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书房一片静寂。

    许久后,幕僚吞咽了一口吐沫,颤声道:“大人,您当真要与之站到一起,那可是圣地……”言及后来他声音愈低惧意愈重。

    河昊坐在椅子上,许久后缓缓开口,“你认为,我能够拒绝吗?”

    幕僚一滞,颓然叹了口气。

    第三步,这般存在,即便赫赫河家,也无法对其形成威慑。

    要杀他们,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河昊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目光深邃看向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待之如友的帮手,轻声道:“介莆,我知道你是他们派来的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但这些年,你从未背叛过我,我也一直视你为心腹……今日之后,我不想你我之间,再有隐瞒。”

    王介莆神色一僵,几息后露出笑容,“其实我也猜到了,以大人的心智,哪怕当年安排巧妙,又哪能瞒得过您。”他一收笑意,拱手肃然一拜,“王介莆,参见大人!”

    这一拜,经年种种悉数散去。

    河昊大笑一声,走近将他扶起,脸上露出神采,“即便没有变故,家中之辈也绝不会允许,我继续执掌一方,多则十年必会给我一个病隐的结局,然后于某一年,暴毙而亡。如此,何不放手一搏,于凶险绝地中,冲开一条生路。”

    “哪怕失败,也当死的轰轰烈烈,令河家诸人寝食难安。好让这些无能之辈晓得,我河昊,绝不是他们手中玩偶!”

    幕僚一叹,随即深深行礼,“愿追随大人!”

    河昊点头,沉声道:“愿追随大人!”

    ……

    庆南晨云低着头,余光看向面前背影,他身躯并不如何厚实伟岸,却有一股凌霄气势,似是能将这天,都给捅破!

    第三步……

    有大人相助,家族变故,必然可以平定,但如此来,势必会得罪第三圣地。庆南家终归是七大族之一,揭露此事后,应当可以自保无碍,可大人势必被其记恨。

    一念及此,心头浓浓感激中,便又生出了深深的愧疚。

    不过看向大人挺拔的身影,庆南晨云眼眸深处,有着一抹难以隐藏的光芒。

    圣地,又如何……能够说出这一句,或许最终,事情会有其他的变化。

    定了定心神,庆南晨云轻声开口,“大人,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莫语声音平静,“小湖岛。”

    ……

    庆南晨辉整理着身上的礼服,精美的做工,阳刚的面庞,将他无可挑剔的尊贵气息完美呈现。

    “公子,已经准备好了。”徐谦低声开口,他神色间,有着掩盖不住的担忧。

    庆南晨辉转身,:“徐老,我们没有选择。”

    徐谦思索少顷,叹息一声转身退到一侧。

    庆南晨辉大步走出。

    月牙岛分部正式经营,邀请岛上各方赴宴。

    当他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脸色带着淡淡笑容,平静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厅,“诸位,宴会开始前,我有一事告之。”

    他举起酒杯,向迈步走来的河昊致意,两人对视而笑,眼眸之中却是一片凝重。

    ……

    同一处大殿。

    金线道袍男子眉头皱起,平静的眼眸,厉芒翻涌,不过他的声音,却依旧沉稳,“刚收到的消息,河昊反水,与庆南晨辉一起,将圣地插手庆南家之事曝光。”

    “什么!”对面修士爆喝一声,恐怖气息爆发,“河昊……我要亲手撕碎了他!”

    道袍男子摇头,“现在,你我什么都不能做,不然圣地会更被动,各家的老不死,也会纷纷的跳出来。”

    “难道这口气,就这么忍了?”

    “当然不会。”道袍男子声音越发沉稳,但每一个音节中,都散发着森然的气息,“圣地不容背叛,河昊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但如今,你我所想做的,是尽快完成尊主的交代。”

    对面修士突然平静下去,一双眼眸阴冷如蛇,“已经十数日,还没有寻到尊主需要之物?”

