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混沌大龟瑟瑟颤抖,看着眼前沸腾如煮的混沌之力,竟有了一种当年诞生之初,第一次睁开眼,看到这片天地的感觉。

    一股敬畏之意,自心底而出,让它身体僵直着,无法动弹半点。现在,苦苦思索得出的结论,已被大龟丢的无影无踪,谁再敢说莫语不是帝皇级的大人,它直接就会翻脸!

    尼玛啊!这可是混沌法则,唯有先天之灵才能掌握的混沌法则,同样是踏入帝皇级的钥匙。

    莫语的身份还能有假?

    我假你全家一脸!

    就在这时,龟背上莫语低下头,神色不喜不怒,声线缓缓而出,“你想要做什么?”

    混沌大龟身体一僵,汗水瞬间涌出,顺着它身体流淌,竟“哗啦啦”的下起了雨。

    “小……小龟……是脖子拧到了,随……随便……活动一下……”

    这借口烂的,它自己都有些说不出口,哪里指望着,能够欺瞒过去。

    果然,莫语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它。

    哗啦啦——

    雨下的更大了……

    “大人,小龟错了!”混沌大龟崩溃了,涕泪皆下,“是小龟有眼无珠,是小龟狼心狗肺,是小龟被猪油蒙了眼,竟敢对大人有不敬之心,要杀要剐都任凭大人处置!”瑟瑟颤抖的身躯,如大雨倾盆的汗水,惊恐不安的表情……确实很容易就能博取到同情。

    莫语微怔,随即摇了摇头,果然死亡面前,谁都不能免俗。他略微停顿,突然开口,“你知道猪油是什么?”

    混沌大龟煎熬的等待,却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回答,顿时僵在了原地,配合它脸上的表情,便显得格外的可笑。

    不过,这是什么意思?

    莫语已经闭上了眼,所以大龟松一口的同时,却免不了的疑神疑鬼,胡乱猜测着,脑袋不禁又有些打结的倾向。

    ……

    这一刻,混沌大龟的事情,已被放到脑后。参悟混沌后,它对莫语而言,便再没有威胁。反而,为了巴结他,大龟只会拼了命的去表现……只要它还有着晋升帝皇的渴望。

    灵魂空间,一片指甲大小的鳞甲凌空漂浮,散发出淡淡荧光,莫语所有的注意,都放在上面。

    这片鳞甲来自何处,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他都是一无所知。只是可以确定,此物的出现,是在炼化不死草之后。

    这两者间,必有联系!

    只是,这鳞甲,究竟是什么?

    莫语皱起眉头,一片肃穆。

    他能如此之快,参悟混沌法则,便是借助了,鳞甲上的气息。

    它竟是本身,便蕴含了混沌真意,那么其本体生灵,又将强大到何种地步?

    只是想一想,便让人心神为之颤栗!

    不过好在,这鳞甲对他,应该没有害处。

    至少现在,还没有。

    深吸一口气,莫语暂且放下鳞甲一事,转而到脑海中,第二份记忆上。

    它来自于庆南家族的库房尽头,那只血影。

    在炼化不死草后,彻底搜索了一遍这份记忆,莫语找到了不死草的来源,也有了新的发现。

    溯魂轮回草。

    这是一个从未听过的名字,但从血影的记忆中,莫语知道了它的作用。

    帮助灵魂进入轮回之中,借助轮回之力不断壮大,使得灵魂之力大涨。

    附带的作用,是可以让修士在这一过程中,跳出轮回之外,观看过往的一生。而这附带的作用,才是莫语真正的目的,他要观看过往,解开自己身上的谜团……他要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

    莫大人离去,却留下了一条恶鱼,后院池塘里,不时响起的咆哮声,令整个小湖岛平静无比。

    没有谁想要拿自己,去试一下这条恶鱼牙齿的锋利程度!

