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白仪子也是神色温和,她虽然跋扈,但也是看人下菜。第一圣地,那可是混沌之域,最为古老强大的存在,虽然修士久不行于世间,但当年连灭三家超级势力鸡犬不留的赫赫凶名,却并未因为时间流逝,而变得暗淡太多。

    乌神神色平淡,对两人的殷切小心并不意外,笑着道:“此番前来,确有一事,要劳烦贵宗。”

    他转身一点,“我这名后辈,天赋算是不错,机缘下千年内踏入第三步,如今修为到了关键。尊主顾念他这点天资,特意开启了圣地,让老夫带他前来两仪宗,借贵宗阴阳两仪决与两仪池一用。”

    黑、白仪子面庞同时一僵。

    乌神眉头轻皱,眼中泛出一丝冷意,声音变得平淡下去,“怎么?两位道友是有难处,不愿答应吗?”

    “啊!并非如此,乌神道友不要误会。”黑仪子急忙解释,最初的错愕之后,此刻他心中满是喜意,但脸上,却是一副苦恼模样,“第一圣地何等超然,此事又是尊主大人亲自促成,敝宗自然没有异议,可是……”

    白仪子欣喜若狂,她早已对莫语恨之入骨,巴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只是形势比人强,才不得不低头服软,如今有了机会,哪里有错过的理由,接口道:“师兄何必再做遮掩,虽然此事丢人至极,但你我总要给两位道友一个解释。”

    她吸一口气,恨恨道:“不瞒两位,我宗日前招惹了一名强敌,此人不依不饶跟来我宗,逼迫我们借出化神池,更讨要阴阳两仪决。便在刚才,在他逼迫下,我与师兄只能忍辱答应。”

    “两仪池尚且好说,但阴阳两仪决需要我与师兄以修为凝聚,百年中有且只有一次机会,答应了此人,便不能再应允两位,否则此人恼怒之下,我两仪宗必有大劫啊!”

    乌神眉头皱紧,虽然黑、白仪子两人表现的堪称完美,但他哪里会看不出,此事有借刀杀人之嫌……不过在这件事上,他们没有退让的可能,便是被人利用,也只能当做不知了。

    念头快速一转,他脸上重新浮现笑容,“竟然有此事。两仪宗向来对我第一圣地恭谨有加,不知倒也罢了,今日既然遇到了,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贵宗被人欺辱。此事,便交给我们处置就是。”

    乌雀起身,眼中冷光流转,“不知那名修士现在何处?本座倒要看看,他究竟有何实力,胆敢如此行事!”

    语锋间,煞气腾腾。

    阴阳两仪决与化神池,涉及他突破成就禁忌之事,谁敢阻拦,谁就要死!

    黑、白仪子余光交错,尽皆看到了,彼此心底的喜意。好你个雨墨,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此次便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有第一圣地两位道友做主,谅此人也不敢再造次。”白仪子笑着起身,“他如今正带着一名同伴,在两仪池,我们这便过去。”

    一行飞出大殿,呼啸而去。

    ……

    莫语在两仪池外盘膝而坐,看了一眼池中冥圣,虽然只是大半个时辰,但他气色已经好了许多。

    这两仪池,倒也名不虚传。

    微微闭目,他脑海浮现出,得到的阴阳两仪决的残篇,正准备凭此一窥融合体内禁忌力量的可能,眉头突然轻轻一皱。

    抬头睁开双目,莫语看向远方天际,嘴角露出一抹冷意。

    很快,黑、白仪子与乌神、乌雀四人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被他平淡目光扫中,黑仪子心头一跳,竟生出一种,极其悚然的恐惧之感,原本心中准备好的诸多嘲讽之言,此刻一股脑的咽了下去,勉强笑了笑,抬手一指,“两位道友,说的就是此人。”

    乌神目光落下,起初只是随意一扫,但很快,神色就变得肃穆。他略一沉吟,上前一步,拱手道:“这位道友,老夫第一圣地乌神,眼下我一名后辈,急需借阴阳两仪决与化神池一用,不知道友,可否带你的朋友暂时离去?”

    莫语神色平静,“阴阳两仪决,对本座同样有大用,我已与黑仪子、白仪子达成协议,道友若是也想要,再向他们讨一份便是。至于化神池,我这位朋友身受重伤,需要借此休养。”

    乌神眉头一皱!

    这是他第一次,发现有修士,在知道他出身第一圣地后,还有如此强硬的表现,半步不退。

    眼眸深处,不由浮现出几分冷意。

    短暂沉默,乌神继续开口,“道友的意思,是不愿出让了?如此,那便休怪老夫仗势欺人了。”

    他一步踏出,第三步气息轰然爆发,像是一只无形的火炬,刹那间照亮了整片天地,无比炽烈!

