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过很快,韩姓修士神色微变,看向岛屿另外一侧,寒声道:“有修士的血腥气。”此人修行御兽一道,对细微气味的辨别,非常人可及。在无法擅动神念的神灵岛域,这显然极具有优势。

    所谓艺高人胆大,几人对视一眼,悄无声息摸了过去。

    不过神色间,都有一些凝重。

    毕竟,能够比他们更先一步到来,这份修为,绝不会太弱。

    不过很快,事实证明几人的谨慎,根本是多余。

    一名修士浑身浴血,躺在地面上,看他背后地面蛛网般的裂纹,显然是重重撞击着落下,如今早已昏死过去。

    “冥圣!”美妇失声惊呼,一脸难以置信。

    独眼老者,显然也认得,这位第三圣地的长老。

    第三步的修为,若在其他时候,足以让他恭谨万分,但这一刻,他眼中却闪烁着诡异之色。

    一名重伤昏死过去的第三步,这无异于,一座触手可及的宝藏!

    莫语微微皱眉,自然还记得,这名他当日放走的第三圣地之修,不过此刻却也没有出面保他的意思。

    气氛一时变得诡异。

    就在众人心思转动时,躺在地面的冥圣,突然间睁开双目,他第一眼便落到莫语身上,眼眸猛地亮起,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涌出的鲜血阻断。

    不过那一个“莫”字,却能表明,他确实在对莫语开口。

    独眼老者顿时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冰冷,“莫道友,你应该不会打算,要出手保下此人吧?”

    理智告诉莫语,如今最好的选择,是袖手旁观,最后的收获自然少不了他的一份。不过此刻,看着冥圣眼眸中那份哀求之意,他皱了皱眉,淡淡道:“不管诸位要做什么,我要先知道,此人寻我有何事。”

    “当然是求你救他!”

    “若是如此,莫某绝不会就此事多言半句。”声线平缓而出,莫语迈步上前,抬手按在冥圣头顶,一股力量涌入到他体内。

    独眼老者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诸位……”

    他尚未说完,便被金姓修士打断,“独目叟,且给莫道友一些时间。”

    美妇及那韩姓修士,虽然不满,却也没有跳出来的意思。

    独眼老者冷哼一声,暂时住口,但看向莫语的目光,却变得一片森然。

    黄龙将他的表情收入眼底,表面不动声色,心头却冷笑不已。

    不知死活的东西,最好马上忍不住跳出来,对莫语出手,到时绝对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暂时压制住他将要崩溃的伤势,莫语便收回了手,淡淡开口,“冥圣,你有何话要对我说?如果真要求我救你,便不要浪费时间了。”

    冥圣大口喘息,艰难积攒了一点力量,手上灵光微闪,取出一片树叶。

    此叶青翠欲滴,宛若美玉雕琢而成,更散发出磅礴的生机力量。

    不过此刻,冥圣却没有借助这份生机,恢复伤势的意思,反而向莫语递出。

    “第三圣地,圣树之叶!”独眼老者沉声开口,脚下蓦地踏出一步,劈手便要夺走。

    莫语眼眸一寒,拂袖一挥,一股磅礴力道轰然爆发,将独眼老者踏出一步生生逼退。

    “莫某说了,要先弄清楚此事,谁再敢出手,休怪莫某翻脸无情!”

    语落,他转过,将这片树叶拿到手中。

    独眼老者脸上一阵阴晴不定,但犹豫一番,终归没有出手。

    如今,还不到翻脸的时候!

    只是心中,自是将莫语,已恨到了骨子里面。

    圣树之叶的作用,类似于玉简,其中有着一道,来自于第三圣地之主的命令,只有一句话:传圣主之位,于小湖岛毁我投影之修……

    莫语神色一僵,即便以他的心智,此刻也无法保持平静,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第三圣地之主,竟是要传位于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金姓修士皱了皱眉,轻咳一声,道:“莫道友,这圣树之叶中,究竟是什么内容?”

    独眼老者等人脸色一变,这才知道,圣树之叶竟隐藏着某种信息,眼眸顿时阴沉下去。本是大家一起所得,岂能独归姓莫的一人所有!更何况,难保这两人,不会通过圣树之叶,达成某种交易。

    “莫道友,请将圣树之叶交出来,让我等也查阅一番。”美妇最先开口,声音平静,却有着几分不容反驳。

    独眼老者冷笑,终于都坐不住了,看你又能如何!

    “莫道友,交出来吧,莫非还要我等亲自去取不成?”

