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谁赢,谁输?莉莉,你告诉我!”

    拉莫的笑声响彻了后园片场,停不下来,中学生导演、大学生团队,专业?这样子的专业?

    众人都不明白她说什么,只有莉莉懂得,她红着脸,张口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她知道这不对……

    叶惟疑惑于什么输赢,却听出拉莫对这里的不屑,平和的笑道:“灯泡烧坏只是一个正常的意外而已,每个专业片场都会发生这种情况,几乎每天都会,只有忽略打光的业余片场才没有,不是吗?”

    大学生们纷纷点头认同,是的,灯泡被某个原因杀死,太常见了。

    “对,没错!”莉莉精神一振,就想说这个,她扬着英眉地说:“所以这个意外根本不能判定这里专业不专业。你觉得不专业,反而是一种不专业的想法。”

    叶惟越发疑惑,怎么这女孩说话这么冲,带着怒气,就像墨鱼行动那天……发生什么事了么?

    “借口吧。”拉莫并不懂摄影照明,可她才不觉得这是正常,“意外的背后肯定有原因,是因为使用不当?”

    “不,很多时候,那原因只有爱迪生或者特斯拉才知道。”叶惟说罢,向灯架边检查灯泡赫利-金喊问道:“怎么样?”

    “应该是突然过流了,它没熬过这次重击……”赫利-金一边回答,一边把烧焦的灯泡取出。

    “没事,换一个好的,然后继续。”叶惟又望向场中沉默着的安娜,说道:“阿娜,就这样,保持你的情绪,很快就好。”

    不料赫利无奈的道:“已经没有了,这是最后一个。”拉莫顿时呵的一声。

    叶惟皱皱眉,说起来白炽灯并不是最专业的电影照明用具,像日光灯、HMI灯等才是,尤其在户外工作,通常HMI灯才是最好用的,但这里没有日光灯,而今天的电压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之前已经坏掉一颗HMI灯泡了,那可是450美元!

    最重要的是这个镜头,用白炽灯的天然亮度很适合,结果现在……用回HMI?那也只剩最后一个灯泡了。

    他看看笑着的拉莫,还有这家伙在,得让她看看他的技术,想了想,突然想起一个穷人拍片法则,在那个梦中经常使用,他笑喊道:“赫利,你跟我爸爸去屋里先拿一颗家用灯泡,然后用烤盘纸做反射,把灯泡夹在前面就能用。”

    赫利和其他大学生一听就明白,纷纷笑道:“好主意!”、“不容易操控,但是个办法。”

    “是的,去吧!”待赫利往屋子跑去,叶惟这才微笑地看向拉莫,像一个等待考官打分的面试者。

    但拉莫看看这里,看看那里,什么都怀疑起来,“这绝对是《骗中骗》,灯炮烧坏也是骗局的一环,对吧!?”

    换了是别人,叶惟这下就会说“我认识一个治疗被害妄想症很好的心理医生,我只觉得他要骗我钱,没觉得他要杀我。”但现在这只是心头话,他保持笑容:“那再让我秀秀?光线有结构、组织、运动和变化,用处有气氛、寓意、心理等,你想知道这个镜头的灯光运用哪一部分,我给你讲。”

    “我不想听,谁知道是不是。”拉莫没有学过那些,也没兴趣。

    莉莉顿时又有点气急,惟展现着自己的能力,拉莫却故意视而不见,这是耍赖!她斥道:“总不能由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拉莫好笑道:“他可以说啊,他不是很懂说服别人吗?”

