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叹息中,一道身影突兀出现,身穿线纹道袍,平静面庞上一片肃穆之色。

    轰——

    国度虚影随之出现,范围更大亦更为坚固,降临无数镇压之力,将大龟笼罩。

    “太玄道友,且与我一并出手,镇压此獠!”

    太玄老祖心底有过瞬间的犹豫,但他很快,便放弃了趁机逃走的念头。

    舍弃第三圣地长老,这般罪责,他承受不起。

    “好!”

    咬牙爆喝中,他强行催动修为,令国度之力再度出现。

    只不过此刻,并未凝聚成国度虚影,而是化为一方山影,重重压在大龟背后。

    合两尊第三步大能之力,混沌大龟顿时如陷泥沼,一举一动都变得无比困难。

    但与此同时,它也将两人彻底牵制,根本无法分出半点力量。

    莫语目光一撇,没有出手相助,脚下一动,便要直奔庆南府邸。

    如今小湖岛上,谁能够阻拦他?

    不过下一瞬,莫语身影便猛地停下,看向前方虚空,沉默不语。

    似是在于何人对峙。

    几息后,空间泛出波纹,一名少年从中走出,他十七八岁的年纪,面如冠玉,俊美足以令世间女子嫉妒发狂,唯独那双眼眸,流露出与之外表全然不符的无尽沧桑。

    他看着莫语,眼露淡淡欣赏,“你怎能确定,本座已经到来?”

    莫语神色平静,眼眸微微眯起,“你这名麾下,表现的太过平静了。”

    少年略一思索,随即露出恍然,“的确如此。”

    眼中那份欣赏,却是变得更加浓郁。

    “庆南家之事,你即刻退走,本座不为难你。”少年抬手一点,“但这大龟,杀我麾下第三步,却是不能放过。”

    莫语沉默,随即缓缓摇头,“杀苦厄之人,是我。”

    少年一笑,“也罢。你愿成仁,本座便成全了你。”

    他拂袖一挥,风轻云淡,不见半点凌厉。

    莫语眼眸却是剧烈收缩,心底涌出莫大恐惧,便似面前天地此刻齐齐陷入黑暗,再无半点光明。

    但这份恐惧,被他以强悍心志生生压下,身影非但没有退后,反而重重踏落一步。

    七层魔化!

    黄泉秘术!

    两大禁忌手段同时展开,莫语气息以恐怖速度疯狂暴涨,转眼便可媲美第三步。血发激扬,黑瞳漠然,诡异暗金花纹,此刻的莫语,宛如魔神降世,灭杀八荒!

    他抬手,玄皇剑出现,向前重重斩落。

    轰——

    浩荡神光爆发,可以清楚看到,无尽草原之上,撑天青草陡然一颤,一片草叶冲天而起,将一颗星辰击碎。

    剑落虚空,看去没有任何存在,耳边却传来一声轰鸣,莫语手臂一颤玄皇剑脱手飞出,口鼻鲜血齐喷,脚下向后爆退。

    他脸色苍白,但那一双眼眸,此刻却越发明亮,周身气势升腾,变得更加凝实。

    整个人,便像是一把天地大剑,可将世间一切,尽数斩成粉碎。

    少年口中轻叹,他面庞莹光流转,如同世间最为精美的宝玉小心打磨而成,不过若是细细看去,便会发现他此刻,比较之前更为年少了一些,只有十四五岁左右。

    但那一双眼眸,沧桑之意更重。

    没有停顿,少年抬手,再度向前一点,指尖泛出绿光,便似洞穿了空间的限制,直接落向莫语的胸膛。

    浓郁的死亡气息,令他之魂尖叫,莫语一声低吼,国度之力轰然爆发!

    一方国度虚影,将他笼罩在内,空间无限次的重叠,将这灭杀一指挡在身前。

    但所有叠加空间,在这一指之下,尽皆如同泡沫般,被轻而易举接连点破,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眼下看来,莫语所做一切,都是无谓的抵抗,根本避免不了死亡的降临。

    不过此刻,少年眼中欣赏却是越来越重,他的相貌,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得年轻。

    十三四岁……十一二岁……八九岁……

    数个呼吸之后,出现在眼前的,已是一名稚气十足的小小少年。

    似乎随着他出手,时光的力量,正在快速追溯。

    他看了一眼莫语,神色间有些无奈,“终归是太虚弱了,分离出的力量,根本无法维持太久……不过今日,要杀你,依旧能够做到。”

    “本座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离开,我的承诺依旧有效。”

    莫语沉默不语,眼前空间重叠之速更快,整个国度摇摇欲坠,却表明了足够的坚定。

    少年摇头,过分幼小的面庞上,露出历经岁月沧桑的惋惜后,显得格外的怪异。

    “岁月之囚!”