    恐怖威压,辐射整个浮岛,令这片空间,都要冻结一般。

    所有两仪宗修士,心神尽皆惊骇,抬头看向此处,目光露出深深的敬畏。

    黑、白仪子对视,眼中都有凛然!

    这乌神,不愧是成名十几万年的老牌超级强者,实力之恐怖,已几乎超出了第三步的极限。再加上,漫长岁月中苦心修炼的神通、秘术,战力之恐怖,未必在一般禁忌修士之下!

    不过,这却不是,他们对乌神最有信心的地方。

    四大圣地少有禁忌之修,但他们中的绝强者,往往能够得到尊主赐予的至宝,凭借宝物之威,完全能够媲美禁忌存在。

    乌神本身实力就强到可怕,以其在第一圣地的资历,手中必有至宝。两者叠加之下,战力将激增到,难以想象的境地!

    这雨墨,如何能是对手。

    不过就在这时,乌雀突然开口,“祖爷,此人或许是我成就禁忌前,最后一道磨砺,便由我亲自出手将他击杀,踩踏着他的身体,踏入禁忌之列。”冷淡的声音,杀机流转,却又充满了强大自信!

    乌神略一犹豫,体外恐怖气息一点点收敛,低声嘱咐,“你小心一些,此人给我的感觉,有些棘手。”

    “是,祖爷。”乌雀躬身行礼,再度站直时,强大的气息轰然爆发,便如一杆长枪,直指苍穹!他一步迈出,身上衣袍鼓荡,眼眸冷漠无情,便似远古杀戮仙君降临,气机将莫语锁定。

    “今日,本座便以你之血,你之魂,作为献祭,助我踏入禁忌之列。”

    “黑夜降临!”

第1090章 全新的神纹    >

    乌雀双手扬起,如君王怀抱世界,刹那间,天地陷入黑暗,便似进入了永夜。

    此刻,他冰冷的声音,才在空中响起。

    “黑夜降临!”

    伸手不见五指,断绝了所有光明,只余下冰冷森然。

    莫语神色不变,处于黑暗之中,依旧淡然自若,嘴唇微动声线平缓而出,“你这神通,太弱。”

    他抬手,向前一握,像是抓到了某种无形之物,向下狠狠一撕。

    黑暗中,传来乌雀惊怒闷哼,笼罩天地的黑夜,被直接撕裂,生出无数裂纹,有点点光明从中渗出。

    “黑夜之后,便是破晓,取其阴阳转化之力,可裂天,可断地!”

    “破晓,光明降临。”

    碎裂的夜,刹那间千疮百孔,无数道光出现在视线中,如此的炽烈,像是一下子,就占据整个世界。

    炽热却又森冷,矛盾之中,便蕴含了阴阳转化的力量。

    莫语目光微闪,自这些光中,感受到一丝威胁……但,也仅止于此。黑夜与光明的力量,彼此转化,可算是大神通。但以这乌雀的修为,根本不足以,爆发出它最强的威能。

    所以……

    “结束吧。”

    平淡声音中,莫语抓落手掌,此刻蓦地握紧,向前一拳轰出!

    千百道光,蕴含着炽烈的磅礴力量,尚且没能彻底的爆发,便在这一拳下齐齐一颤,随即轰然崩溃。眼前视线,随之恢复如初,便见乌雀口鼻间鲜血狂喷,身体如折翼般,向后抛飞。

    “乌雀!”乌神低吼一声,平静淡然的面庞,瞬间变得狰狞,他抬手将乌雀身体接住,强大修为涌入,帮他将神通被毁后的反噬压下,确定短时间内,不会有性命之虞,心头稍稍一松。但眼中那份杀意,却是越发浓重,似要冰封天地,屠灭亿万。

    因为此刻,乌雀体内本已稳定的黑暗、光明之力,在这一拳下,已被彻底打乱,如不能尽快恢复,即便最终保住性命,也将再无希望,踏入禁忌之列。

    深吸一口气,乌神沉声开口,“放心,我会求尊主出手,帮你平复体内力量,绝不会有意外!”

    乌雀点点头,目光怨毒的看向莫语,挣扎着开口,“祖爷……帮我杀了他……”嘴角处,大片血沫子涌出,染红了身前的衣袍。

    看着最为器重的后辈这般模样,乌神心脏狠狠一缩,缓缓道:“祖爷知道,这名修士,今日一定会死!”他转身,神色归于平静,“两位道友,麻烦暂时替我照料一下乌雀,带他退远一些。”

    黑仪子、白仪子眼角同时一跳,从他这份平静中,感受到了一份令他们心悸的味道,忙不迭点头。

    “多谢。”乌神将乌雀送到两人手中,目送他们远去,这才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将莫语锁定。

    “老夫已经很多年,没有对人动过如此强烈的杀心,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什么背-景,今天都必死无疑……哪怕,你是禁忌之修!”