    “庆南家终归传承悠久,族部宝库禁阵重重,庆南十三并未得到所有权限,怕是还需要一段时间。”道袍男子声音平静,“在这期间,绝不能让那两个小辈,前来捣乱。”

    对面修士眼眸微亮,“我亲自出手。”

    他起身,大步离去。

    道袍男子看着他背影,抬手揉了揉眉心,眼中露出一抹深深的忧虑。

    不过转眼间,便被他压入心底,再也察觉不到半点。

    “尊主放心,属下万死,亦会为您取回不死草!”

    ……

    混沌之中,一只黑影呼啸前行,速度快如闪电。

    青色鳞甲,青色麟角,身长如城,气势威严。

    这赫然是,一条青龙!

    不过在它腹下,还有一些尚未完全褪去的鱼鳞,再加上那双荡意重重的眼眸,就不难认出它是谁……青鱼。

    当日吃掉黑龙肉身,这憨货不知走了哪一辈的大运,居然激活了体内,一丝微弱无比的龙脉,一举完成蜕变。

    用它的话来说就是瞬间高大上,狂拽炫酷吊炸天,威武霸气无极限!

    混沌大船再好,也比不过一头霸主级巅峰的先天之灵,自然是前往小湖岛的最佳代步。

    庆南晨云又一次下意识的抚摸身下的鳞甲,看着面前身影,眼眸涌出深深的崇拜。

    先天之灵,一头霸主级的先天之灵,而且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条青龙!

    按照先天之灵的位阶划分,绝对属于巅峰层次,有极大的可能晋升为君王级。

    到时,可就是能够,压制第三步大能的恐怖存在!

    而它,居然是莫大人的坐骑……

    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降服先天之灵,生命层次上的巨大差距,不可跨越。

    但此事却在莫大人身上呈现……

    庆南晨云心底,再一次对莫大人生出强大的自信。

    连先天之灵都能降服,还有什么不能做到!

    “还有多远?”莫语突然开口。

    庆南晨云取出玉简,仔细看了一眼,恭谨道:“回禀大人,以眼下速度,三日后便可抵达小湖岛。”

    霸主级先天之灵的速度,自然不是混沌大船可比。

    莫语点点头,对她的态度变化感受在心,却没有表露半点。

    有时候沉默,更能降服人心。

    他闭目修行,庆南晨云见怪不怪,这段时间来,她早已见识到了莫大人的勤苦。

    正要随他一起修炼,耳边却蓦地传来一声嚣张咆哮,“谁在前面,给鱼爷滚出来!”

    庆南晨云心头一惊,便见莫语眼眸缓缓睁开,寒光闪动。

    三名修士自混沌雾气中走出,一脸惊疑不定,看着面前这条青龙。

    但更多的目光,还是看向它背后盘坐两人。

第九百九十章 四大圣地    河裕在家中排行二十九,又名河二十九,虽然是河家后裔,但不过是旁支的血脉。

    守在商会门口,看着进出光鲜修士,他心里面不无自嘲,怎的投胎时没有选准。

    若血脉近得一些,如今也是一公子,坐拥豪宅美妾,何必如眼下这般勤苦。

    正转着念头,商会门口走来两名修士,河二十九抬头看去,为首的黑袍男子神色平淡,虽然看着年轻,可举手投足皆有一股挥洒自如,一眼便知绝非凡俗。他身后,是一头戴面纱的女子,身姿窈窕气质不俗。

    “又是一个投得好胎的!”内心忿忿不平,他脸上却露出笑容,微微躬身行礼。

    不料黑袍男子突然停下,淡淡道:“河昊可在里面?”

    河二十九脸上闪过一丝迷茫,不过当他想起这是谁时,却几乎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态度变得更紧恭谨,小心道:“昊大人正在书房中,不知您有何事?”

