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清矍修士与匪号庞老虎的老者,一脸呆滞的看向前方,虽然隔着许远的距离,但那恐怖的气息,仍旧让他们心神颤栗。

    太玄老祖、圣地长老,以及最后出现的神秘少年……所有一切都出乎他们的意料。

    两人对视一眼,除却心中震撼以外,尽皆看到了彼此脸上深深的苦笑。凭他们的力量,居然还想拨乱反正,帮助小姐挽回庆南之变,实在是一个笑话啊!

    还好小姐不知从何处,寻来了这位大人。

    清矍修士吐出一口气,“大局已定!”

    庞老虎下意识的点头,不过很快,他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脸色略显讪然。

    “咳,方才是谁大放厥词,对小姐的恩人可是颇为不敬啊……不对,或许以后就要称为姑爷了。”

    庞老虎呼吸一滞,随即面庞涨红,“我是说如果小姐受到伤害,如今自然不作数,你休想挤兑我!再者说了,不知者不罪,就算姑爷日后知道,也不会和我老庞一般见识。”

    清矍修士大笑,声浪滚滚,无比的畅快。

    一切,终于过去了。

    能活着,真好!

    ……

    莫语抬手,制止混沌大龟继续出手,看向失魂落魄的金线道袍之修,淡淡开口,“今日我不杀你,回去转告你的主人,不要再对庆南家出手,否则便再无缓和。”

    冥圣沉默许久,拱手一拜,转身直接离去。尊主的状况,他比其余人知晓更多,有了今日变故,只怕……不过可此刻,他心中却没有太多的怨恨,正如尊主向来所言,修士争夺大道,无关对错。

    或生,或死……皆为定数!

    但他仍旧希望,能在最后,再见尊主一面。

    太玄老祖脸色僵硬,此刻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太玄一族即刻撤出庆南,日后绝不与之为难。”

    在第三圣地尊主无功而退之后,他心中便再无底气,能够全身而退,已是最大的奢望。

    莫语目光一扫,“看住他,胆敢异动,直接杀掉就是。”

    混沌大龟一声低吼,恭谨低下大头,冰冷的目光,将太玄老祖笼罩。不过在它心底,却多了一丝怀疑,之前第三圣地之主出手,莫语身上的气息,似乎有些不对……

    莫语眉头微皱,随即归于平静,大龟对他会有怀疑,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但从它如今的表现,也仅仅是怀疑而已,没有把握前,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此事谨慎一些便是,暂时还不会出乱子。

    收回目光,莫语身影一动,落到大龟背后盘膝而坐,他这般举动,顿时令大龟心中迟疑更重,越发不敢妄动。

    “走,去庆南府邸。”目光一扫太玄老祖,“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在前引路。”

    以太玄老祖的身份,被人视为开路马前卒,这是何等的羞辱,但他却不敢表露半点。第四步都无法杀莫语,仅这一点,便能让他收敛起所有,不必要的尊严与骄傲。

    恭谨应是,太玄老祖转身呼啸而去,但在大龟冰冷期待的目光中,速度却不敢太快,以免给它出手的借口。

    他可是清楚,一名第三步修士,对君王级先天之灵而言,有着怎样的巨大诱惑!

    一路前行,无数修士飞出,恭谨拜倒在地。

    不论是否出自真心,这一刻,庆南晨云都获得了他们的效忠。

    ……

    庆南府邸,大门已经打开,空中还有未曾消散的血腥气息,显然之前有过一场杀戮。

    一群修士惴惴不安等待着,等看到天际飞来一行,纷纷跪倒在地,“我等恭迎小姐回府!”

    正门处的动静,传回到后院,庆南震天站在地牢外,脸上露出深深的嘲弄。

    如果不是心虚,何必这样大声,难道以为这样,就能让人相信他们的忠诚?

    冷笑着摇摇头,他转身,看向一众面无血色的子嗣,及最后一批忠诚的属下,眼底露出一丝惨然,但很快便恢复冷静,淡淡道:“我已不可能保全,但你们还有活下去的机会。不要反抗,等庆南晨云回来,带上老夫的头颅及这件钥匙,能够保住你们的命。”

    “父亲!”

