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韩易川呆若木鸡,只觉得双耳处似有千万蚊蝇“嗡嗡”作响,胸口沉闷的难以喘息。

    此时此刻,世家的尊严,就像是一块烂布,被一脚踩进了肮脏的烂泥中!

    “你……”他颤悠悠抬手指着大龟,一句话不曾说完,张口便喷出一道逆血,摇摇欲坠脸上血色褪尽。

    太玄鹤鸣心脏收缩,带着两具傀儡爆退,眼眸深处有着难以遮掩的震撼、惊恐。

    一爪灭杀韩易河,一爪拍碎韩易老祖血誓之影,这混沌大龟的实力,究竟恐怖到何种地步?

    想到之前,他已靠近大龟身边,太玄鹤鸣背后,瞬间被冷汗打湿。

    鬼门关外转了一圈……还好……

    这一刻,他看向青鱼的目光,变得无比温和。

    救命恩人呐!

    难怪小姐对他如此相信,难怪敢不将庆南震天放在眼中……徐柯看向大龟背上,那挺拔而平淡的背影,目光变得无比复杂。

    小姐能有这般强者相助,平复家族之变绝非难事,可笑他之前还有不敬之心……是小姐的男人吗?这样也好,有他在,应可以保护小姐,一生一世不再受伤害。

    而他,也能绝了不应有的心思,一心倾注于剑道。

    徐柯突然感觉心神骤然清明,似是加注在身的枷锁一朝撤去,心中剑道参悟,也随之变得清楚了许多。

    天地静寂无声,庆南晨云吸一口气,一步上前,清冽声线在空中响起,“此番庆南家变故,只追究罪首之责,余者一并免除其罚。”

    青鱼摆尾,俯身将她托起,便是一声咆哮,“我家大嫂开恩,你们这些夯货还不俯首认罪!”嚣张的声浪,融合着霸主级先天之灵气势,席卷八方。

    转眼间,围杀而来的众多修士,便是纷纷慌张降落,密密麻麻跪了一地。

    大局已定!

    徐柯心头一松。

    就在这时,异变陡然出现!

    轰——

    一方国度虚影,毫无预兆降临,替代了此处一片天地,将所有人笼入其中。

    充斥无上威严的低喝,在此间响起,苍穹骤然黑暗下去,无数雷霆齐齐炸响。

    雷光闪耀,照亮了此处所有修士,苍白至极的面庞。

    “此处为混沌之域浮岛,非先天之灵可以肆虐之处,尔等既然胆敢公然出手,便不要离开了。”

    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头顶,看去四十余岁模样,但那双眼眸却流露出无尽沧桑。不见举动,第三步造物之主境恐怖气息,便如九天神山,镇压在众人心神之上!

    除却太玄鹤鸣外,所有人,都难动弹半点。

    “参见老祖!”太玄鹤鸣一脸惊喜,即便是他,也不知晓老祖竟暗中降临小湖岛。

    如此来,今日之事便还不到盖棺定论的时候!目光瞥向大龟方向,他眼露狰狞。

    第三步之强,圣地四步老祖不出,便是天地之巅,远非世人可以想象。

    大龟可随手拍碎韩易河,击溃韩易老祖血誓之影,这对老祖而言,则更加不是问题!

    太玄老祖抬手,向前一点。

    出乎所有预料,他这一击,不是杀向莫语,不是冲着混沌大龟,竟直奔庆南晨云。

    第三步出手,其势难挡!

    庆南晨云身体瞬间僵直,连着她身下青鱼,瞪大了眼珠,却无法做出半点抵抗。

    扭曲的国度空间,像是一只血盆大口,便要将他们彻底吞入!

    “休想伤害我家小姐!”咆哮中,惊天剑鸣响起,带着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惨烈大势。

    徐柯拔剑,站到庆南晨云身前,周身鼓荡的剑意,像是一蓬肆虐燃烧的火焰。

    不顾一切!

