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脸横肉修士,显然也看到了,正从里面走出来的莫语。神色微变,他低头,在魁梧身影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魁梧身影眼眸一亮,露出几分喜意,随即冷笑着大步走来。

    摘星楼大掌柜皱了皱眉,竞拍中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知晓,此刻上前一步,拱手道:“黄龙洞主,这位莫道友是摘星楼的贵客,请不要让我们难做。”

    “摘星楼的贵客,就可随意打杀我麾下修士?”魁梧身影眯着眼睛,闪动着危险的光泽。

    大掌柜脸色微变,微微侧身,他身后一名修士快步,低声声说了几句。他点了点头,道:“贵属与莫道友有些冲突,但不过是一些小事,看来老夫的面子上,不如就此揭过吧。”

    “小事?我麾下被此人打伤的三人,已经不治身亡!”魁梧身影声音低沉,一股暴虐气息,悍然爆发。

    大掌柜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对自家的情报能力,他有着绝对的自信,既然说是一场小冲突,便觉不会有错。

    但他也知道,如果真的要求证,黄龙洞那批修士中,绝对有三个已经死去……这种狠辣做法,表明今日之事,绝对不能善了了。

    他心头,顿时犹豫起来。

    莫语是一名值得拉拢的大主顾不假,但如果因此,便要与黄龙洞彻底结怨……想到东家曾经隐晦的交代,他心中已有了决定。

    大掌柜退后一步,歉然道:“莫道友,今日之事既是私怨,摘星楼却是不好插手。我能做的,便是您在摘星楼中,绝不会有事。”

    这话看似是慷慨,却是在点明,动手绝不能在这里。

    魁梧身影大笑,“掌柜放心,黄某懂得规矩,倒要看此人,有没有脸皮一直不走!”他话声一转,神色变得狠辣,“就算不走,本洞主也有耐心等下去!”

    莫语神色不变,念头却快速转动起来,黄龙洞主如此锲而不舍,这份神灵岛残图,或许另有隐情。

    一念及此,他心思随之变化,冷笑道:“莫非以为莫某怕你不成!此处人多眼杂,你可敢随我走一遭?”

    魁梧身影大喜,他正不愿在众人眼前发难,当下重重点头,“有何不敢!”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摘星楼,身影一动呼啸远去。

    大掌柜叹息一声,露出几分无奈,“好不容易遇到一名贵客,怕是要落空了。”

    身后,一名修士面露不解,“莫姓客人胆敢如此,想来是有一些把握?”

    大掌柜冷笑,“你不懂……黄龙洞隐藏的,比所有人看到的都深。”

    后面的话极低,却是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

    远离了城池,一片空旷河滩上,地面布满了人头大小的碎石。

    莫语转过身,神色间,一片冷漠。

    后方百米处,魁梧身影不远不近,目光在周边一扫,淡淡道:“此处虽有些荒凉,但傍水之所,倒也是不错的埋骨之地。”

    杀机凛冽!

    莫语眼眸虚眯,“告诉我残图之秘,本座可饶你不死。”

    魁梧身影停顿一下,随即连连摇头,“这些年,我一直隐藏痕迹,几乎都要忘了,我曾叱咤于这片天地。”

    他上前一步,恐怖的气息,自体内缓缓散发,就像是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巨兽。

    “我为第三步……你,不过蝼蚁!”

    嗡——

    一方国度虚影降临,隔绝了此处所有气息,显然持着速战速决之念。

    魁梧身影抬手,向前一拍。

    国度空间顿时扭曲,就像是一只张开的大口,向前狠狠吞去。

    莫语摇头,他拂袖一挥,一只巴掌大的小龟,落到身前。

    它扬起的龟头上,一对小小的眼睛,闪动着冰冷的光泽。

    张开口,一声咆哮!

    像是无数雷霆同时炸响,扭曲而来的国度空间骤然一僵,随即轰然崩溃!

