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空中尚有厮杀波动未曾散去,只因库房重地阵法重重,才未曾散播出去。支持庆南晨云的三名族老,猝不及防被偷袭重伤,此刻封印了修为,一个个昏死过去。

    心头激愤下,出手之时觉得无比畅快,但等到真的得手,却又感到恐惧起来。想到行事失败后,将要面临的下场,四名族老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三位,接下来如何行事?”一名族老开口,嘶哑的声音,让他自己吓了一跳,脸色不由更加难看。

    所有目光,都看向庆南元丰,毕竟今日之事,是他一手主导。只不过此刻,他们眼底都多了一丝怨怼,如果不是听了此人蛊惑,事情何至于此……

    好吧,他们还是感到后悔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在做出决定后,往往就会如此。

    庆南元丰心头一抽,暗暗咒骂一群鼠辈,既然出手了,再后悔又有何用?不过如今,他却要好好安抚一番三人,以免他们翻脸不认人。

    “你我尽皆是因为不忍庆南一族,自此之后沦为他人奴仆,世世代代难以翻身,方才出此下策,日后族谱之上,自有你我的功绩供后世称颂,地下面见先祖,也能坦然无憾。更何况,庆南晨云等人与第三圣地结下深仇,眼下虽一时平静,却也深埋祸根。你我今日不出手,日后圣地降下劫罚,仍旧难逃大劫!”

    见三人神色略微舒缓,庆南元丰心头微松,趁机道:“如今,你我只要稳住留在外面的两头先天之灵,再将此间消息传递给第三圣地,其余之事便无需你我费心,只需静待一切落幕即可。到时,你我拨乱反正,庆南一应事务,还要我等去执掌。”

    最后一句,已是赤裸的诱惑。

    三名族老对视一眼,尽皆看出彼此心底的贪婪,咬牙点头,“一切便如元丰所言!”

    ……

    事情有些不对!

    青鱼瞪大了眼,一脸严峻,同时眼底又有诸多讥诮。庆南家的蠢货,还想蒙骗了鱼爷,也不悄悄咱这一对火眼金睛!

    瞥了一眼似无所觉的混沌大龟,青鱼心底一丝骄傲油然而生,真是白瞎了这身修为。它清咳一声,故作不经意道:“事情有些不对。”说话间眼睛斜向上四十五度角度,将自身风范展露无遗。

    可令它失望的是,混沌大龟依旧闭目养神,便似没有听闻,眉头一皱暗暗恼火,不由重重咳了一声,“事情有些不对!”

    大龟终于睁开眼,冰冷目光将它锁定,青鱼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却强忍着没有低头。它如今看得分明,有煞星在上面压制,大龟不敢拿他如何。

    果然,这一次还是它先收回了目光,可不等青鱼嘴角一丝得意绽开,耳边便传来大龟冷淡的声音,“那又如何?”

    它再度闭上眼,伏下头颅,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

    青鱼脸色僵硬,许久后低哼了一声,但看向大龟的目光,却变得更加忌惮。

    没想到这老货,居然看得这么清楚,反倒它之前的举动,显得幼稚而可笑。

    以煞星的实力,庆南家的蠢货真有异动,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何需他们担忧!

    ……

    长青古木喷吐着炽烈的神光,整个圣地,所有修士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的蓬勃生机。

    圣主突破桎梏,生机即将恢复,这表明笼罩在圣地上的灭顶灾难,已是烟消云散。

    无数修士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举止间少了几分惶惶之气,多了一些属于圣地的傲然。

    宾客稀疏了一段时间的樊楼上,又恢复了往昔的热闹,经历了一场持续百年的虚惊之后,一时间竟突破了往昔最高客流的记录。

    做着这笔生意的圣地元音长老家,自是赚的盆满钵满,主持此间事物的大掌柜,也是笑的合不拢嘴,不过怎么说,一笔奖赏是跑不掉的了,自家儿子参选圣地名额的事情,也能多出几分眉目。

    不过很快,属下传来的消息,将大掌柜的心情破坏殆尽,但他却不敢有半点不满,转身小跑着冲了出去。

    元音长老的大公子,在樊楼醉倒了……十七瓶最上等的百花酿,就算是天道之修,也难以承受,这下可是真的醉了。

    难道是太过兴奋的缘由?不过就算是这样,一旦被外人知晓,以元音长老的身份,都算是一桩丑闻。

    所以大掌柜才急着去给大公子收拾手尾,通过这么一件小事,说不定就能得到大公子的赏识,真是难得的机会啊!

