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混沌大船继续前行,这得益于杜格船长在发现海魂后,将所有涨船舵手赶回船内的举动。或许那时,他心底还存了一分驾船逃命的盘算,如今倒是省却了莫语等人许多麻烦。

    虽然对事情的结果,心头仍有惊疑,毕竟海魂最初开口,点名要擒拿庆南家的贵人……但聪明的舵手们选择了沉默,只要能够活下去,事情的真相他们并不如何在意。

    庆南晨辉神色犹豫,“大人,您为何不出手,杀了这群作恶多端的劫匪?”他心底还有一点遗憾,如果能抓来一些活口拷问,或许如今已经知晓,庆南家是怎样的局面。

    木椅上,莫语看来一眼,神色略显冷淡,“本座只答应救下你们。”

    庆南晨云心头微惊,急忙拉住因为此番变故,有些进退失据的哥哥,行礼道:“大人救命之恩我们铭记于心,如何还敢奢求更多,哥哥绝非有意冒犯大人,请大人宽恕。”

    庆南晨辉反应过来,背后生出一层冷汗,也是深深拱手请罪。

    “记住,本座与你们只是一场交易,不要试图干涉我的意志。”深深看了庆南兄妹一眼,莫语闭目挥了挥手,“下去吧。”

    出了舱室,走开一段距离,庆南晨云眉头皱起,“哥哥,你怎的如此冒失?”

    庆南晨辉苦笑,看了一眼面前的妹妹,没想到危机之时,自己竟还没有她表现的冷静。

    不过,实在是因为压力太大啊……

    他嘴唇动了动,压低了声音开口,“妹妹,你给莫大人的许诺,我们哪里有兑现的资格。”

    这件事存在心中,像是一块大石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庆南晨云叹了口气,幽幽道:“哥哥,家族遭逢巨变,只怕族长也未必能兑现承诺……我只是将庆南家已经失去掌握的财富,奉送给莫大人,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插手机会。”

    她停顿一下,眼眸变得明亮,“以莫大人的智慧,在我提出交易时,应该就想到了这点……所以,跟随莫大人,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庆南晨辉瞠目,听着她的解释,像是第一次清楚的认识了自己的妹妹。

    ……

    舱室中,莫语微微一笑,这庆南晨云,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子。

    没错,他要的,就是一个插手的机会。

    七大族之一的庆南家发生变故,便是他介入混沌之域的最好契机。

    此事处理的妥当,或许不久之后,就能在混沌之域中,布下第一颗棋子。

    庆南晨云应该也看到了这点,即便心里抗拒,却也没有选择,只能跟随在他身后。

    ……

    海魂大船上,金独眼喝了一口酒,不同于手下的闷闷不乐,他心绪早已恢复平静。

    不过,海魂第一败的滋味,确实有些不好受啊……

    眼睛狭长的年轻修士,是大当家的亲弟,一向与他亲近,此刻凑上前来,咳嗽一声道:“大哥,你说那姓莫的,为什么没杀咱们?”

    金独眼撇着他,“你自己不猜到了,何必问我。”

    所思得到肯定,年轻修士顿时一脸得意,“老姐还是这样生猛,有她罩着真是太爽了!”

    看他满血复活毫无恐惧的模样,金独眼觉得应该给他浇点冷水,免得以后吃大亏。

    “莫大人放过我们,不愿与大当家结仇是关键,但你真的以为,他不敢下杀手?”

    年轻人顿时瞪大眼,咱们可刚刚才说了,姓莫的不敢招惹姐姐,怎的转脸就变了。

    “哼!莫大人实力深不可测,即便顾忌大当家,却也极为有限。你我能活下来,更多的原因怕是他不想随意树敌。”金独眼看人很准,“如果真的得罪狠了,绝对眼不眨的,将咱们全部抹去。”

    说到此处,他似是有所感慨,“这位,可是一个杀生无数的狠角色啊!”

    年轻人有些不信,小声道:“看他平平淡淡的模样,应该没造过多少杀孽吧?”

    “平平淡淡?”金独眼嗤笑,“你小子聪明是聪明,眼力劲还得好好的练一练!”

    他独眼虚眯,回想起莫语的眼神,那份平静之下,所隐藏的冰冷漠然。

    金独眼突然打了一个寒颤,背后寒毛根根乍起,顿时没了继续说下去的心思,“你小子该干嘛干嘛去,我要疗伤了。”

    年轻人悻悻的称是,走过了几步,突然转过头来,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咱们没死自然是天大的幸事,不过独眼大哥你可要想好,回去怎么跟老姐解释……啧啧,真是让人期待的事情啊!”

