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日后,带着已故第三圣地之主的遗命树叶,冥圣飘然远去。

    消息传回,自是一片震动,大长老仰天一叹,随即闭门不出,其余长老则再度聚集到一起。

    “冥圣此辈,竟敢私动尊主遗命!”

    “莫非他以为如此,日后就可安享拥立之功?”

    “你我多蒙尊主大恩方有今日,岂能眼睁睁看着圣地基业,被贼人篡夺!”

    “绝不能让冥圣得逞!”

    轻易的,四名长老达成共识。

    第二长老冷笑一声,“好在老夫早有防备,已将不死草消息,暗中传递出去。想来其余三大圣地,应该也已得到消息,或许如今,已有强者降临小湖岛!”

    “不过为防万一,有人拿尊主遗命兴风作浪,还要早些将其追回。古邵、绥封,便由二位长老出手,追拿冥圣,定要将他押回圣地受罚!”

    第五、第七两名长老脸色微变,如今离开圣地,只怕要在安排上落了后面。不过尊主之位,他们本也没有太多的机会,只要确定无论谁登位,都少不了他们的支持便是。

    而且如今离去,一旦圣地生变,也可就此远遁,安全性又要高出许多。

    一时之间,两人心中念头百转,很快便做出了决定。

    ……

    庆南晨云一脸忧色,距离大人再度进入,已过去了五日。

    在这期间,一直没有半点动静,她尝试过进入其中,却被一股力量禁止。

    不过这样,也能表明,大人如今尚且安然无事。

    如此便好!

    今时今日,以她的智慧,如何看不清楚,自家的命运,已完全依附于莫语,一旦他出现意外,等待她的必然是极其悲惨的下场。

    想到几名族老,她心头暗暗焦急,不过在没有确定自己与莫大人的生死前,他们绝对不敢妄动,父母应不会受其所害。

    唯一担心的,便是徐柯的伤势。

    当日为救她,徐柯被国度之力所伤,虽有莫语出手保住性命,却一直昏迷不醒。

    庆南晨云心头微微抽搐,不知为何,自那日之后,便开始对这名一直以来沉默跟随在他身后的年轻剑客,多了几分牵挂。

    突然间,地面的一丝震动,将她的思绪打断。

    庆南晨云猛地抬头,一脸惊愕看向通道尽头,莫大人究竟在做什么,居然有这样的声势。执掌庆南,她对族部库房的牢固程度,比如今任何人都要清楚……正因为如此,才格外的震惊!

    ……

    洞府中,莫语身上黑袍已经消失,裸露在空气中的身躯剧烈颤抖着,每一块肌肉都在扭曲。

    不时可以看到,他身体某一部分高高鼓起,就像是一只可怕的肉瘤,许久才会散去。

    这是不死草的力量!

    此时此刻,莫语心底犹有庆幸,无论他还是庆南上任族长,都小瞧了不死的力量爆发。

    若非他肉身强悍无比,即便有第三步修为,也根本支撑不住!

    若真如此,轻则肉身毁灭,重则灵魂一并湮灭。

    不过,即便承受住了不死草的力量爆发,也仅仅是有了炼化的资格。每一丝不死草的力量,就像是最烈的毒药,能够帮助莫语完整朝向不死的蜕变,同样带来了恐怖无比的痛楚。

    这种滋味,就像是无数只带着锯齿细针,深深刺入到灵魂之中,如果心志不够坚定,瞬间就会崩溃。

    无法炼化不死草,反而会被不死草所吞噬,成为它生长的养分。

    因为一旦开始炼化,便注定是一场你死我亡的厮杀,莫语及不死草,只能有一个可以存活下去。

    无尽的痛苦,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将他的意识包裹,就像是扭曲了时间,令每一息都变得无比的漫长。

    不过此刻,在这份痛苦中,莫语却表现的很平静。

    魂有亡魂,身为死身,有生以来懵懵懂懂,不知自己来自何处,亦不知最终将要到哪里。

    一切不知,不知一切。

    这世间,哪有比这更为痛苦之事?

