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UT!”

    随着叶惟一声大喊,片场顿时转换成另一个形态,木偶般的众人又动了。因为安娜的表演很棒,而且故事上已经需要她恢复生气,所以叶惟毫不吝啬赞美:“阿娜索菲亚,演得很好!”

    “嗯是吗……”安娜依然像个小可怜。

    “是的。”叶惟应了是,又对众人道:“不用保一条,下一个镜头吧。”

    就当这时,负责录音的福林突然说:“导演,刚才那条的收音有嘈音,有人说话了。”叶惟闻言一下变了脸色,“搞什么!”这种低级错误都犯,哪个混蛋?不知道专业麦克风敏感得就像吃了春-药吗!

    众人一片沉默,莉莉皱眉一想,确信不是自己。

    叶惟无意追究是谁犯错,纠缠这种事只会破坏团队热情,但不待他说什么,福林无奈的道:“好像是拉莫的声音。”

    拉莫?该死的,福林,那你说什么啊!叶惟压下郁闷,哈哈笑道:“没什么,只是音轨不能用而已,反正刚才的镜头没台词,后制补录都省了,等会重录环境音就好。”福林点点头。

    虽然如此,在刚才答案揭开那一瞬间,众人都望了拉莫一眼,就像看着本-拉-登,看你都摧毁了些什么!

    拉莫心中直窜起一股恼火,这些人反而把她看成是这里最不专业的人了,可她在好莱坞片场待过的时间,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多!她懒懒的道:“是的,我说话了,我说了见鬼!因为你们的骗局做得太真了,OK?”

    莉莉不由深吸一口气,几乎就要说出骂语,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态度,叶惟也是,但能怎么的,拉莫-威利斯现在是他老板!

    他耸肩笑道:“真的没什么,又一个意外而已,我想今天肯定是地球上哪个国家的‘意外节’,也许贝拉有那个国家的血统。”众人纷纷笑了,气氛缓和回来,他喊道:“大伙儿,下一个镜头!”

    很快,摄影机、灯光等布置好之后,又开始运转。

    “第十七场,第六个镜头,第一条。”

    “ACTION。”

    莉莉看着叶惟认真指挥的样子,看着表演区的安娜和贝拉,看着这个片场,心扉忽然就被触动了。

    她知道惟不可能不生气,但他幽默应对,那么成熟大度,而她呢,还像个小孩子那样和拉莫置气……突然,心头对拉莫的那股闷气消散了,那个最后变了味的赌约,也放下了。

    不管拉莫承不承认,不管那些带着偏见的人怎么想,这里就是在拍片,惟就是一个导演,一个专业的电影人!

    这才是最棒的!而不是输赢!莉莉脸上重新绽放出了笑容,眸子里满是摄影机边的黑发少年,眸光如星……

    “……”与此同时,拉莫的脸容越发僵硬,其实已经明白,如果这里不是演着《骗中骗》,那么……真的很专业。

    一切都跟她想象中大大的不同,器材是专业的,机位的设置也不是随便就放,灯光像模像样,录音连那么轻的嘀咕都能听到,还有那些构图精致、拍得很漂亮的素材……

    真不知叶惟这小子是不是懂什么中国法术!她突然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陷阱,瞥瞥笑得开心的英国妞,不由百感翻腾……

    输?拉莫心头一突,掀衣服没什么,但要在这些人面前出丑?这些怪人!?

    那今天一定不是“意外日”,是“上帝跟拉莫-威利斯过不去日”!

    正当她越想越坐立不安,叶惟又喊了CUT,这条NG了,贝拉的走位错误,趁着叶惟上去给贝拉“导戏”,她拿出手机看看,双眼一亮,已经待了12分钟,可以走了……

    “我走了,没什么好看的,不跟你们疯了。”

    “等等!”