    “祖爷!”

    “老祖!”

    一阵悲呼响起。

    庆南震天摆手,将他们打断,“成王败寇,何须多言……大兄,送你先行一步,小弟这便来陪你,恩恩怨怨,你我共去列祖列宗面前叙说清楚!”

    他抬手,一掌拍在自己眉心,身躯仰天而倒。

    等庆南晨云进入府中,第一眼就看到了安然无恙的父母,然后是庆南震天的头颅,以及一把沾满血迹的钥匙。

    沉默许久,她转身道:“大人……”

    莫语摆手,“庆南家内部之事,你来决定。”

    庆南晨云略一犹豫,还是恭谨称是,命人将庆南震天留下后裔及属下关押起来。日后经过审查,犯有大恶之辈自然不能留下,其余之人便可酌情处置,毕竟经过今日之事,他们日后也再难掀起风波。

    随着大批庆南族人被从地牢中救出,这一场震动混沌之域的家族巨变,最终落下帷幕。

    ……

    莫语居住在单独的庭院中,受到庆南家上下,最为尊崇的礼遇。不过一连三日时间,都没有消息传来,显然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

    对此,莫语并不感到惊讶,自绝境中走出以后,庆南家人心安定,自然就会生出许多念头。

    敲门声传来,莫语自龟壳上收回目光,挥了挥手,大龟悄然潜入院中小湖。

    “进来吧。”

    庆南晨云恭谨走入,俏脸之上,有着深深的疲倦,此刻恭谨行礼,带着几分愧疚,“参见大人!”

    “你我交易完成,庆南家八成财富,可整理妥当?”莫语淡淡开口。

    庆南晨云脸色大变,知道这数日的耽搁,已经引起他的不满。不敢有半点耽搁跪倒在地,深深埋首,“庆南一族,愿归入大人麾下,供大人驱使!”

    莫语目光微闪,“此事,庆南一族甘愿?”

    “不甘愿者,可以离开族部,庆南晨云不会吝啬一笔财物,供其另起炉灶。”既然已经决定,庆南晨云的声音,便透出一股坚定。

    莫语点点头,没有多言,他不惜冒险,助庆南晨云得以执掌庆南一族,为的便是如此。两人尽皆心知肚明,若是拒绝,便太过虚伪。

    他也不屑于此。

    “庆南晨云参见大人!”此女俯身拜下,语态恭谨。

    莫语挥手,“日后庆南族中,所有事务由你处置,本座不会插手,但我需要你绝对的忠诚。”

    “誓死效忠大人!”

    “与空话相比,本座更希望看到你的行动。”

    庆南晨云取出一只钥匙,双手奉上,“大人,第三圣地谋求之物,在我庆南一族库房深处,唯有这只钥匙可以打开入口,至今没有任何人进入,还请大人收下。”

    莫语取过,钥匙上仍有上任族长干涸的血迹,能够让他费尽心思隐藏,又引动第三圣地出手……不知道,其中究竟是什么……

第一千零二章 不死造化    庆南一族并非世家,亦无第三步大能为支撑,能够并列为混沌之域七大族之一,是因为浑厚的财力。除却四大圣地以外,若庆南自认财富第二,绝无哪一族敢居第一。

    即便是七大族中实力最强的东帝一脉,也不例外。

    作为存储族部七成以上财富的庆南库房,是由混沌之域三万年前最为优秀的阵法宗师不惜耗费布置所成,抛开其他宝物不提,单单混沌晶石,便是一笔天文数字!