    “那么,我给你们回播一下我们之前拍好的素材。”叶惟向皮特点点头,后者就操作起了摄影机和电视监视器,屏幕很快播起了镜头影像,叶惟又道:“调到那个安娜和贝拉的侧面双人镜头。”

    莉莉走近了些,满怀着兴趣;而拉莫还是爱理不理,只用眼角看着。

    叶惟对她们讲道:“你们看看这个镜头,构图上,贝拉在画框左边,安娜在右边,我让安娜占据了3\/5的空间,看起来很庞大,而贝拉只占了边缘一点点,快要离开画框了,看起来很弱小。但看看光线,都在贝拉这里,它虽然小,却比安娜更有力量,安娜这边是没有光的,而且她的半边身已经被黑暗吞没了,就是这里。”

    他指了指屏幕右侧一处,笑了笑,“贝拉坚守光明,安娜沉沦黑暗,这就是我对这个镜头的布光思路。还有赫利也给了些意见,看看贝拉上边,画框不但留了很大呼吸空间,也有光从天空照下,这寓意着,上帝没有抛弃安娜。”

    “哇……”莉莉听得很激动,双眸也有光,一个镜头背后就有这么多想法和设计,他好认真。

    “SHIT!”拉莫轻轻地爆了一句粗,脸上有点发呆,她不是傻子,她混过片场,她知道这个镜头专业不专业,联想到叶惟那天说的越轴等,这小子是真的懂一些……

    不对,骗中骗!这全是早就准备好的流程,不是真专业,只是骗局!

    回过神来,莉莉称赞道:“惟,你真花心思,随便一个镜头都这么好,拍得好美。”

    “我是花心思,但这可不是随便一个镜头。它有非常重要的含义,就算在安娜最黑暗的时刻,贝拉也是光明的,它带来了希望,驱散了安娜的黑暗。你们以后可以看到,它一次次的努力,会让它的画框空间一点点变多,安娜的黑暗也会一点点减少,直至双方各占1\/2画框,而且整个画框都有光芒,那意味着安娜开始重新振作。”

    “真酷。”莉莉不由又赞叹,“好想马上就能看到成片。”

    这时,旁边的皮特向叶惟竖起大拇指,“惟在构图上花的心思是巨大的,我们拍短片作业,都不会这么计较光线,可他不同。”

    叶惟耸肩笑道:“黄宗沾可是我的偶像之一,他说以光作画,我就这么做。赫利帮了很大忙,他帮我实现了意图。”

    “詹姆斯-黄也是我的偶像!”皮特啧啧地感叹,“他的摄影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他就是一个传奇!”周围的达鲁姆等人也纷纷搭话,黄宗沾那可是一代摄影大师,八个奥斯卡最佳摄影提名,两次获奖,创造了非常之多的伟大的摄影语言,像手持摄影、长焦摄影。还要是在种族歧视很严重的旧年代做到,令人无法不佩服。

    “伙计们,不用羡慕别人,我们自己就有机会成为传奇!”叶惟拍了拍手掌,让众人专心做事,见赫利拿着灯泡和烤盘纸回来了,喊道:“还行吗?”

    “没问题,等等……嗯,好了!”赫利往灯架上装好了灯泡,打起OK手势。

    “那准备开机吧。”叶惟说着看看两位少女,笑道:“如果这次又烧坏,我就要打电话给911了,那肯定是一桩谋杀案。”

    在莉莉期待的笑脸、拉莫轻蔑的冷脸下,很快,片场的机器又开始运转。

    “第十七场,第五个镜头,第二条。”

    “ACTION。”

    再一次开始拍摄,灯泡没事,麦克风也没问题,天空没有飞机飞过,地上也没有松鼠乱闯,没有人忍不住打喷嚏,也没有人的肚子饿得咕咚响,——这都是这两天发生过的NG意外。

    镜头前,演员正在表演,安娜忧伤地转动着轮椅,贝拉蹲坐在原地,看着她渐渐远去……

    摄影机后,莉莉笑容灿烂,拉莫则悄然地皱起了眉头,声音轻得没人能听到:“见鬼,见鬼,这不可能……”

    除了她自己,还有麦克风,福林皱眉,这条有嘈音,等会可得告诉导演。

第五十八章 姑娘与赌约    当莉莉坐上了林肯车,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拉莫,心里这才稍松一口气,还真有些怕她爽约了呢。

    “什么地址?”拉莫问道,莉莉向挺远的驾驶座上的司机道:“布伦特伍德,南格雷特纳格林街。”当下轿车开动,车内中间降下了一层隔音单向透视玻璃,让宽敞豪华的后排成了一个私密空间。