    莉莉喊住了她,那边叶惟也奔了回来:“拉莫,我送你吧,我有个忙想请你帮忙。”他想在路上,游说一下拉莫,等短片制作好之后,她可以看看,看过认为还行,就帮忙给威利斯看看。

    “拉莫……”莉莉没有提起赌约的事,只诚恳地道:“你应该帮忙的。”

    “上帝,饶了我吧。”拉莫捂着额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我怎么才能确定,这究竟是不是见鬼的《骗中骗》……”

    叶惟真忍不住摇头失笑:“相信我,要安排这么一场骗局,比懂得拍片还要难,因为那不但要懂拍片,还要懂骗术!拉莫,你真的可以相信我们,弄这么一个骗局有什么意义,最后还不是要看短片的质量吗?”

    “我今天邀请你来探班,并不是想让你投资或者怎么样,只是想让你知道,这部叫《天使之舞》的短片,真是由我制片和导演出来的,不是别人,是我!一个快16岁的中学生。”

    他自信地扬起嘴角,环顾周围众人,笑道:“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以后当威利斯先生疑惑时,你可以告诉他,叶惟没说谎话。”

    “是的。”、“这没错。”达鲁姆、皮特、赫利……八位大学生都点头,虽然不了解叶惟的打算,但这是事实。

    “拉莫,请你再帮他这个忙。”莉莉语气恳切。

    拉莫的目光四顾,难看的脸色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她突然叹出一口气,似是服气了:“莉莉,我承认,不管短片最后好不好,就拍摄水平来说,是专业级别的,鬼知道这些南加大学生为什么会跟他一起疯……但是……”

    她摊开双手,“我输了。”

    “其实是怎么回事?”叶惟早就想问了,看向莉莉,别玩大了啊。

    “你别管,这是我们女生的事。”莉莉一笑,认真的道:“拉莫,别计较那个愚蠢的赌约了,之前我们的火气都有些大,就当是个玩笑,随它去吧,你再帮惟一次就行。”

    “我不是输了就耍赖的人……”拉莫也笑了,心中的憋闷在消失,真的改观了,对叶惟改观,也对这个英国妞改观。

    她知道莉莉不是假好人,看看那双粗眉毛吧!假好人可长不出来。而且她们这些明星孩子,私下里结交,谁会装好人呢?根本没人会在乎能不能做成朋友,她是没有见过。

    “莉莉-柯林斯,你很酷,也许你不在乎赌约,但我是个老兵的孙女,我说了就会做,”

    话音未落,拉莫就大步上前,面朝摄影机方向的众人——

    “嘿,你真的不用……!”莉莉惊呼,双眸瞪大,下意识地伸手去拉——

    “什么!?”叶惟一脸古怪,要发生什么事!一方面既担心事态变得不可控制,另一方面又不禁地兴奋:小简,你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吗!?

    电光火石之间,拉莫猛然地掀起上衣,露出黑色少女背心,大喊起来:“我是个愚蠢的婊子!”

    “噢噢!”众人都惊呆了,远处的叶浩根、顾乔、珍妮特等大人们也傻了,怎么,怎么……回事?

    拉莫没脸红,莉莉的脸倒是红了,而拉莫一个转身,面向震惊的叶惟,专门又掀起上衣,呵笑道:“嘿,我是个愚蠢的婊子!”

    “呃……你好,我是惟……”纵然叶惟是个心灵手巧的男生,现在一时间都无法反应过来,他的老板、他的公主,跟他说她是个婊子……要么发生了什么好事,要么拉莫这条线,游戏结束。

    “拉莫-威利斯,你也很酷。”莉莉突然清笑出声,对拉莫也改观了,“你很勇敢,很守信用,谢谢,我的朋友!”

    拉莫也在大笑,做了蠢事却很高兴,“你们说的那个忙,我帮定了!等这个短片拍好,找我,那老头子当天就会看到,我保证。”

    “噢我的,谢谢!!”叶惟惊喜不已,一下激动得想大跳大叫,太好了,拉莫肯这么帮忙,太好了!!他又看看莉莉,知道她一定是做了很多的努力,甚至牺牲,谢谢你,莉莉!

    有所察觉,莉莉对他眨了眨眼,又不好意思般缩头一笑。

    “哇,威利斯会看到这部短片?!”大学生们都明白过来了,面面相觑,兴奋得快说不出话,那可是威利斯!好莱坞巨星!!

    还有莉莉-柯林斯!?帕雷拉突然想起,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噢……叶惟这些朋友,来头都挺大啊!