    金独眼嘴角抽了抽,想到大当家的手段,便是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

    一月后,混沌大船抵达目的地,在混沌之域九十座浮岛中,排列第三十七位的月牙岛。

    此岛得名除却自身形如月牙外,还因为地脉之中,蕴含着一种珍贵宝物皓月石。散发出的光晕,使得月牙岛远远看去,真如天际一弯银月。

    尚有一段距离,莫语等人便已下船,目送大船远去。

    这样做,既是为了避免解释发生在船上之事,也能让庆南家兄妹,暂时处于暗中。而他们活着归来的消息,经船上舵手之口传开,便可试探一下岛上修士的反应。

    “走吧。”莫语身影一动,当先向前行去。

    身后庆南家兄妹都换成了青色衣衫,样貌也做了几分改变,有意收敛下便与徐谦一起,扮作了他的仆从。

    护岛大阵,只针对先天之灵,修士进出交付足够混沌晶石,就可畅通无阻。

    而混沌晶石,是混沌之力与山川大地交融,经过无尽岁月沉淀所形成,功效类似与外界宝晶,作用却远在其上,是修士修炼的极大助力。

    或许因为如此,混沌之域的修士水准,比较外界要高出一个层次不止……而且,此处也与阿鼻世界一样,应已破除了,七十二帝阶的天地禁锢。

    只是这长街上,莫语便感受到了三道帝阶气息!

    其中,更隐藏着,一名天道第一步强者。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难怪古儃会说,掌握混沌之域,他就有角逐三界共主的资格。

    此处,当真是强者如云!

    不过这样来,他行事便要更多几分谨慎,如眼下所见,混沌之域中,应有第四步大能!

    只是如此的话,却又有一个困惑,涌上心头……

    心思转动中,在徐谦引路下,四人左拐右转,很快来到一座岛上小院。

    “这是族中秘密购置的产业,留有一批财物,是为族中子弟准备的退路,没想到这么快便用上了。”徐谦摇头叹息,“莫大人及公子、小姐安心住下,此处是我亲自经手,尚未来得及上报族中,短时间内不会被人发现。”

    “本座先去休息。”莫语转身离开,留给庆南家三人说话的空间。

    庆南晨辉吐出口气,他在莫语身边,总是感到压迫,转身道:“徐老,认识您的修士不多,接下来就要麻烦您去打探消息了。”

    “话虽如此,徐老也要小心,万事以自身为重,万万不要冒险。”庆南晨云一脸关切。

    “公子、小姐放心,老夫自有分寸。”三人又对族中变故交谈了几句自己的看法,神色多有忧虑。

    徐谦稍作停顿,起身前去打探消息。

    庆南晨云向莫语离去方向看去一眼,低声道:“着急也没有用,我们也休息一下,等徐老带回消息,才有精神应对。”

    庆南晨辉点点头,这段时间内外焦虑,他也憔悴了许多。

    两人不再多言,各自归返房中。

第九百八十五章 海魂之修    庆南晨云的镇定终于崩溃,转身扶着船体,一阵剧烈的干呕。

    在这安静的走廊间,显得格外清楚。

    庆南晨辉显得镇定许多,挤出一丝尴尬笑容,“这……舍妹失礼,请大人勿怪。”

    “无妨。”莫语神色平静。

    擦了一下嘴角,庆南晨云转过身来,俏脸越发的苍白,却挣扎着开口,“请大人救救徐老……”她一停顿,又咬牙道:“我们愿支付庆南家一成的财物!”

    之前救命之际,尚且不觉得什么,但如今听闻妹妹随口便又许出一成的家财,庆南晨辉听得一阵心惊肉跳。他这般嫡传中最受看重的几人之一,对庆南家拥有怎样的积累,自然十分清楚。

    一成,已是泼天的财富!

    莫语目光微闪,露出一丝赞赏,当下点头,“好。”也不多言,转身向外走去。

    庆南晨辉扭头看向妹妹,却被她狠狠瞪了一眼。

    这一眼,就让他反应过来,如今家族遭逢变故,面前这位大人又是因为交易出手,他们真正能够依靠的,便只有徐老。若是他出了意外,两人即便活过今天,日后也只能束手待毙。

    不过很快,庆南晨辉便又想到另一件事,脸色变得惨白起来。他与妹妹,虽是家族最看重的后辈,日后也有可能执掌家族,但如今根本没有做出许诺的资格啊!