    黑袍男子举步便走,“我自去找他便是。”

    河二十九不敢多言,眼眸之中,却是更多了几分敬畏。不知是哪一家的大人,摆明了没将昊大人看在眼里,出身怕是高大吓人。

    仔细想了想,自己方才没有多看他身边的女眷,心头稍稍松了口气,河二十九急忙站直了身体,不敢再乱动念头。

    ……

    “冲突一个时辰前已经制造好了,如今他们应该已经出手,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幕僚恭谨开口,制造冲突的做法也是他的提议,虽有画蛇添足之嫌,但终归脸面上要好看许多。

    锦服中年微微点头,但此刻不等他开口,书房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他眉头一皱以为是属下闯进来,脸上露出怒意,但下一瞬便猛地僵住。

    “你们是谁?”

    莫语淡淡开口,“收账之人。”他身后,庆南晨云取下面纱,眸子透着冷意,“河昊叔叔,许久未见了。”

    “是你!”河昊眉头皱紧,庆南晨云既然出现在这里,显然已经知晓了一切,但他脸上却没有半分尴尬,绷紧的身体靠到椅背上,“明修栈道调走我麾下强者,暗度陈仓釜底抽薪,庆南侄女好缜密的心思。但你以为,我能驻守月牙岛,真的只是这些力量。”

    他看了一眼莫语,“只要我掷下茶盏,十息之内就有大批强者到来,届时你们插翅难飞。”

    说话之时,河昊手指不经意在书桌下扫过,语速故意放慢又争取来几息时间,一切都已妥当。若想离开,他随时都能全身而退,当下彻底放下心去。

    果然还是太嫩了!

    以为有一名强者撑腰,就能真的无所畏惧,当真是笑话。

    不过今日被人悄无声息进入书房之中,河昊心头还是震怒,待解决了今日之事,定要严惩这些懈怠的守卫!

    幕僚余光一扫,便知一切都在大人掌握,当下上前一步,冷笑道:“既入得门来,今日便不要走了。”

    庆南晨云眼眸微缩,想到父亲于书房中的布置,脸色顿时一变,“大人……”

    莫语抬手将她打断,看向平静自信的河昊,淡淡开口,“你可尝试一下,能否离去。”

    河昊脸色大变,却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开启书房阵法。地面无数阵法条纹骤然亮起,他与幕僚身上都有器物,可被感应传送出去,不过很快,他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

    传送,竟是失效了。

    “你可再试一试,呼唤外界救援。”莫语平静如初。

    不等河昊开口,幕僚已抬脚,重重一踏!帝阶气息爆发,哪怕有阵法守护,也足以令整间书房震动。

    但诡异的是,他这一脚落下,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大地像是一只张开的大口,将他轰出的力量,尽数吞噬。

    “自……自身国度!”幕僚骇然失声,瞪大眼眸中,尽是难以置信,“你是第三步大能!”

    河昊面庞瞬间苍白,不等他开口,周边景象顿变,哪里还是在书房中,而是在一只无尽深渊之上。深渊底部,是一条枯黄的长河,无数尸体沉浮其中,发出哀嚎。

    呼啸狂风吹来,卷动他身上长袍,河昊突然感到一阵刺骨寒意。

    莫语负手而立,声线平缓而出,“说,你们受谁指使,对庆南家出手。”

    河昊念头转动,脚下却突然一空,身体如石块坠落。他惊怒咆哮,天道第一步修为爆发,却根本无法飞起。

    一股无形之力,将他彻底压制!

    “大人饶命!我说!我说!”

    河昊身影停下,距离深渊底部的长河,只有数丈之遥。无数河中之尸愤怒咆哮,向他身影所在快速涌去,越来越多渐渐堆积起来,不断向上升起。

    头颅向下,看着那一双眼眸中的疯狂,河昊眼中生出无尽惊恐!

    莫语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是谁?”

    “圣地!是圣地的命令!”河昊尖叫。

    莫语眉头一皱,转向已被吓傻的幕僚,“他说的对不对?”

    “对……对,是圣地的命令……”

    两人神态,绝非是作伪,莫语转身看向神色由震撼瞬间惨白的庆南晨云,脸上略显阴沉。

    圣地……不出意外,井中那张面孔,应该就是圣地修士……

    这似乎是,混沌之域最强的势力啊。

    如果可以,短时间内,莫语真的不愿与他们发生纠缠,但如今双方已经结怨,难道还能退去不成……

    只是,圣地中若有第四步,又要如何?