    两边的车外风景在倒退,拉莫站了起来,从前边的小冰箱里拿出一支玻璃瓶装的百威啤酒,又取出两个高脚杯,就要倒酒。

    “我不要了,谢谢。”莉莉说道,拉莫只有15岁,距离法律上的喝酒年龄21岁还有6年,但拉莫当然不会在乎,看样子威利斯和黛米-摩尔也是,但她不想喝,或者说,不想第一次喝酒是和拉莫喝。

    “哦,好学生。”拉莫就放回一个杯子,只倒了一杯,坐回位子,自己连连地饮着,不一会,又倒满一杯。

    “别喝醉了。”莉莉见状提醒了句,如果拉莫醉了,那到了片场也没用。

    拉莫瞥了她一眼,又鄙夷又好笑的样子,“我一口气喝完这瓶啤酒,都不会打个嗝。等你看到我喝威士忌,你才担心吧。”

    莉莉微微耸肩,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不要啤酒,那你要大麻不?”拉莫起身走向另一个储物柜。莉莉顿时大皱眉头:“说什么呢,我不要。”拉莫回头看着她,故作认真:“真不要?我这里有啊,货很充足,我认识几个毒贩。”

    “拜托……”莉莉不觉得有什么好笑,也不知拉莫是不是真有在抽,话声不由沉了点:“我不喜欢这些,我很确定他也是。”

    “你以为我不知道啊?看看你的眉毛有多粗。”拉莫也有点不爽,就你们是好孩子,我是坏孩子对吧!她大喝了一口酒,道:“你可以说不,我却不行,我告诉你,被人勉强的滋味很不好。”

    莉莉自然能察觉到对方的火气,顿时有些反思,自己好像太严肃了,还潜意识地把拉莫划分到……

    她露了个带歉意的笑容,道:“拉莫,我真的很感激你的帮忙,我也相信你会对这件事改观的。”

    “呵呵……”拉莫轻摇着酒杯,杯内的黄色酒液摇晃不定,她一脸毫不在乎的神情,“我改不改观有什么用?我再说一次,那老头子气疯了,已经结束了,这次过后,我绝对不会再搭理这蠢事。”

    莉莉知道拉莫这个人说了就会做得出来,那让她看看惟有多么专业,岂不也没用了?怎么办……

    忽然,一个念头生起!莉莉想起了惟说他是怎么请到南加大学生们加入的,立时脱口道:“我们打个赌,有没有兴趣?”

    “什么赌?”拉莫瞥瞥她。

    莉莉也在想着,眨动着眼眸,“你认为惟的剧组不是专业团队,他的拍片只是小孩闹着玩,对吧?”拉莫说了声YEP,莉莉又道:“那么,如果惟和他的团队专业的,我赢;如果是不专业的,你赢。”

    “那怎么定义专不专业?”拉莫饶有兴趣。

    “我们都知道专业片场是什么样子,我们拍过戏、学过表演,难道还不懂吗?”莉莉反问,虽然她上次演戏是在两岁时……

    她说道:“谁赢谁输,我们一看就知道,除非谁耍赖,对不对?”

    “那赌什么?”拉莫一口把半杯啤酒饮尽,再倒第三杯,她的舌头刮着牙齿,眼神来劲了。

    对此莉莉早有主意,“如果我赢了,在这件事上,你得再帮惟一次,当然,会是合理的忙。如果你赢了……你说想我怎么样吧。”

    拉莫上下打量着她,伸手去抓她的胸部,却被莉莉没好气地一下拨开,拉莫笑道:“我要是男生,或者同性恋,还能跟你做一次什么的,可我不是啊,我能做什么?把你的眉毛修细一些?”