    剑出,速度快的超出视线的捕捉,斩向扭曲的国度空间,这一剑在必死信念下,爆发出远超极限的力量。

    巨大轰鸣中,长剑骤然崩溃为无数碎片,但那扭曲的国度空间,也在这一剑下,出现了一丝的停顿。

    虽然短暂,却足以让莫语做出应对。

    他身影,突兀出现在庆南晨云面前,拂袖一挥,将扭曲的国度空间强行镇压。

    “大人!大人!求您救救他!”庆南晨云抱着口鼻泣血已昏死过去的徐柯,一脸的惊慌失措。

    莫语点点头,探手一掌拍落在他胸膛,强大力量澎湃而出,涌入到徐柯体内,将他恐怖伤势强行压制下去。

    几息后收手,迎着庆南晨云的目光,莫语缓缓开口,“放心,他暂时死不掉。”

    不过即便如此,他脸色仍是极其难看,如非徐柯拼死,庆南晨云或许已经玉殒。

    “第三步!”太玄老祖神色微变,莫府拂袖之间,那份国度之力瞒不过他的感应。眉头轻皱,心思快速转动,感受到莫语冰冷目光,他心中微微一沉,肃然道:“阁下是何方神圣,为何插手我七大族间的纷争。”

    莫语脸色阴沉,“第三圣地都能插手其中,莫某为何不能?”

    太玄老祖瞳孔收缩,心中某个念头越发清晰,难道此人背后是其余三大圣地之一,如果当真是这样,插手庆南家之事就极其危险,半点不慎都有可能被绞成粉碎。

    看着莫语平静的面庞,他心头忧虑越来越重,口气不觉间便缓和了许多,“给我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老夫可以退出今日之事。”这已是赤-裸的试探,太玄老祖相信莫语能够看出他的妥协。

    莫语摇头,声线平缓而冷厉,“庆南晨云是我救下,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可动她。”

    他眼中冷意闪过,“你要为此,付出足够的代价!”

    太玄老祖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以他的身份,何曾如此谨慎小心。即便是圣地,对他也要,保持一定的尊重。

    冷笑一声,他正要说一句,第三步之中,彼此间也有极大的差距!然后以自身实力,逼迫面前之人为自己的口舌之利而后悔,但事情的发展却与意想中的并不同。

    吼——

    一声咆哮,混沌大龟迈动粗壮的四肢,身躯就像是吹了气的气球,以可怕速度膨胀。呼吸之间,便已达到数百里大小,漂浮在半空中,君王级巅峰的可怕气息,如火山爆发般,瞬间充斥了整片天地。

    没有任何停顿,它张开口,向前狠狠一吞。

    太玄老祖背后寒毛蓦地乍起,脸上血色刹那褪去大半,前所未有的剧烈凶险,让他之魂颤栗不已。

    “啊!”

    尖叫一声,他抬手在前一点,指腹崩裂鲜血滚涌而出,转眼画出一道尺许血符。

    “太玄封禁!”

    唰——

    血符一闪,直接落到混沌大龟身上,顿时有无数血色锁链出现,将它密密麻麻捆缚在内。

    与此同时,血色锁链不断收缩绷紧,似要将它肢解成无数碎块。

    混沌大龟眼眸冰冷,没有半点情绪波动,此刻看了一眼太玄老祖,张口一声咆哮。

    一连串密集的巨响,它体外捆缚的锁链,转眼间被悉数崩断,在空中消失不见。

    抬起前爪,向前重重一拍。

    轰——

    空气爆裂,一片惨白之色,便似泰山自九天而来,可怕阴影,将太玄老祖爆退身影覆盖。

    扭曲的国度空间,根本无法阻止它半点,反而在恐怖的力量下,剧烈震颤着浮现无数裂纹!

    一只存世不知多少岁月的君王级巅峰先天之灵,真正的恐怖,绝对超过所有人的想象。

    一拍之下,令第三步国度为之出现裂纹!

    太玄老祖心头瞬间被悔恨充斥,如果知道今日,他万万不会决定插手庆南之事。

    感受着龟爪一拍蕴含的恐怖力量,他咬紧牙关抬手向下一抓,“九山之魂!”

    轰隆隆——

    国度大地剧烈震颤,九条山脉虚影,被从大地之中生生拘出,转眼便化为九条飞龙,咆哮中融合到一起,复又变成一条山影,其势巍峨无尽,便似远古天神之山。

    太玄老祖心疼欲死,这九山之魂,是他无数年来,游走诸多禁忌之地,抽取万山之魂,耗费无数心血淬炼而成,融合入自身国度,用以镇压八方,使之变得稳如泰山。

    但如今,为保全自身,却不得不将它再度抽出。只此一点,国度稳固大降,他损失便大的不可估计!