    庆南晨云处理好今日的事务,舒展了一下腰肢,起身向外面走去。

    徐柯醒了,她的心情也变得很好。

    过一段时间,等到家族稳定,一切都上了正规,也要开始动手准备,大人留下的命令了。

    正思索着,庆南晨云脸色微变,豁然抬头看向远方天际。

    一股浩瀚气息,在这一刻,肆无忌惮的爆发开,将整个小湖岛笼罩!

    这是,第三步的气息!

    一名青袍老者脚踏虚空而来,速度看似不快,但呼吸之间,便可跨越无尽距离。

    只是一转眼,便已来到庆南府邸上空。

    庆南晨云心神惊惧,但此刻,却不得不吸一口气站出来,恭谨行礼,“庆南家家主庆南晨云,参见大人。不知大人今日降临,庆南一族可有能够效劳之处?”

    青袍老者低头看来,淡漠的目光,如观蝼蚁。

    “交出不死草。”

    声音平静,却似滚滚惊雷,在天地之间炸响。

    无数庆南之修,面庞骤然惨白。

    庆南晨云紧咬牙关,勉强保持着身体稳定,“不死草?我庆南家没有此物。”

    青袍老者眉头微皱,抬手向下虚按,一股恐怖压迫骤然降临,便似九天神山,可将一切碾碎!

    “最后的机会,否则老夫不介意出手,将庆南一族,自这世间抹去!”

    一声怒吼,猛地自后院响起,青鱼腾起巨大的身躯,直接喝骂:“哪里来的老货,居然敢来这里撒野,不知道庆南家,是我家老大罩的吗?给你一个机会,现在马上滚出去,否则就不要再走了!”

    果然是先天之灵!

    青袍老者神色一肃,对传闻中的消息,终于可以确定。

    不过很快,他便被青鱼所言激怒,脸色彻底阴沉下去。

    这只该死的先天之灵,不过是霸主级,就算有突破君王级的可能,也根本没有冒犯他的资格!

    找死!

    感受到他散发出的冰冷杀机,青鱼身体一僵,心神差点崩溃。只是想着莫语临行的交代,才硬撑着没有露出怯意。

    “煞星啊煞星!是你说的,无论任何人欺上门来,都要我如此这般!你可千万不要诓鱼爷啊!这可是会要命的!”

    庆南晨云突然开口,“好叫大人知晓,庆南一族并非没有依靠,抹去我族对大人而言轻而易举,但未必没有麻烦。”

    青袍老者怒极反笑,以他的身份,何曾被人威胁?

    “你们的靠山是谁,报出名号来,看能不能吓退老夫!”

    庆南晨云摇头,“我家大人不在,但离开之际,曾留下一滴鲜血,只言若有祸事可保吾族无恙。”

    她翻手,取出一只玉瓶。

    “一滴血,就能吓退老夫,好大的口气!那就让老夫看一看,你们庆南家的靠山,究竟有几分斤两!”青袍老者一抬手,将玉瓶直接捏碎,血珠随之湮灭。

    “哈哈!这就是你所言的大人,一滴血而已,老夫随手可灭……”他声音戛然而止,眼珠下意识瞪大。

    只见此刻,那湮灭的血珠,竟自虚无中凝聚,随即爆发出滔天血光。

    一道模糊身影,在血光之中浮现,转身看来。

    轰——

    滔天凶煞,横扫八荒!

    青袍老者脸色大变,“不死之力!”

    他眼神快速变幻,除却不死之外,这血光之中,似乎还有一份力量,那是……先天之力!

    可先天之灵,怎么可能变成人形……除非……

    青袍老者眼珠猛地瞪大,一股惊恐,不可遏制的自心底生出。想到传闻中,帮助庆南家之修,可以驱使一头君王级巅峰的混沌大龟,他之前以为是无稽之谈,但如今看来,事情只怕是真的。

    帝皇级……

    这个字眼在心底泛出,便让他的面庞,瞬间毫无血色。

    青鱼将他反应看在眼底,心头顿时大定,张口一声恶狠狠的咆哮,“我家老大是帝皇级,敢动手,你就死定了!”

