便能将阴阳两仪决交给道友,否则的话,即便我两仪宗万般不愿,也只能与道友一战了!”

    莫语目光微闪,没有太多犹豫,便点了点头,“好。此事,本座答应了。”成为名誉太上长老,对他没有半点损失,更何况,他本就有意要整合整个混沌之域的力量,这一身份或许还有用处。

    黑仪子心中一松,短短时间他背后衣衫,已然被冷汗打湿,黏糊糊的贴在身上,好不难受。不过此刻,他却来不及顾及这些,微微一笑,道:“雨墨道友既已答应,便是我两仪宗中人,还请等候一日,我与师妹即刻闭关,明日便会将阴阳两仪决,亲自送到两仪池。”

    白仪子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她虽然性格尖锐好强,却不是愚蠢之人,自然知道如何选择,才是最好的结果。

    眼看此事,就能皆大欢喜的解决,封正突然快步走入,脸上带着一丝慌张。

    白仪子看他极不顺眼,厉声呵斥,“慌慌张张的,哪有半点一宗之主的气度,难道还有人打上门来不成!”

    封正很委屈,连面前这老婆子,都能对他呼来喝去颐指气使,他哪来的所谓宗主气度,一时僵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黑仪子摇了摇头,当年选封正做宗主,便是看他伶俐懂事小心侍奉,哪里想到会是一个蠢货,看来过段时间,就要另外再立一人,在名义上执掌两仪宗了。转着念头,他神色冷淡的摆了摆手,“说吧,究竟发生了何事?”

    封正似乎也预料到了,自己将来的命运,哭丧着脸,道:“回禀太上长老,第一圣地乌神、乌雀两位大人到访,如今已到了我宗外。”

    “什么!”黑仪子豁然起身,狠狠瞪来一眼,“蠢货,你怎么不早说!”

    封正心里大骂,你们两个老不死,一来就对老子横眉冷眼呵斥交加,哪里给我开口的机会了!

    但表面上,却畏畏缩缩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白仪子冰冷的目光在他身上狠狠扫过,如果可以伤人,封正身上这会铁定是鲜血淋漓,“师兄,正事要紧,我们不能让第一圣地之人等候太久。”

    “师妹所言极是!”黑仪子长身而起,略一整理衣袍,转身道:“雨墨道友请稍候,我与师妹迎客,很快就会回来。”

    莫语眉头一皱,起身道:“不必。本座回两仪池等候就是,希望明日,两位能准备送来阴阳两仪决。”

    他迈步离去。

    这般时刻,为避免麻烦,他自然不愿与第一圣地修士见面。

    黑、白仪子也没多想,送他离开后,匆匆飞身离去。

    片刻后,两人带着岛外,那一老一少两名修士,微笑着进入大殿。

    分宾主落座后,略一寒暄,双方直入正题。

    黑仪子一脸微笑,拱手道:“第一圣地超然于混沌之域,千百年来不曾开启一次,今日两位道友驾临我两仪宗,不知有何吩咐?但凡能够做到的,本座与师妹绝无二言!”

第1089章 黑夜降临    >

    白仪子也是神色温和,她虽然跋扈,但也是看人下菜。第一圣地,那可是混沌之域,最为古老强大的存在,虽然修士久不行于世间,但当年连灭三家超级势力鸡犬不留的赫赫凶名,却并未因为时间流逝,而变得暗淡太多。

    乌神神色平淡,对两人的殷切小心并不意外,笑着道:“此番前来,确有一事,要劳烦贵宗。”

    他转身一点,“我这名后辈,天赋算是不错,机缘下千年内踏入第三步,如今修为到了关键。尊主顾念他这点天资,特意开启了圣地,让老夫带他前来两仪宗,借贵宗阴阳两仪决与两仪池一用。”

    黑、白仪子面庞同时一僵。

    乌神眉头轻皱,眼中泛出一丝冷意,声音变得平淡下去,“怎么?两位道友是有难处,不愿答应吗?”

    “啊!并非如此,乌神道友不要误会。”黑仪子急忙解释,最初的错愕之后,此刻他心中满是喜意,但脸上,却是一副苦恼模样,“第一圣地何等超然,此事又是尊主大人亲自促成,敝宗自然没有异议,可是……”

    白仪子欣喜若狂,她早已对莫语恨之入骨,巴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只是形势比人强,才不得不低头服软,如今有了机会,哪里有错过的理由,接口道:“师兄何必再做遮掩,虽然此事丢人至极,但你我总要给两位道友一个解释。”

    她吸一口气,恨恨道:“不瞒两位,我宗日前招惹了一名强敌,此人不依不饶跟来我宗,逼迫我们借出化神池,更讨要阴阳两仪决。便在刚才,在他逼迫下,我与师兄只能忍辱答应。”

    “两仪池尚且好说,但阴阳两仪决需要我与师兄以修为凝聚,百年中有且只有一次机会,答应了此人,便不能再应允两位,否则此人恼怒之下,我两仪宗必有大劫啊!”