    “去!”

    咆哮中,九山融合之影呼啸而去,带着镇压天地十方之势,与大龟之爪对碰。惊天巨响,便像是天地初开一般,恐怖的冲击力量,令失去九山之魂镇压的国度投影直接扭曲,随之彻底崩溃。

    太玄老祖喷出一口鲜血,气息变得萎靡,身影却借此机会退的更快。

    与九山之力碰撞,大龟咆哮一声,几百里的身躯,接连向后退去。每一步,都是一声惊天轰鸣,气浪滚滚,声势骇人至极!

    “吼!”

    一声怒吼,大龟龟壳上无数纵横纹理,此刻同时亮起,隐隐之间可见一方巨碑,出现在龟壳上。此碑极高,似已穿入苍穹之上,宽阔厚重,隐隐给人镇压星空日月之感。

    虽模糊一片,根本难以看清碑上内容,却有无尽沧桑气息,在这碑影上流淌,显然此物,不知已存在了多少岁月!

    碑影一出,大龟身躯便似化身成大地,所有恐怖冲击,悄无声息间被尽数抵消。

    它看向太玄老祖,张口一声低沉咆哮,“你,逃不掉!”

    轰——

    龟爪拍出,有碑影在背,这一拍之力更为恐怖,便似整个大地,轰然镇落,可将一切生灵抹去!

    太玄老祖满脸惊骇,“道友救我!”

第一千章 岁月之囚    叹息中,一道身影突兀出现,身穿线纹道袍,平静面庞上一片肃穆之色。

    轰——

    国度虚影随之出现,范围更大亦更为坚固,降临无数镇压之力,将大龟笼罩。

    “太玄道友,且与我一并出手,镇压此獠!”

    太玄老祖心底有过瞬间的犹豫,但他很快,便放弃了趁机逃走的念头。

    舍弃第三圣地长老,这般罪责,他承受不起。

    “好!”

    咬牙爆喝中,他强行催动修为,令国度之力再度出现。

    只不过此刻,并未凝聚成国度虚影,而是化为一方山影,重重压在大龟背后。

    合两尊第三步大能之力,混沌大龟顿时如陷泥沼,一举一动都变得无比困难。

    但与此同时,它也将两人彻底牵制,根本无法分出半点力量。

    莫语目光一撇,没有出手相助,脚下一动,便要直奔庆南府邸。

    如今小湖岛上,谁能够阻拦他?

    不过下一瞬,莫语身影便猛地停下,看向前方虚空,沉默不语。

    似是在于何人对峙。

    几息后,空间泛出波纹,一名少年从中走出,他十七八岁的年纪,面如冠玉,俊美足以令世间女子嫉妒发狂,唯独那双眼眸,流露出与之外表全然不符的无尽沧桑。

    他看着莫语,眼露淡淡欣赏,“你怎能确定,本座已经到来?”

    莫语神色平静,眼眸微微眯起,“你这名麾下,表现的太过平静了。”

    少年略一思索,随即露出恍然,“的确如此。”

    眼中那份欣赏,却是变得更加浓郁。

    “庆南家之事,你即刻退走,本座不为难你。”少年抬手一点,“但这大龟,杀我麾下第三步,却是不能放过。”

    莫语沉默,随即缓缓摇头,“杀苦厄之人,是我。”

    少年一笑,“也罢。你愿成仁,本座便成全了你。”

    他拂袖一挥,风轻云淡,不见半点凌厉。

    莫语眼眸却是剧烈收缩,心底涌出莫大恐惧,便似面前天地此刻齐齐陷入黑暗,再无半点光明。

    但这份恐惧,被他以强悍心志生生压下,身影非但没有退后,反而重重踏落一步。

    七层魔化!

    黄泉秘术!

    两大禁忌手段同时展开,莫语气息以恐怖速度疯狂暴涨,转眼便可媲美第三步。血发激扬,黑瞳漠然,诡异暗金花纹,此刻的莫语,宛如魔神降世,灭杀八荒!

