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庆南晨云的镇定终于崩溃,转身扶着船体,一阵剧烈的干呕。

    在这安静的走廊间,显得格外清楚。

    庆南晨辉显得镇定许多,挤出一丝尴尬笑容,“这……舍妹失礼,请大人勿怪。”

    “无妨。”莫语神色平静。

    擦了一下嘴角,庆南晨云转过身来,俏脸越发的苍白,却挣扎着开口,“请大人救救徐老……”她一停顿,又咬牙道:“我们愿支付庆南家一成的财物!”

    之前救命之际,尚且不觉得什么,但如今听闻妹妹随口便又许出一成的家财,庆南晨辉听得一阵心惊肉跳。他这般嫡传中最受看重的几人之一,对庆南家拥有怎样的积累,自然十分清楚。

    一成,已是泼天的财富!

    莫语目光微闪,露出一丝赞赏,当下点头,“好。”也不多言,转身向外走去。

    庆南晨辉扭头看向妹妹,却被她狠狠瞪了一眼。

    这一眼,就让他反应过来,如今家族遭逢变故,面前这位大人又是因为交易出手,他们真正能够依靠的,便只有徐老。若是他出了意外,两人即便活过今天,日后也只能束手待毙。

    不过很快,庆南晨辉便又想到另一件事,脸色变得惨白起来。他与妹妹,虽是家族最看重的后辈,日后也有可能执掌家族,但如今根本没有做出许诺的资格啊!

    如果失约……看着地面一片猩红,庆南晨辉脑后一阵发凉。

    ……

    戴黑色眼罩男子仍旧如岩石般沉默,冷酷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

    他身后,眼睛狭长的年轻男子,却已有些按捺不住心头亢奋,“庆南家的两位,该被送出来了吧?”

    再后面,一群凶神恶煞的修士,同时露出嗜血的笑容。

    很快,就要轮到他们商场了。

    像是回应他们心头的期盼,一道黑袍身影自船舱中走出,完全陌生的面孔,出乎众人的预料。

    一直沉默的眼罩男,此刻眉心处,也多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皱起。

    相同的念头自船上修士心底生出,这人是哪里来的?

    ……

    刘牧看清莫语身后低眉顺眼的庆南家兄妹,脸色顿时大变,通过这段时日的流言,不难判断出莫语就是那位一直住在船舱最底层的神秘修士。

    众多修士追杀过去,却只有三人回到这里,再看他们鞋边沾染的丝丝猩红之色,事情如何已无需多言。

    一掌拼退徐谦,刘牧急声开口,“这位道友,海魂之修就在前方,你我……”

    言及此处,他声音戛然而止,莫语此刻抬手,向他一指点落。

    莫大惊恐,刹那间自心底涌出,让他灵魂本能中尖叫。但这时,他却来不及做出半点反应。

    噗——

    刘牧眉心多出一只血洞,红白相间的浆体汩汩涌出,眼眸瞬间失了神采。

    “啪嗒”一声,尸体落到甲板上。

    徐谦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他虽早就清楚,莫语实力深不可测,但见他随手一指,便抹杀掉一名天道修士,心头还是一片震撼,急忙行礼,“多谢大人出手相助!”

    天道之后,每一步都似鸿沟,差距悬殊犹如天渊,称呼一声大人,并不如何过分。

    庆南家的兄妹,之前被血腥杀戮震慑,尚未彻底反应过来,此刻见莫语随手杀天道,又见徐谦的恭谨态度,终于对他的实力,有了清楚的认知。

    庆南晨云眸子明亮,可庆南晨辉欢喜于今日,或许可以逃脱大劫的同时,脸色却又不可避免的变得越发苍白。

    莫语淡淡开口,“救你是因为有足够的价码。”

    徐谦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多言,再度道谢后,看向庆南家兄妹的目光,露出一丝欣慰。

    还好,公子、小姐当机立断,请出了这位大人。

    只是,若他知道这是以庆南家八成的财富为代价,心里会不会狠狠的咒骂一句莫扒皮!