    莫语抬头,强大心志已将所有情绪波动压下,神色归于平静,“此物消息,只与莫某一人有关,涉及隐私,不便告知诸位知晓。”

    他翻手,不顾几人难看的脸色,将圣树之叶收起。

    磅礴生机中,蕴含着的浩瀚气息,足以表明此物确实是,来自于第三圣地之主。只不过,这份磅礴生机中,却有着一丝,遮掩不住的死气,则表明第三圣地之主,如今已经殒落。

    而恰恰是如此,才能够证明,冥圣交给他的圣树之叶中的命令,便是事实!

    如果能够顺利接掌第三圣地,便距离他完成,整合混沌之域的力量,整整推进了一大步!

    所以,莫语心中瞬间有了决定,他要保下冥圣。

    心思一定,他没有任何遮掩,直接开口,“还有这冥圣,你们不能动。”

    空间猛地沉寂。

    独眼老者怒极反笑,声音嘶哑凄厉,“好一个狂妄之辈!莫非凭你空口白牙,就要独占一切!”

    他一步上前,强悍气息轰然爆发,“交出圣树之叶,交出冥圣此人,否则老夫保证,你一定会后悔!”

    美妇阴沉着脸,缓缓开口,“莫道友三思,不要逞一时之快!”虽未翻脸,气息却已将他锁定。

    “有意思。”韩姓修士声音冷淡,双手抱肩,“莫道友,你如果愿意将这头小龟送给韩某,此事我便袖手旁观,如何?”

    莫语平静摇头,“韩道友想要莫某之龟,自可与他们一起动手来取。”

    韩姓修士眼底闪过一丝疑虑,但转眼便化为森然,“好!那韩某便来领教一下,莫道友何处来的自信!”

    他一步踏出。

    轰——

    三人气息同时爆发,联合到一起,铺天盖地而来!

    金姓修士眼底闪过一道厉色,但此刻不等他做出反应,黄龙冷笑一声,直接站到莫语身旁,森然道:“要对莫道友出手,那便算上黄某一个!”

    莫语目光扫了一眼金姓修士,肩头上,迷你小龟蓦地一声咆哮,它高高的仰起头,冰冷眼眸中一片冷厉。强横的气息,自它小小的躯体内,如火山一般,疯狂爆发,转眼间,便达到媲美第二步巅峰的程度!

    金姓修士脸色大变,沉声低吼,“都给我住手!”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三具棺木    联手诛杀莫语,他没有意见,但眼下局势,已超出了预计。

    再不阻拦,辛苦谋划的局面,就要付诸流水。

    莫语神色平淡,“只要三位道友不咄咄逼人,莫某无意生事。”

    对面,独眼老者、美妇及那韩姓修士,嘴角同时一抽。

    究——竟——是——谁——咄咄逼人!

    不过此刻,纵是恨得咬牙切齿,三人却不敢再轻举妄动。

    三对三,谁也不知道,对方隐藏了什么底牌。

    一个不慎,就是两败俱伤!

    金姓修士深吸一口气,神色冷然,“莫道友,在下要你以此物立下誓言,圣树之叶中的消息,确实涉及你之隐私。”

    他手上一翻,多出一只青色海螺,以此为誓,若有半点违背本心之处,海螺便会自动吹响。

    莫语没有半点犹豫,立誓之后,海螺静寂无声。

    他抬头,“这可能证明莫某所言?”

    金姓修士点头,转身道:“三位道友,青云海螺的作用你们应该清楚,无需在下多言了吧……既然冥圣道友确实与莫语道友有旧,你我今日,自是不能落井下石。”

    独眼老者三人脸色难看,皱紧着眉头,却未松口。

    莫语淡淡道:“莫某可以保证,冥圣道友日后,绝不会与诸位为难。”他目光一扫,“即便冥圣道友为第三步,但他如今的伤势,短时间内绝对无法恢复,难道诸位还怕他会成为,莫某在神灵岛域中的助力不成?”

    “好!既然如此,今日只是就此作罢。但冥圣道友不得归入我等六人之列,除非个人所得,一切收获皆与之无关。”独眼老者沉声开口。

    美妇及韩姓修士略微犹豫,也咬牙点头。

    哪怕揭过此事,三人开罪冥圣已成定局,既如此,也就不必再顾忌太多。

    “可以。”莫语直接答应。

    金姓修士心头微松,急忙道:“这样就好。各位都休息一下吧,接下来你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独眼老者转身离去,美妇与韩姓修士跟上,三人余光交错,尽皆看到彼此心底森然杀机。被一名第三步记恨,没有任何人可以轻松,最好的办法,就是趁他伤重将这隐患连根拔起!