    他抬手,玄皇剑出现,向前重重斩落。

    轰——

    浩荡神光爆发,可以清楚看到,无尽草原之上,撑天青草陡然一颤,一片草叶冲天而起,将一颗星辰击碎。

    剑落虚空,看去没有任何存在,耳边却传来一声轰鸣,莫语手臂一颤玄皇剑脱手飞出,口鼻鲜血齐喷,脚下向后爆退。

    他脸色苍白,但那一双眼眸,此刻却越发明亮,周身气势升腾,变得更加凝实。

    整个人,便像是一把天地大剑,可将世间一切,尽数斩成粉碎。

    少年口中轻叹,他面庞莹光流转,如同世间最为精美的宝玉小心打磨而成,不过若是细细看去,便会发现他此刻,比较之前更为年少了一些,只有十四五岁左右。

    但那一双眼眸,沧桑之意更重。

    没有停顿,少年抬手,再度向前一点,指尖泛出绿光,便似洞穿了空间的限制,直接落向莫语的胸膛。

    浓郁的死亡气息,令他之魂尖叫,莫语一声低吼,国度之力轰然爆发!

    一方国度虚影,将他笼罩在内,空间无限次的重叠,将这灭杀一指挡在身前。

    但所有叠加空间,在这一指之下,尽皆如同泡沫般,被轻而易举接连点破,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眼下看来,莫语所做一切,都是无谓的抵抗,根本避免不了死亡的降临。

    不过此刻,少年眼中欣赏却是越来越重,他的相貌,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得年轻。

    十三四岁……十一二岁……八九岁……

    数个呼吸之后,出现在眼前的,已是一名稚气十足的小小少年。

    似乎随着他出手,时光的力量,正在快速追溯。

    他看了一眼莫语,神色间有些无奈,“终归是太虚弱了,分离出的力量,根本无法维持太久……不过今日,要杀你,依旧能够做到。”

    “本座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离开,我的承诺依旧有效。”

    莫语沉默不语,眼前空间重叠之速更快,整个国度摇摇欲坠,却表明了足够的坚定。

    少年摇头,过分幼小的面庞上,露出历经岁月沧桑的惋惜后,显得格外的怪异。

    “岁月之囚!”

    这一指落下,莫语周边岁月流转,便被一股大力强行扭转,向流逝的过往追溯。

    其速快的惊人,只是一瞬,便是百年岁月,莫语体内强悍气息,此刻急速降低。

    魔化及黄泉秘术的力量,也被迫解除,便像是要将他在过往岁月中得到的一切,都要生生抹去!

    莫语脸色大变,脚下重重一踏,身影呼啸爆退。

    但这根本没用,追溯岁月的力量,便像是一方囚牢,将他禁锢在内。

    与之一体,无法挣脱!

    几个呼吸过去,莫语气息已掉落天道以下,更为恐怖的是,他脑海中的诸多记忆,此刻正快速模糊、消散!

    如果无法遏制,无需太久,莫语力量散尽,所有记忆随之抹去,这世间便再没有他的存在。

    又或者,他会直接在这股力量下,彻底湮灭。

    莫语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不过很快,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目光突然快速闪动起来,脸上露出挣扎及犹豫,心中念头以惊人的速度转动。

    “我若不去抵抗,任凭这岁月之力,将我身上流逝的过往尽数洗去,或许就能发现,隐藏在身上的秘密,知晓我究竟自何处而来,又是谁令我沦落到这般处境。”

    “可如此,需要冒极大的风险,一个不慎,便是彻底殒落的结局,究竟要如何行事?”

    莫语眼中挣扎突然褪尽,露出一抹狠厉,“即便全力反抗,借助兽神本源之力,挣脱的把握也只有三成,不如放手一次,若死去是莫某命该如此,如若不死,我便能知晓一切!”

    他闭上眼,不再挣扎,甚至放弃了所有抗争,默默承受着岁月之囚的力量。

    少年面露奇异之色,如此便放弃了?这与莫语之前表露出的剧烈抗争实在不符。

    不过很快,他眼眸便忍不住的瞪大,幼小的面庞上,露出一丝震撼之色。

    莫语的气息,随着岁月的褪去,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魂中,一股怨念升起,以少年修为,可以看到其内那小小的婴儿亡魂。正瞪大了眼,向他发出凄厉嚎叫,其中不甘及怨恨,便是倾尽这天地所有江河之水,亦无法洗去。

    按照岁月的流逝速度,如今莫语早已失去所有修为,灵魂应当枯萎消散。但他却诡异的活着,又或者更为确切的说,加持于他身上的岁月之囚,在某种原因下,转移到了他魂中,那名婴儿亡魂上。

    直到一只大手,出现在少年眼中,将婴儿脖子掐断,也将他眼前的画面撕碎。

    此手,有第六指!

