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半日后,徐谦愤愤归来,带回的消息,让庆南家兄妹愤怒之余,又有几分庆幸。

    事情说来复杂,但归结起来却也简单:庆南家易主,虽有混乱,但大体无碍。

    “三叔公好胆!”庆南晨辉一脸恼火,“邀请太玄、韩易二家,夺去族长之位,莫非不知何为引狼入室?这两家对我庆南一族向来觊觎,此次岂是轻易就能打发的!”

    庆南晨云一叹,“哥哥暂且息怒,还是思索一下,接下来如何行事吧。”

    “还有何思索之处!庆南家既然未倒,你我便仍是族中承认的继承者,就算三叔公登位,也不能随意罢黜。”庆南晨辉气势汹汹,“我们即刻赶回族中,聚拢族众,断不能让他因一己之私,坏了我庆南家万年基业!”

    “哥哥!”庆南晨云声音重了一些,“你以为眼下,三叔公会放任咱们回到族中?”

    “他难道还敢杀了你我!”

    “海魂之事,莫非哥哥忘了……若非莫大人出手,我们已经死了。”少女声音平静,眼眸却有几分悲伤。

    年幼之时,三叔公还是很疼她的,怎么到了现在,就变成了这样。

    庆南晨辉神色一滞,沉默几息后,眼露颓然,喃喃道:“难道你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吸了口气,庆南晨云压下酸楚,“当然不!”

    她眸子恢复明亮,“哥哥可记得,你我为何来月牙岛。”

    “是为主持月牙岛分部之事而来……”庆南晨辉声音一顿,有些反应过来,“妹妹的意思是……”

    “没错。明日,哥哥便光明正大去往分部,你我毕竟还是庆南家承认的继承者,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反而没有人胆敢对你下手。趁此机会,哥哥要将分部牢牢捏在手里,我们也就有了根基。”庆南晨云娓娓道来。

    徐谦暗暗点头,小姐平日古灵精怪,但在大事面前,却比少爷表现的更加优秀。

    难怪老爷早年,曾经感叹小姐怎的不是男儿身……

    他拱手行礼,“公子,小姐所言不错,确是眼下最好的一步。”

    少女微微一笑,“期间还要徐老多多费心,跟在哥哥身边,以免有人铤而走险。”

    庆南晨辉并不笨,自能想通其中曲折,此刻闻言一惊,“妹妹,你要到哪里去?”

    庆南晨云略一沉默,缓缓道:“我要赶回家族,阻止三叔公。”

    “万万不可!三叔公已经入魔,一旦发现了你,绝对会下杀手!”

    “哥哥忘了,我们还有莫大人。”庆南晨云眸子沉稳,“庆南家八成的财富,既然已经许诺,不管事情如何,你我都绝不能反悔。既然如此,太玄、韩易两家谋求的,可就是莫大人的东西,他岂会袖手旁观?”

    “这……”庆南晨辉略一沉吟,“我跟莫大人回家族,妹妹你明日赶去分部!”

    “不可。晨云终归是女儿身,平日尚且无事,但眼下局势,唯有哥哥才能镇住局势。有哥哥在后面站稳脚步,三叔公行事间,也会有几分顾忌,妹妹才能更安全。”

    庆南晨云沉声开口,“事情就这样决定了。我与莫大人暂留几日,等哥哥稳住分部之后,便暗中离去。”

    ……

    庆南家兄妹面对海魂全身而退,已回到月牙岛,消息一经传开,顿时吸引来无数关注。毕竟如今,排名第十七小湖岛上的庆南家变故,已不再是秘密。

    可不等各方探明消失真假,庆南晨辉带领一名天道第一步老仆光明正大进入月牙岛庆南家分部,一举震慑分部修士,成为名正言顺的执掌者。

    事情发生的很快,没有给任何人应对的机会,事情便已成定局。

    不少人对庆南家少爷的果敢、手段暗暗赞叹,不愧是被指定的,庆南家的继承者。

    月牙岛上的势力保持着沉默,在局势未曾明朗前,显然都在观望。

    ……

    “可恶,庆南十三竟敢欺我!”书房中,锦服中年一脸暴怒。

    下首,一幕僚模样男子略一沉吟,拱手道:“大人息怒,我已细细盘问过船上舵手,出手的确是海魂。”

    锦服中年皱了皱眉,“当真?”

    “小人有些手段,亲自看过他们的记忆,断不会错的。”幕僚恭谨开口。

    这样的话,倒不好再骂庆南十三言而无信,毕竟请海魂出手,其代价可想而知。

    锦服中年一叹,“这两个小辈,真是命大啊……”

    幕僚点头,一脸的无奈之色,原本已经到嘴的一块肥肉,如今却有了飞走的趋势,收拾了一下心情,道:“据舵手所说,应是船上一名修士,救下了庆南家兄妹,并将海魂之人打退。”

    锦服中年神色一肃,能够击退海魂,哪怕只是有可能,也绝对不能小觑。

    思索几息,他道:“那人可曾现身?”