    所以炼化不死草之痛,他可以忍,可以受。

    甚至于,只有在这剧烈到让人崩溃的痛苦中,莫语才能够确定,他也是一个有着感觉的生灵……而不是,一个怪物。

    沉默之中,时间不断流逝。

    莫语不知过去了多久,却明白不死草的炼化,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因为它的抗争,正变得越来越强,这表明它感受到了剧烈的威胁。

    痛!

    很痛!

    痛的难以想象!

    不过在这痛苦中,莫语胸膛之中,却又生出一股酣畅淋漓。

    他突然抬头大笑,声浪滚滚,如雷霆轰鸣,在洞府之中回响。

    天地为之震颤!

    不死草……不死造化……

    得到你,我才能更强。

    得到你,我才有机会知道,我究竟是谁。

    你是我的!

    我的!

    莫语灵魂在咆哮,他所有的意志,在这一刻达到最强。

    下一瞬,所有的痛苦,突然间消失不见,有的只是无尽的温暖。

    一股不死之意,在莫语体内出现,他头顶之上,悄然显化出一道虚云。

    在这云雾之中,隐隐可以看到,一只巨大无比的生灵,此刻低下头,扫来冷漠的一眼。

    这一眼下,所有一切都陷入停顿,即便时间,都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几息后,这生灵正要收回目光时,似是皱了皱眉,略微沉吟后,虚云快速缩小,最终化为一只小小的鳞片,一闪落入莫语眉心。

    唰——

    莫语眼眸猛地睁开,目光在周边扫过,他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少了一些什么。

    只是最终,没有任何发现。

    这世间,没有任何人知道,曾有一个不存在于这一界的生灵,降临过这里。

    同样没有人知道,他们生命中的几息时间,已经永远的失去。

    更加没有人会明白,这失去的几息时间,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或许,等到他们真的明白了,便会去奢望着,永远都不要知道这些……

    莫语不知道不明白,所以他如今正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一种异样的感觉萦绕心头,便似自身即便被轰碎成一滴滴的血液,也能够还原复生。

    这是,不死的力量!

    他握紧拳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嘴中化为震天狂笑。

    自此之后,莫某不死!

    ####

    去贴吧了一下,看到某位朋友问今日还有没有更,觉得万分愧疚……这里和大家解释一下吧,包子如今在老家,有一份普通的工作,不算太忙,但也不会轻松。有了老婆和五个月大的女儿,有了责任也有了依靠,同样也有了许许多多的意外。不是借口,是真的很累,可能是初为人夫,可能是初为人父,也可能是第一次要挑起一个家庭的重担。但我保证会尽我所能的去更新。大家晚安,祝好梦。

第一千零五章 参悟混沌    库房安静下去,不知过去了多久,通道尽头上,紧闭的猩红石门缓缓打开。庆南晨云瞪大了眼,直到那熟悉的黑袍身影出现,才猛地松了口气,恭谨行礼,“参见大人!”

    不过很快,她脸上便露出一抹讶异,大人的气息,与之前相较,似乎有些一些改变。

    更为深邃,越发的难以捉摸。

    余光扫了一眼他平静的面庞,庆南晨云明白,大人在其中必有收获。

    莫语没有就此多言之意,点了点头,道:“出口是否已经关闭?”

    庆南晨云脸色一黯,“大人英明。”

    “今日之事,便是一个教训,心慈手软者,往往难有成就。下一次,本座未必还能帮你。”

    “……属下记住了!”

    莫语不置可否,“跟我来。”

    进入洞府,看到那处传送阵法,庆南晨云一阵无言。

    费尽心机,拼死一搏,最终却是这般结果,几位族老若是知晓,不知会是何种表情?

    想来会很精彩!