    这一指落下,莫语周边岁月流转,便被一股大力强行扭转,向流逝的过往追溯。

    其速快的惊人,只是一瞬,便是百年岁月,莫语体内强悍气息,此刻急速降低。

    魔化及黄泉秘术的力量,也被迫解除,便像是要将他在过往岁月中得到的一切,都要生生抹去!

    莫语脸色大变,脚下重重一踏,身影呼啸爆退。

    但这根本没用,追溯岁月的力量,便像是一方囚牢,将他禁锢在内。

    与之一体,无法挣脱!

    几个呼吸过去,莫语气息已掉落天道以下,更为恐怖的是,他脑海中的诸多记忆,此刻正快速模糊、消散!

    如果无法遏制,无需太久,莫语力量散尽,所有记忆随之抹去,这世间便再没有他的存在。

    又或者,他会直接在这股力量下,彻底湮灭。

    莫语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不过很快,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目光突然快速闪动起来,脸上露出挣扎及犹豫,心中念头以惊人的速度转动。

    “我若不去抵抗,任凭这岁月之力,将我身上流逝的过往尽数洗去,或许就能发现,隐藏在身上的秘密,知晓我究竟自何处而来,又是谁令我沦落到这般处境。”

    “可如此,需要冒极大的风险,一个不慎,便是彻底殒落的结局,究竟要如何行事?”

    莫语眼中挣扎突然褪尽,露出一抹狠厉,“即便全力反抗,借助兽神本源之力,挣脱的把握也只有三成,不如放手一次,若死去是莫某命该如此,如若不死,我便能知晓一切!”

    他闭上眼,不再挣扎,甚至放弃了所有抗争,默默承受着岁月之囚的力量。

    少年面露奇异之色,如此便放弃了?这与莫语之前表露出的剧烈抗争实在不符。

    不过很快,他眼眸便忍不住的瞪大,幼小的面庞上,露出一丝震撼之色。

    莫语的气息,随着岁月的褪去,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魂中,一股怨念升起,以少年修为,可以看到其内那小小的婴儿亡魂。正瞪大了眼,向他发出凄厉嚎叫,其中不甘及怨恨,便是倾尽这天地所有江河之水,亦无法洗去。

    按照岁月的流逝速度,如今莫语早已失去所有修为,灵魂应当枯萎消散。但他却诡异的活着,又或者更为确切的说,加持于他身上的岁月之囚,在某种原因下,转移到了他魂中,那名婴儿亡魂上。

    直到一只大手,出现在少年眼中,将婴儿脖子掐断,也将他眼前的画面撕碎。

    此手,有第六指!

    “哼!”

    耳边似是听到一声冷哼,少年如遭重击,脸色瞬间惨白,岁月之囚的力量,被强行驱散。

    “上界之修!”

    惊呼中,他身躯快速缩小,似是遭受反噬,转眼间便成为一名襁褓中的婴儿,不断淡化最终消失不见。

    莫语眼眸微微动弹,随即缓缓睁开,魔化、黄泉秘术的气息轰然爆发,强悍气息仍旧是天道第三步。所有的记忆,亦重新显现,便似之前的一切,都是虚幻一般。

    但他清楚,事情已经不同。

    婴儿记忆中的那只大手,因岁月追溯而重现,被少年看到,亦出现在他眼前。那冰冷的用力一掐,清脆的骨骼断碎之声,以及那最后的凄厉婴儿哭嚎……都像是发生在他的身上,如此的深刻,就像烙印在了灵魂之上,再也无法抹去。

    与此同时,还有大手的主人,一道模糊的身影,以及那份微弱的气息。

    “上界之修……”低声喃喃,莫语眼眸森然,“不管你是谁,我已经记住了,便再也不会忘记。”

    “终有一日,我们会再见面。”

    ……

    第三圣地。

    巨大古木之下,盘膝青年突然张开口,接连喷出数口鲜血,身躯快速变得幼小,转眼间便只有十岁大小。其身后撑天古木,此刻剧烈震颤起来,无数青翠欲滴的树叶,转眼化为枯黄,洋洋洒洒飘落大地。

    古木扎根的大地,随之剧烈震颤起来,无数裂纹出现,向外快速蔓延。

    整个圣地,无数修士骇然抬首,看清古木之变,眼中纷纷露出惊恐。

    许久后,一切变故消散,萎顿的撑天古木,突然爆发出璀璨神光,其树干瞬间生长千丈,所有枯萎树叶再度生出,便像是一株真正的宝树,释放出磅礴无比的浩荡生机。

    平淡声音,在圣地上空回荡,“吾已参悟生死之变,寿元即将恢复,汝等不必惊慌。”