    “没有。”幕僚面露不解,“不仅此人没有现身,庆南晨云如今也是不知所踪。”

    锦服中年冷笑一声,“看来,这两个小辈的心思很大,可不仅仅是站住脚而已。”

    幕僚恍然大悟,随即笑了笑,“大人也不必动怒,毕竟此事我们只是动动嘴而已,现在将消息传递回庆南家,便安心坐壁上观。庆南十三胜了,我们拿下庆南晨辉便是,若这老货中看不中用,也能趁机结好庆南家下一任的族长,总是没有害处的。”

    “嗯,就这样做。”锦服中年点点头,“记得,传信时就说我很愤怒,船上损失惨重,白欢喜了一场,庆南十三总该给个说法!”

    ……

    庆南晨辉站稳了脚,虽然只是表面上,但也让人感到欣慰。

    兄妹两人私下商谈一番后,又做出了一些布置,新近提拔了几名庆南家的老人。虽然未必有太多的忠诚,但使用起来,也要顺手许多。

    并且决定,庆南晨云三日后便离开。

    当然,这一决定是经过莫语同意后,才最终得以确认。

    为庆南家之事,耗费了诸多周折,莫语自然要去一遭,获取到足够的好处。

    不过左右还有三日时间,莫语决定去月牙岛上转一转,碰碰运气。

    半个时辰后,青衙司内。

    一名眼力劲高的小厮点头哈腰将莫语迎了进去,说了几句讨喜的吉祥话,直接便入了正题,“不知客人有何需要?咱们青衙司的名头,在月牙岛上首屈一指,九十浮岛的物品大都齐备,自能让客人满意。”

    莫语目光左右一扫,没有开口。

    小厮眼前一亮,暗道果然是大主顾,幸好自己腿脚快,没有被人捷足先登。

    “此处人多眼杂,却是小人疏忽了,客人请随我去内间,自有专门招待贵客的静室。”

    说着在前引路,两人向后向青衙司内部行去。

    正门外,一名不起眼的青衣男子抬起头来,向对面茶楼上一名小厮点点头,转身匆匆离去。

第九百八十六章 月牙岛    混沌大船继续前行,这得益于杜格船长在发现海魂后,将所有涨船舵手赶回船内的举动。或许那时,他心底还存了一分驾船逃命的盘算,如今倒是省却了莫语等人许多麻烦。

    虽然对事情的结果,心头仍有惊疑,毕竟海魂最初开口,点名要擒拿庆南家的贵人……但聪明的舵手们选择了沉默,只要能够活下去,事情的真相他们并不如何在意。

    庆南晨辉神色犹豫,“大人,您为何不出手,杀了这群作恶多端的劫匪?”他心底还有一点遗憾,如果能抓来一些活口拷问,或许如今已经知晓,庆南家是怎样的局面。

    木椅上,莫语看来一眼,神色略显冷淡,“本座只答应救下你们。”

    庆南晨云心头微惊,急忙拉住因为此番变故,有些进退失据的哥哥,行礼道:“大人救命之恩我们铭记于心,如何还敢奢求更多,哥哥绝非有意冒犯大人,请大人宽恕。”

    庆南晨辉反应过来,背后生出一层冷汗,也是深深拱手请罪。

    “记住,本座与你们只是一场交易,不要试图干涉我的意志。”深深看了庆南兄妹一眼,莫语闭目挥了挥手,“下去吧。”

    出了舱室,走开一段距离,庆南晨云眉头皱起,“哥哥,你怎的如此冒失?”

    庆南晨辉苦笑,看了一眼面前的妹妹,没想到危机之时,自己竟还没有她表现的冷静。

    不过,实在是因为压力太大啊……

    他嘴唇动了动,压低了声音开口,“妹妹,你给莫大人的许诺,我们哪里有兑现的资格。”

    这件事存在心中,像是一块大石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庆南晨云叹了口气,幽幽道:“哥哥,家族遭逢巨变,只怕族长也未必能兑现承诺……我只是将庆南家已经失去掌握的财富,奉送给莫大人,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插手机会。”

    她停顿一下,眼眸变得明亮,“以莫大人的智慧,在我提出交易时,应该就想到了这点……所以,跟随莫大人,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庆南晨辉瞠目,听着她的解释,像是第一次清楚的认识了自己的妹妹。

    ……

    舱室中,莫语微微一笑,这庆南晨云,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子。

    没错,他要的,就是一个插手的机会。

    七大族之一的庆南家发生变故,便是他介入混沌之域的最好契机。

    此事处理的妥当,或许不久之后,就能在混沌之域中,布下第一颗棋子。

    庆南晨云应该也看到了这点,即便心里抗拒,却也没有选择,只能跟随在他身后。

    ……

    海魂大船上,金独眼喝了一口酒,不同于手下的闷闷不乐,他心绪早已恢复平静。

    不过,海魂第一败的滋味,确实有些不好受啊……

    眼睛狭长的年轻修士,是大当家的亲弟,一向与他亲近,此刻凑上前来,咳嗽一声道:“大哥,你说那姓莫的,为什么没杀咱们?”