    庆南晨云滴落的心绪,也不由多了一分畅快。

    莫语略做校准,拂袖打出十几块混沌晶石,地面阵法顿时亮起。

    “走吧。”

    两人踏入,空中阵法之光闪过,两人身影消失不见。

    ……

    上任族长的修炼密室中,阵法光芒闪过,莫语及庆南晨云身影出现。

    “原来是这样……”庆南晨云喃喃自语,以她的智慧,自然不难猜到事情真相。

    不过,族长的一番辛苦,如今应该都落入到莫大人手中。

    这样也好……

    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念头,庆南晨云恭谨开口,“大人。”

    “你按心意行事便可,其余交给本座。”莫语淡淡开口。

    “多谢大人!”庆南晨云起身,取出一块玉简,用力捏碎。

    同一时间,所有庆南族人,都接收到了,来自族长的传唤。

    密室中,焦急等待消息的庆南元丰等四名族老,脸色齐齐大变,待看清储物戒中闪烁的玉简,眼中不可遏制的露出惊恐。

    “他们出来了!”一名族老失声尖叫。

    另外一名族老面无血色,“钥匙在你我手中,库房也没有从内部打开的布置,怎么会这样!”

    “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就知道,不应该反叛,否则事情何至于此!”第三名族老猛地起身,“我们马上逃!只有这样,才有一线生机!”

    庆南元丰艰难的稳住心神,沉声道:“等等。”

    “还等什么?该死的庆南元丰,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会落到这般下场!”一名族老痛苦咆哮,满脸狰狞。

    “冷静点!”庆南元丰一声大吼,“我在此处布置了一座阵法,你我可以通过传送,直接离开。”

    “传送阵!太好了,快点打开!”

    “不要再浪费时间!”

    “赶快!”

    庆南元丰看了一眼三张恐惧的面庞,心中暗暗鄙夷,不思胜先虑败,连这一点觉悟都没有,怎能成事!不过他心中,也是暗暗感叹,这一次失败,他几乎赔进去了一切,但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

    嗡——

    地面上,阵法纹理浮现,耀眼的光芒喷薄而出,瞬间四人身影淹没。

    庆南元丰眼底厉芒一闪,今日之事是他主导,成功则罢,但如今却是一败涂地……脱身后,这三人岂能不加追究。既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利用这一次传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但在这时,不等庆南元丰暗做手脚,地面突然剧烈震颤,喷吐着炽烈光芒的传送阵轰然崩溃。

    两名族老被卷入扭曲的空间之中,惨叫中,身体被直接绞碎,化为一地碎肉。

    其灵魂,也被生生撕碎!

    庆南元丰及另外一名族老,面庞瞬间惨白,可不等他们心底生出一丝庆幸,密室轰然破碎。

    混沌大龟低下头,冰冷的目光,将两人笼罩。感受着目光中的杀意,庆南元丰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尖叫道:“我是庆南一族族老,你不能杀我!”

    回应他的,是一丝冰冷的嘲弄,大龟一爪拍落,“轰”的一声巨响,庆南元丰两人粉身碎骨。

    ……

    大殿。

    庆南晨云声音冰冷,将四名族老的反叛公诸于众,三名被救出的族老,为此事提供了确切的证据。

    绝大多数庆南族人选择了沉默,但四名族老的子嗣后辈,却在绝望、恐惧中,彻底的爆发了。

    “庆南晨云!你为满足自身的权利欲望,将庆南一族送与此人为仆,可曾愧对列祖列宗,可曾想过我庆南一脉,自此之后便永陷深渊,子子孙孙再无出头的一日!我父及其余三位族老,正是不忍看到这一幕,才不得以出手,以求为我庆南一族争取一个机会!”

    中年修士一脸悲痛、愤怒,“你杀了我父,杀死三位族老,难道还能将我庆南族中所有血性之辈全部杀死!”

    “庆南晨云!你为一己私利,出卖我族,根本不配做族长!”

    “滚出去!庆南一族绝不会被任何人奴役!”