    不过很快,大掌柜站在酒气冲天的厢房中,目送被几名属下捂住嘴巴抬出去时仍哭嚎不止大公子,身体就像是坠入冰窟一般,心底一个劲的向外泛着冷气。

    他下意识转身,透过打开的窗户一角,看向远方天际,那喷吐着炽烈绿色神光的长青古木,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脸色却变得越来越苍白。

    ……

    苦厄殒落,七大长老只余其六,如今尽皆在列。

    密室之中,一片诡异的安静。

    许久,大长老低沉的声音,将这片安静打破,“已过去数日时间,尊主坐化的消息,不可能隐藏太久,你我争议之事,也当有一个结论。”他神色平淡,稳重的眼眸中,没有太多对权势的追求,有的只是淡淡的哀伤。

    追随尊主超过三十万年的大长老,一向忠诚,如今尊主殒落,若非担心尊主创立基业毁于一旦,只怕早已追随离去。

    所以其余长老对他都极为放心,任凭资质普通,修为尚在水准以下的他,继续担任大长老一职。

    “我反对!”一名长老开口,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回转余地,“尊主之位,岂能交给这般仇敌!”他目光一扫,“你等不要忘记,圣主之所以会提前坐化,失去最后一线生机,便是拜此人所赐。”

    几名长老脸色一沉,不论怎样,这都是不争的事实,也是让人无法辩驳的地方。

    即便对尊主最为忠诚的大长老,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密室再度陷入安静。

    冥圣突然抬头,“这是圣主的遗命。”

    众人脸色再变,如非是这样,他们岂会陷入不休的争论之中。

    但这份遗命,无论感情上还是利益上,都无法让人接受。

    大长老皱了皱眉,眼底露出无奈,尊主坐化不过数日,局势便已至此了吗?几名长老的争斗,他如何看不出,但要迎此人入主圣地……即便是他也不甘心啊!

    “投票吧。”

    没有人表示异议。

    三票反对,一票弃权。

    大长老暗暗一叹,他已经没有表态的必要。

    冥圣长身而起,“今日的结果,我不会承认。”不理会脸色骤然阴沉的几名长老,他转身离去。

    ####

    凌晨后还有一章,略晚一些,大家可以明天再看。

第一千零四章 此后不死    一日后,带着已故第三圣地之主的遗命树叶,冥圣飘然远去。

    消息传回,自是一片震动,大长老仰天一叹,随即闭门不出,其余长老则再度聚集到一起。

    “冥圣此辈,竟敢私动尊主遗命!”

    “莫非他以为如此,日后就可安享拥立之功?”

    “你我多蒙尊主大恩方有今日,岂能眼睁睁看着圣地基业,被贼人篡夺!”

    “绝不能让冥圣得逞!”

    轻易的,四名长老达成共识。

    第二长老冷笑一声,“好在老夫早有防备,已将不死草消息,暗中传递出去。想来其余三大圣地,应该也已得到消息,或许如今,已有强者降临小湖岛!”

    “不过为防万一,有人拿尊主遗命兴风作浪,还要早些将其追回。古邵、绥封,便由二位长老出手,追拿冥圣,定要将他押回圣地受罚!”

    第五、第七两名长老脸色微变,如今离开圣地,只怕要在安排上落了后面。不过尊主之位,他们本也没有太多的机会,只要确定无论谁登位,都少不了他们的支持便是。

    而且如今离去,一旦圣地生变,也可就此远遁,安全性又要高出许多。

    一时之间,两人心中念头百转,很快便做出了决定。

    ……

    庆南晨云一脸忧色,距离大人再度进入,已过去了五日。

    在这期间,一直没有半点动静,她尝试过进入其中,却被一股力量禁止。

    不过这样,也能表明,大人如今尚且安然无事。

    如此便好!

    今时今日,以她的智慧,如何看不清楚,自家的命运,已完全依附于莫语,一旦他出现意外,等待她的必然是极其悲惨的下场。

    想到几名族老,她心头暗暗焦急,不过在没有确定自己与莫大人的生死前,他们绝对不敢妄动,父母应不会受其所害。

    唯一担心的,便是徐柯的伤势。

    当日为救她,徐柯被国度之力所伤,虽有莫语出手保住性命,却一直昏迷不醒。

    庆南晨云心头微微抽搐,不知为何,自那日之后,便开始对这名一直以来沉默跟随在他身后的年轻剑客,多了几分牵挂。

    突然间,地面的一丝震动,将她的思绪打断。

    庆南晨云猛地抬头,一脸惊愕看向通道尽头,莫大人究竟在做什么,居然有这样的声势。执掌庆南,她对族部库房的牢固程度,比如今任何人都要清楚……正因为如此,才格外的震惊!