    乌神抬手,一把抓向自己眉心,顿时有一道符文出现,复杂无比,释放出强大的封禁气息。此刻,在这一抓下,符文破碎!

    轰——

    乌神的气息,这一刻便似火山爆发,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呼吸之间,便突破第三步极限,踏入禁忌之中,但它却没有就此停止,而是继续增长,直至达到令人心神悸动的程度!

    于禁忌中,都是绝对的强者。

    莫语眉头一皱,自他此刻气息中,察觉到了一份熟悉的味道……这是,来自那灭世魔眼的力量!

    当年初入阿鼻,他便遭此眼抹杀,若非神秘粉红水晶相救,他早已死去。神色间,不由多了几分阴沉。

    乌神将他神色变化收入眼中,却有些会错了意,以为他感到了忌惮,眼底露出淡淡嘲弄。

    禁忌之修又如何,在他面前,同样没有放肆的资格!

    “你如今知道害怕,已经晚了!老夫不仅有尊主赐予的力量,更有一件仙界流落的至宝,虽然残缺,但威能足以杀你。”

    抬手,一把黑尺出现在掌心,缺了一角,有细密的裂纹,遍布了大半个尺身。但即便如此如此,它表面上浮现的神光,仍旧有无数符文流转起伏,释放出一阵阵让人心悸的气息!

    “杀!”

    乌神手持黑尺斩下。

    轰——

    天地一颤,陷入短暂停顿,便似一切都被禁锢,下一瞬,才有恐怖到难以想象的力量波动,悍然降临。黑尺下的空间,悄无声息崩碎,形成一道恐怖的漆黑直线,如刀锋一般斩来。

    莫语眼眸微缩,脚下突然上前一步,其眉心处,浮现“古”字符文。

    抬手,一拳轰出。

    这一拳,是古神之躯成就后,第一次毫无保留,爆发出全部的威能。

    空间一颤轰然崩塌,形成一只漆黑圆洞,与那斩来的直线,悍然碰撞到一起。

    整个浮岛剧烈震颤,迸射出的力量,在天空中,折射出七彩迷离光华。

    璀璨耀眼,却散发着,让人灵魂颤栗的恐怖气息。

    黑仪子、白仪子身体僵直,两人眼中,此刻充满了惊骇!

    这两人,好恐怖的实力,任何一个,都有着彻底碾压他们的资格。

    至于更多的两仪宗修士,则在这一刻,被恐怖的压迫力量,直接按倒在地上。

    一个个瑟瑟颤抖着,动弹不得!

    乌神眉头一皱,不过很快,便恢复平静,“你实力很强,禁忌之中,也是绝顶的存在。但今日老夫要你死,你便绝不能活!”

    他抬手,向眉心上,第二次抓落。

    咔嚓——

    又一道封印符文出现,破碎后,竟有一只模糊的金色独眼出现,像是某种奇特的印记。乌神气息,在这一刻,再度暴涨,周身激荡的恐怖力量波动,将他身边空间搅乱,激起层层波纹。

    手中黑尺喷吐出一层光芒,无数符文疯狂流转,使得它所散发出的心悸气息,疯狂提升。

    “死吧!”

    黑尺再度落下。

    这一落,似星辰坠世,万物寂灭!

    莫语抬头,面对这惊天一击,非但没有退后,脚下反而上前一步,其胸膛中,传来一声震鸣。

    似敲击大钟、大鼎!

    天地烘炉虚影,蓦地在他体外出现,表面山河日月之影,释放着耀耀神光。不过下一瞬,这虚影便快速收缩,没入到他体内消失不见,莫语眉心处,那“古”字外,却有一只烘炉之影出现,将“古”字圈在其中。

    两者间,似是融合成了,一个全新的神纹!

    莫语体内一阵“噼啪”作响,身体直接增高近乎一尺,却没有半点诡异之处,反而显得更加威严,便似执掌一切的主宰,举手投足间,可令天地匍匐颤抖!

    他抬手,一拳挥出,体内流转的恐怖力量,如滔滔长江般,轰然宣泄而出。

    嘭——

    一声巨响,黑尺脱手飞出,它表面的裂纹,在这一刻,似乎更密集了一些。

    乌神瞪大眼珠中,尽是难以置信,口鼻间鲜血狂喷中,身体向后远远抛飞。

    一直落到黑仪子、白仪子两人脚下,轰出一只深坑,半个身体埋入泥土之中,让他们身体僵直,许久之后,才发出惊悚的倒吸冷气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