    整个国度虚影剧烈震颤,表面上,浮现出无数裂纹。

    魁梧大汉如遭雷击,口鼻喷出鲜血,脚下踉跄退后。

    他脸上自信、傲然,被这一声咆哮尽数打碎,瞪大的眼眸中,尽是难以置信。

    虽然积年伤势未曾痊愈,但他如今修为,已勉强恢复到第三步。

    便是这样,竟抵挡不住,这小龟的一吼……

    没有任何犹豫,魁梧身影低吼一声,璀璨神光中,他化身为一条黄龙,转身疯狂逃去。

    谁能想到,黄龙洞之主,本身便是一头远古凶兽遗种,化为人身,躲藏在修士的疆域。

    莫语眉头微皱,不等他催动,小龟身体突然膨胀起来,转眼便有几百里大小,恐怖的身躯洒落大片的阴影,好似更改了天地阴阳。

    它张开口,却不再是咆哮,而是向内狠狠一吞。

    恐怖的禁锢力量,顿时将黄龙裹住,任凭它怒吼连连,也无法挣脱。

    巨大的身躯,被拉动着,一点一点向它口中坠去。

    “我说!我说!道友快让他住手!”黄龙惊恐尖叫。

    莫语一抬手,混沌大龟眼底闪过一丝不舍,一头第三步的远古凶兽遗种,那么浑厚的气血,想想都要流口水。

    被这目光看着,黄龙血液似乎都要凝结,哪里敢有半点耽搁,竹筒倒豆子般噼里啪啦说了一通。

    虽然有些惊慌失措,但大概的内容,莫语却听得清楚,眉头不由轻轻皱起。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其中居然还隐藏了如此多的内情。

    莫语陷入沉默,大龟的目光渐渐凶残起来,口水也是越来越多。

    黄龙吓得大叫,“莫道友!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希望你能言而有信!”

    莫语却不理会他,心中念头快速转动着,半晌后缓缓开口,“带本座去黄龙洞,我要亲眼看一看,那份完整的地图。”

    ……

    半个时辰后,在一脸横肉修士等人目瞪口呆中,莫语被黄龙恭谨带入洞府。

    喝退了一干人等,在黄龙的修炼密室中,他自墙面机关中,取出了一只纸质卷轴。

    挂在墙上展开,赫然是一幅粗略的地图摹本。

    虽然线条简单至极,其中或许还有故意画错的地方,但与手中的地图残片对比,却能在上面找到极其相似那一部分。

    几息后,莫语收回目光,他已经能确定,墙上的地图是真的。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无需再言。

    他转身,看向黄龙,“此事,本座要加入。”

第一千零十章 地图融合    混沌之域极深处,熊熊火焰山。山腹大殿中,中年修士低头行礼,平静声音中有着掩盖不住的激动。

    “陛下,小湖岛帝皇级先天之灵消息有误……不过,属下在那里,发现了莫语大人的气息!”

    哗啦啦——

    重重珠帘后一阵乱响,几息后一只洁白无暇的手掌,将珠帘一把掀开,映入眼中的是一张如梦如幻的容颜,就像是梦中的人儿,根本不是真实。

    此刻,她微微咬住嘴唇,“你没有感应错?”

    “那滴鲜血虽蕴含了不止一道强大力量,但本质上,仍是莫语大人的气息……这点,我绝不会认错。”

    中年修士苏醒以来,因自身力量的原因,一直冷冰冰的寡言少语。

    此刻说的这么多,自是因为心中,难以压抑的激动。

    珠帘后的女子吸一口气,脸上绽开笑容,“发现了小莫莫,你却没有留下……这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

    中年修士露出一丝后悔,“莫语大人提前几日离开,如今下落未名……我得到消息,应该早些赶过去的,说不定已经与大人重逢。”不过很快,他神色就变得坚定,“既然大人出现在混沌之域,我相信,很快就能见到他!”