    还好是在神灵岛域,危机重重,这一路上,总可以想到办法。

    莫语盘膝而坐,“尽快恢复力量,一路上,我未必能保住你。”

    冥圣轻咳一声,神色平静,“我已完成使命,就算死,也没有太多遗憾……”

    说话间,他挣扎着盘膝坐下,吞下一枚丹药,开始恢复伤势。

    莫语看了一眼没有多言,他虽相信了第三圣地之主的遗命,但对冥圣,却还不能做到信任。

    毕竟,若他猜测没有错,第三圣地之主的殒落,与他应有着解不开的关系。

    所以他要再观察一下,才会决定,是否帮他恢复。

    黄龙神色犹豫,不过很快便摇摇头,既然已经站到莫语身边,也就不需要再多做遮掩。

    他略微离开一些距离,转身落座。

    冲突虽未爆发,但经过此事,队伍表面的平静已被撕裂,分裂成明显的两方。

    金姓修士冷眼旁观,表面上,他夹在两方中间,是最为弱势的一个,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哼!

    如果谁真的这么以为,他不介意出手,让这些人清醒一下!

    金姓修士转身,目光有着一瞬,变得极其深邃,看向神灵岛域深处,心头喃喃,“这一次,我一定会成功!”

    ……

    小湖岛。

    池塘中,青鱼突然睁开眼,尾巴一扫潜入底部,张口吐出一颗圆珠。

    此物表面流光晕晕,坠落到淤泥中,转眼不见。

    青鱼一脸痛苦之色,如果有一丁点的可能,它都会带着这颗圆珠远远逃走。

    只要将它吸收炼化,突破君王级又算什么,就是至高帝皇,他也有冲击一下的把握。

    可它犹豫良久,终归不敢……

    “啊啊啊啊!鱼爷就是这么一个值得信赖的伟君子!就是这么一个言出必践的大丈夫!就是这么的任性!”

    青鱼扭头就走,不觉之间,已是泪流满面。

    ……

    三具棺木破空而来,其速快的难以想象,前方混沌雾气被直接撕裂,形成三条笔直的通道。

    一头象形强大先天之灵,惊恐转过身去,尚未来得及逃脱,便被三具棺木直接撞碎。

    漫天血肉,瞬息间被吸收一空,三具棺木没有半点停顿,转瞬消失不见。

    片刻后,邀星、邀月两岛,已然在望。

    三具棺木缓缓停下。

    前方曾繁华一时的两座浮岛,此刻已被彻底染成漆黑,无数修士尸体,痛苦扭曲着躺在大地之上。

    那无数对瞪大着的充血眼眸,足以表明,他们生前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上界仙罚!”一具棺木内,传出沙哑的声音。

    这话刚落,便有一道冷漠声音,骤然间响起,“不过是自身诅咒之力扩散,哪里来的仙罚。”

    火焰山山腹大殿中那中年男子迈步而来,冰冷的眼眸,露出淡淡嘲弄。

    “放肆!竟敢对上界之仙不敬!”棺木中,沙哑声音咆哮,一只漆黑骨爪出现,呼啸抓落。

    中年男子神色不变,一拳挥出,漆黑骨爪尚未逼近,便被凌空打爆。

    恐怖巨响中,可怕的力量冲击,自此处爆发,瞬间席卷开来。

    虚无之中,顿时响起呜呜风声,在这一片死亡绝域中,格外的阴森。

    中年男子抬头,琥珀色的眼眸,散发出诡异的光晕,一丝丝阴暗面的波动,自他身上爆发。

    无数灵魂,自邀星、邀月两岛上飞起,起初的浑噩后,眼珠快速变红,口中发出一声声凄厉咆哮。

    虚无中,风声更大!

    “第四声地,灵魂牧者!”

    三具棺木中,同时传来惊怒低吼,声音之中,有着浓浓的忌惮。

    中年男子扬起双手,“欢迎来到我的国度,灵魂疆域!”

    嗡——

    一方国度虚影降临,笼罩了广阔的天地,无数道灵魂出现,化为席卷一切的大潮,转眼间将三具棺木笼罩。

    恐怖的力量波动,这一瞬疯狂爆发。

    半个时辰后,随着三道愤怒咆哮,三具棺木冲出了灵魂疆域,射入神灵岛域。

    “该死的灵魂牧者,终有一日,老夫三人要将你挫骨扬灰!”

    中年修士身影出现,琥玻眼眸微微闪动,灵魂疆域连带着两岛上飞出的无数灵魂,一并消失不见。

    他一步迈出,身影呼啸而走,踏入神灵疆域。

    进入的瞬间,中年修士身躯微震,冷漠的面庞上,突然泛出一抹激动。

    他豁然抬头,看向神灵岛域深处,“莫语大人,您也在这里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