    开启库房的钥匙,由族长及七名族老共同执掌,集合一主七辅八枚钥匙,才能开启库房。

    而今日,便是开启库房之期。

    莫语在庆南晨云等人引领下,来到地底深处,一座通体乌黑似石似铁的巨大门户,出现在面前。

    “大人,这里就是库房入口。”庆南晨云恭谨开口。

    莫语点点头,没有多言,对七名庆南族老的目光视若未见。

    庆南晨云转身,“各位族老,请与我一起,开启库房。”

    “是,家主。”七名族老行礼,或许他们心中,对年轻的家族执掌者并不信服,但莫语的支持及庆南晨云的功劳,让他们只能接受……当然,这两个原因孰轻孰重,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庆南晨云取出钥匙,插入大门正中钥匙孔内,七名族老依次上前,将执掌钥匙插入。

    随着最后一枚钥匙进入,大门内部,顿时传来“咔嚓”“咔嚓”的机械咬合声。

    紧闭的库房大门,向两侧缓缓打开,露出一只长长的通道。

    看似简单的开启,却是机关之术与阵法的弯眉融合,隔绝神念的库房大门,断绝了任何探查的可能,除非集齐八把钥匙,强行开启,整个库房就会启动自毁阵法。

    “大人,请随我来。”庆南晨云当先进入,七名族老却留在了外面,这是庆南家的规矩,除族长外,他们即便掌握开启库房的钥匙,却同样没有进入其中的资格。

    所以此刻,七名族老看向莫语的背影,目光不由变得极其复杂。

    “我庆南一族,居然沦落到为你奴仆,实在是可悲!”一名族老低声开口,满脸痛心疾首。

    其余族老脸色纷纷大变,有的惊怒,却也有人的露出悲愤。

    “慎言!若无莫大人出手,你我不知要落被关押到何时,族部也将危在旦夕。”另外一名族老开口,“能够保全族部,依附于莫大人,又有何不可?”

    “不管怎样,庆南一族为人奴仆之事都是事实,你我日后归墟,有何颜面去见为创建庆南基业,殚精竭虑甚至为之死去的列祖列宗!”开口族老低吼,脸上痛苦之意更重。

    “庆南元丰!此时此刻,你再这般开口,是想为我庆南一族,招惹弥天大祸吗?”反斥族老压低声音咆哮。

    库房之外,顿时陷入沉寂,只是几名族老的目光,比较之前已多了几分晦涩不明。

    ……

    踏入库房,便进入了另外一方空间,与外界所有联系,都被隔绝。长长的通道,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只巨大的入口,通往不同的物资放置之地。

    安静的空间,唯有两人的脚步声,在耳边不断响起。

    莫语突然开口,“本座可以出手,帮你理平庆南内部?”

    庆南晨云神色微滞,眼底露出一丝犹豫,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大人,他们终归是我的长辈,我希望能再给他们一些时间去适应……这一次,庆南家已经死了太多人。”

    察觉到她话中的哀伤,莫语微微皱眉,心肠不够狠辣,如何能替他执掌庆南一族。不过这同样能表明,她的重情重义,轻易不会反叛。

    思索了一下,他缓缓点头,只是嘴角,却有着淡淡嘲弄。庆南晨云顾及血脉之情,只怕有些人,却不会理会她的死活。

    这样一来也好,可以趁此机会,解决掉隐藏在暗中的威胁,也能让她再经一次历练。

    通道的尽头是死路,庆南晨云走到末端,咬破指尖按落在上面。

    血水泉涌而出,被通道尽头石壁吸收,随着时间流逝,竟有一只仅容一人通行的小门出现,通体猩红之色,正中有着一只小小的钥匙孔。

    庆南晨云收手退后,俏脸一片苍白,“此处族中从未有人进入,具体如何,还请大人小心。”

    莫语点头,走到门前,细细感应没有察觉到不妥,取出钥匙插入孔中。

    嗡——

    一声低鸣,猩红门户爆发光晕,将他身影笼罩在内。

    “非庆南族人,当死!”冰冷声音突兀出现,随即那血光,便化为一道狰狞血影,一下钻入到莫语体内。

    庆南晨云大惊失色,“大人!”