    所有圣地修士,纷纷露出狂喜,匍匐跪倒向古木所在连连叩拜。

    只是他们,却没有发现,几名圣地长老眼中,那份深深的哀伤。

    古木下,十岁少年已变成中年模样,冠玉般的面庞有了岁月的沉淀,变得更加具有魅力。一双眼眸,内敛而温润,其内似有星云流转,无形之间,散发出沛然威严。

    “时也,命也。谁能想到,这天地之间,竟有如此存在……魂有亡魂,身为死身,却仍旧保存自身一份生机,三者之间又能完美的交融在一起……而且,他与上界因果纠缠,身上有着上界的气息……因此而殒,乃是命数!”

    中年眉头微皱,露出思索之色,既然殒落已成定局,便无需再做挣扎。眼下之关键,是在最后的时间内,对圣地做出稳妥的安排,否则一旦他坐化,覆巢之下必无完卵。

    “或许,于死亡之中,另有生机隐藏……但若如此,便要插手这大因果之中,必然会有大劫……”

    思索半晌,中年脸上犹豫终于褪去,露出一抹坚定。

    他拂袖一挥,几片青翠树叶飞出。

    很快,圣地中五名长老悉数跪在他面前,一脸悲戚之色。

    “我已活过数十万年,如今殒落,乃天地大道轮转,你等无需在意。”中年取下一片树叶,淡淡开口,“今日召唤你等前来,是要传下圣地道统,不论如何,你等都要迎他归来,否则难逃此番命数大劫。”

    五名长老跪地行礼,“我等谨遵尊主之命!”

    中年目光在下方五人中一扫,略微犹豫,随即按下念头。此事,还是交给他吧,正好以此树立威信。

    他挥了挥手,道:“本座会以最后的力量,扰乱天机掩盖殒落之事,为你们争取时间,都下去吧”。

    五名长老起身,恭谨倒退离去。

    很快,青色古木爆发出璀璨青光,如熊熊之火,照亮了整片天地!

    ####

    第一千章了,又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间点,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一千零一夜,然后倍感欣慰与骄傲。九阳三百万了,感谢一路有你的陪伴,谢谢。

第一千零一章 庆南归附    清矍修士与匪号庞老虎的老者,一脸呆滞的看向前方,虽然隔着许远的距离,但那恐怖的气息,仍旧让他们心神颤栗。

    太玄老祖、圣地长老,以及最后出现的神秘少年……所有一切都出乎他们的意料。

    两人对视一眼,除却心中震撼以外,尽皆看到了彼此脸上深深的苦笑。凭他们的力量,居然还想拨乱反正,帮助小姐挽回庆南之变,实在是一个笑话啊!

    还好小姐不知从何处,寻来了这位大人。

    清矍修士吐出一口气,“大局已定!”

    庞老虎下意识的点头,不过很快,他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脸色略显讪然。

    “咳,方才是谁大放厥词,对小姐的恩人可是颇为不敬啊……不对,或许以后就要称为姑爷了。”

    庞老虎呼吸一滞,随即面庞涨红,“我是说如果小姐受到伤害,如今自然不作数,你休想挤兑我!再者说了,不知者不罪,就算姑爷日后知道,也不会和我老庞一般见识。”

    清矍修士大笑,声浪滚滚,无比的畅快。

    一切,终于过去了。

    能活着,真好!

    ……

    莫语抬手,制止混沌大龟继续出手,看向失魂落魄的金线道袍之修,淡淡开口,“今日我不杀你,回去转告你的主人,不要再对庆南家出手,否则便再无缓和。”

    冥圣沉默许久,拱手一拜,转身直接离去。尊主的状况,他比其余人知晓更多,有了今日变故,只怕……不过可此刻,他心中却没有太多的怨恨,正如尊主向来所言,修士争夺大道,无关对错。

    或生,或死……皆为定数!

    但他仍旧希望,能在最后,再见尊主一面。

    太玄老祖脸色僵硬,此刻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太玄一族即刻撤出庆南,日后绝不与之为难。”

    在第三圣地尊主无功而退之后,他心中便再无底气,能够全身而退,已是最大的奢望。

    莫语目光一扫,“看住他,胆敢异动,直接杀掉就是。”

    混沌大龟一声低吼,恭谨低下大头,冰冷的目光,将太玄老祖笼罩。不过在它心底,却多了一丝怀疑,之前第三圣地之主出手,莫语身上的气息,似乎有些不对……

    莫语眉头微皱,随即归于平静,大龟对他会有怀疑,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但从它如今的表现,也仅仅是怀疑而已,没有把握前,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此事谨慎一些便是,暂时还不会出乱子。