    “哈哈,放心吧,绝对会。”拉莫现在不但身心放松,还有了些期待,“我也想知道老头子看过短片后,会有什么反应!”

    “一定会有好结果的!”莉莉坚信。

    平复心情后,叶惟转动眼睛,有了个新主意,既然这么高兴……那就不要停了!他搓动双手,嘿嘿笑道:“拉莫,有没有兴趣客串一把?明天在我们学校剧院,一场大戏!”

第五十九章 光影的魅力    “谁赢,谁输?莉莉,你告诉我!”

    拉莫的笑声响彻了后园片场,停不下来,中学生导演、大学生团队,专业?这样子的专业?

    众人都不明白她说什么,只有莉莉懂得,她红着脸,张口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她知道这不对……

    叶惟疑惑于什么输赢,却听出拉莫对这里的不屑,平和的笑道:“灯泡烧坏只是一个正常的意外而已,每个专业片场都会发生这种情况,几乎每天都会,只有忽略打光的业余片场才没有,不是吗?”

    大学生们纷纷点头认同,是的,灯泡被某个原因杀死,太常见了。

    “对,没错!”莉莉精神一振,就想说这个,她扬着英眉地说:“所以这个意外根本不能判定这里专业不专业。你觉得不专业,反而是一种不专业的想法。”

    叶惟越发疑惑,怎么这女孩说话这么冲,带着怒气,就像墨鱼行动那天……发生什么事了么?

    “借口吧。”拉莫并不懂摄影照明,可她才不觉得这是正常,“意外的背后肯定有原因,是因为使用不当?”

    “不,很多时候,那原因只有爱迪生或者特斯拉才知道。”叶惟说罢,向灯架边检查灯泡赫利-金喊问道:“怎么样?”

    “应该是突然过流了,它没熬过这次重击……”赫利-金一边回答,一边把烧焦的灯泡取出。

    “没事,换一个好的,然后继续。”叶惟又望向场中沉默着的安娜,说道:“阿娜,就这样,保持你的情绪,很快就好。”

    不料赫利无奈的道:“已经没有了,这是最后一个。”拉莫顿时呵的一声。

    叶惟皱皱眉,说起来白炽灯并不是最专业的电影照明用具,像日光灯、HMI灯等才是,尤其在户外工作,通常HMI灯才是最好用的,但这里没有日光灯,而今天的电压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之前已经坏掉一颗HMI灯泡了,那可是450美元!

    最重要的是这个镜头,用白炽灯的天然亮度很适合,结果现在……用回HMI?那也只剩最后一个灯泡了。

    他看看笑着的拉莫,还有这家伙在,得让她看看他的技术,想了想,突然想起一个穷人拍片法则,在那个梦中经常使用,他笑喊道:“赫利,你跟我爸爸去屋里先拿一颗家用灯泡,然后用烤盘纸做反射,把灯泡夹在前面就能用。”

    赫利和其他大学生一听就明白,纷纷笑道:“好主意!”、“不容易操控,但是个办法。”

    “是的,去吧!”待赫利往屋子跑去,叶惟这才微笑地看向拉莫,像一个等待考官打分的面试者。

    但拉莫看看这里,看看那里,什么都怀疑起来,“这绝对是《骗中骗》,灯炮烧坏也是骗局的一环,对吧!?”

    换了是别人,叶惟这下就会说“我认识一个治疗被害妄想症很好的心理医生,我只觉得他要骗我钱,没觉得他要杀我。”但现在这只是心头话,他保持笑容:“那再让我秀秀?光线有结构、组织、运动和变化,用处有气氛、寓意、心理等,你想知道这个镜头的灯光运用哪一部分,我给你讲。”

    “我不想听,谁知道是不是。”拉莫没有学过那些,也没兴趣。

    莉莉顿时又有点气急,惟展现着自己的能力,拉莫却故意视而不见,这是耍赖!她斥道:“总不能由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拉莫好笑道:“他可以说啊,他不是很懂说服别人吗?”