    一言确定!

    青袍老者惶然退去。

    整个小湖岛,气氛顿变。

    帝皇级……我们的靠山,是帝皇级!

    那岂不是,咱们也成了圣地……

    一时间,所有看向庆南府邸的目光,变得炙热而敬畏。

    ……

    无数年来,第一个疑似帝皇级先天之灵现身,传闻以一滴鲜血,吓退了一名第二圣地的造物之主!

    消息传开,混沌之域震动!

    小湖岛,瞬间吸引来无数关注。

    ……

    混沌之域极深处,一座山峰伫立,此山通体赤红,散发着炽烈的光芒,便像是一座烈烈燃烧的火焰山。

    山腹,一座大殿。

    “陛下,有帝皇级先天之灵的消息?”中年修士缓缓开口,他声音醇和,却有着一股无形的威慑,令人灵魂为之颤栗。

    重重珠帘后,是一窈窕的女子身影,此刻随意的靠在软榻上,声线缓缓而出,“这些年,消息传回七八个,可没有一个是真的。”

    慵懒的声音,如香甜糯米一般,透着柔柔的温润,却又有着一股难言的诱惑,入耳令人心血沸腾。

    中年修士却平静至极,琥玻色的眼眸,没有半点波动,“是小湖岛传来的消息,与第二圣地有关,我已命人打探,第二圣地确实有过动作。”

    “哦,这么说来,事情倒是有几分可信。”透过珠帘,可以看到那名女子摆了摆手,“那你就去走一遭吧,就当是散散心。不是我说你啊小文文,这些年来,你可是变得越来越冷漠了,对我这个主人,也没有半点温度,这可是不对啊。”

    中年修士眼底露出一丝无奈,不过转眼便消失无踪,他拱手一礼,转身离去。

    “唉!”一声叹息自珠帘后传来,便见那女子支起了身子,一张颠倒众生的面孔若隐若现,“当年走的那样洒脱,到了今日,竟是连个说话人都没有……人生寂寞如雪,这谁说的,真真是有理啊!”

第一千零七章 神灵岛    混沌之域浮岛九十,并非是说混沌之域的范围,便只有那么大,而是处于修士掌控的只有这些。

    更多的浮岛,隐藏在无尽混沌之中,或不为所知,或充斥着先天之灵,或被远古凶兽遗种占据。

    神灵岛,便是一座隐藏的浮岛,如星辰行于诸天,以某种特殊的规律,游走于混沌之中。每隔一段岁月,便会浮现出来,将自身的丰富瑰藏,展现在世人眼前。

    神灵二字,并非随意而起。

    神,是因此岛有神通,可凝聚四方岛屿,形成神灵岛域,威能之强几近自成一界。

    灵,则因此岛有灵,传闻非得认可之修,即便靠近,亦无法登临岛上。

    于混沌之域,无数隐藏浮岛中,神灵岛之神秘、蕴含的宝物、造化之多,无一不是顶尖的存在。

    不死草,便出自神灵岛。

    而它,就是莫语的目标。

    ……

    邀星岛,近来无数混沌大船停泊,走下一批又一批修士,使得整个岛屿的热闹程度,短时间内暴涨数个层次。其中强者无数,执掌邀星、邀月两岛的罗浮宫大为紧张,岛上巡守修士数量大涨,但即便如此,仍旧不能遏制住,一场又一场的私斗、搏杀。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术数推演大师古道子的一句话:半年之内,神灵岛必于邀星、邀月两岛所在现世。

    对于已经准确推算出了,十三次隐藏浮岛出现的古道子大师,没有任何人会怀疑。而如今,时间已过去了四个月,距离最后的期限,已然不远。

    “神灵岛,传闻乃山谷洞天,藏天地道蕴,是以能够孕育无穷宝物,若能登上,随手一抓便是天地至宝!”酒楼角落,一名修士对同伴开口,脸上满是兴奋。

    不过他声音刚落,便引来旁边一人冷笑反驳,“神灵岛有大神通,护岛之域,更是凶险重重,天道之境也无几分把握可以闯过。就算侥幸通过,没有机缘不得认可,也只能望岛兴叹。想取其中宝物,难如登天!”