    如果失约……看着地面一片猩红,庆南晨辉脑后一阵发凉。

    ……

    戴黑色眼罩男子仍旧如岩石般沉默,冷酷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

    他身后,眼睛狭长的年轻男子,却已有些按捺不住心头亢奋,“庆南家的两位,该被送出来了吧?”

    再后面,一群凶神恶煞的修士,同时露出嗜血的笑容。

    很快,就要轮到他们商场了。

    像是回应他们心头的期盼,一道黑袍身影自船舱中走出,完全陌生的面孔,出乎众人的预料。

    一直沉默的眼罩男,此刻眉心处,也多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皱起。

    相同的念头自船上修士心底生出,这人是哪里来的?

    ……

    刘牧看清莫语身后低眉顺眼的庆南家兄妹,脸色顿时大变,通过这段时日的流言,不难判断出莫语就是那位一直住在船舱最底层的神秘修士。

    众多修士追杀过去,却只有三人回到这里,再看他们鞋边沾染的丝丝猩红之色,事情如何已无需多言。

    一掌拼退徐谦,刘牧急声开口,“这位道友,海魂之修就在前方,你我……”

    言及此处,他声音戛然而止,莫语此刻抬手,向他一指点落。

    莫大惊恐,刹那间自心底涌出,让他灵魂本能中尖叫。但这时,他却来不及做出半点反应。

    噗——

    刘牧眉心多出一只血洞,红白相间的浆体汩汩涌出,眼眸瞬间失了神采。

    “啪嗒”一声,尸体落到甲板上。

    徐谦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他虽早就清楚,莫语实力深不可测,但见他随手一指,便抹杀掉一名天道修士,心头还是一片震撼,急忙行礼,“多谢大人出手相助!”

    天道之后,每一步都似鸿沟,差距悬殊犹如天渊,称呼一声大人,并不如何过分。

    庆南家的兄妹,之前被血腥杀戮震慑,尚未彻底反应过来,此刻见莫语随手杀天道,又见徐谦的恭谨态度,终于对他的实力,有了清楚的认知。

    庆南晨云眸子明亮,可庆南晨辉欢喜于今日,或许可以逃脱大劫的同时,脸色却又不可避免的变得越发苍白。

    莫语淡淡开口,“救你是因为有足够的价码。”

    徐谦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多言,再度道谢后,看向庆南家兄妹的目光,露出一丝欣慰。

    还好,公子、小姐当机立断,请出了这位大人。

    只是,若他知道这是以庆南家八成的财富为代价,心里会不会狠狠的咒骂一句莫扒皮!

    抬头看了一眼对面两艘黑色大船,莫语眉头一皱。

    庆南晨云急忙开口,“大人,船上修士之所以追杀我与哥哥,皆是因为对面船上修士要拿我兄妹两人,以我们性命换他们的生机。所以接下来,仍旧要劳烦大人出手。”

    莫语点了点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颠簸不破的道理。

    见他神色平静,庆南家兄妹及徐谦,都是心头稍安。

    不过犹豫一下,后者开始小心提醒,“大人,对面的是海魂……”

    莫语不知道海魂是谁,却清楚他们的实力,淡淡道:“取庆南家八成财富,现在看来这价格倒也合适。”

    庆南晨云恭谨行礼,“待此间事了,我庆南家,必定言而有信!”

    得到回复,莫语满意点头,向两艘黑色大船看去。

    ……

    甲板上一片沉默。

    眼罩男眉头皱起,以刘牧实力他杀之不难,却无法做到,这般轻而易举。

    眼下大当家不在,凭他实力,没有十足把握。

    只是今次之事,是大当家亲自招揽,收下了大代价,根本不容失败。

    再者眼下局势,也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紧皱眉头舒展,眼罩男独目中,寒意更重。

    他一挥手,“杀!”

    简单一字,自他口中发出,竟似万人齐喝。

    滔天杀伐,与那尸山血海的恐怖气势,轰然爆发。

    “杀!”甲板上,所有凶神恶煞修士,同时咆哮。

    海魂出手向来倾尽全力,不论猎物强弱!

    ……

    “你们,留在船上。”淡淡言罢,莫语一步迈出,身影踏入混沌之中。

    一人单薄身影,却挺拔似要将天捅破,就像是一座,不可攀越的山峰。

    眼罩男岩石般冷酷的面庞毫无变化,但他独眼眼珠,却蓦地收缩。

    这种气势,他只在大当家身上感受过!