    ……

    洞府中,莫语身上黑袍已经消失,裸露在空气中的身躯剧烈颤抖着,每一块肌肉都在扭曲。

    不时可以看到,他身体某一部分高高鼓起,就像是一只可怕的肉瘤,许久才会散去。

    这是不死草的力量!

    此时此刻,莫语心底犹有庆幸,无论他还是庆南上任族长,都小瞧了不死的力量爆发。

    若非他肉身强悍无比,即便有第三步修为,也根本支撑不住!

    若真如此,轻则肉身毁灭,重则灵魂一并湮灭。

    不过,即便承受住了不死草的力量爆发,也仅仅是有了炼化的资格。每一丝不死草的力量,就像是最烈的毒药,能够帮助莫语完整朝向不死的蜕变,同样带来了恐怖无比的痛楚。

    这种滋味,就像是无数只带着锯齿细针,深深刺入到灵魂之中,如果心志不够坚定,瞬间就会崩溃。

    无法炼化不死草,反而会被不死草所吞噬,成为它生长的养分。

    因为一旦开始炼化,便注定是一场你死我亡的厮杀,莫语及不死草,只能有一个可以存活下去。

    无尽的痛苦,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将他的意识包裹,就像是扭曲了时间,令每一息都变得无比的漫长。

    不过此刻,在这份痛苦中,莫语却表现的很平静。

    魂有亡魂,身为死身,有生以来懵懵懂懂,不知自己来自何处,亦不知最终将要到哪里。

    一切不知,不知一切。

    这世间,哪有比这更为痛苦之事?

    所以炼化不死草之痛,他可以忍,可以受。

    甚至于,只有在这剧烈到让人崩溃的痛苦中,莫语才能够确定,他也是一个有着感觉的生灵……而不是,一个怪物。

    沉默之中,时间不断流逝。

    莫语不知过去了多久,却明白不死草的炼化,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因为它的抗争,正变得越来越强,这表明它感受到了剧烈的威胁。

    痛!

    很痛!

    痛的难以想象!

    不过在这痛苦中,莫语胸膛之中,却又生出一股酣畅淋漓。

    他突然抬头大笑,声浪滚滚,如雷霆轰鸣,在洞府之中回响。

    天地为之震颤!

    不死草……不死造化……

    得到你,我才能更强。

    得到你,我才有机会知道,我究竟是谁。

    你是我的!

    我的!

    莫语灵魂在咆哮,他所有的意志,在这一刻达到最强。

    下一瞬,所有的痛苦,突然间消失不见,有的只是无尽的温暖。

    一股不死之意,在莫语体内出现,他头顶之上,悄然显化出一道虚云。

    在这云雾之中,隐隐可以看到,一只巨大无比的生灵,此刻低下头,扫来冷漠的一眼。

    这一眼下,所有一切都陷入停顿,即便时间,都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几息后,这生灵正要收回目光时,似是皱了皱眉,略微沉吟后,虚云快速缩小,最终化为一只小小的鳞片,一闪落入莫语眉心。

    唰——

    莫语眼眸猛地睁开,目光在周边扫过,他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少了一些什么。

    只是最终,没有任何发现。

    这世间,没有任何人知道,曾有一个不存在于这一界的生灵,降临过这里。

    同样没有人知道,他们生命中的几息时间,已经永远的失去。

    更加没有人会明白,这失去的几息时间,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或许,等到他们真的明白了,便会去奢望着,永远都不要知道这些……

    莫语不知道不明白,所以他如今正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一种异样的感觉萦绕心头,便似自身即便被轰碎成一滴滴的血液,也能够还原复生。

    这是,不死的力量!

    他握紧拳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嘴中化为震天狂笑。

    自此之后,莫某不死!

    ####

    去贴吧了一下,看到某位朋友问今日还有没有更,觉得万分愧疚……这里和大家解释一下吧,包子如今在老家,有一份普通的工作,不算太忙,但也不会轻松。有了老婆和五个月大的女儿,有了责任也有了依靠,同样也有了许许多多的意外。不是借口,是真的很累,可能是初为人夫,可能是初为人父,也可能是第一次要挑起一个家庭的重担。但我保证会尽我所能的去更新。大家晚安,祝好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