    那修士脸上兴奋一滞,就算知道此人所言不假,但被人兜头一盆冷水,脸色还是不由的阴沉下去,“如道友所言,你我何必要聚集于此,不如留在家中安享太平好了?既然来到这里,便是要一搏运气,何必五十步笑百步!”

    “哼,此言大谬!在下在邀星岛,可不是为了闯这九死一生的神灵岛,只是凑一场热闹而已。”说话之人撇来一眼,“倒是道友,为搏一场运气,还要小心一些为妙。”

    说完饮了一杯,满脸的冷笑。

    受了这几近诅咒之言,那修士哪里还能坐的住,一掷酒杯站起身来,“你这修士好生恶毒,看我今日,不打烂你这张嘴!”

    同行几人,也是一脸愤慨,纷纷围了上来。

    被围之人仍是冷笑不止,没有半点惧意,“莫非以为人多,便能占了便宜?你们这些外来户,实在小瞧了邀星岛!诸位兄弟,还请站出身来,让这几个不开眼的东西,好好的瞪大狗眼!”

    嗤笑中,周边桌上,一下站聚过来十几人,为首一土黄衣衫的汉子,满脸横肉,帝阶巅峰气息强横至极,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而那被激起的几名修士,则是变了颜色。

    “怎么,这就害怕了?刚才不还要打烂爷的嘴。爷就站在这,不敢动手就是没有卵的东西,来打啊!”那人一脸狂妄,微微向前探着身子,看着面前几人铁青着脸却不敢妄动的模样,眼中更多了一丝得意。

    一群蠢货!

    他确实无意神灵岛,却把眼光,盯到了这些外来户上。

    “给你们两条路,一是赔礼道歉,身上的东西交出来任凭爷们挑一半。第二,咱们兄弟把你们带出去,咱们寻个地方好好算账。”

    围观修士中,已有不少人起身结账,出门在外,能不招惹事端自然最好。只是一转眼,酒楼便多了许多空位,一旁的小厮满脸苦笑,这些岛上修士行事之前都选好了地方,有背-景的一概不招惹,剩下的一些小门小户,哪里敢去与他们为难。

    脸色一阵青红交加,但最终几人,还是选择了低头破财消灾。

    莫语冷眼看着一切,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他来邀星岛上已有半月,类似的事情,已经见过几次。

    只要不打搅到他便好。

    目光只是一扫,莫语便收回了念头,眉角不由皱了起来。这段时间,他四下打探有关神灵岛的消息,零零碎碎倒也知晓了不少,虽然真真假假掺杂着,但经过对比,也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神灵岛周边,是一片由无数浮岛组成的岛域,传闻是由此岛大神通凝聚而成,其内几为一界。

    岛域之浮岛,大者可有几千上万里,小的甚至只有里许,大都有凶物聚集,通称为护岛之灵。

    十成修士冲向神灵岛,七成要被挡在岛域之中,更有大半横死,只这一点,便能表明岛域的凶险。

    而闯过岛域,就可看到神灵岛,不过此岛有灵,若是不能得其认可,便会被排斥在岛外,难以靠近。

    至于登岛之后,也并非全无危险,因为历次神灵岛问世,登岛修士中总有几人消失无踪。

    以莫语的修为,参悟混沌法则后,已有身化烘炉炼诸多神通于一体的趋势,实力日益强盛,又有混沌大龟在旁,即便是闯神灵岛,危险程度也应不高。

    但万事都要小心为上,阴沟里翻船的,往往都是强者。

    正转着念头,耳边突然一阵噪杂,莫语眉头一皱,缓缓抬起头来。

    不知何时,楼上修士已走的干净,反而有不少人围在酒楼外面,向其中探头探脑。此刻目光向他看来,多有同情、讥诮之意。

    面前站着的,正是方才故意激起几名修士之人,正一脸不耐烦,低吼道:“你聋了不成?爷爷说了,你占了我最喜欢的位子,留下一笔混沌晶石马上滚蛋,不然别怪爷出手给你长个记性。”