    “那么,我给你们回播一下我们之前拍好的素材。”叶惟向皮特点点头,后者就操作起了摄影机和电视监视器,屏幕很快播起了镜头影像,叶惟又道:“调到那个安娜和贝拉的侧面双人镜头。”

    莉莉走近了些,满怀着兴趣;而拉莫还是爱理不理,只用眼角看着。

    叶惟对她们讲道:“你们看看这个镜头,构图上,贝拉在画框左边,安娜在右边,我让安娜占据了3\/5的空间,看起来很庞大,而贝拉只占了边缘一点点,快要离开画框了,看起来很弱小。但看看光线,都在贝拉这里,它虽然小,却比安娜更有力量,安娜这边是没有光的,而且她的半边身已经被黑暗吞没了,就是这里。”

    他指了指屏幕右侧一处,笑了笑,“贝拉坚守光明,安娜沉沦黑暗,这就是我对这个镜头的布光思路。还有赫利也给了些意见,看看贝拉上边,画框不但留了很大呼吸空间,也有光从天空照下,这寓意着,上帝没有抛弃安娜。”

    “哇……”莉莉听得很激动,双眸也有光,一个镜头背后就有这么多想法和设计,他好认真。

    “SHIT!”拉莫轻轻地爆了一句粗,脸上有点发呆,她不是傻子,她混过片场,她知道这个镜头专业不专业,联想到叶惟那天说的越轴等,这小子是真的懂一些……

    不对,骗中骗!这全是早就准备好的流程,不是真专业,只是骗局!

    回过神来,莉莉称赞道:“惟,你真花心思,随便一个镜头都这么好,拍得好美。”

    “我是花心思,但这可不是随便一个镜头。它有非常重要的含义,就算在安娜最黑暗的时刻,贝拉也是光明的,它带来了希望,驱散了安娜的黑暗。你们以后可以看到,它一次次的努力,会让它的画框空间一点点变多,安娜的黑暗也会一点点减少,直至双方各占1\/2画框,而且整个画框都有光芒,那意味着安娜开始重新振作。”

    “真酷。”莉莉不由又赞叹,“好想马上就能看到成片。”

    这时,旁边的皮特向叶惟竖起大拇指,“惟在构图上花的心思是巨大的,我们拍短片作业,都不会这么计较光线,可他不同。”

    叶惟耸肩笑道:“黄宗沾可是我的偶像之一,他说以光作画,我就这么做。赫利帮了很大忙,他帮我实现了意图。”

    “詹姆斯-黄也是我的偶像!”皮特啧啧地感叹,“他的摄影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他就是一个传奇!”周围的达鲁姆等人也纷纷搭话,黄宗沾那可是一代摄影大师,八个奥斯卡最佳摄影提名,两次获奖,创造了非常之多的伟大的摄影语言,像手持摄影、长焦摄影。还要是在种族歧视很严重的旧年代做到,令人无法不佩服。

    “伙计们,不用羡慕别人,我们自己就有机会成为传奇!”叶惟拍了拍手掌,让众人专心做事,见赫利拿着灯泡和烤盘纸回来了,喊道:“还行吗?”

    “没问题,等等……嗯,好了!”赫利往灯架上装好了灯泡,打起OK手势。

    “那准备开机吧。”叶惟说着看看两位少女,笑道:“如果这次又烧坏,我就要打电话给911了,那肯定是一桩谋杀案。”

    在莉莉期待的笑脸、拉莫轻蔑的冷脸下,很快,片场的机器又开始运转。

    “第十七场,第五个镜头,第二条。”

    “ACTION。”

    再一次开始拍摄,灯泡没事,麦克风也没问题,天空没有飞机飞过,地上也没有松鼠乱闯,没有人忍不住打喷嚏,也没有人的肚子饿得咕咚响,——这都是这两天发生过的NG意外。

    镜头前,演员正在表演,安娜忧伤地转动着轮椅,贝拉蹲坐在原地,看着她渐渐远去……

    摄影机后,莉莉笑容灿烂,拉莫则悄然地皱起了眉头,声音轻得没人能听到:“见鬼,见鬼,这不可能……”

    除了她自己,还有麦克风,福林皱眉,这条有嘈音,等会可得告诉导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