    “哼!”

    耳边似是听到一声冷哼,少年如遭重击,脸色瞬间惨白,岁月之囚的力量,被强行驱散。

    “上界之修!”

    惊呼中,他身躯快速缩小,似是遭受反噬,转眼间便成为一名襁褓中的婴儿,不断淡化最终消失不见。

    莫语眼眸微微动弹,随即缓缓睁开,魔化、黄泉秘术的气息轰然爆发,强悍气息仍旧是天道第三步。所有的记忆,亦重新显现,便似之前的一切,都是虚幻一般。

    但他清楚,事情已经不同。

    婴儿记忆中的那只大手,因岁月追溯而重现,被少年看到,亦出现在他眼前。那冰冷的用力一掐,清脆的骨骼断碎之声,以及那最后的凄厉婴儿哭嚎……都像是发生在他的身上,如此的深刻,就像烙印在了灵魂之上,再也无法抹去。

    与此同时,还有大手的主人,一道模糊的身影,以及那份微弱的气息。

    “上界之修……”低声喃喃,莫语眼眸森然,“不管你是谁,我已经记住了,便再也不会忘记。”

    “终有一日,我们会再见面。”

    ……

    第三圣地。

    巨大古木之下,盘膝青年突然张开口,接连喷出数口鲜血,身躯快速变得幼小,转眼间便只有十岁大小。其身后撑天古木,此刻剧烈震颤起来,无数青翠欲滴的树叶,转眼化为枯黄,洋洋洒洒飘落大地。

    古木扎根的大地,随之剧烈震颤起来,无数裂纹出现,向外快速蔓延。

    整个圣地,无数修士骇然抬首,看清古木之变,眼中纷纷露出惊恐。

    许久后,一切变故消散,萎顿的撑天古木,突然爆发出璀璨神光,其树干瞬间生长千丈,所有枯萎树叶再度生出,便像是一株真正的宝树,释放出磅礴无比的浩荡生机。

    平淡声音,在圣地上空回荡,“吾已参悟生死之变,寿元即将恢复,汝等不必惊慌。”

    所有圣地修士,纷纷露出狂喜,匍匐跪倒向古木所在连连叩拜。

    只是他们,却没有发现,几名圣地长老眼中,那份深深的哀伤。

    古木下,十岁少年已变成中年模样,冠玉般的面庞有了岁月的沉淀,变得更加具有魅力。一双眼眸,内敛而温润,其内似有星云流转,无形之间,散发出沛然威严。

    “时也,命也。谁能想到,这天地之间,竟有如此存在……魂有亡魂,身为死身,却仍旧保存自身一份生机,三者之间又能完美的交融在一起……而且,他与上界因果纠缠,身上有着上界的气息……因此而殒,乃是命数!”

    中年眉头微皱,露出思索之色,既然殒落已成定局,便无需再做挣扎。眼下之关键,是在最后的时间内,对圣地做出稳妥的安排,否则一旦他坐化,覆巢之下必无完卵。

    “或许,于死亡之中,另有生机隐藏……但若如此,便要插手这大因果之中,必然会有大劫……”

    思索半晌,中年脸上犹豫终于褪去,露出一抹坚定。

    他拂袖一挥,几片青翠树叶飞出。

    很快,圣地中五名长老悉数跪在他面前,一脸悲戚之色。

    “我已活过数十万年,如今殒落,乃天地大道轮转,你等无需在意。”中年取下一片树叶,淡淡开口,“今日召唤你等前来,是要传下圣地道统,不论如何,你等都要迎他归来,否则难逃此番命数大劫。”

    五名长老跪地行礼,“我等谨遵尊主之命!”

    中年目光在下方五人中一扫,略微犹豫,随即按下念头。此事,还是交给他吧,正好以此树立威信。

    他挥了挥手,道:“本座会以最后的力量,扰乱天机掩盖殒落之事,为你们争取时间,都下去吧”。

    五名长老起身,恭谨倒退离去。

    很快,青色古木爆发出璀璨青光,如熊熊之火,照亮了整片天地!

    ####

    第一千章了,又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间点,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一千零一夜,然后倍感欣慰与骄傲。九阳三百万了,感谢一路有你的陪伴,谢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