    不远处,十几名修士嘻嘻哈哈,满是戏谑之色。

    为首那土黄衣衫的横肉修士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喜,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多言。

    莫语摇了摇头,自他修为有成之后,似乎已经许久,没有遇到这种事情。

    不过此刻,他却没有与面前修士计较的意思,因为那是浪费时间。

    他直接起身,向外行去。

    这让一众有心看热闹的观众大为失望,还好有一个合格的配角,不至于让这场戏唱不下去。

    “站住!”这人脸色极其难看,眼中一片阴冷,“不将爷看在眼里,好胆!留下储物戒,断上一只手,再从爷的胯下钻过去,今日之事可以揭过,否则……”

    莫语突然转身,冰冷的目光,让他身体一僵,接下来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脚下一个踉跄,此人竟直接跌倒在地,一阵腥臭之气传来,身下地板顿时湿了一片。

    这人,竟被吓得失禁……

    略微一静,楼外顿时传来一阵哄笑,原本嘻嘻哈哈的十几名修士,脸色已变得极其难看。

    他们本就是一伙,这嘲笑,当然分毫不落的也落到了他们头上。

    土黄衣衫的横肉修士脸色微变,洞主的这位弟弟虽然欺软怕硬,但也不至于这般不堪,瞥了一眼莫语平静的表情,他心头凛然,看来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不过此刻,他却来不及恼火此人的节外生枝,一挥手派出两人,将他拉了回来。

    “在下黄龙洞董贞!今日之事,确是我麾下修士不对,但他既然出手,就代表着我黄龙洞的脸面,不能不管。只要阁下赔罪,再舍下一千混沌晶石,今日之事便罢休,不知道友以为如何?”

    楼外的哄笑,顿时小了几分。

    黄龙洞虽然只是邀星岛上一方小型势力,但洞主黄龙道人却颇有名气,传闻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岛上向来少有人愿意招惹,哪怕罗浮宫中,对其也是多有敬重。

    只是赔罪,外加一些混沌晶石,以黄龙洞的名头,已有了息事宁人之意。

    看来今日,是看不到热闹了。

    不少修士一脸失望。

    莫语脸色,却没有因为听到黄龙洞有半点改变,莫说他根本便不知晓这一势力,就算是知道,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不过此刻,诸多的围观,及对面一行的纠缠不清,已让他感到不耐。

    是以此刻,他根本没有回答,拂袖一挥,土黄衣衫的横肉修士及他身边一众手下,便被直接轰出酒楼。

    他们瞪大的眼眸,只看到了长街上,一道远去的背影。

    “大哥……”

    横肉修士一抬手,脸色难看,“天道之修!”他暗暗恼火,自家的眼力,何时弱到了这般程度,竟没能看清这位的深浅。

    还好,此人并未下重手,否则今日怕是不能活着回去。而且近期,黄龙洞的行事,已经引起许多不满,洞主特意叮嘱过,不要惹出大事来……差点就是麻烦!

    瞪了一眼身边仍旧瑟瑟颤抖的家伙,横肉修士低声咒骂了一句,不过好歹有他顶在前面,洞主知道了也应不会重罚。

    “嘴巴都闭严实了,今日之事,别乱嚼舌根!我们走!”

    一行破开人群,匆匆离去。

    ####

    纵横这边会定制一些周边物品,做活动用的,需要咱们给书友群体定个名字。有几个朋友q我提了建议,说是开封府不错……虽然我确实跟包拯大人差了十万八千里呢,但左右没有更好的选择,不知大家有没有什么建议,请留言或加书友群:235316409q我。谢谢大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