    沉默的庆南族人,目光渐渐变了,这种环境下,人心总是很容易便被煽动。

    庆南晨云眼露痛苦,她的族人们,为何便没有想到,如果没有莫大人出手,庆南家会是怎样的结局?跟随圣地而来的太玄、韩易两族,又岂会放过他们!只怕无需太久,位列混沌之域七大族之一的庆南家,便会因族人死灭殆尽,而成为历史。

    两相比较,依附于莫大人,得到他的庇护,使家族可以长久的传承下去,实在是好出了太多太多。

    噗通——

    中年修士为首,所有跳出来的四名族老子嗣后辈,眉心尽皆多了一只血洞,尸体倒在地面,红白之物横流,刺鼻的血腥之气,顿时弥漫开来。

    莫语收手,神色没有因为随手杀死数十名修士而有半点变化,淡漠的目光在殿中缓缓扫过,但凡被他看中之人尽皆身体僵直,脸上一片惊恐。

    “本座可以救下你们,同样可以将你们杀死,不要试图去验证这一点,因为结果你们已经见到……日后,庆南晨云便是庆南之主。”

    殿中一片死寂!

    ……

    一日后,粗略处理好族中事务,庆南晨云前来询问难以决定之事,莫语第一句话就让她脸色大变。

    “大人您要走!”一股惊慌,猛地的自心底生出。

    莫语点头,“本座有其他的事情,即刻便要离开。”看了一眼此女的脸色,他取出一只玉瓶,瓶中有着一粒血珠,“这是本座一滴鲜血,若庆南家有难,将其取出,便可庇护你等无恙。”

    庆南晨云心下稍安,虽然她没有看出,玉瓶中的鲜血有什么不同之处,但莫语冒险护住庆南家,自然不会随便放弃,这点却可以确定。

    她双手接过玉瓶,小心翼翼收入储物戒中,这才道:“敢问大人,您离开之后,需要庆南家做些什么?”

    “本座会将青鱼留下,有它帮助,第三步下可无所畏惧。你需要做的,是扩张庆南家的势力,等用到你们的时候,本座自会开口。”莫语一挥手,院中池塘中,混沌大龟破水而出,他身影一动落到龟壳上,盘膝而坐。

    一声低吼,大龟冲天而起,转眼间消失不见。

    庆南晨云敛衽行礼,“恭送大人!”几息后起身,她眼眸变得无比明亮,低声喃喃,“扩张势力吗?看来大人,要在混沌之域下一盘大棋啊……把握住这个机会,或许庆南家,就可一飞冲天!”

    ……

    混沌之中,冥圣呼啸前行,他脸色苍白,嘴角带着血迹。

    古邵、绥封两人精通追踪之法,对他修习神通又极为熟悉,躲避他们的追杀极其困难。

    一旦被追上,两人联手下,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无法脱身。

    但这样下去,他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冥圣抿紧了嘴唇,表情越发的坚定,这是圣主的遗命,无论如何,他都要帮他完成。

    因为这或许,是圣地最后的生机!

    ……

    混沌大龟很犹豫。

    这段时间的思考,它几乎可以确定,莫语并非是帝皇级大人的分身。

    被戏耍后的愤怒,让它恨不得马上转身,将他一把撕成粉碎。

    但归来后的莫语,身上的气息,却多了几分变化。

    其余人或许并不敏感,但作为在君王级巅峰停留了不知多少岁月,只差最后半步就可突破帝皇的强悍存在,大龟却察觉到了这点。

    这份气息给它的感觉,是无比的古老,强大,而又神秘与尊贵。

    便似天空的骄阳,俯瞰地面的烂泥。

    究竟是它猜错了,还是这莫语,又在故弄玄虚……以大龟漫长生命积攒下来的智慧,也感到了迷茫。就这样迷茫着,它无意识划动着四肢,数百里大小的身躯,在混沌雾气中飘荡前行。

    一路上,不知吓傻了多少,无意间遇到的先天之灵。

    “不管了!这莫语当日的表现,绝不是帝皇级的大人,他身上的气息,或许是某件强大宝物!”混沌大龟眼中突露狰狞,恐怖气息顿时冲天而起,扭过巨大的头颅,口中怒吼尚未发出,便被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它瞪大眼珠看着莫语,一副见鬼的表情,无意识的发出“咯”“咯”的声音。

    这是……混沌法则的气息!

    ……

    龟背上,莫语睁开了眼,露出一份明悟。

    “这,就是混沌吗?”

    轰——

    此刻,亿万混沌之力沸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