    “喂!喂!喂!小文文,你可不要忘了,是谁千辛万苦,带你闯过九幽,进入亡魂国度,把你培养到完全觉醒的程度!你可是我的契奴!”她美丽的眼眸瞪大,两腮微微鼓起,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中年修士神色平淡,略一拱手,“属下需要闭关一段时间,告退。”

    语落,转身走向殿外。

    女子眼眸瞪得更大,一副被气到的模样,在后面不甘心的尖叫,“小文文!你个叛徒!知道小莫莫来了,就敢这样不把我放在眼里!等着吧,姐姐我保证,你以后肯定会后悔!”愤愤的声音,在大殿中回响,却没能让那离去的背影,有半点回应。

    大殿角落,一片黑影蠕动着,化为人形,发出尖锐的声音,“陛下,灵魂牧者恃宠而骄,定要给他一些教训,否则日后必然变本加厉!”

    女子拂袖一挥,黑影惨嚎一声轰然崩溃,呜咽着退去,“呱噪!有些事情,你不懂,不要再试图挑拨。”

    她转身,回到珠帘之后,靠在白色软榻上,俏脸浮现一丝温和笑容,“亲爱的小伙伴,终于又有你的消息……咱们,好久不见了啊!”

    ……

    参悟混沌法则,炼体内一切归于,所有力量尽皆融合。而这一切前提,是肉身化为烘炉!

    莫语盘膝而坐,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在混沌法则的影响下,他的肉身,正不断变得更强!

    因为,只有足够坚固的烘炉,才能够炼化,他体内众多的力量。

    莫语心头,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预感,当他所有的力量,彻底融合之后,将会产生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这似乎代表着,一个难以想象的强大境界!

    不过,这需要他对混沌法则,参悟到极其深奥的境界,也注定了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混沌大龟将自身缩小到丈余大小,安静的趴伏在地面,连喘息声都小心收敛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此刻看着莫语,感受着自他体内,散发出的丝丝波动,它满脸的敬畏、羡慕。

    混沌法则的波动……

    如果它能够得到,就能够突破,横阻在它面前,已十数万年的瓶颈,踏入梦寐以求的帝皇级。

    成为这天地之间,最为强大的存在!

    不过如今,混沌大龟已经看到了希望,只要能够得到莫语大人的认可,就有可能被赐下一枚混沌之种。

    一切一切的关键,在于大人的认可,以后要如何行事,自然无需多言!

    突然间,大龟抬头,冰冷的目光,穿透了厚厚的石门,将出现的那道气息锁定。

    黄龙抬起敲门的手臂,此刻蓦地僵住,一动不动,额头生出一层冷汗。

    这种被锁定的滋味,让他感受到了,浓郁的死亡气息。

    好在,石室中很快响起了莫语的声音,“让他进来。”

    大龟低下头去,恐怖的气息,转眼收敛一空。

    黄龙擦了擦冷汗,心头欲哭无泪,谁能够想到,以他如今的身份,竟还要活得战战兢兢。不过很快,一切就都会改变,只要事情顺利,它就能够得到……

    心头一阵振奋,黄龙吸一口气,推开石门恭谨行礼,“莫大人,按照约定,你我今日就要动身了。”

    莫语点点头,长身而起,混沌大龟突然飞起,身躯快速缩小,最终变成只有巴掌大小的迷你小龟,趴到了他肩头。

    看着它四肢紧紧抓住莫语的衣衫,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一般的可爱模样,黄龙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似乎已经看到,某个不长眼的家伙,被这扮可爱的恐怖龟,一巴掌拍成粉碎!

    没有理会他的神色变幻,莫语淡淡道:“我们走吧。”

    “是,莫大人请随我来。”黄龙恭谨开口。

    很快,两人身影冲天而起,离开小湖岛,向混沌之中飞去。

    ……

    一块黑色的岩石,漂浮于混沌之中,自身似是有着某种威能,将周边混沌雾气远远迫开,形成方圆百余丈的空白区域。

    四名修士,沉默聚于岩石上,似是等待着什么。

    一名独眼老者突然开口,声线嘶哑,“金道友!最后一人究竟是谁,按照约定的时间,他应该到了?”