    乌神眉头皱紧,虽然黑、白仪子两人表现的堪称完美,但他哪里会看不出,此事有借刀杀人之嫌……不过在这件事上,他们没有退让的可能,便是被人利用,也只能当做不知了。

    念头快速一转,他脸上重新浮现笑容,“竟然有此事。两仪宗向来对我第一圣地恭谨有加,不知倒也罢了,今日既然遇到了,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贵宗被人欺辱。此事,便交给我们处置就是。”

    乌雀起身,眼中冷光流转,“不知那名修士现在何处?本座倒要看看,他究竟有何实力,胆敢如此行事!”

    语锋间,煞气腾腾。

    阴阳两仪决与化神池,涉及他突破成就禁忌之事,谁敢阻拦,谁就要死!

    黑、白仪子余光交错,尽皆看到了,彼此心底的喜意。好你个雨墨,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此次便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有第一圣地两位道友做主,谅此人也不敢再造次。”白仪子笑着起身,“他如今正带着一名同伴,在两仪池,我们这便过去。”

    一行飞出大殿,呼啸而去。

    ……

    莫语在两仪池外盘膝而坐,看了一眼池中冥圣,虽然只是大半个时辰,但他气色已经好了许多。

    这两仪池,倒也名不虚传。

    微微闭目,他脑海浮现出,得到的阴阳两仪决的残篇,正准备凭此一窥融合体内禁忌力量的可能,眉头突然轻轻一皱。

    抬头睁开双目,莫语看向远方天际,嘴角露出一抹冷意。

    很快,黑、白仪子与乌神、乌雀四人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被他平淡目光扫中,黑仪子心头一跳,竟生出一种,极其悚然的恐惧之感,原本心中准备好的诸多嘲讽之言,此刻一股脑的咽了下去,勉强笑了笑,抬手一指,“两位道友,说的就是此人。”

    乌神目光落下,起初只是随意一扫,但很快,神色就变得肃穆。他略一沉吟,上前一步,拱手道:“这位道友,老夫第一圣地乌神,眼下我一名后辈,急需借阴阳两仪决与化神池一用,不知道友,可否带你的朋友暂时离去?”

    莫语神色平静,“阴阳两仪决,对本座同样有大用,我已与黑仪子、白仪子达成协议,道友若是也想要,再向他们讨一份便是。至于化神池,我这位朋友身受重伤,需要借此休养。”

    乌神眉头一皱!

    这是他第一次,发现有修士,在知道他出身第一圣地后,还有如此强硬的表现,半步不退。

    眼眸深处,不由浮现出几分冷意。

    短暂沉默,乌神继续开口,“道友的意思,是不愿出让了?如此,那便休怪老夫仗势欺人了。”

    他一步踏出,第三步气息轰然爆发,像是一只无形的火炬,刹那间照亮了整片天地,无比炽烈!

    恐怖威压,辐射整个浮岛,令这片空间,都要冻结一般。

    所有两仪宗修士,心神尽皆惊骇,抬头看向此处,目光露出深深的敬畏。

    黑、白仪子对视,眼中都有凛然!

    这乌神,不愧是成名十几万年的老牌超级强者,实力之恐怖,已几乎超出了第三步的极限。再加上,漫长岁月中苦心修炼的神通、秘术,战力之恐怖,未必在一般禁忌修士之下!

    不过,这却不是,他们对乌神最有信心的地方。

    四大圣地少有禁忌之修,但他们中的绝强者,往往能够得到尊主赐予的至宝,凭借宝物之威,完全能够媲美禁忌存在。

    乌神本身实力就强到可怕,以其在第一圣地的资历,手中必有至宝。两者叠加之下,战力将激增到,难以想象的境地!

    这雨墨,如何能是对手。

    不过就在这时,乌雀突然开口,“祖爷,此人或许是我成就禁忌前,最后一道磨砺,便由我亲自出手将他击杀,踩踏着他的身体,踏入禁忌之列。”冷淡的声音,杀机流转,却又充满了强大自信!

    乌神略一犹豫,体外恐怖气息一点点收敛,低声嘱咐,“你小心一些,此人给我的感觉,有些棘手。”

    “是,祖爷。”乌雀躬身行礼,再度站直时,强大的气息轰然爆发,便如一杆长枪,直指苍穹!他一步迈出,身上衣袍鼓荡,眼眸冷漠无情,便似远古杀戮仙君降临,气机将莫语锁定。

    “今日,本座便以你之血,你之魂,作为献祭,助我踏入禁忌之列。”

    “黑夜降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