    莫语摆了摆手,“无妨。”他神色不变,钻入体内的血影,似没有对他造成半点影响。

    庆南晨云心头微松,但很快,脸色就变得苍白起来,“大人……”

    “本座知道,此事与你无关。”莫语目光一扫,“你便在这里,等我出来。”

    他一步踏入,猩红石门随即关闭。

    庆南晨云轻轻喘息,眼中有着庆幸,好在莫大人明察,否则与今日之事牵扯上,庆南家难逃一场大劫。不过突然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轻轻皱起,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大人要她在这里等他出来,这吩咐初听极为正常,但略往深处去想,便令她通体发寒……是因为有人,会对她不利,才要留在此处吗……想到莫语之前所言,事实已近在眼前。

    庆南晨云愤怒的握紧了拳头,不过很快便松开,俏脸露出苦涩。也罢,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结果如何,便也不要怨恨他人……我终归,已给过你们机会啊!

    踏入门后,是一间长方各数丈的空间,被分割成了一个个不同功效的房间,赫然是一处修行洞府。

    而且,从洞府环境看来,此处一直有人进出……如果不出意外,应当是庆南家上任族长。

    至于自由进出其中的问题……

    莫语瞥了一眼洞府入口角落处,一座传送法阵完整无损,只要略作推算添加入一定的混沌晶石,就可以正常使用。

    以族长之尊,暗中改动库房阵法,加入私下进出的传送阵法,不私吞库房财物的前提下,要做到此事,也并非没有可能。越是如此郑重,越能表明庆南上任族长,对此事的看重。

    只是这样一来,接下的一些事情,就要简单许多。

    而有些人,怕是很快就会为自己的举动,而痛哭流涕了。

    摇摇头,将这些心思压下,莫语迈步进入洞府中,并不如何困难,便发现了秘密隐藏之处。

    一座宽阔的石室中,地面是精心翻整的金色泥土,每一颗土沙,都散发着浓郁生机。一株金色草株,便扎根于泥土之中,只有半尺高,散发着一股鼻不可闻却令人体内鲜血为之沸腾的幽香。

    国度世界,镇压大地的兽神雕像,此刻突然仰首,发出一声咆哮,传递出无比炽烈的渴望!它的举动,令整个国度为之震颤,天空波动扭曲,便似要崩裂一般。

    莫语脸色大变,心神降临国度之中,将兽神雕像强行压制下去,神色一片凝重!

    这金色草株究竟是何物,竟能引得兽神本源产生如此剧烈的波动。他目光,落到了兽神雕像下,被镇压的那一道血影上,抬手一点点落。

    “古道,授汝以灵……古道,摄灵之术……”

    血影剧烈颤动,模糊不清的面庞,竟突然睁开一双眼睛,茫然无措没有半点焦距。

    一份记忆,自血影中流转而出,烙印入莫语心神,他眼眸猛地瞪大,“不死草!”

    声线微颤,以莫语如今修为、心志,尚且这般表现,实是因为此物来头太大,只记载于一些遗失的古籍之中,不现于世,属于传说中的存在!

    天地初成,有灵盘踞阴阳之间,其体万万里,洒落阴影使得世间无光,永陷黑暗之中。是故天降神罚,逼此灵破天地而出,神罚之中,共有三滴灵血降世,落地为草,其性不死!

    这一记载,是莫语知晓混沌之域存在后,刻意查询储物戒中堆积如山诸多玉简,自其中一枚偶然所得。甚至他有怀疑,这被天地逼出之灵,便是破碎天地使之演化三界的罪魁祸首。

    而混沌之域,乃天地破裂后诸多碎片所化,从最为直白的角度去想,此灵破天地时,所打碎的便是混沌之域所在,如此来,这里坠落灵血的可能性,也是最高。

    莫非,当真是这件至宝……

    莫语呼吸微微急促,许久后,才强自平复心绪,神色渐渐归于平静。

    是与不是,还需要确认一番,眼下激动、欢喜,尚且为时过早。

    眼中一阵阴晴不定,莫语略微咬牙,抬手向前一划。

    金色泥土上,被精心栽植、照料的草株,顿时被从中斩成两截。根部伫立于原地,上半截,则落在泥土上。

    莫语神色凝重,目光紧紧落在上面,只见那被斩落的半截草株,快速消散不见,然后自断口处生长出来,不过呼吸之间,便已恢复如初,与之前没有任何不同。

    果然是不死草!