    她的语气和话都很不好,莉莉顿时又生起一丝怒气,这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她自己话声平静:“你大可以那样。”

    “我对女人真的没兴趣。”拉莫的不爽也在升高,要不要整这个英国傻妞一把呢?这家伙太自以为是,也太蠢了,不给她一个教训,她还以为自己全对……

    “噢有了!你先喝得烂醉,然后拎着酒瓶找那些帕帕垃圾,让他们拍几张照片。”

    “不!”莉莉断然否决,脸容有点气红。

    想想“菲尔-柯林斯14岁女儿烂醉街头”的新闻占满各种娱乐媒体,她的公众形象就全毁了,一个叛逆放纵差劲的明星孩子,更重要的是,这还会让爸爸妈妈、整个柯林斯家族都蒙羞,学校会开除她,一切都会搞砸。

    “这样太过分,涉及太多人和事了,我不能答应你,你得要别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事。”

    “你不是坚信叶惟专业吗?为什么不敢赌?”

    “是,但我不拿这个赌,我也有其它责任的!”

    拉莫冷哼了几声,并不坚持,“那你在街上随便找男的索吻,嘴对嘴,直到成功三次。”

    “不,别这么过分好吗!”莉莉瞪大双目。

    拉莫闻言翻起了白眼,“那干脆你告诉我好不?说一句‘对不起,我错了’?没这么简单!最后这个,你不赌就算了,你对着叶惟剧组的每个人,掀起你的上衣,露出你的内衣,然后说一句‘我是个愚蠢的婊子。’每个人一次!”

    看着对方越发涨红的脸,她想,等会探完班,就把手机通讯录中的莉莉-柯林斯删掉。

    “是你要和我赌的,而且你到时输了,也可以反悔不做。”拉莫随意地喝着酒。

    “如果我答应了,我就不会反悔。”莉莉的双眸快要冒出火,决然道:“我可以接这个赌约,但我的要求不同了,如果你输,不用你掀衣服,你也要当着他们说那一句话,大伙一次,惟一次!至于你帮不帮忙,随便你!赌吗?拉莫-威利斯!”

    “有点意思……有点意思……”拉莫的双眼里,亦有怒火涌现,几乎捏爆酒杯,突然举杯道:“Cheers!我赌了。”

    “我也赌了。”莉莉深吸一口气,平息着内心翻腾的火气,“反正我不会输。”

    “是吗?看看好了。”

    接下来的车程,两人都感觉无话可说,一直到了南格雷特纳格林街,莉莉打给叶惟问清楚现在剧组就在他家,让司机驶过去,这时拉莫才忽然问了一句:“其实你那么拼命帮他,很好玩吗?”

    “是的,很开心。”莉莉淡淡地点头。

    “爱情会让人变得盲目,果然是真理。”拉莫嘲笑了句。

    当车子驶到目的地,已经能看到叶惟家屋子了,莉莉说道:“就是前面灰顶白墙那间。”拉莫按了按遥控器,隔层玻璃再次收回,她向司机道:“停车吧,前面灰顶那间,等我15分钟就好。”

    与此同时,帕雷拉在前园草坪上等待着迎接来客,当她看到来的是一辆中长的林肯车,为之一惊,开始理解叶惟那句神秘的“有大人物来了,大家做好准备!”

    车子停好后,后车门打开,走下了两个少女,她认得其中一个,莉莉,叶惟的校友;而另一个高大的,很有些眼熟……

    “欢迎,我是帕雷拉,惟派我来接你们。”她笑着走上去。

    莉莉和她打过招呼,看看扑克脸的拉莫,介绍道:“这位是拉莫-威利斯。”

    听到这名字,帕雷拉顿时想起了,这是布鲁斯-威利斯的女儿!还真是个不小的人物,她忽然疑惑起了莉莉是谁,好像也有点印象,也是明星名人的女儿?如果知道姓氏肯定能想到。

    “听说你是南加大电影学院的学生?”拉莫看着她,“你怎么会帮一个中学生拍片,你疯了吗?”

    帕雷拉怔了怔,莉莉说“你说实话,没关系”,她就一边带路,一边答道:“一开始,我们都是因为打赌输了,遵守承诺;但很快,我们发现惟虽然是中学生,却有着专业电影人全部该有的素质,很多方面……比我们这些大学生还厉害。”

    莉莉听得露出笑容,气都消了很多,以眼角瞄着拉莫,听到没有,你输定了!