    抬头看了一眼对面两艘黑色大船,莫语眉头一皱。

    庆南晨云急忙开口,“大人,船上修士之所以追杀我与哥哥,皆是因为对面船上修士要拿我兄妹两人,以我们性命换他们的生机。所以接下来,仍旧要劳烦大人出手。”

    莫语点了点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颠簸不破的道理。

    见他神色平静,庆南家兄妹及徐谦,都是心头稍安。

    不过犹豫一下,后者开始小心提醒,“大人,对面的是海魂……”

    莫语不知道海魂是谁,却清楚他们的实力,淡淡道:“取庆南家八成财富,现在看来这价格倒也合适。”

    庆南晨云恭谨行礼,“待此间事了,我庆南家,必定言而有信!”

    得到回复,莫语满意点头,向两艘黑色大船看去。

    ……

    甲板上一片沉默。

    眼罩男眉头皱起,以刘牧实力他杀之不难,却无法做到,这般轻而易举。

    眼下大当家不在,凭他实力,没有十足把握。

    只是今次之事,是大当家亲自招揽,收下了大代价,根本不容失败。

    再者眼下局势,也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紧皱眉头舒展,眼罩男独目中,寒意更重。

    他一挥手,“杀!”

    简单一字,自他口中发出,竟似万人齐喝。

    滔天杀伐,与那尸山血海的恐怖气势,轰然爆发。

    “杀!”甲板上,所有凶神恶煞修士,同时咆哮。

    海魂出手向来倾尽全力,不论猎物强弱!

    ……

    “你们,留在船上。”淡淡言罢,莫语一步迈出,身影踏入混沌之中。

    一人单薄身影,却挺拔似要将天捅破,就像是一座,不可攀越的山峰。

    眼罩男岩石般冷酷的面庞毫无变化,但他独眼眼珠,却蓦地收缩。

    这种气势,他只在大当家身上感受过!

    但他身影非但没有停顿,速度反而更快,爆喝一声手中出现一只玄金长棍,以断裂天地之势轰然砸落。

    势入猛虎,气吞山河!

    面对这惊天一棍,莫语神色不变,所做只是抬手,向上一拍。

    以血肉之躯,抵挡恐怖玄金长棍!

    眼罩男心头微怔,随即勃然大怒,即便他感受到了莫语的不俗,却也被他的小觑激怒。

    “找死!”

    心中爆喝一声,他一棍落下之势更强,棍落所向一条直线上,所有混沌雾气被整齐分成两半。

    嘭——

    一声巨响,超过雷霆轰鸣百倍、千倍,以爆发之处为中心,恐怖冲击力量爆发。无数混沌雾气翻滚着向外退去,令此处混沌,诡异的出现了一片空白之地。

    对面传递而来的强悍力量,令眼罩男几乎把持不住手中玄金长棍,身体被直接反震出去,一连退出百余丈,方才勉强止住身影。

    看向仍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挺拔身影,他独目之中,忍不住露出震骇!抛开其他不说,此人之肉身……当真是恐怖!

    莫语收手,声线平缓而出,“船上之人你们不能动,离开吧。”

    眼罩男深吸一口气,平复胸膛翻滚气血,缓缓摇头,“海魂出手,从未有过败绩,今日也不会!”他眼底露出决然,“在下海魂三头目金独眼,你有资格记住我的名字。”

    喝——

    他口中,一声爆喝。

    后方,处于震动中的海魂之人,随之发出咆哮。

    不知经历多少杀戮,这些人身上,每一个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恐怖煞气。此刻,正向金独眼身上汇聚,转眼将他身影淹没,乌黑之中只能看到一双赤红的眼珠,以及那一声声压抑的痛苦低吼。

    很快,当煞气尽数被金独眼吸入体内,他身影再度出现,身躯已暴涨至丈余,通体遍布诡异花纹,配合上那双血红双眼,便似修罗降世!其气息,比较之前,暴涨了数倍不止!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这手段与他的魔化,倒是有些相似。

    不等他多想,金独眼上前一步,怒吼之中,玄金长棍再度砸落。棍身之上,竟爆发出乌黑之光,凄厉嚎叫从中传来,尽是被它击杀生灵亡魂!

    这一击,可比第二步巅峰!

    船上,庆南家兄妹及徐谦三人,已惊骇到无法言语,难怪海魂纵横多年难以剿灭,竟有这般恐怖秘术。

    看到前方那道身影动也不动,庆南晨云俏脸蓦地煞白,失声尖叫,“快闪开!”

    只是如今,却已经晚了。

    一棍欲破天地,以泰山压顶之势……降临!