    金独眼撇着他,“你自己不猜到了,何必问我。”

    所思得到肯定,年轻修士顿时一脸得意,“老姐还是这样生猛,有她罩着真是太爽了!”

    看他满血复活毫无恐惧的模样,金独眼觉得应该给他浇点冷水,免得以后吃大亏。

    “莫大人放过我们,不愿与大当家结仇是关键,但你真的以为,他不敢下杀手?”

    年轻人顿时瞪大眼,咱们可刚刚才说了,姓莫的不敢招惹姐姐,怎的转脸就变了。

    “哼!莫大人实力深不可测,即便顾忌大当家,却也极为有限。你我能活下来,更多的原因怕是他不想随意树敌。”金独眼看人很准,“如果真的得罪狠了,绝对眼不眨的,将咱们全部抹去。”

    说到此处,他似是有所感慨,“这位,可是一个杀生无数的狠角色啊!”

    年轻人有些不信,小声道:“看他平平淡淡的模样,应该没造过多少杀孽吧?”

    “平平淡淡?”金独眼嗤笑,“你小子聪明是聪明,眼力劲还得好好的练一练!”

    他独眼虚眯,回想起莫语的眼神,那份平静之下,所隐藏的冰冷漠然。

    金独眼突然打了一个寒颤,背后寒毛根根乍起,顿时没了继续说下去的心思,“你小子该干嘛干嘛去,我要疗伤了。”

    年轻人悻悻的称是,走过了几步,突然转过头来,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咱们没死自然是天大的幸事,不过独眼大哥你可要想好,回去怎么跟老姐解释……啧啧,真是让人期待的事情啊!”

    金独眼嘴角抽了抽,想到大当家的手段,便是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

    一月后,混沌大船抵达目的地,在混沌之域九十座浮岛中,排列第三十七位的月牙岛。

    此岛得名除却自身形如月牙外,还因为地脉之中,蕴含着一种珍贵宝物皓月石。散发出的光晕,使得月牙岛远远看去,真如天际一弯银月。

    尚有一段距离,莫语等人便已下船,目送大船远去。

    这样做,既是为了避免解释发生在船上之事,也能让庆南家兄妹,暂时处于暗中。而他们活着归来的消息,经船上舵手之口传开,便可试探一下岛上修士的反应。

    “走吧。”莫语身影一动,当先向前行去。

    身后庆南家兄妹都换成了青色衣衫,样貌也做了几分改变,有意收敛下便与徐谦一起,扮作了他的仆从。

    护岛大阵,只针对先天之灵,修士进出交付足够混沌晶石,就可畅通无阻。

    而混沌晶石,是混沌之力与山川大地交融,经过无尽岁月沉淀所形成,功效类似与外界宝晶,作用却远在其上,是修士修炼的极大助力。

    或许因为如此,混沌之域的修士水准,比较外界要高出一个层次不止……而且,此处也与阿鼻世界一样,应已破除了,七十二帝阶的天地禁锢。

    只是这长街上,莫语便感受到了三道帝阶气息!

    其中,更隐藏着,一名天道第一步强者。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难怪古儃会说,掌握混沌之域,他就有角逐三界共主的资格。

    此处,当真是强者如云!

    不过这样来,他行事便要更多几分谨慎,如眼下所见,混沌之域中,应有第四步大能!

    只是如此的话,却又有一个困惑,涌上心头……

    心思转动中,在徐谦引路下,四人左拐右转,很快来到一座岛上小院。

    “这是族中秘密购置的产业,留有一批财物,是为族中子弟准备的退路,没想到这么快便用上了。”徐谦摇头叹息,“莫大人及公子、小姐安心住下,此处是我亲自经手,尚未来得及上报族中,短时间内不会被人发现。”

    “本座先去休息。”莫语转身离开,留给庆南家三人说话的空间。

    庆南晨辉吐出口气,他在莫语身边,总是感到压迫,转身道:“徐老,认识您的修士不多,接下来就要麻烦您去打探消息了。”

    “话虽如此,徐老也要小心,万事以自身为重,万万不要冒险。”庆南晨云一脸关切。

    “公子、小姐放心,老夫自有分寸。”三人又对族中变故交谈了几句自己的看法,神色多有忧虑。

    徐谦稍作停顿,起身前去打探消息。

    庆南晨云向莫语离去方向看去一眼,低声道:“着急也没有用,我们也休息一下,等徐老带回消息,才有精神应对。”

    庆南晨辉点点头,这段时间内外焦虑,他也憔悴了许多。

    两人不再多言,各自归返房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