    “又是打赌,哈哈!”拉莫就像听了一个笑话,“那你们连个中学生不如,真奇怪南加大怎么没有把你们清除出校。”

    “我想是因为像惟这样的中学生,全美也找不到第二个吧?”帕雷拉轻松应对,不跟一个被宠坏的中学生生气。

    说话间,三人来到屋子后园,已经踏入片场范围了,帕雷拉作势让她们安静,先不要走过去,只因摄影机正在拍摄之中,可以听到安娜忧伤的念白声:“贝拉,你明白吗,我再也不能跳舞了……”

    “CUT!这条不错,没问题,准备下一个镜头。”很快,叶惟的喊声响起,随即是一片众人的说话声。

    因为今天没有群演,只有摄制人员们、安娜和她戏里戏外的父母、贝拉,以及叶惟一家,片场其实清净了很多。

    莉莉收回张望的目光,感到很可惜,要是早到一分钟就好了,希望下个镜头的布置不用多久。

    拉莫双手环胸,对周围花草树木的兴趣,多过那个所谓的片场,“叶这个家后园,挺不错。”

    “嘿!”那边的叶惟已经注意到她们,笑着走了上来,“莉莉、拉莫,欢迎,欢迎来到我的寒舍(Humble-Home)!”莉莉微笑地对他行了一个军礼,似乎在说“长官,我把犯人带来了,任务完成。”

    拉莫没兴趣寒暄,直接对他道:“那就秀给我看吧,你怎么样专业?”

    “哈哈!”叶惟对她的性格不意外,当下带着威利斯公主到片场走上一圈,介绍了众人,情绪低落的安娜坐在轮椅上,没多大反应,也没什么交新朋友的热情。

    但其他人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惊讶,威利斯的女儿啊!也是哈佛-西湖的学生吗?

    不过他们很快看出不同,拉莫的态度有着不屑、轻蔑,不耐、敌意……跟叶惟和莉莉都不像是朋友。她的来意是什么?

    拉莫才不管这些人想什么,一圈下来,她对看似专业的这里保持着怀疑,这时摸了摸摄影机,对周围众人道:“你们有没有看过《骗中骗》?这里给我的感觉,就是里面那个赌马场。”

    众人顿时一片哄然大笑,以为她说笑的不在少数,《骗中骗》是第46届奥斯卡最佳影片,他们当然看过,达鲁姆笑道:“这比喻有趣。”皮特大乐:“我们在假装拍片,哈哈……”

    “谁说不是?”拉莫翻白眼,一来就CUT,15分钟就这样说笑拖过去是吧。

    “伙计们,行动,拍一个镜头给拉莫看看!”叶惟高声喊道,众人热情似火地忙活开来:“OK!”、“灯光马上就好!”

    看着灯光、录音、摄影等片场部分专业十足,莉莉兴奋不已,不时瞥瞥拉莫,眸光带有挑衅,酒鬼,准备好丢脸吧!

    拉莫也在看着,而眉头渐渐皱起,越看越有一点点惊讶……

    过不了5分钟,机器又开始运转了。

    “第十七场,第五个镜头。”

    “ACTION。”

    当打了场记板,叶惟轻喊一声,从每个细节照顾着安娜的低落情绪。随即,表演区的安娜要开始表演……

    众人都在望着安娜,而莉莉望着拉莫,拉莫望着自己的手指。

    突然这时候,“BOO”的一声爆炸闷响骤起,主光灯光随之没了,众人一愣,望向那边的灯架,显然上面的白炽灯灯泡烧坏了。

    “CUT……”叶惟只得喊停,画面的灯光没布好,当然不能拍下去……

    “哈哈哈,这就是专业?哈哈哈!”正当全场安静,有一把爆笑声唐突而起,拉莫笑得前仰后合,几乎要倒地一般,她盯着莉莉看,看着对方的脸色变得难堪,“你说呢,专业?谁赢?谁输?哈哈哈–”

Comments are closed.