    莫语抬头,任凭长发翻飞,黑袍鼓荡。

    在玄金长棍即体的一瞬间,抬手向上一抓。

    轻描淡写,不闻半点烟火气息,这媲美第二步巅峰的恐怖一棍,直接偃旗息鼓。

    随手一抖,金独眼身体抛飞,口鼻中鲜血狂喷,身体快速解除变化。

    受气机影响,后方海魂之修,也尽皆闷哼一声,脸上浮现苍白之色。

    他们看向莫语,目光之中,尽皆是难以置信!

    剧烈咳嗽着,金独眼被身边年轻修士架住,他脸色同样苍白,但那一双狭长眼眸中,却闪耀着疯狂之色,口中凄厉咆哮,“诸位兄弟,随我拼死一战,护卫三当家离开!”

    可他的疯狂凶悍尚未得到回应,就被头顶一巴掌打断,“叫你娘个屁!”

    金独眼挣扎着起身,哪怕伤势严重,仍旧躬身行礼,“多谢大人不杀之恩。”

    莫语神色淡漠,“你们走吧。”

    金独眼一怔,随即苦涩一笑,从来不曾失手的海魂,今日终于踢到了铁板。虽然早预料到了会有这一日,大当家也曾拿此开过玩笑,但他没想到会是自己遇到了,更没有想到,他还能活着回去。

    郑重行礼,他恭谨开口,“敢问大人名号?”

    莫语略微犹豫,淡淡道:“我姓莫。”

    得了回复,金独眼默念两声,一挥手果断带人退走。

第九百九十四章 收服大龟    推金山倒玉柱,数百里身躯拜服,震起大片混沌雾气,气势惊人。

    一声“小龟”,与眼前一幕相较,入耳便显得可笑。

    不过此时,却没有人能笑的出来。

    种宦三人,眼珠尽皆瞪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身体瑟瑟颤抖。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或许他们一时还未理清,但那一声“帝皇”却似洪洞大钟,震得他们心神一片空白。

    庆南晨云嘴巴张大,一脸难以置信,不过很快她便为自己找到了证据……

    难怪,莫大人不将圣地放在眼中。

    原来竟是这样!

    虽然对他的身份变换有些难以适从,但庆南晨云的脸色,很快便恢复平静。

    不管莫大人是谁,他都是庆南家的贵人,是她与哥哥的恩主。

    这些,便已经足够!

    “帝皇……帝皇……”青鱼失魂落魄,“难怪鱼爷我什么心思,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原来竟是这天地间,最为拔尖的大人,以后这一辈子,怕是都不能翻身了。”

    不过很快,它精神便振奋起来,跟随一名帝皇级的大人,日后还有什么好怕的!稍加点拨,就能让自己突破君王级,甚至还有一丝机会,触及到帝皇的境界……

    青鱼的眼眸,顿时炙热起来。

    他们对莫语的身份,没有半点怀疑,混沌大龟的拜服就是最好的证据。

    而且,莫语身上的气息,也绝对做不得假。

    一位帝皇级啊……这可是天地之间,最为可怕的存在。

    即便第四步修士,都未必是其对手!

    莫语不动声色,目光越发淡漠,“你可知罪?”

    没有半点气势,便是这淡淡一问,便让混沌大龟身躯蓦地僵直,身体喷出一层冷汗。

    它连连叩首,一脸惶急,“小龟知罪!小龟知罪!”

    莫语眉头轻皱,露出沉吟模样,时间息息而过,每一秒都似乎无比的漫长,便如千年!

    就在混沌大龟内心恐惧达到巅峰时,耳边突然传来淡淡声音,“今日坏本皇大计,本应将你抹去,但接下来我要遮掩自身气机,便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可愿意?”

    濒死还生,激动、狂喜之下,混沌大龟的声音有些尖锐破音,“小龟甘受帝皇驱使!”

    总算是保住一条命了……

    这一刻,混沌大龟心中,充斥着满满的幸福。

    低头看着面前岛屿般的大龟,莫语嘴角露出一丝隐晦的笑意。

    成了!

    小心驱使,这便是一大杀器。

    将之祭出,除非第四步亲至,否则谁都无法动他分毫。

    就在这时,混沌大龟抬起头,恭顺开口,“帝皇,那圣地之修隐藏在旁,怕是已知您的身份,是否要小龟出手将他留下?”

    莫语心头微凛,他根本没有察觉,苦厄退而未走,不过心思一转便也明白他的心思。

    是想亲眼看他与庆南晨云葬身大龟腹中吗?