    左右两名修士,脸色也是微微变幻,齐齐转首看来。

    金姓修士神色平淡,“许道友稍安勿躁,再等半个时辰,如果黄道友还不来,你我便去寻他。”说到这里,他抬头一扫,“地图最后一块残片,在黄道友手中。”

    独眼老者顿时沉默下去。

    “再等等吧。”左侧美妇微笑着圆场,“我们已经等了这么久,不差这点耐性。”

    右侧修士一脸冷冰冰的模样,手中把玩着一条青色小蛇,在他手中柔顺的盘旋着,不时吐出猩红的信子。

    但当它目光,落到其余三人身上时,目光就会变得和它的主人一样,冰冷而嗜血。

    就在这时,三人神色同时一变,金姓修士抬头看去,笑道:“来了。”

    很快,两道身影破开重重混沌雾气,一闪下,落到黑石上。

    金姓修士尚未开口,独眼老者脸色已是彻底阴沉下去,寒声道:“金道友,不是说好了只有一人!”

    美妇及那冷冰冰的修士,也是眉头紧皱。

    金姓修士摆手,“三位道友稍安勿躁,我想此事,黄道友会给你我一个解释。”

    他抬头看来,神色难辨喜怒。

    黄龙淡淡开口,“出现一些意外,地图现在莫道友手中,黄某费尽心思才劝他加入,诸位莫非要拒绝不成?”

    金姓修士皱了皱眉,“原来如此。”

    他表现的平静,只是看向莫语,目光多了一丝闪动。

    独眼老者冷笑,“一人一份残图,这本是约定好的事情,没有地图,便也不必参加了!”

    “这位道友,是在要赶黄某走吗?”黄龙脸色一沉,第二步巅峰气息轰然爆发,眼中杀机闪动。

    独眼老者脸色微变,随即冷笑一声,“当老夫怕你不成!”他豁然起身,身上长袍无风自动,赫然也是一名,第二步巅峰修士。

    “好了!多一个人,也能多一份力量,神灵岛宝物无数,莫非还怕不够分吗?”金姓修士沉声开口。

    美妇看了莫语一眼,轻轻一笑,“妾身觉得金道友所言不错。能够被黄道友带来,这位道友,显然有加入你我的资格,不是吗?”

    “哼!有没有资格,总要试一试才行。”一脸冷酷修士抬手,他掌心那条青蛇,闪电般射出。

    莫语神色不变,他肩头上,迷你小龟突然睁开眼,冰冷的眼眸,令那射来的青蛇蓦地僵住,然后张开口,一下咬穿青蛇的脖子,无视它蕴含的剧毒,三两下吞入腹中。

    冷酷修士脸色微变,眼眸变得阴冷,对着莫语重重冷哼。不过看向迷你小龟时,他目光中,却充满了炙热。

    美妇笑着开口,“韩道友是一位御兽大宗师,对这世间奇兽,有着超乎寻常的欲望……这位莫道友,可要小心你肩上这头小龟,不要被韩道友拐跑了。”

    虽是玩笑的口吻,却将韩姓修士的底细卖的干净,又在两人心底,各自埋下了一枚猜忌的种子。

    这女子,好深的心机!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拱手道:“多谢道友提点。”

    韩姓修士冷哼一声,却诡异的,并没有多言。

    似乎,他对这女子,有着极深的忌惮。

    金姓修士看了一眼,莫语肩头重新闭上眼的小龟,眼底闪过一丝疑虑,但很快便恢复平静。

    “我想现在,诸位应该没有其他问题了?既如此,便将各自手中的地图,取出来吧。”

    他一翻手,灵光闪过,掌心出现一块地图残片。

    独眼老者、美妇及那韩姓修士,此刻略微犹豫,也先后取出一份地图残片。

    所有目光,都落到莫语身上。

    他不动声色,拿出了那块,自摘星楼竞拍会上,得到的神灵岛残缺地图。

    嗡——

    五块地图残片突然一颤,自行从各人手中飞出,灵光闪过竟已融合到一起,成为一张完整的地图。

    但不等众人看清地图的真容,此物突然爆开,化为五团灵光,分别射入到五人眉心之中。

    这一变故,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黄龙脸色一变,随即阴沉下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