    收回目光,莫语身影一动,落到大龟背后盘膝而坐,他这般举动,顿时令大龟心中迟疑更重,越发不敢妄动。

    “走,去庆南府邸。”目光一扫太玄老祖,“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在前引路。”

    以太玄老祖的身份,被人视为开路马前卒,这是何等的羞辱,但他却不敢表露半点。第四步都无法杀莫语,仅这一点,便能让他收敛起所有,不必要的尊严与骄傲。

    恭谨应是,太玄老祖转身呼啸而去,但在大龟冰冷期待的目光中,速度却不敢太快,以免给它出手的借口。

    他可是清楚,一名第三步修士,对君王级先天之灵而言,有着怎样的巨大诱惑!

    一路前行,无数修士飞出,恭谨拜倒在地。

    不论是否出自真心,这一刻,庆南晨云都获得了他们的效忠。

    ……

    庆南府邸,大门已经打开,空中还有未曾消散的血腥气息,显然之前有过一场杀戮。

    一群修士惴惴不安等待着,等看到天际飞来一行,纷纷跪倒在地,“我等恭迎小姐回府!”

    正门处的动静,传回到后院,庆南震天站在地牢外,脸上露出深深的嘲弄。

    如果不是心虚,何必这样大声,难道以为这样,就能让人相信他们的忠诚?

    冷笑着摇摇头,他转身,看向一众面无血色的子嗣,及最后一批忠诚的属下,眼底露出一丝惨然,但很快便恢复冷静,淡淡道:“我已不可能保全,但你们还有活下去的机会。不要反抗,等庆南晨云回来,带上老夫的头颅及这件钥匙,能够保住你们的命。”

    “父亲!”

    “祖爷!”

    “老祖!”

    一阵悲呼响起。

    庆南震天摆手,将他们打断,“成王败寇,何须多言……大兄,送你先行一步,小弟这便来陪你,恩恩怨怨,你我共去列祖列宗面前叙说清楚!”

    他抬手,一掌拍在自己眉心,身躯仰天而倒。

    等庆南晨云进入府中,第一眼就看到了安然无恙的父母,然后是庆南震天的头颅,以及一把沾满血迹的钥匙。

    沉默许久,她转身道:“大人……”

    莫语摆手,“庆南家内部之事,你来决定。”

    庆南晨云略一犹豫,还是恭谨称是,命人将庆南震天留下后裔及属下关押起来。日后经过审查,犯有大恶之辈自然不能留下,其余之人便可酌情处置,毕竟经过今日之事,他们日后也再难掀起风波。

    随着大批庆南族人被从地牢中救出,这一场震动混沌之域的家族巨变,最终落下帷幕。

    ……

    莫语居住在单独的庭院中,受到庆南家上下,最为尊崇的礼遇。不过一连三日时间,都没有消息传来,显然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

    对此,莫语并不感到惊讶,自绝境中走出以后,庆南家人心安定,自然就会生出许多念头。

    敲门声传来,莫语自龟壳上收回目光,挥了挥手,大龟悄然潜入院中小湖。

    “进来吧。”

    庆南晨云恭谨走入,俏脸之上,有着深深的疲倦,此刻恭谨行礼,带着几分愧疚,“参见大人!”

    “你我交易完成,庆南家八成财富,可整理妥当?”莫语淡淡开口。

    庆南晨云脸色大变,知道这数日的耽搁,已经引起他的不满。不敢有半点耽搁跪倒在地,深深埋首,“庆南一族,愿归入大人麾下,供大人驱使!”

    莫语目光微闪,“此事,庆南一族甘愿?”

    “不甘愿者,可以离开族部,庆南晨云不会吝啬一笔财物,供其另起炉灶。”既然已经决定,庆南晨云的声音,便透出一股坚定。

    莫语点点头,没有多言,他不惜冒险,助庆南晨云得以执掌庆南一族,为的便是如此。两人尽皆心知肚明,若是拒绝,便太过虚伪。

    他也不屑于此。

    “庆南晨云参见大人!”此女俯身拜下,语态恭谨。

    莫语挥手,“日后庆南族中,所有事务由你处置,本座不会插手,但我需要你绝对的忠诚。”

    “誓死效忠大人!”

    “与空话相比,本座更希望看到你的行动。”

    庆南晨云取出一只钥匙,双手奉上,“大人,第三圣地谋求之物,在我庆南一族库房深处,唯有这只钥匙可以打开入口,至今没有任何人进入,还请大人收下。”

    莫语取过,钥匙上仍有上任族长干涸的血迹,能够让他费尽心思隐藏,又引动第三圣地出手……不知道,其中究竟是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