    心中冷冷一笑,他额头微不可查一点,那份淡然自若的模样,显然一切尽皆在心。

    混沌大龟心中感叹,不愧是帝皇级的大人,哪怕只是一具分身,也能令一切尽在掌握。哪里像它,拥有天赋之力下,也只是模糊感应到了一点。

    神色间,不由更多了几分敬畏。

    它恭谨行礼,转过庞大的身躯,突然张开大口,向前狠狠一吞。

    只听得惊涛骇浪之声骤然响起,无尽混沌雾气如决堤江河,向它口中疯狂涌入。

    一道身影狼狈出现,正是那苦厄,他惊怒咆哮连连,一方国度虚影骤然降临,将他身影镇压。无数国度之灵虚影出现,将他围绕在内,不断大礼参拜,头顶皆有一丝白烟升起,融入到他体内,令他气息更强,国度更加坚固。

    “香火愿力……不过小道儿!”混沌大龟冷笑一声,抬起前爪,向前随意一拍。

    轰——

    国度虚影骤然震颤,随即生出无数裂纹,无数国度之灵随之湮灭。

    苦厄张口喷出鲜血,脸色变得惨白,露出深深的恐惧。

    大龟实力之恐怖,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手上灵光微闪,苦厄将圣令取出,没有任何犹豫,用力将其捏碎。

    嗡——

    一股力量,顿时将他裹住,便要直接遁走。

    混沌大龟眼中厉色一闪,它首次为帝皇办事,岂能半途而废。

    口中吸力猛地消散,随即有一磨盘大小的黑色元丹,呼啸飞出。

    苦厄瞪大眼珠,露出惊恐之意,来不及做出半点闪避,便被这内丹直接轰中。他周身力量并未崩溃,但在这恐怖一撞下,却也猛地扭曲,将其直接碾碎在内,化为一团血肉,即便灵魂,亦在这可怕扭曲下,轰然崩溃。

    圣令中蕴含的力量,似是发现了苦厄的死亡,顿时爆发出滔天怒意。随之而来的,是那可怕的第四步气息,虽然微弱,却让混沌大龟身体微微一僵。

    不过很快,它便感受到了,落在它背后的目光,平静中透出淡漠。

    大龟心头退意顿时消散,猛地咬牙,露出狠厉之意。它张口吞回内丹,脑袋、四肢、独尾同时缩回壳内,便像是一座真正的岛屿,与这股力量轰然对碰。

    一声惊天巨响,无穷混沌雾气向外席卷,恐怖劲气吹拂的众人,难以稳住脚步。

    混沌大龟身体向后抛飞,巨大的龟壳上,多了一道深深的斩痕。不过这“深深”二字,是对修士而言,想要破之伤及本体,还是差了许多。

    它伸出脑袋来,看着已经消散的第四步之力,狠狠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不过区区一分力量,也敢在我族部帝皇大人面前放肆,不知死活!”

    咒骂之后,大龟转过身来,已是一副恭谨温顺的模样,“尽皆因为小龟的莽撞,才使帝皇身份暴露,幸得不负使命杀死此人,想来不会令帝皇身份泄露。”

    看着混沌大龟一副忠心、愧疚、如释重负的模样,青鱼心里暗暗凛然,不愧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东西,这份脸皮,果真厚的可以!不过这样一来,岂不是要和鱼爷争宠!

    娘的!就算你是君王级巅峰,那也不行,煞星麾下第一宠臣的地位,一定是鱼爷!

    发现了“帝皇级”的身份后,青鱼的心思已彻底变了,靠稳身后的大靠山,才是最紧要的!

    一摇尾巴,它大头凑了上来,舔着脸道:“大哥放心,小鱼的日后一定努力修炼,好为大哥先锋,跟这圣地狠狠干一场!”

    混沌大龟眼角一挑,以它漫长岁月的积攒的智慧,哪里看不出这小鱼的争宠之念。区区霸主级,哈一口气就能灭了,不过听它和帝皇的称呼……还是先观察观察。

    这般想着,它脸上便露出了一副温和醇厚的长者笑容。

    青鱼点头回礼,一副谦恭有礼的模样,暗中却是满满的忌惮,“这老货笑的如此奸诈,定然不怀好意……它实力可怕,我日后还要谨慎小心,断不能给它半点机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