    莫语呼吸陡然加重,哪怕之前已有了半数以上的把握,如今能够确定,仍旧让他心脏大力跳动起来。

    大造化!大机缘!大收获!

    只是这一株不死草,此行所有辛苦、凶险,哪怕再添十倍,也都是值得!只要将不死草炼化,便可获得不死之力,即便被轰为粉碎,亦可借此重生。

    这一点,便足以令世间修士疯狂。

    而且,一旦掌握不死之力,存放在莫语心中分裂本源的难题,便会迎刃而解。

    因为沾染了不死之力,分裂出去的本源,同样拥有着不死属性,哪怕本体因为意外殒落,重生之后的意识,在不死属性的作用下,也只会是莫语,而不是空拥有他所有记忆的陌生人。

    用力握紧拳头,莫语从失态中恢复过来,脸上露出淡淡自嘲。与那些活了无尽岁月的老不死相比,他的定力还是太差了……至少,第三圣地之主,知晓不死草的存在后,便从未表露出半点异常。

    不过眼下,却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将不死草炼入体内,才是关键。

    有关于这点,自血影中得到的记忆,似乎也有记载。

    莫语闭上眼,很快便寻找到相关的记忆,一点一点开始推敲。

    这应该是,上任庆南之主为炼化不死草,而苦心寻觅来的方法,无数次的尝试之后,眼下只差了最后一点。他迟迟无法炼化,是因为没有把握,压制住不死草的力量爆发,正想方设法,将不死草的力量反冲抵消到第二步修士可以承受的范围,只是不等他完成,便出现了庆南之变。

    如果再给他一些时间,或许真的可以,将不死草顺利炼化入体,到时便又是不同的际遇。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庆南家上任族长机缘获得不死草,隐藏至今耗费无尽心血,寻找到的炼化之法,都一并归于莫语手中。而且仅剩的一点缺陷,对他而言,根本便不存在。

    媲美第三步大能的力量,让他足以承受住,不死草的力量反冲。

    唰——

    莫语眼眸睁开,转身大步离去,开启洞府,回到庆南一族库房。

    “参见大人。”庆南晨云行礼。

    “我需要在库房中,寻觅一些物品。”

    庆南晨云取出一只玉牒,不断捏出法决,几息后点头,“库房之禁已经打开,所有储藏空间为大人敞开,您可随意取用。”

    莫语身影一动,直接打开一方储藏空间,其面积之辽阔,怕有几百里大小,无数条长长的柜架上,放置着密密麻麻的宝物,璀璨神光照耀的几乎难以睁开眼。

    好在血影记忆中,对于放置辅助炼化不死草之物,都有着精准的位置描述,否则想要寻齐这些东西,至少也要数日时间。

    很快,莫语抬手,自柜架上取下一只玉盒,打开后其内安静躺着一株青色山参,四肢俱全五官可见。玉盒打开瞬间,山参双目猛地睁开,张口喷出一口参气,化为利剑直射莫语面门。

    目光一凝,化剑参气自行崩溃,莫语盖上玉盒,第一件物品到手。

    他转身离开,进入第二间储藏空间。

    庆南家难以想象的巨大财富,没能吸引莫语半点注意,他身影不断进出,只取所需之物。半个时辰后,最后一只上古冰蝉被取出,炼化不死草所需的辅助之物,便已齐聚。

    “大人?”庆南晨云一脸困惑不解。

    莫语摆手,没有解释的意思,身影再度进入洞府,将入口封死。没有急于炼化,他心思一动,国度虚影直接出现,将此片空间,与天地彻底隔绝。

    阵法隔绝在外,国度隔绝在内,如此应没有人,再能察觉到此处炼化不死草的动静。

    唰——

    莫语身影,出现在种植不死草的石室,深吸一口气,抬手将它连根拔起!

    这一场不死造化,他收下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