    以他如今修为,面对第四步,依旧必死无疑!

    事情突然间,变得复杂起来。

    “大人!我已经说了,救救我!救救我!”河昊声音凄厉,看着越来越近,几乎触及到他的河中尸体,心神几乎崩溃。

    莫语吸一口气,暂时压下心思,拂袖一挥。

    眼前景象顿时扭曲,再度恢复时,几人身影仍在书房中,便似刚才的一切都未发生。

    河昊靠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息,脸上一片煞白。

    他可不会认为,刚才一切都是幻觉,那种死亡的气息,绝不会是假的!

    突然间,他火烧屁股般从椅子上跳了来,快步上前,恭谨行礼,“河昊参见大人!”

    幕僚紧随在后。

    莫语尚未开口,庆南晨云已忍不住发问,“河昊叔叔,究竟是哪一家圣地?”

    河昊看了一眼莫语,见他没有阻拦之意,才道:“是第三圣地的命令。”

    庆南晨云像是松了口气,“还好,不是第四圣地……”

    她声音虽轻,却未瞒过莫语的耳朵。

    第二……第四……

    莫非混沌之域中,圣地有很多。

    莫语心中一定,若真的如此,这其中,也未必就有第四步大能!

    玄皇、圣魔两界不知,但阿鼻之中,应当只有修罗老祖一人是第四步。与阿鼻一界相比,混沌之域弹丸之地,即便因为混沌之力存在,也绝不可能产生大量第四步强者。

    要知道,对修罗老祖那一层次而言,进入混沌绝非难事,自可收取混沌之力,也不见其族中再诞生一名第四步。

    不过很快,莫语便知道,他还是想错了。

    混沌之域共有四大圣地,其中第一、第二两大圣地存在最为久远,具体年限已不可考据,最是神秘无比。

    第三圣地,出现在三十万年前,是混沌之域一名盖世强者创建。至于第四圣地,则只出现了短短不足五百年,不过实力却是极强,且行事风格狠辣至极。

    四大圣地,之所以超脱于外,凌驾混沌之域各方之上,便是因为其中都有第四步坐镇!

    四名天道第四步……哪怕莫语对混沌之域的力量有了充分的准备,也感到心神震动!

    高端修士对比,这一处,甚至可比玄皇、圣魔、阿鼻三界相加!

    好在听庆南晨云等人所言,第四步大能创建圣地之后,似乎受到了某种限制,从未现身世间。

    这点,让莫语稍稍平静,否则面对有四名第四步修士坐镇的混沌之域,他还是考虑尽早离开更加贴合实际。

    因为他的沉默,书房中交谈了一会,便渐渐安静下去。

    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莫语身上。

    河昊、幕僚自然是苦涩,哪里想到,会撞上一位第三步大能!

    在圣地自封,第四步不出的混沌之域,这已是最巅峰强者。

    七大族中,便以庆南家为例,也是没有第三步坐镇的。

    从某些方面考虑,莫语一人,甚至就能与一方大族平起平坐!

    庆南晨云则是不安。

    第三步虽是混沌之域行走中的至强者,但庆南家如今面对的,可是第三圣地,拥有第四步坐镇的超然存在。

    哪怕无数年来,第四步从未现身世间,但以莫语的身份,完全没有必要因庆南家犯险。

    甚至于从心底里,在知晓第三圣地的存在后,庆南晨云已经绝望。

    圣地不可敌!

    这是混沌之域无数势力以覆灭为代价,取得的血腥淋漓的共识。

    不知过了多久,莫语突然抬头,扫了一眼庆南晨云,缓缓开口,“本座既然插手其中,便不会半途而废……圣地,又如何!”

    书房瞬间死寂。

    心神震骇无言的三人,自然不知莫语的心思。

    他已来到这里,既然不准备退走,与圣地的碰撞便不可避免。

    既如此,何必再畏惧……圣地,又如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