    但他身影非但没有停顿,速度反而更快,爆喝一声手中出现一只玄金长棍,以断裂天地之势轰然砸落。

    势入猛虎,气吞山河!

    面对这惊天一棍,莫语神色不变,所做只是抬手,向上一拍。

    以血肉之躯,抵挡恐怖玄金长棍!

    眼罩男心头微怔,随即勃然大怒,即便他感受到了莫语的不俗,却也被他的小觑激怒。

    “找死!”

    心中爆喝一声,他一棍落下之势更强,棍落所向一条直线上,所有混沌雾气被整齐分成两半。

    嘭——

    一声巨响,超过雷霆轰鸣百倍、千倍,以爆发之处为中心,恐怖冲击力量爆发。无数混沌雾气翻滚着向外退去,令此处混沌,诡异的出现了一片空白之地。

    对面传递而来的强悍力量,令眼罩男几乎把持不住手中玄金长棍,身体被直接反震出去,一连退出百余丈,方才勉强止住身影。

    看向仍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挺拔身影,他独目之中,忍不住露出震骇!抛开其他不说,此人之肉身……当真是恐怖!

    莫语收手,声线平缓而出,“船上之人你们不能动,离开吧。”

    眼罩男深吸一口气,平复胸膛翻滚气血,缓缓摇头,“海魂出手,从未有过败绩,今日也不会!”他眼底露出决然,“在下海魂三头目金独眼,你有资格记住我的名字。”

    喝——

    他口中,一声爆喝。

    后方,处于震动中的海魂之人,随之发出咆哮。

    不知经历多少杀戮,这些人身上,每一个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恐怖煞气。此刻,正向金独眼身上汇聚,转眼将他身影淹没,乌黑之中只能看到一双赤红的眼珠,以及那一声声压抑的痛苦低吼。

    很快,当煞气尽数被金独眼吸入体内,他身影再度出现,身躯已暴涨至丈余,通体遍布诡异花纹,配合上那双血红双眼,便似修罗降世!其气息,比较之前,暴涨了数倍不止!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这手段与他的魔化,倒是有些相似。

    不等他多想,金独眼上前一步,怒吼之中,玄金长棍再度砸落。棍身之上,竟爆发出乌黑之光,凄厉嚎叫从中传来,尽是被它击杀生灵亡魂!

    这一击,可比第二步巅峰!

    船上,庆南家兄妹及徐谦三人,已惊骇到无法言语,难怪海魂纵横多年难以剿灭,竟有这般恐怖秘术。

    看到前方那道身影动也不动,庆南晨云俏脸蓦地煞白,失声尖叫,“快闪开!”

    只是如今,却已经晚了。

    一棍欲破天地,以泰山压顶之势……降临!

    莫语抬头,任凭长发翻飞,黑袍鼓荡。

    在玄金长棍即体的一瞬间,抬手向上一抓。

    轻描淡写,不闻半点烟火气息,这媲美第二步巅峰的恐怖一棍,直接偃旗息鼓。

    随手一抖,金独眼身体抛飞,口鼻中鲜血狂喷,身体快速解除变化。

    受气机影响,后方海魂之修,也尽皆闷哼一声,脸上浮现苍白之色。

    他们看向莫语,目光之中,尽皆是难以置信!

    剧烈咳嗽着,金独眼被身边年轻修士架住,他脸色同样苍白,但那一双狭长眼眸中,却闪耀着疯狂之色,口中凄厉咆哮,“诸位兄弟,随我拼死一战,护卫三当家离开!”

    可他的疯狂凶悍尚未得到回应,就被头顶一巴掌打断,“叫你娘个屁!”

    金独眼挣扎着起身,哪怕伤势严重,仍旧躬身行礼,“多谢大人不杀之恩。”

    莫语神色淡漠,“你们走吧。”

    金独眼一怔,随即苦涩一笑,从来不曾失手的海魂,今日终于踢到了铁板。虽然早预料到了会有这一日,大当家也曾拿此开过玩笑,但他没想到会是自己遇到了,更没有想到,他还能活着回去。

    郑重行礼,他恭谨开口,“敢问大人名号?”

    莫语略微犹豫,淡淡道:“我姓莫。”

    得了回复,金独眼默念两声,一挥手果断带人退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